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人射完还要顶两下

      “不瞒您说,冰将军没有禁止我们打开这个卷轴。所以,嘿嘿,我们等了灎两天也没见您镤出现,就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只不过我们太过愚钝,⌉看不太懂。”

      那士兵将卷轴递给牧清风后,挠着头嘿嘿笑道。

      牧清风打开卷轴,看了一眼,便立即用诡气将卷轴化为冰晶,捏碎了它。

      퐴“怎……怎么了?”刚刚还一脸笑容的士兵瞬间慌了神,怯擤怯地팬问道。

      䤑“你们做好自己的工作,洛阁镇的安危就交燠给你们了。”牧清风鼓励了一下守门的士兵,然㶳后立刻对杓兰说道,“我们走!”

      杓飇兰也没有犹豫,拽着牧清风就跳下了城墙。

      空中,牧清风㍿抓紧杓兰,雪⓴步微调,稳稳地落在了马上。

      “蕁去哪?”杓兰拿好缰绳,没有回头地问道。

      “魔族重地——月幽。셫”符

      緡 䶠牧清风臱话音刚落,马在杓兰的驾驭之下,就已经飞奔出去了⼌。

      城墙上的士兵望着远去的二人,又是崇拜又是激动。 竖

      㿋这是多大的肯定啊,竟然将整个洛阁镇的安危交在他们兄弟揊手中。

      ྅石有着“神”的认可和信任,他们心里已经暗暗发誓,绝对会誓死守住洛阁吏镇,不ⲗ让妖族踏入半步,若想攻힏进城,除非从他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战뢵意激昂的他们,不会想到,那所谓的妖族——以最少的人数占据这个世界三大势力之一的罗刹鸟一族,再也没有机会走出他们的城池半步了。

      至于妖族近詪邻的洛阁镇,或许是人类目前最安全的一个城池鏦也说不定。

      …………颡

      쑽 ꄙ说回已经变成冰晶碎末的卷轴。

      冰娇留下的卷轴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用篆书写给牧清风留的言。

      好在牧清风㋚在这些方面有所研究,不然冰娇就等同于白白地留硴下来一个空白卷轴,他什么信息也接收不到。

      或许这就是女ツ人的直觉吧,不然将一个쉜花卫留下来传信,可能会更加保险一些。

      不过涣那个教皇命令来得突然,毫无预兆,明明之前还在准춨备与妖族作战,突然命丈人军收复失地临城,并在这之后直插魔族重地——月幽。

      蓿 丈人九军原本是为了对抗හ妖族而重启,且刚刚重新分军,就立马收到即刻出征魔族的调令,冰娇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好一切,已经做得非常之好了。

      要知道,这是教皇第一次做出这种派兵攻打魔族的举动,以往都是能쀕怂则췹怂,能退则退,兵死흑则以,魔怒不行。 ≪

      只要他过得卺安稳,其他畸的都好说。

      这㤂次突然有了这个举动,숫确实有些奇怪。

      至于牧清风为什么要让杓兰直接去月幽,而不是临城ࠣ,那就要说道冰娇留言的具体内容了。

      卷轴中写着:

      教皇令,收复临城失地,攻取魔族重地月幽,不胜不归。

      见此,速往月幽。

      没有原因,没有解释,显然一切准备的很匆忙。

      对此,牧清风虽然㽝心中怀有疑⾎问,但还是选择了相信飹冰娇,所以毫不犹豫地带着杓兰直奔月幽而去。

      两人一路马不停蹄,飞快地向月幽赶去。 駔

      好在这马应是罗⺕刹鸟中有人养的一匹宝썼马,持续的奔驰竟并没有产生丝毫的疲惫,絁依然保持着非常好的状态。

      就这样,在第二天天黑之时,二人路过了一个看上去已经荒废了的空城,准备在此歇一下脚。

      这里应是荒废了有些年头了。

      土色的城墙上挂满斑斑疤痕,干枯了的护城河诉说着೮此处的苍凉。

      走进城中,顿觉阴风阵阵,厚厚赦的土灰,吹走一层,又会盖上新的一层。

      岁月穿梭,依然可以看到一ꇽ些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镌刻着属于这里的뇎故事જ。

      “这里是什么地方?”纜牧清风好奇地问道。

      䳰 䚾“应傢该是昌城,已经荒废了好些年了。当时连兵带民,被魔族屠戮殆尽,从活成到死聅城,由死城变荒城,令人唏嘘。”

      셩 杓兰好像被饲这里触动了,竟然说了些与牧清风问题无关的东西。

      瞏牧清风看着周围的景象,又问道:“既然如此,这里虽说是座城,在某种意义上应该也是沙场吧?”

      ˈ陎 “嗯。”杓兰思考了蝢一下,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那些死在这里的人,尸숍体也是都不可触碰,不能收尸下葬的吧?”

      “是的。”

      늟“一座城的尸骨,竟然连一片骨头都看不䒭见,难道都化成了这尘土不成?”说到这里,牧清风翻身下马,用手指在一旁房屋的朱红窗下抹了一撮灰,捻了捻,似是自言自语,又似在发问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些不是尸骨所化,难道这奇怪的世界连法则也会有不同?”

      杓兰没有说话,她也下了马,一手牵着马,一手防着牧清㨉风迷失在大道上。

      愿忽的,牧清风发现了一枚骨片,挂在一个塌了半边褟的房┹子的屋檐之上。

      于是,他急忙走了过去,将那䍣枚骨片븣取了下来。

      仔细地观察后,牧清风发现这枚骨片虽然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根本不⶞是人类的骨骼。

      콛 牧清风正在疑惑之际,这枚骨片突然化作一缕黑烟,随着一股风吹过,就此飘散。

      毿

      奇怪,难道所有的尸聏骨都是这么散去的不成?

      쀡 那这个世界可有些厉害,连死后的法则都有着这种差别。

      这么说来,死在沙场上的人不允许收尸,或许跟这个奇怪的法则有关。

      嵜 其实牧清风还有另外一禮种想法䃮,只是还有些事情没有想透,没有办构法将一切链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所以暂时还得不出结论。

      뺞关于这ì座城带来的思索,牧清风暂且放下,不再考虑。

      二人在这里歇了会儿脚,牧清风便招呼道:“走吧,譈我们继续往月幽赶路吧,不知道冰娇他们现在情况如何,希望他们进展ಡ顺利û。”

      㩉杓兰点了点头,率先上马,和牧清风一起离开了这座被遗忘在人们心中的荒城。 㵟 ⥠

      身后的荒城依旧刮着阵Ⴞ阵阴风,于黑暗之中,被黑夜侵蚀。빻

      而牧清风向着远处赶去,迎向明日的拂晓。

      又是将近一天的时间,就在胯뺁下的马儿速度逐渐鮥慢下来的时候,两人终于接近了魔族的重地——月幽。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