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

      “朎输?为什么!老子为什么要읒输?”胖丑怒道。

      巰“大哥,赌场规矩,赢过三庄,不输也慌。我们应太多褼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我们就走不出去了。”阿虎低声道。

      胖丑子面色顿悟,点了点头,随后他便颽自己去下注。

      ꪎ一群人都围在了一个小罐子的周围,罐子的周围有两个人用一根长草拨弄着蛐蛐,只见那两只蛐蛐在罐子中跳来跳去,发出唧唧的声音。

      “咬他!咬他!”

      “踢他啊!୉踢!使劲踢!”

      “打不过先躲开啊婧!”

      ......

      如此这般的话语핸此起彼伏,阿虎在一旁淡然的看着,他对这样的画面早已经习以为常,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四周只有三个窗口是留着通风中的,其朊他都是各种的赌博项目,没有衙役和侍卫把守,他正在思考这里是否是一个逃跑的好地方。

      ꚷ突然间,胖丑子跑回身裆边蓍,兴高采烈道:“运气真好,竟然赢了!”边说边在阿虎钱显摆刚才赢魾来的钱,满是得意之色。阿虎大惊,随后他用眼睛的余光看向刚才那一桌都蛐蛐的人,却见他们各个都面露怒୑色与怀疑的神情看着阿虎和胖丑子二人。阿虎心中自知不妙,跟胖丑子道:“大哥,我ﰬ们快走。”说罢拉着胖丑子走缛到另外一边ᭆ。

      阿虎道:“大哥你干什么!不是告诉你我们要뜊输吗?”

      “我想输来着,谁知道我压的那只竟然赢了,嘿嘿,没办法盬。”胖丑子道。

      阿虎웘长叹一气,但这时胖丑子赢上뒧了兴头,拉着阿虎往下一个项目走鉁去。

      胖丑子问道:“刚才你是怎么知道哪只会赢,哪只会输?”

      阿虎道:“我们回去再说。”

      胖丑子面露訵怒色,斥道:“不行,老子要你现在告诉我,不然赢了钱老子回去照样挑你手脚。”

      죽阿虎无奈,随后道:“我手中藏着几枚小银针。”

      “银针?”胖丑子更是疑惑道。

      “我刚才᏿第一痪场斗綨鸡的时候,看到那ං白鸡固然凶ᑦ猛,但是持久作战Ᏸ,体力定然有᳜所下降。然后我假装上前去押注在白鸡身上,其实我将手里的银针射进了它翅膀的关节之෍中。”阿虎低声道。

      鵛“怪不得刚才那个鸡跳起来呢!”歪胖丑子恍然㛒大悟。

      뫼阿虎继续道:“ꢤ那银针嵌入鸡的翅膀里,它榆扑⻵腾的时候必然十分疼痛,加上它刚打完一场体力下降,那另一只不就稳赢了吗!”

      胖丑子听完,上下看了一眼阿虎,道:“臭小子,有两把刷子。”随后他们二人去到骰子ﲆ的桌。

      就在这时,刚才斗蛐蛐的桌上有两人,身着劲装,看样子是两个侍卫,一高一矮,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也来到骰子桌前。中间有一人拿着两个碗,碗里放着三个骰子,碗的前边写着“大”“小”二字。阿ᨙ虎看着那偬男子把諵碗扣上,开始폫左右࿇的摇晃,过ꟶ了一会放在桌上喊道:“买定离手䳻。”其他人纷纷开始在桌上下注׹。阿虎摸着桌子,掌中一ಇ道灵力吐了出来,随后跟胖丑子道:“压大。”

      胖丑䆮子照做。那男子大喊一声:“开!五五六,十六点大”将鞨碗拿开,碗里的骰子果ꇭ然是两个五一个六的大点。餴胖丑子大喜,他将赢来的钱一把捞进手中,ꢏ道:“再突来!再来!⊒”随后他们继续接连赢了五把。 ₵

      在准备第六把时,突然听到人群当中突然有人喊道:“喂!让我跟你玩两把。”那个高的侍卫从人群中走出,一把推开了那摇骰子的男子,冷冷地看着阿虎和胖丑子二人。胖丑子心中登时慌了,笑道:“官爷,只是凑巧运气,运气,您别在意。”

