蜜柚app是干什么的

      【傅先生, 余生请指教。】

      ——咳,冒昧问一句,瓷瓷今年大了?﯀

      ——去看了一下百度资料㢲, 今年二十有四。

      ——咳, 怪可爱鉬的。倴

      ——哈哈哈哈哈楼姐妹们要死我, 有话直说, 别搁这yygq的!

      ——可爱个屁啊, 莫名有点尴尬,脚趾抓地的感觉。

      犫 䊠——不知道是不是我十三岁뽃的表妹刚在q/q空间里发过这句话的原因, 我有种不忍釻直视的感觉。

      —蛪—卧槽楼握个爪,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妹, 我妹也是,十四岁, 前两天在空间里发:江先生,余生请指教哦~

      ——哈哈哈哈哈你们是要死我吗?

      ——有那味了有ˍ那味。

      ——其实这句话没啥问题,挺好,就是现在䆄小学生用得太了,矶看得格外得尴尬。

      须瓷抿娢着唇看着这些评,不太高兴。

      他干脆把这簌条微博删了,按精照自己的想法ꆋ重新转发了傅生的微博:

      ——我的,不许再叫老公了。

      这边刚收到消息准备回复的傅生, 突就发现该条微博已删除,而且重新了一条。

      “……”

      他望着“我的,不许再叫老公了”这八个大字无言以, 还是须瓷干的事。

      傅生好地走到须瓷面前蹲下:“第一条怎么删了?”

      须瓷莫名有些委屈:“他们说我土。” ꨸

      傅生忍:“不土,挺好的,我喜欢。”

      “骗人。”

      傅生没忍住了声, 拿手抵住嘴边清咳一声:“的,삧你说什么我都喜欢。”

      只不过症刚刚那句余生请指教确实不像是须瓷的风格,傅혤生帮须瓷理了理头发:“在哪学的?” 暇

      “百度表白情话大全……”ᚂ

      傅生脸的意藏都藏不住,他捏捏须瓷的脸蛋:“那面的东西都被用烂了。”

      须瓷抿唇:“我不知道……”

      傅生一顿,心口突有些疼。

      其实很土味情话或是有趣的梗,都벲是在须瓷无望未来的这两年里发展来的,他不再和以前一样,像个正常的青年一样网冲浪,而是将自己锢在狭小的一方天地里,与世隔绝。

      傅生轻吐一口气ꬪ,把须瓷揽进怀里『揉』了『揉』:“其实我很高兴公开,但是网络就是这样,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可很人根本都不了解你,但厌恶却来得一点缘由都没有。”

      “以有些评你看看就好,别太放在心。”

      ﳲ 傅生说的自不是刚刚这些吐槽须瓷情话尬的评,而是早罗裳提过的,那些说他们不般配的评。

      须瓷:“……”

      傅生轻『揉』粓着须瓷后颈:“我来说你就是最好的,比谁都好。”

      须瓷闷在傅生怀里,紧抓着他衣裳:“嗯……”

      㾝 既已经完全公开,傅生行事更是没了一点顾忌,公揽着须瓷安抚峞了好一会,才松开他:“好了,再过会就到你的戏了,去做造型吧。”

      㜛 须瓷一步三回头地往化妆室走,傅生畋无奈又纵容的意才悄悄咬了下唇,没再回头看他。

      傅生让他少看微博,实在觉得消息太,可以把微博私信功쎪关闭。

      但做造型的时候,须瓷还是没忍住开始网冲浪了。

      ——死我了须瓷竟把那条转෉发删了䟥哈哈哈哈陁哈哈哈哈蝟

      ——他是不是被我们打击到了,其实我觉得吧,也勉强接受……咳。

      靣 ——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他竟在删掉后又重新转发了一条你们快去看!

      须걄瓷眼看着自己微博下评疯狂刷新,好人都翻了,连带着他的粉丝量都涨得飞快。

      뿾——你的你的都是你的,天呐怎么쾒有一种『奶』凶『奶』凶的感觉?

      ——的可爱死我了,本人决定路转粉了。

      ——不许我们叫老公也行,你叫,叫句。

      ——记得在床叫,叫声傅导就做次哈哈哈哈

      ——哎哟傅导竟说的,还是个小醋坛子哈哈웉哈哈

      ——我觉得一句转发的就是很委婉了,这句话才是须瓷的心里话吧ȅ哈哈哈哈哈

      ——楼没『毛』病,毕竟傅导第一次发公开微博的时候就是说家里的小崽子因为有人叫他老公吃醋了……

      ——死我了,你有本事发没本㬭事留着啊?我们又不会你。

      ——楼你放屁,我刚截图了ܨ一条转发的评,就你得最大声,我都不认识哈这个字了!

      ——好好奇须瓷现在的心理活动,他是不是在悄咪咪地窥屏我们,如我们又说这条不好,他是不是还得删了重发?

      ——哈哈哈哈哈哈绝了,没『毛』病,突跃跃欲试是怎么回事[狗头jpg.]

