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岳的性树林里

      众人各自回府后,由王允童子负责联络,不多日,王允便送来官府与刘坚等人,并附赠书信述明细节。

      如今已经入春,却大雨连天,阴云不开,再加长安闹鬼之事,人心惶惶不能安,董卓恐再生事端,于是不日将设坛祭天。

      刘坚等人换上宫中侍卫衣着,待董卓上坛上作揖,李肃便暴起一刀斩下董卓首级,若李肃失手,便由刘坚等人补刀。

      虽然刘坚不信李肃,但如今箭在弦上,不行也得硬着头皮上去,于是便遣典韦向皇甫嵩打听祭天大典的详细。

      皇甫嵩知道刘坚等人是冲着董卓来的,自然也不多问,不过几日便上下疏通,将祭天一事细节打听得七七八八。

      通过王允上下打点,刘坚二十三人全权负责祭坛安保,外围保卫则是李肃的亲卫两百余人,剩余一路上的车驾护卫则是原先吕布统帅过的兵马。

      吕布出战匈奴也不能带着羽林军,于是吕布如今叛董归附刘坚,带的都是亲兵和对董卓有意见的汉军,剩下这些羽林军便归到这些在京将军们的统帅下。

      张温被落狱后,朝中将军人人自危,刘坚等人若是斩杀董卓,羽林军九成半会袖手旁观。

      静候王允消息这几日,刘坚严禁军士出门,饮食所需全靠王允童子差人裹在杂物中送来。

      在外人看来,这城角的小院不过是给官家府邸上收拾整理杂物的下仆院子,根本想不到这里住着二十余位武士。

      “主公……”

      在长安落脚半月,刘坚一直谨小慎微,不动声色的布置,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典韦的甲士同往常一样开门接收王允送来车辆,不过这次车上还坐着一位不速之客。

      “许久不见,不知刘将军可否安康?”

      见刘坚立院内眉头紧锁,藏在车上的董白从一堆枯枝杂草里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朝刘坚晃晃。

      “我能进屋说么?”

      “典韦,备茶。”

      长叹口气,刘坚松开握住环刀的手掌,转身进草堂正厅盘腿坐下。

      “不知大小姐来此,有何见教。”

      “想请你见一人。”

      董白直视着刘坚的双目,企图从刘坚双眼中看出什么来,但她注视得越久,就越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在那双眼睛里,自己全然不在其中。

      “见何人?”

      听董白请求,刘坚似乎有些出乎意外,这也在董白意料之中,虽然刘坚这说是龙潭虎穴有些严重,但也不是什么说来就来的地方。

      董白敢独自一人来见刘坚,且不说他那些身经百战的护卫,就刘坚本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当今在朝将军战功赫赫之辈无数,但像刘坚这般青年英杰,却是少之又少。

      试问除冠军候,天下有谁人才过弱冠之年便封侯拜将,如今更是雄踞一方。

      “这我不能说,将军若不信董白,董白但求全身而退,此间事,定不与外人道。”

      咬咬嘴唇,董白头一次感觉到紧张,开口才不过两句,这三月寒天,自己竟已经一身冷汗。

      “将军此般人物不会难为董白吧。”

      “这可难说。”

      察觉到董白紧张,现在不过是硬撑着颜面,刘坚忽然生出戏弄这小丫头一番的心情。

      “我怎知你不会与董卓告密。”

      “董白若要告密,怎等至今时,将军入城之日,我便说了!”

      看刘坚起身,董白想站起,却又不敢,只大声反驳道。

      “我若要告密!今日便已是大兵围困,又怎我一人来此!”

      “大小姐聪慧,不知可否猜出我心之所想?”

      看董白开始慌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小丫头终究还是年轻,见过的世面少,理智还撑得住,但心理上还是不堪重负了。

      “董白一介凡人,怎知将军心之所想。”

      一个满身杀气的大汉在面前晃来晃去,董白强忍着恐惧跪坐在草席上。

      那老道让董白来此地寻一辆马车,只说马车会带其寻刘坚,没想直将其送到刘坚面前来,虽时至今日,那疯癫老道全都言中了,但人岂能无错。

      若那老道算错了呢?刘坚不会救她,反倒会杀她呢?

      “将军三思,董白起誓绝不言半字今日之事……”

      想到这,董白泪水大滴大滴从眼里滚落下来,难不成今日反倒提前葬送了自己这条性命?

      “只要将军饶我!董白愿为将军妾!”

      “我还没说要杀你呢。。”

      看董白眼泪鼻涕都下来了,好不惹人怜爱,刘坚怎好继续捉弄董白,而且再捉弄下去,恐怕自己回去救说不清了,干脆盘腿坐下。

      “是我不好啦,莫要哭了,岂不让外人笑话。”

      “……将军怎能开如此玩笑!”

      看刘坚脸上严肃一扫而空,董白只觉肩上似有一座山峦被移走,反而哭得更凶起来。

      “董白都已如此境地!将军怎还能拿生死之事与董白玩笑……”

      “主公……”

      刘坚正手忙脚乱安慰董白莫再哭时,典韦闯门进来,手正拿着王允送来锦囊,但见屋内此景,嘴里的话直接卡在嗓子眼。

      “典韦来得不是时,先行告辞……”

      “你别跟着胡闹了,有事便说。”

      看门口聚了一大堆看笑话的,刘坚皱起眉头回到正位。

      “出什么事了。”

      “哦。”

      看看在一边直抹眼泪的董白,典韦点点头,把锦囊交给刘坚。

      倒出锦囊扫过一眼,刘坚便将其中竹简交给典韦等人传阅。

      “皇帝病愈,百官明日为皇帝庆贺,想必董卓必然出面。”

      看众人看完,刘坚开口道。

      “负责羽林军的是李肃,我们今晚就入内城,明日早朝于未央宫前诛杀董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