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余衍清走近,他的神色很暖情,看着云笙走过来,“笙笙,距离登机时间还有一会,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她的脸色有些不佳,双眼冷冷看着他,直接忽略他说的话,“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怕你一个人有危险。”

      云笙扫过他的机票,伸出手拿过来,只听见‘嘶啦’的声音,她把他的机票撕得粉碎,“余衍清,别再跟着我,否则你在我心里最后一点的美好回忆都会被你毁掉!”

      云笙说完向候机厅走去。

      “笙笙,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去接受我?”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云笙转过头,“余衍清,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现在这个难缠的你最让我感到厌恶?”

      余衍清的眸光深沉的看着她的背影,这次他没再追上去。

      总裁办公室内

      助理有些忙冷汗,“总...总裁,太太去了云城。”

      傅景琛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文件,助理小心翼翼的观摩着他神情,“同一趟航班的还有...还有余衍清...”

      良久办公室一片死寂,助理看着傅景琛逐渐变得阴沉的脸,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去。

      傅景琛靠在椅背上,闭了闭眼,薄唇轻吐,“出去吧。”

      助理总算松了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也稍微松懈。

      等傅景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里没有怒意,好像有些忧伤...

      他脑中不自觉回响起林御的一句话,‘她不爱你,你强娶了她,你痛苦她也痛苦。’

      手不由的捏紧,即使是痛苦,他也不会放她离开。

      云笙,两个字早已经成为他的执念。

      从第一次见到云笙,他从未见过如此恬静的女孩,像是散落在人间的仙子,他无数次的靠近,无数次的受伤...他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值得他爱,可是她偶尔的温柔又让他觉得,这么多年的爱恋也许能得到回应。

      可是他忘了,他们中间有一个永远跨越不了的鸿沟,就是余衍清。

      云笙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到了宋筝母女的住处。

      山脚下的别墅。

      别墅小院的门是开着的,她走进去敲了敲别墅里的门。

      一个佣人开的门,看见这位陌生的女子,“你好,请问你是?”

      云笙开口,“我找宋筝。”

      佣人多看了她几眼,“好,你稍等一下,我去楼上叫夫人。”

      宋筝下楼看见云笙的时候,眼里都是吃惊,“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云笙踩着红色高跟鞋进了屋,慵懒的打量了一下别墅内,随后目光又看向宋筝,笑了笑,“怎么,看见我很吃惊吗?”

      宋筝沉着脸,“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不欢迎?呵...我说几句话就走。”云笙丝毫不顾及的坐在了沙发上。

      她拿起桌子上的昂贵的小茶杯看了看,漫不经心地问,“云凉呢,不在家吗,也不出来看看她这个姐姐。”

      “你到底想干什么?”宋筝看着她,只觉得头疼。

      云笙修长的手指摆弄着小小茶器,“看来离开云锦你过得也很好嘛,我听说你还拿着他的钱?”

      宋筝有些心虚,“什么钱,没...没有。”

      ‘吧嗒’一声,云笙将茶器摔在桌子上,碎成了两半,她站起身走近宋筝,眼里不在像刚刚那般随意,卷着些戾气,“是吗,既然你已经拿着他的钱跑了,为什么还要到医院去刺激他?”

      宋筝看眼前的云笙咄咄逼人,不由的往后退,“医院?我没去过医院!不知道你再胡说些什么?”

      云笙一把抓过她的胳膊,“你敢说你没去过医院?宋筝,你还真是无耻,你跟他说了什么?差点把他气死?”

      宋筝想挣脱开她,不料云笙身材修长,力气也比她的大,完全无法挣脱。

      “你到底来干什么了?”

      云笙放开她,冷冷的看着她,“把钱给我吐出来,否则别怪我使用法律手段,让你们母女无家可归!”

      宋筝睁大眼睛,“你凭什么告我,我是他的妻子,云凉是他的女儿,花他的钱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天经地义?他还活着呢,你拿着他的钱跑了,这叫什么?你这叫偷!”

      宋筝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云笙撩了撩头发,“宋筝,你知道人和畜生的区别吗?”

      宋筝气的瞪大眼,“云笙,你说什么?你给我滚出去,就算你要告我,现在这个房子也是我的,我有权让你出去,你给我出去!”

      云笙不再看她,走到门边,“宋筝,给你几天时间,下周一把钱给我退回云锦的账户,否则别怪我!”

      说完她就离开了。

      许久,宋筝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