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视频达人认证怎么填写相关经历

      “稳住!等他们靠近....”瓦提尔高喊。

      他已经戴上翼盔,双眼紧盯着瓦雷第军不断逼近的前锋部队。

      瓦雷第家族大多身穿青绿色的甲衣,而城下就是这场“绿色攻势”的第一波。

      城墙上第一排是持盾的短剑手,弓箭手们穿插期间,在方盾的掩护下拉满了长弓,矛手和长戟手位列最后。

      在这个高度上,弓箭手射程可达300米以上,但由于弓箭手和箭矢的匮乏,为了增加命中率,尼弗迦德人不得在更短的距离上发起攻击。

      “放箭!”

      “放箭!!”

      随着军官们的命令传遍城墙,弓箭手们松开了早已拉满的弓弦,随着不绝于耳的震弦声,箭雨向着城墙外瓦雷第先锋部队飞去。

      瓦雷第军的先锋部队由两百人的军士组成。他们刚刚经历了急行军,又要赶在尼弗迦德援军赶到之前攻下城池,瓦雷第军根本无暇携带或者建造重型工程设备,其先锋部队只能手提云梯对城墙发起强攻。

      然而即使在一百米的距离上,箭矢对高举盾牌的先锋部队并没造成太大威胁。

      一轮的箭雨过后,只有寥寥十数人惨叫着倒地。

      而一百米的距离也只够一轮齐射。

      “自由射击!”随着军官下达命令,弓箭手们开始了随意攻击,稀疏而连绵不断的箭矢向着下方的瓦雷第军队覆盖而去。

      更多穿着绿色棉甲的士兵中箭倒地,他们其中的大部分都没有立即毙命,城墙前的惨叫声开始此起彼伏。

      然而进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瓦雷第军的先锋部队很快冲到城下,十几架云梯陆陆续续立了起来,士兵们高举着盾牌开始攀爬。

      然而迎接他们的自然是如雨点般落下的石块、箭矢、甚至是恶臭难当的液体。

      头颅大小的石块直接杂碎了举在头顶的木盾,箭矢射入了脖颈和头盔上的眼洞,让进攻者门惨叫着从云梯上跌落。

      怒吼声,咒骂声,哀嚎声充斥了整个战场。

      几百米外的高地上,亚里安和罗契遥望着戈斯威伦城墙前的战况。

      第一轮攻势起初非常顺利,尼弗迦德的箭雨聊胜于无,亚里安看到自己的部队很快便冲到了城墙下。

      但先锋部队的运气到此为止,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登上城墙。亚里安看到两架云梯直接燃烧了起来,而另外一架云梯甚至连带着几名士兵飞了出去。

      术士们出手了。

      “把罗克斯和威尔的部队也派上去。让弓箭手和弩手配合重步兵推进,对城墙进行射击。”男爵对身边的军官下达着命令。

      “男爵大人,这样会伤到自己人的。”

      亚里安没有回答,只是瞪了军官一眼,后者立刻知趣的领命退下了。

      ————————————————

      雷诺在云梯上努力攀爬着。

      他向身下的地面看去,云梯的底部已经堆积了十几具尸体。

      脚下的梯子在不停的抖动,接近十米的高度让他的腿有些打颤,但下方有一面盾牌正顶着他的大腿,推着他向上攀爬,而他的盾牌同样顶着他上方的另一名士兵。

      空气有些燥热,那是拒马和云梯燃烧产生的热浪,空气中的烟尘让他止不住的流泪。耳边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而周围尽是叫骂声、惨叫声,还有零星的爆炸声,但头盔的阻隔让这些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

      雷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攀爬。

      两年前,一队骑兵突然闯入了他的村庄,高举着一张盖着红印的羊皮纸,雷诺当时也挤在围观的人群里。

      见过世面的老乔恩说:“那是国王的诏令”

      然而雷诺并没有关心那个老瘸子神经兮兮的胡言乱语,他在人群中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自己那双熟悉的绿色眼眸。

      他很快找到了对方。

      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带着可以消融世间一切悲伤的微笑。

      莉娜。

      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

      骑士们在村子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刚出门的雷诺就看到了村中老树上挂着三具尸体。

      莱恩自小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打猎,一起耕种,还有一起追求莉娜。

      他双手被绑在背后,正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一个骑士在树下高声叫喊着“逃兵”。

      雷诺突然明白了老乔恩的话。

      “这是国王的诏令。”

      父母一夜没睡,用家里所有的积蓄从村头的落魄老兵那里换来一个生锈的头盔。

      他与父母草草拥抱,随即被人塞了一把崩刃的铁剑,被推搡着加入了队伍。

      然而在送行的人群里,雷诺没有看到莉娜,他甚至没有看到莉娜的父母。

      等我回来。

      他们先是与南方人作战,后来听说国王死了,一个他始终记住不名字的骑士大人带着他们继续和南方人打游击。

      别人纠正他那是摄政王大人,但雷诺从没有改口过。

      摄政王大人和骑士大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再后来,骑士大人也死了,他们却加入了敌人——南方人的军队。

