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部屋A?

      时间匆匆而过,到了849年10月末。

      对人格斗训练课혼已经结束了,上午体能训练后,煫就是军事理论课,不仅仅是学理论,还有大炮的操作,保养。䱣墙壁的加固和巡逻。

      训练兵团驻地外的空地上,摆放着一排ᘜ大炮,一名教官站在众人面前:Ꜿ“作柵为一名士鰇兵,学会使用火炮也是必须的,普通炮弹可以阻击巨勸人行动。榴弹炮威力巨大,可杀伤巨人,不过虽然改良过很多次,但命中率依然很低……”

      教官说完各种炮弹的威力和使用方式后,又告诉众人폌如何保养维护,并亲自试范如何操作,有哪些注意事项,之前三周的理论课其实都有详细讲过,如今ꓳ只是照着賓实物再强调一遍。

      “好了穧,你们按班级为单位开始操作,䬄不懂就来问,注意不要伤到人。”教官说完示意众人可以开儬始,而瞡一些男㬕训练兵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这可是实际操作大炮啊。

      ꠔ 场地上总共8架大炮,7班的五个人正在一个炮殘台上试着发射炮姛弹。

      尼尔把一发普通炮弹放进炮膛,罗布正欲拉引线。

      “捂住耳朵。”雷恩对着有些不安줰的赫里斯塔说道,他发现女神很不习惯炮火的轰鸣声。

      “嗯。”赫祈里斯塔用ꤨ手捂住了耳朵。

      “嘭!”一声巨响,炮弹轰击在了前ᩐ方空地上,带起一片烟尘,雷恩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这炮威力不咋地,但特么真够响的!

      ሪ 真·雷声大雨点小!

      尤弥尔晃晃头,骂了一句:“靠,差点震聋了。”

      赫里斯塔这才把手拿羞开,೉松了口气。

      又操作了几次,他们这班的训练才算完了,从熟悉蝄大炮的使用到检修,大概用了1个半小时时间。

      因为只有8门炮,42个班只能分成六批人轮流操作,后面还有34个班在排队。

      雷恩⫭这班下去后,䏞第二批8个班开始去了,这时有人过来向ᤋ训练完的赫里斯塔请教䞽,赫里斯塔便微笑着跑去帮忙了。

      看着赫里斯塔忍着炮火巨大的轰鸣声,强颜欢笑,热情的帮忙指点众人如何操作,雷恩皱了皱眉头,这妹子病得很严重啊。

      ᎃ“你不管管吗?”他对着尤弥尔道。

      亶以手抚额,尤弥尔颇为头疼:“管不了,她总是表现出一副热于助人的样子,即使是受不了炮弹的巨大声响,但只要有人请教她,她都要上去帮助肱别人,类似的事很퓜多,我只能教训那些得寸进尺、别有用心的家伙,但有些事我没资格替她做主。”

      “是吗?”雷恩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片刻后,他看不下去了,直接过去把赫里斯塔拉了回来。

      “雷恩,怎么了?”푳被拉回来的赫里斯塔用蓝쭁色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雷恩熢。

      微微低头直视罄着赫里斯塔,雷恩劝道:“不喜欢做的事,不用勉强自己,他们完全可以问教官。”他不屵是反对赫里斯塔帮助人,如果她乐在其中,꘰他绝对不会多管闲事,可她明明纠受不了炮火的巨响,还强迫自己去帮助别人。

      ༗ 赫里斯塔有些迟疑:“可他们向我求助了,我应该……”

      打断了赫곴里斯塔话,他直言道뭀:“你并不需要活成别人需要的样子,你应知道,很多人称呼你为女神,大家都很喜欢你。”戟

      顿了顿,雷恩沉声道:“但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这样的你。让我觉得很别扭。”

      赫里斯塔有些惊慌:“抱歉,我做错什么了吗?”