      “大爷不在意,就是想跟你玩玩!”那矮͂子퀎随后爷走了出来,冷笑道。

      阿虎见状,已然明了⯒,刚才玩得兴起,自己也忘记了让胖曅丑子输,这下被人嫉妒,麻烦找上门来,心中兀自叫苦。他深知现在骑虎难下,若是赢了这个侍卫,他心中更是不忿一定纠缠랐到底,一直赢就越让人怀疑。若是输给了这个侍卫,也是一个难题,他必然以此做文章,咬定刚才赢的都是出千。

      他沉思时,只见那侍卫自己就开始摇㮪旗了骰子,随后放在桌子上道:“下注吧。”此时场中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众人都知道这明显的是互相斗气的场面,都想看看这热闹该如何收场。

      胖丑子低声问道:“这回压什么?”

      阿虎此时已然知道骰子是什么点数,但是心中还是纠结,低声跟胖丑子道:“我听着是大,但是这把我不知道该赢还是该输。”

      “确定是大吗?”胖丑子再웓问道。

      阿虎点了点头。

      忽然间,胖丑子突然高声喊道魋:“就是他!是崅他!就是他放走了张谦!现在还带我来这里拖住我,给那个张谦争取时间!”

      众人一片哗然,阿虎大惊失色,这一下变故来得太突然,脑中一片空白。

      那一高一矮的侍卫立刻冲出,一个擒拿将阿虎压在了桌子之上,只听见胖丑子道:“刚才在那里斗鸡,斗狗的时候甴他手里藏着银针,扎进狗和뙻鸡的关节里,这样你们才输钱的!还有刚靘才,赌骰子他在桌子底下碰了两碰,骰子就变了!敢在飚监视房出千,就应该斩手!更何况包庇逃犯,罪上加罪!”

      阿虎这时才知道,自己被胖丑子出卖了,而且胖丑子早就知道张谦跑出地牢。 磬

      “狗胖子,你...줻...”阿虎怒呵道。

      疊 只见胖丑子褟走到他面前,狂笑道:“你以为我没有发现张谦逃出去了吗?我早就发现,㻂进监视房魶之前,我早就㝐禀告的衙役,现在他们都在外`边大肆的搜捕。拉你进来不过是将计就计,看看你怎么挣钱,顺便搏看看你怎么出千,现在抓到了你,你就再好好看看的手吧。”

      说罢ꢬ转身狂笑而去。

      只见一个刚才摔骰子的男子和那矮侍卫将阿虎的手扯直,压在了桌子上。

      阿虎面色惨然옋,全身깬冰冷,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挣扎喊道:“别砍我,䷐别砍我!我⡈再也不敢了!”

      只见那췡矮侍卫腰间的刀光一晃......

      监视房外,大批的衙役与侍卫严阵以待,来来往往,刀光剑影,斧钺钩叉。他们有的在石城里巡查,有的进入到了邕城大街上,৊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抓捕张谦。街上的人们看到这样的架势都慌了,纷纷都跑回了自己的家中벜躲了㢰起来,顿时大街上鸦雀无声,寂静无人。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一座庭院内,一口井里。

      阳䙥光透过井口投赛射进来,光亮无ﶨ比。张谦被刺眼몗的光芒照醒,缓缓的睁开他的双眼除了井口映入眼帘以外,他在转头看去,却见这井下,阴灵ﲿ飘荡,四下荒凉,如同乱石荒琢,毫无生机,道不出一股凄凉之意。

      “这是在哪里?”张谦自言自语䷰道。

      “你醒了ꎵ。”此时一个声音飘荡在空中道。

      “你是谁?”张谦问道。

      “你一直往前走,便能知道我是谁。”那声音回答道。

      张谦缓缓的站起身来,往前走去。一路上只见都是荒凉的沙地,一路上还有一些过往的行人䮅,但那些行人的衣裳都十分的褴褛,面色一阵凄惨无神,好似经历的大劫一⫢般。张谦走偝到一个女子身边道:“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䥋 那女子并不答话,看了一眼张谦,퍆看到张篅谦一个生䚑人,眼中忽然满是期待,用尽自己全身力气道땬:“你知道哪里鷈能往生吗?我想要往生!往生!我要往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