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另一边,放学后的王淼젆并没有选择和往常一样,急急忙忙地跑去小树林修炼,而是来到了一年级的教室找月儿。

      王淼刚走到一年级门口,就看到月儿和一个女生笑着走了出来,王淼忙打了个招呼,“月儿!”

      月儿在看到王淼的瞬间,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随即又想到了昨天那尴尬的一幕,双颊一片通红,和朋友告罪了一声,快步走到了⩨王淼的ꍩ身边。

      王淼摸摸了月儿的头,关切地问道:“枭月儿,身体好点了吗?”

      月儿微笑着对王淼竖了个大뷵拇指,示意自己身体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这样啊,那太好了,今天上课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你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话说刚괉刚那位是你的朋友吗?”

      月儿想了想,最终还是点揦了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的王淼,就像看到自家妹妹长大了一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啊啦,月儿终于也有属于自己的朋友啦,说实话,刚开始我还有点担心你由于身体原因,在班上会被孤立了呢,看来是我多心了。”

      月儿用手势表示道:大家都是好人,你担心过头了。

      王淼笑而不语。

      月儿用手语问道:“今天怎么来ɩ找我了?你之前这时候不是应该去和同学切磋了吗㤶?”

      匀“鰬哦,你说周小艺啊,之前还行,但是我现盜在已经完全适应他的战斗模濜式了,对我ꊤ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已经拜托谢老师帮我寻找新的对手,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家伙啊?希望能强一点,最好能是二环以上的。”

      月儿闻言也是一阵吃惊,虽然她才入学没多久,但是经过这几天的学习,她已经初步明白了一环魂㖆师与二环魂师之前的差距,那可真不只是简简单单地差一个魂环,而是身体全方面的差距。

      现在王淼居然要以二环魂师作为训练对象,这怎么能让月儿不动容?

      你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吗?

      看来我也必桛须更加努力地修炼了,不然估计连站在ꙇ你Ჰ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月儿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抱着王淼的胳膊,諸用手语说道:“那我们来修炼吧!”

      王淼倒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能让月儿产生这么多联想,愣愣地看了一眼修炼情绪莫名高涨的月儿,虽然心理有些奇怪,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实ꢇ力才是根本。

      既然月儿想要修炼,那就修炼吧,虽然他们并不啦像霍雨浩和王东那样武魂融合度属于百分之百,可以通过魂力融合达到2倍的修炼ᵨ速度,但是拥有武魂融合技的他们,修炼起来比一般的魂师可要快多了。

      不过要是让月儿知道他ॆ才成为一环魂师不久,就曾战胜过一名鲈二环魂师,恐怕月儿连下巴都会掉下来。

      虽然那时候他更多的是凭借螺旋丸的威力,以及水分귯身的出其不意效果,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全方面压制了对手,但是赢了就是赢了,就像史莱克七怪打败皇斗战队时说的那样,下次赢뚀得还会是我们。

      正当两人正走到树林门口时,一道意外的身影却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

      “终于找到了,你这个变态!”林飞雪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变态?哪里?”

      王淼箪和月儿下意识地朝周围看了看,但是并没ĕ有发现其他人。

      “不用看别人,㉎我说的就是你——王淼”,眼见月儿没反应过来,林飞雪赶紧劝道:“还有这位小妹妹,你千万不要被这个衣冠禽兽给骗了!” 듴

      碍于月儿在场,林飞雪并没有一上来就在王淼身上捅两个窟窿햯,虽然她心中爥巴不得这么做,但还是按耐住了心中的躁动。

      쉕王淼这才反应过来,敢情禆这家伙是在说自己。

      笣 靠,老子哪里招你惹你了,봒上次和你交手,你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我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想法没和你计较,你倒好!

      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一口一个变态,一口一个衣冠禽兽,泥人尚有三分火气,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煈病猫啊!

      于是他大怒道:歕“喂,臭娘们,你骂谁裿呢?别以为长得好看就可以乱说话,你再这样乱讲,小心我告你诽谤啊!”

      林飞雪冷笑一声:“诽谤?怎么,你这人渣敢做不敢认啊?耶”

      “我做什么了我?臭三八,你不要含血喷人!”

      “你既然有种敢给我下战书,现在輬就别做쬅缩头乌龟!”

      王淼虽然有些气愤,但还未失去理智,诧异地问道:䄟“战书骲?ನ什么战书?我什么时候给你下过战书,我怎么不知道?”

      林飞雪下意识就要掏出被自己揉成团的战书,但是想到上面的内容,动作不由地一滞,那种东西要是让第三人知道,自己岂不是比死还难看?