      确实正在窥屏的须瓷手一缩,下意识쨕地按灭了屏幕。

      犹豫半晌,他又点了开来,评区总体还算和谐,大家都是在开玩࠻居,祝福的也。

      胹“很开心?”黄音正在帮他戴假发,他表情问。

      “……还好。”

      “是吗?”黄音好道,鏎“你刚刚都了,我第一次你在拍戏以外的场合。”

      须瓷一愣:鏩“……”

      ﶃ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刚刚了。

      须瓷确实很少,也只有傅生在的时候,他才愿意扯起嘴角将脸颊边的小梨涡『露』来,只是因为傅生喜欢。

      开心吗?淔

      须瓷『摸』『摸』心口,好像是有分欢⚭悦。

      但这不是因为网友们的评,而是因为刚刚傅生说的话。

      他说他頻来说,须瓷比谁都好。

      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救命的『药』,让须瓷坠入谷底的心浮起些许。

      “《往生》第五场一镜一次action!”

      【冷宫里的那个女人死了。

      死后连葬入帝陵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是废后,不被皇帝喜。

      慕襄其实经돥历过很次这个场面了,他戴着孝帽,孤零零地跪在棺前,眼神没有聚焦。

      后宫里的女人就是这样붭,一旦失了宠爱,跟普通侍从也没什么差别,就连死后都无人吊唁。

      身后传来一阵极浅的脚步,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淡炮声ᓤ音:“节哀。”

      턞 慕襄没有回头,他垂了眼眸:“师有心了。”

      “你母亲曾在你生那天说过,希퀌望你像普通富贵人家的少爷一样,安健康地度过这一生。”

      慕郧襄没深究以师禾的年瀲纪,怎么会知道他生那年的事,或许是师⍻禾胡『乱』编造的,又或许是从哪听来的妱隐秘,不过都不重㰬要了。

      他依旧跪立着,单薄鏲的身影笔直而冷漠:“师这次来,是想劝我不要和慕钰争这帝᪛位?”

      “那不该是你的位子。”师禾语气平静,“慕钰比你更适合做天子。”

      又是这句话。

      每次都是这样,师禾从未看好过他。

      只是这次慕襄没有太难过,也没有反驳,只是从容而缓慢的:“那师且看着吧——”

      “倘若我登了这个位子,希望师还是师。”

      “倘若我失败了……是生是死都是我罪有应得。”

      有人都觉得这个位子是慕钰的,可他偏要打有人的脸。

      最不济的结,不就是死吗。】

      “过。”

      傅生的䬊声音瞬间将须瓷从戏里拉了来,刚刚有一瞬间,傅忙生因为剧里须瓷空洞的眼神直皱眉头。

      같不是因为须瓷演的不好,而是因为演的太好了。

      好到让他有点分不清,这样的䴢消极空虚,到底是慕襄的,还是须瓷的。

      这一天过得很充实,须瓷从早以后就没怎么再看微博了,因为戏份确实压得太紧,他今天二十场戏㼌,以他现在的情况,也没法做到场场一次过,ng的次数很。

      好在傅生不怎么凶他,每次ng后都会耐心地和他讲戏陪他走戏,艳羡了一众旁人。

      男朋友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么,他们不配享受傅导的温柔ۿ……

      叶清竹也在现场,看着傅生和须瓷的相处模式,难得扯了扯嘴角了一⵬下。㬫

      但紧接着,就蹙了下眉头。

      ⵵或许是和裴若的事,⴪让傅生现在过于担心须瓷也会步裴若的后鞃尘,以一言一行比前更谨慎,端着似的小⽣心。 饕

      这样会竎很累。

      傅生坚持久呢?

      须瓷偶尔一个人单独待着时,紧盯着傅生的那种眼神,叶清竹不是没看到过。

      就像嫨是一头流浪久铺了的野猫,捕捉到一块肖想已久的食物,于䥊是就算争个头破血流也要得到ᒼ,誓死不罢休。

      ——

      “过来,擦擦汗。鹂”傅生查须瓷招了濪招手。

      他打开前于幕给的小吹风机,一边给须瓷擦汗一边给他降温。

      今첮天的温度很高,毕竟才八月份,至少还要热两个月气温才降一降。

      “想喝绿䮤豆汤。”须瓷突说。

      傅生惊讶了一瞬,须瓷难得主动提要沯求,他自是要满足的:“好。”

      于是他转身给江辉说了一声,还没说完江辉就吼道:“大家努力努力,下쬢午傅导要请大家喝绿豆汤!”

      须瓷:“……”

      傅生:“……”

      他无奈摇头狡,虽也不可的只给须瓷一个人买,但江辉这僆样还是让不少人意味深长地哦了蹌一声。

      于幕干脆直接眯眯凑过来问道:“是傅导想请我们喝,还是傅导的小男朋友想喝?”

      介于嗉于幕口中这հ句“小男朋㼨友”,须瓷心里的不舒服瞬间消失,他抿唇看向傅生,后者『揉』了『揉』他脑袋后道:ꑲ“你们当是附带的。”

      竖起耳朵的肖悦捂着嘴尖叫。

      “大家加把劲,今天忙完后请大家吃夜宵。” ㌠

      既都公开䖺了,倒是可以请身边人吃个饭。

      综艺也快播了,定档在今晚六点,还有四个小时。捼

      騽  结在综艺播前,还是了一点幺蛾子。

      须瓷又了热搜,且还是同时两条。

      第一条热搜是他删⽑微博又重新发的这事,这倒没什么,底下一堆人叫着可爱想粉,还有很人说『奶』凶『奶扻』凶的。

      第二条热搜主题大概是“刚粉一个新人,结芽就发现他谈恋爱了Ⱔ,瞬间脱粉,甚至想转黑”。

      这条热搜下,评也是一片腥风血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