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录播

      黄东⋣来这次폈去高铁帮分舵倒是买到票了,虽不是㝏直达洛阳的,但可以从庐州直接到许州。

      正好他和孙亦谐从山贼那里搞来的马也已经有些乏了,是该换了娨。

      他本打算今天在庐州住上一晚,在客栈房间里调配一下丹药,明天早上把两匹马给卖了,然后上午就乘高铁帮的旅车出发。

      没成想……待他买完了票,到药铺拿了药材,再回到客栈之时,竟发现客栈的门口不知为何又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

      黄东来挤过人群往里走,ヒ正欲迈步进门时,却被两个官差给拦住了。

      “哎哎哎,你干嘛的?没看见我们这儿在办案么?쑍”拦住黄东来的那个官差虽然职位很低뺕,但讲话那口气和官威倒是不小。

      “我住똷这儿啊。”黄东来回道。

      콱 “哦?”一听这句협,那官⤺差的脸色就有点变了,“住这儿ꉷ?”他将黄东来上下打量了一番ῦ,“ר住哪间屋啊?”

      “二楼走到底那间啊。”黄东来道。

      㩮 “什么?”一听这句,那官差就嚎了起来,“弟兄们!这个也赶紧拿下!”

       他话音未落,也不知从哪儿一下子就冲出来五六个䨙官差,不由分说就朝黄东来扑了上来。

      黄东来心想自己什么都没干啊,哪儿能就这样束手就擒?

      他也是二话没说숩,一手提着药材,靠另一只手单手出招,三两下就把那几人给收拾了寡。

      这些官差衙役,其实战斗力鑀和走马寨的山贼也差不了太多、甚至更差些,因为当年衙门里招衙役,基本都是从本地的↺地痞流氓中挑选的。

      当然了……下三滥的那种,也不行。衙门口需要的,得是有资历、且有一定口碑和人脉的流氓;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镇得了良民、휀吓得住愚民、砠玩儿得过刁民。

      但这些官鬿差也只能对㋁付对付普通百姓﬇,遇到黄东来这种武林中人,又是名门之后,那就没法鄽子了。

      这个时候,便需要“捕头”出马。 싨

      捕头,就不是一般的地痞流氓可以胜任的了……那至少得是绿林道上有字号的人⅄物、或者曾在幟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侠客、亦或者军中调来的教头等等。

      所以捕头的武功还有办事能力,都是一般的衙役比不了的。

      另外,捕头也分大小。

      有些大捕头只要把名号报出去,就连那些高门大派的掌门们也要给三分面子;而有些小捕头,小到在自己퍲的管辖地的路边摊吃完馄饨还要给钱……

      这庐州城县衙的周捕头嘛,不大不小,武功,也是不高不低。

      鱪今天就是他亲自带队办案,听到楼下鼓噪,他也赶紧带辤了人冲下来,结果刚好看到了黄东来把他的手下们给打趴。

      “都住手ꮶ!”周捕头这句其实是废话,他的手下就算还想动手也打不过,但这话说出来,就感觉像是他卖了黄东来一个人情似的。

      “这位少侠……”周捕头一看黄东来的年纪和身手,便知此人一定是江湖中人,多半还是师出名门,所以他说话时很注意语气,尽量做到不失官家的体面,又给对方一些面子,简而팒言之就是不卑不亢,“……我乃庐州城捕头,姓周名悟,还未请教……”

      “蜀中黄门,黄东来。”黄东来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没理俻由隐瞒什么,当即抱拳拱手地报上了姓名。

      “原来陹是黄门的少主,失敬失敬。”周捕头也抱拳回礼,接道,“我这几个手下眼拙,办事莽撞,⚲还望黄公子见谅。”他说到这儿,扫了眼那些꫅仍倒在地上装蒜不起ꙮ、生怕起来又要挨打的部下们,厉声道,“行了!都给我起来,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别在那儿装模作样쪾的丢人现眼了몲。”

      黄东来的确是手下留情了,毕竟这些是官뽳差、不是土匪鎲,真要打出个三长两短来,他也不好交代。

      “周捕头言重了。”黄东来见对方很给面子,自然也要给人家一个台阶下,“诸位公差大哥也是公事公办,还望各位恕晚辈无礼。”

      别看都是些假得不能再假的废话,但双方还是得把场面话都给说圆全了,只有在看热闹的百姓面前互相给足了脸面,接下来才可以踒坐下慢慢谈;否则……要么就是这些官差从今以后在百姓面前抬不起头,要么就是黄东来和官府死磕搞到最后跟朝廷交恶。

      长话短说,两边演完这一出后,周捕䠰头便邀请黄东来进客栈详谈。

      不料,黄东来一进去,就看到孙亦谐Ꮮ正戴着一副镣铐在客栈大堂的角落那儿蹲着呢,他的三叉戟也已经被一旁䲑的一个官差给没收了。Ⓞ

      “诶?孙哥,怎么铐上啦?”黄칅东来当即就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孙亦谐笑道。

      “你给老子闭嘴!”孙亦谐不爽地回道,“我这是为了配合官㛯差办案,故意不反抗!” ౞

      “哦……”黄东来又道,“所以你又干嘛了啊?偷看女客人洗澡了?”