      雷恩摇摇头:“并没有,事实上你每件事都做得很好,大家都称赞你,但你自己高兴吗?为什么每次都要对着那些得寸进尺的家伙温柔的냍笑着,如果不喜欢或不想,你完全可以让他们滚蛋!” 콮

      “我……可是……我们应该与人냷为善,互相帮助。”赫里斯塔有些不知所措〞。

      “你说得很对,没毛病。我并不打算和你讲什么大道理,不龀过我希望从今天起,不要再勉强自己怇,至少试着拒绝那些你ﱢ不想去做的事,不愿去帮的忙,能做到吗?”雷恩难得温柔起来。

      赫里斯塔眼宊神䮲闪躲,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尤弥尔表情无奈,双手抱胸,她又不是没劝过,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雷恩,很抱歉,我想问一下,你父母喜欢你吗폌?”赫里斯塔眼眶通红的看着ḇ雷恩。

      微微一愣,雷恩有些不明白삔女神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在地球댊上时,他妈也和让宝的母亲差不多。至于凯伦,一个孤儿,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的他觉得自己要逆天的原因。

      而雷恩这个驡身份就要复杂一点。

      “爸爸퐟,我们之前为什齆么煮要用假姓氏?为什么有人要找我们麻烦?”8岁的雷恩不解的望着一脸感叹的父亲。

      摸摸了小雷恩的脑袋,雷恩的父亲说:“我也不清楚,我们只是阿克曼一族的分家,也许本家知道的多一点。”作为一个遵从本心(怂)的人,他老早就隐姓埋名了,估计本家的人都以为他死了。没办法,总有刁民想崃害他。

      “那我母亲呢?”

      “唉,你母亲身体虚弱,生下你不久后病死了。”雷恩的父亲一脸沧桑。

      当年家ຮ道中⬁落,族人四ⰾ散逃离,他直接跑出了希娜之墙,来到罗塞之墙境内,一路东躲西藏,渐渐酓来到了罗塞之墙南部边缘位置,也不知道什么挸时候开始,没人再来找麻烦,他发现这点时,已经和空气斗智斗勇很多年了!

      这种事当然不能和編儿子说,有损他在儿子面前高大的形象,他其实很佩服ස某位堂兄,那才是位苟帝,当年各奔东西逃跑时,其实已经没几个人了,那位仁兄告诉他,他要一路往南,躲到玛利亚之墙最南方的希甘锡纳区去!

      不愧是他哥,真能跑臹啊!

      雷恩的父亲并不‍知道狊,那位他很佩服的堂兄最后挨了☗人贩子一刀,没能苟到大结局,比他还早几年领盒饭。

      雷恩回过神渷来,看着赫里斯塔:“还好吧,哪有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孩子?”

      赫里斯塔怔怔的看着雷恩:“是吗?每本书上都퀢写㽌着母亲爱她的孩子,可我母亲不爱我,她希౅望我去死。”她想起在那个农场时,她第一퀀次鼓起勇ᨲ气,扑进母亲怀里,却被一把推开,母亲还说发想杀了她。

      气氛顿时一片沉默,尤弥尔震惊的看着赫里斯塔,她之前也不知道这件事。

      叹了口气,心神有些Ტ震动的雷恩㺛怜悯的看着䀁赫里斯塔:“所以,她只是生下了你,她不是你母亲,你要怎么活着,也和她无关。我不想对靊你说教什么,母亲不仅是血缘的联系,她同样是一⯡种责任。”婻

      赫里斯塔哭泣了起来,尤弥尔没有说话,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닮罗布和尼尔十分惊讶,他们也不清楚赫里斯塔的身份,但听到她母亲希望她㑛去死时还是深䤮受震撼,这对当时还是个小女孩的赫里斯塔来说太残酷了。

      表情有些冷漠的雷恩看着罗布和尼尔:“都听到了吧,以后都注意点,很多事我们管不着嫴,也无法替赫里斯塔做主,但辊是如果有那些利用她的緀善良得寸进尺的家伙,扁他们,让他们滚得圆润点!”

      “是!”两人点쩥头。

      炮火的轰炸声仍㎒在ꀡ继续,这里的谈话也只有7班的人听到了。륗

      雷恩没有最强嘴遁,也不是人生导볹师,这之后的赫里॥斯塔仍是个温柔可爱,乐于助人的女神,不过至少她学会了拒绝那些她不喜欢去做的事、不想去帮的忙。

      尤弥尔对女神的保护更周全了,任何无理的请求都别想过쪉她这一关,哪怕赫里斯塔不理解她,她也不在乎。

      这是个不能比惨的世界,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