      닫于是她羞愤道:“差点上了你这家伙的当了,今天不管怎么样?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我交代ཾ你个头,没凭没据!月儿,不理她,舙我们走。”

      说完,王淼就要拉着月儿离开。

      他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른,应该是有人誷以自己的名义给林飞雪下了战书。⑶

      ꟣ 鄏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既然已经明白这是个圈套,我可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只是他这番举动落在林飞雪眼中,下意识地就当成了做贼心虚。

      林飞雪身形一动,再次拦在了两人身룥前,“想走?没那么容易!今天不给我个交代,你休想离开!”

      月儿此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了,刚㩗想上去和林飞雪解释,却被王淼伸手阻止了。

      王淼冷声道:“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打一场,你赢了我就放你走。”

      “那我䕿要是输了呢?”

      “输了,哼哼~如果这件事是你做得,我要你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氉承认自己是个变态,还有……还有将那东西……东西还给我。如果不是你做得,那我也不是不昌讲理的人,我要你和我一起找到幕后主使,大不了到时候我给你道歉。”

      王淼不屑地撇撇嘴,孡“你倒是打了闼个好算盘,敢情⋌赢了我什么好处没捞到,输了就得给你当牛做젾马?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你想怎么样?”

      “除非——”

      王曜淼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飞雪,不得不说,这丫头确实有几分姿色,而且实力非凡,是个陪练的好对象。

      ﳟ嗯,新的陪练对象,就决定是你了!

      感受到王淼那赤裸裸地目光,林飞雪的眼神变得愈发冰冷,质问道:“除非什么?”

      Ⰱ“除非你当我的陪练,这样才算是公平。”

      林飞雪闻言才放下了戒备,她现在有点相信这件事应该不是王淼做的,只是既然幕后之人,既然以王淼的名义下的挑战书,那么肯定和他有仇,不管怎么쓕样?这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姲

      “好,靧那⪻就这样,我们找个地方。”

      “不用麻烦了,就这里吧,平时这里很少有人来。”

      ꣾ 林飞雪想了想,最终同意了,虽然之前和旿王淼打了个难解难分,但是自己现在已经二环了,王淼才一环,这种情ꂎ况下,如果自己还输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 王淼又转头对月儿说道:“月儿,话说你还没有看过魂师的战斗吧?待会你稍微离远一点,免得被误伤。”

      ᗝ月儿只是感혅觉有些莫名其妙,在她看来这明明就是一场误会,只要双方说清楚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打打杀杀呢?

      于是她用手势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王淼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解释道:“月儿啊,这个世界很囅多人就是恛这样,딍你讲道理,她根本不听,而这种时候,你只能靠拳头来和她交流。好了,乖乖站到一旁去吧,别被误伤了。”

      月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按照王淼的要求,乖乖地站到了一旁。

      㮶 眼见两䇲人分开了,林飞雪插嘴道:“说完䌽了?那就开始吧。”

      王淼一句话都不想和这家伙说,只是默默地释放出了自己的水球武魂,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里他取了一፵个巧,那就是提前释放出了武魂,按照他和林飞雪两次的战斗经验来看,林飞雪喜欢用第一魂技飞雪闪趁对手释放武魂之际,发动正面强袭,虽然之前的战斗中他凭借过人的反应速度,躲过去了。

      但是现在林飞雪已经是二环了,身体各方面有了明显的提뵠升,想来飞雪闪的Ҁ出剑速度应该更快了,虽然对自己的反应速度有信心,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趁机释放出了武魂。

      眼⨲见王淼小动作,林飞雪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释放出了自己的飞雪剑,两ℝ道黄色百年魂环不断在她身上来回游走,指着王淼讥笑道:“呵~你倒是聪明,趁机释放出了武魂䘒,不过你以为我还ٽ是一环的我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搞这种小把戏是获没用的。”

      王淼冷笑一声,“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他其实已经暗暗用水球开始凝聚旋涡了。

      ꏭ“那就让我看看这大半年来你㢅有没有什么长进,我上了!”

      说完,林飞雪身上的第一魂环亮起,飞雪闪再次出手,朝王淼刺来。

      躐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擻飞雪的第一魂技飞雪闪出手的瞬间,王淼手上的旋涡陡然变大,将自己包裹了起来,正是他的自创魂技——水龙卷之术。

      一边是带着森然寒气的飞雪闪。

      一凘边是融入螺旋防御的水龙卷。

      璚 ᓚ双方出手的瞬间,就跳过了试探环节,直接进入了白热化战斗。

      飞雪闪VS水龙卷,究竟是谁的魂技更高一层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