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裙子小游戏

      打ꋫ算的非常妥当。然而,既然是先人们刻意隐藏的东西,怎ۄ么可能会让他们轻易找到。

      一众人等在漆⦤黑洞穴里左转右转,真的是转的晕头转向,结果,﮼转了半天,陷坑、落石遇见不少,却连出口影子都看不到。

      比较占便宜的是,因为騒年代过于久远,很多瘸的机关都已经失去了效用,比如很多铁器都已经腐烂,还有的落石已经自己脱落。而且大家身手敏捷,互相扶持,才勉强躲过一次次灾难。不然,不可能到现在仅仅是灰头土脸,绝对有折损人员的可能。

      还有漆黑洞穴里,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参照物,洞䧯里全是青苔,看到⁐哪里都是一样的绿。怎鑖么可能分뉺的清楚东南西北。

      不过겺,人类适腿应环境的能力㲆,还是在所有动物最强的,因为人类可以说话、沟通、和思考,还可以使用多种工具。

      ᓓ 既然没有参奣照物,那么就自己制造一个,如果参照物也制造不出来,那么就伇用记号标记。总之办法多的是。

      事实证明用标记号的Ɂ办法非常管用——不过,当通椯路有太多的交叉的时候,这样的方法就显得有些鸡肋。最后弄的是所有洞穴里全是标记,根本就分不清哪条是曾经走过的路,哪条是刚刚喭走过的路。

      ꒮ 面对迷宫一样的洞穴,如果想要找到一条真正的出路,实ᔬ在难如登天。

      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出口,大家快步来到跟前,打量四周,结果发现,这里和出发之前的地方没有任何两样。

      “这里不就是刚刚我们出发籓的地方吗?”其中一个大䇊汉道。

      其实不用他说,有眼睛的都看得뺚出来。

      “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办法,否则大家就算都累死,䯧也赠找不到出路。”赵琪儿望着张起岩亟道。

      “再走一次。这次,我们分两队,从两个洞口同时进入,如果这些道路是相同膧的,那么我们就有相遇的时候,婻再从相遇的地点往前走,就算走쳉不过去,那么也可以认定这俩洞口是假的……”张起岩回道。

      ࢆ “好,这个办法可以,最少匪,找到正确出口的几率大了一倍,而且洞穴里的机关也差不多都被触졈发了,危险系数也不是特别大,加点小心,应该可以。耻”赵陆接道。㧀

      “其实盒,就算不行,我们还可以继续ⳉ分,比如俩人一队,总归会找到一个真正的룉通路。”又有뱐人道먙。

      “上有计策,下有对策”,“人多力量大待”说쏒的Ẋ就是现在了。大家凮七嘴八舌,各出办法。一个人可能会绞尽脑汁,一群人可能一人一句话৩,就可能擁解⒡决问题。

      ఒ 经过反复錎几次的实验Ḡ,却也实实在在的找㟂到了一条鷸新的出路。

      沿着新的道路前行,给人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最起码有了指望。心态觟自然而然的也轻快不少。

      这条新路是在大家ꘌ分头寻ꏠ找出路的时候,由张起岩妫发现的鵤。

      原来,再另外一个石洞里,在中间分叉口,竟然隐藏了一个씍暗וֹ门。如果不是张起岩这次要换一稾条路走走,可能还是不一定能被发现。

      总之ﵨ,虽然有些波折,攙但是出路总荻算是找到了嘛,那就是啉好样的。

      ᕢ 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条暗道是比较干燥的。最起码比迷宫的其他路要干燥瞂不止一点半点。

      띛洞壁都有被刻意修整的꾄痕迹,而且,还有白灰、草木灰等混合物铺设的複地面,暗道两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交叉的长明삆灯架设。

      这些长明灯都是由墙壁上伸出的一只手攥住ㇹ一й个灯台的造型,灯台的中间就是灯芯,就像是一㋥个盘子中间插着一根蜡烛似的。看不到灯油,估计灯芯一直从攥住的手往下延伸,至于延伸到哪,要撬开墙壁才能看见。

      这样的设㉓计,是非常合理的,最少可以减少灯油的挥发。

      有带打火机的,此时上前点燃这些长明灯,长明灯竟然依旧可以使用。这么多长明灯把黑暗驱散,让洞里立刻感觉暖了三分。环境一下就变得不那釒么瘆人。

      沿路前行,越往里走越觉得干燥骦,并且还有空气流动,可能是有通风口设计,只是现在还没有看到到底藏在哪个角落。

      ࣹ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一个石门面前,石门有10米左右宽窄,高约8米左右,并刻有龙形图案,有翔云陪伴,给人一种腾云驾雾的姿态、架势。

      石门两侧各有一座高达3米左右的巨大龙形守护兽,嘴里含珠,张牙舞爪,气势逼人。

      “哇,真的够劲,卥够威猛,够大气,气派……”一个大汉赞道。

      “别在那䞔大呼小叫的,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赵陆出声呵斥道,“注意言行烻举止。”

      뛬 那个大汉不说话了,귶余下的众人也都闭口不言。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先人们的杰浲作。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也会有这么大的地下工程存在?

      ꯪ “为啥这条路就没有机关陷阱之徧类呢?难道古人们知道铺设陷阱已经没有用了吗?”赵琪儿캂好奇的问道。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从之前的设计来看,好像我们每走一步都像是计算好了的,可能下一步就是陷阱也不一定,所以我们还是要小心谨慎。”张起岩回道。

      “这个石门怎么开启?”其嵑中有人问道。

      “应该是这里”有一个大汉指着左侧的龙形守护兽的左爪说道。

      张起岩注意到这尊守护兽的左爪是支撑石台之上的,另一打只右爪抬起有往前伸、抓握的态势。

      而在左爪下按沯住了一个不知名怪兽头部的造型。怪兽眼伶睛睁的老大,似乎예是惊恐万分的模样,然而,怪࢓兽两眼却光滑无比,似ꀔ乎有经常被按压导致。

      不过,出于安全起见:“大家还是尽量退后,这个机关特别明显,怕又是陷阱。”

      见大家都已经原离,张起岩飞快按下怪兽双眼,随即迅速后退,随即:

      “卡拉卡拉…⡩…”不间断的机关启动的声音传入耳中。

      ᰣ 然而,大家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石门被打开的情景,反倒是“嗖嗖嗖”不绝于耳的暗箭发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쿫,声势骇人。

      片刻功夫,石门前面空地的一片范围内,就堆了许多箭矢,有的箭矢射到地上,受反弹ﱈ作用,弹出去几米㳴远,落在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