      他去了几百公里外的北方,和同是北方人的瑞达尼亚人作战。这次胜利终于眷顾了他,他们赢了,瑞达尼亚投降了。

      然而他并没有被允许回到家乡。

      又是一纸诏令,据说来自于女王,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儿。

      他已经不认识自己的旗帜,不认识自己的领主了。当初跟他一起从村庄里出发的人也已经一个不剩了。

      这次却又要与南方人打仗。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

      一块擦身而过的巨石把雷诺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更多的石块从他身边落下,一些小块的碎石和沙土打在他的头盔上劈啪作响。

      他的左眼早已经被沙尘眯的睁不开眼,说不定现在正流着血,他用还完好的右眼看向不远处的另一架云梯,一块头颅大的灰色石头砸在了最上面的士兵的头上,士兵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子突然软了下来,双手松开了紧握的横杆,直直跌了下去。

      雷诺心中有些庆幸,庆幸他上方的士兵们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

      突然间,雷诺感觉到手中盾牌上的压力不见了,他猛然抬头,通过头盔细小的眼孔,他看到了城墙的上沿,而城垛之后三名跟自己穿着同样衣服的友军正在与身穿黑甲的尼弗迦德人缠斗。

      雷诺心中猛然惊醒,他跳上城墙,想要大吼一声,但嗓子里只发出一道嘶哑的怪声,反而有鼻涕喷了出来。但是叫声还是吸引了一个黑衣人的注意,对方的长戟立刻向他落了下来。

      雷诺立刻高举盾牌,随着砰的一声,撞击的力量从手臂上传来。

      “Est heidt!”

      “Tynn heidt alas kaupunginmuuri!”

      雷诺听到黑衣人们在大叫,但他根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挡住他们的进攻,守住梯子!”雷诺听到旁边有人用自己听得懂的语言大喊,声音有些耳熟。

      身后传来双脚落地的声音,似乎有更多的友军登上了城头,这让雷诺信心大增,他将高举的盾牌挪开了一点,看到面前的南方人正平举着长戟向他的腿部刺来,他立刻放低盾牌并让其倾斜着迎上了对方的戟尖。

      这一招是从瑞达尼亚人那里学来的,两年的军旅生涯已经让雷诺成了一名“老兵”。

      果然,长戟撞到倾斜的盾面后被弹到一侧、偏离了中线,南方人也在一瞬间失去了重心,雷诺猛然上前一步,一剑刺入了对方头盔下的缝隙中。

      南方人摔倒在地,嘴中的鲜血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喷涌而出。

      余光中,雷诺看到旁边的战友也取得了胜利。更多的友军在他身后登上了城墙,南方人的防线被逼的节节后退。

      就在雷诺以为他们已经占领了这段城墙时,他看到一个身穿锁甲的白发男人从另一截城墙上冲了过来,他的脸上挂着数道可怕的伤疤,身上似乎散发着淡淡的黄光。

      男人以雷诺从未见过的速度转眼间冲到了几人面前,随即高高跃起,手中精美的弯刀闪着鲜红的光芒。

      “罗尔,小心!”雷诺突然记起了身旁战友的名字。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白发男人,毫不迟疑地举盾防御。

      木屑飞溅,鲜血洒了雷诺一身,在殷红的视野中,他看到罗尔连人带盾被劈成了两半。

      “混蛋!”雷诺大叫道,他举剑劈向了白发男人。

      出乎意料,男人并没有躲闪,剑锋直接劈到了他的背上,然而伴随着耀眼的黄光,雷诺感到一股巨力从剑锋上传来,直接震飞了他手中的铁剑。

      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雷诺突然感到身体一震酥麻,随之而来的是全身剧烈的疼痛。

      他想要高声嚎叫,却发觉自己下巴的血肉已经粘在了头盔里面。

      头盔中充斥着烧焦的味道。

      透过眼前白色的烟雾,雷诺看到远处的高塔上站着一名美丽的黑发女子,双眼中跳跃着白色的闪电。宛如神明。

      紧接着,那柄已经解决了自己数名战友的弯刀挥向了自己。

      黄色的光芒充斥了视野,接着是飞速向前掠过的城墙,和不断远离的墙头上飞溅出的鲜血。

      雷诺觉得自己摔在了一堆软软的东西上面,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抽动了一下。

      睡意袭来。

      在逐渐包裹自己的黑暗之中,雷诺似乎又看到了那双绿色的眼眸。

      ————————————————

      “杰洛特,你小心一点!”叶奈法高喊道。

      她刚刚解决了一个偷袭杰洛特的瓦雷第士兵,对方穿了一身破烂的棉甲,却戴着一个有些精致的头盔,怪异的打扮让女术士啧了啧嘴。

      女术士只看到杰洛特远远地向自己挥了挥手,又转头冲向了另一截城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