      “滚!”孙耧亦谐道,“老子䋝什么都没干!你赶紧叫他们把我给松开!”

      ޔ黄东来没再接他的话,而是看向周捕头道:“忘周大哥,慬这位是我同行的兄弟,不知他犯了什么事儿,你们要把他锁起来?”

      “哦?原来是黄公子你졽的朋友?”周捕头转头注视了孙亦谐几秒,再看向黄东来道,“是这样,二楼东南角那边,有间房里出了命案,我们接到消息就前ﮣ来Ԙ调查……”他顿了顿,“在盘问客人费时,因为看到他带着奇门兵器,再加上他长得贼眉……”周捕头这是脱口而出,但说到一半就觉得結不太妥,又咽了回去,“……我就ꧾ觉得他有点可疑,ᅀ于是找人把他铐了,想带他回衙门问话。瑗”

      “妈个鸡的!你们毛证据没有,以貌取人就铐人,还有没ﮈ有王法啦?”䠌孙亦谐在旁听罢,立刻发表了一番抱怨ꐁ。

      但有一说一,那个年头的王法,在具体执行的时候,可操作性空间是很大的……

      你要有权有势,就算官府有证据证明你犯了法,来抓之前也得再三向上级请示,甚至在你家门口还得客客气气的等下人进去通报一声:“老爷,官府来人了,说要请您回去问个话。”

      你要是贱命一条,那就对不起了,什么现代社会的忞逮捕令、搜查令苊…궓…都不存在的;三䥝五个官差把你家的门一踹就进,铐了就走,敢反抗当场打瘸。

      “呵呵……周大哥误会了。”黄东来道,“虽然我这兄弟长得不像老实人,但他确不是什么坏人,或许你也听过……他乃杭州孙府孙员外之子,鱼市巨子孙亦谐是也。”

      听没听过不重要,话说到这里,周捕头就算没听櫶过孙亦谐的뒤名号,也会龝假装听过,然后装作误会一场把他放了的。

      待孙亦谐被解开了镣铐,拿回三叉戟后,三人才坐下说了说事儿。

      殺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听周捕头一念叨,黄东来才知道,今天死在客栈二楼的那名客人,就是何大。

      几天前,何大从曾府拿了银子出来以后,并没有离开庐州城,他只是找了间客栈住下,一步也没出过ꭸ这客栈;这点,这里的掌⸷柜和跑堂都可以作证。

      但何大为什么要这样,并没有人知道。

      直到今天,伙计进去给他送晚饭的时候,发现何大已经躺在地上没气ﮌ儿了,于是客栈的人赶鿗紧去衙门报了案。

      ㈪那帮差人也是倒霉,下午刚去曾府抬完了尸,回到衙门凳子还没坐热乎呢,又有命案上门,只得再出来跑一趟。

      潒至于周捕头带队来到现场以后怎么办的案嘛……那也是简单粗暴。

      他命人封锁各个出入口,然后敲开客栈每间房的门,看到有可疑的就붵先逮起来再说,不可疑的也得盘问좹上一番,看言语中有没有什么破绽。

      孙亦谐……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抓的。

      听完了周捕头说的,黄东来又把不久前听那位路边的大爷讲的“鬼故事”跟孙哥说了一遍,同时,也问了问周捕头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毕竟按照那位老大爷的说法,整个故事最初是从曾府的管家曾粟那里流出来的,而第一个听这个故事的人就是周捕头。

      结果,周悟也证实了内容基本属实,只是那些绘声绘色、仿佛身临其境的描绘……反正他둝听得时候是没有的。

      很显然……那是老百姓们在以讹传讹的过程中自己添油加醋进行补全润色了,这也是常有的事儿。

      㾁 三人聊到这儿,周悟见时机也差不多了,终于开口道:“黄贤왘弟,周某ᙝ有一事相求,只是不知……说出来妥뷎不妥。”

      龊 “周大哥但说无妨➤。”黄东来接道,“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东来自当竭力相助。”

      此时,黄东来和周悟之间的称呼也亲近了不少,足见双方相谈甚烞欢,周悟这人也算个可交的朋友。

      “素问蜀⟙中黄门,有所谓‘三绝’……”周悟接着便道,“分别是轻功、暗器、还有……使毒。”

       “不错。”黄东来应道。

      “嗯……”周悟点点头,“我先前看了看案发现场,发现那死在房中的何大,乃是中毒身亡……”

      繉 “哦?”黄东来挑眉道,“难道周大哥是怀疑我……”跅

      “不叮不。”周悟道,“这旺怎么会呢……”

      这是实话,因为黄东来根本没有动机,而且有不在场证明,再退一步讲……以黄东来的武功,杀何大也不需要用毒,更没有必要在杀完人之后返回案发现ク场。

      “我是想……黄贤弟见多识广、深谙毒理。”周悟接着道,“今日既然你正巧在这儿,能不能请你帮我去查验一下,那何大到底是死于何种毒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