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新耳袋2012直播

      天境派瞬间鸡飞狗跳。

      有事的,没事的,甚至䝈连闭关的也强行拉出来整活。

      终于,在搜寻了大半天后,天境派弟子知道护山大磦阵是怎么没的了——三十六个关键阵脚全部被毁。

      只剩下阵眼孤零零杵在门内,孤掌难鸣。

      全줜派寂静。

      主峰大坪上密密麻麻站了上千名妖,无一敢出声,因为站在最前面的掌门眼瞅着要气得脑溢血了。

      “昨晚负责巡察的是谁!?”马武怒目圆睁。

      ⁳ “……”

      “说话!都哑巴了是吗?”

      “㘿……”

      身后搀扶着벲他的马⨘恒见状低头,小声道:“师尊,昨天是您让所有弟子都撤回来的。”

      马武顿时感觉眼前ӆ一黑。

      一股子怒火憋在心里,想发泄却又找不到目标。

      那可是护山大阵啊!

      极度耗费钱财不说,还不是谁都能搭建或者修复的,必须要专门请阵法大师,这又是一笔巨大开销。

      再算上时间和人工,以及天境派目前的经济情况,马武恨不能ཫ当场去世。

      这样就不用再操心这些破事儿얨了。

      闭眼沉默了会儿,马武猛地睁开:“都鯒散了,全部去巡察!若是发现有任何陌生妖物出没,不惜一切代价抓起来!众长老随我走䦃!”

      话落귕唤出飞剑向着山门方向疾飞而去,马恒和几名长老紧随其后。

      除了凉月仙子,簨他实在想不通还有谁会干这事儿。

      尽管他也不太相信凉月仙子有这般能力。

      很快,一众妖来到山下山门。

      欍映入眼帘的是一辆装饰华美的神行马车⏠,但拉车的并非活马,而是一种使用灵晶驱动的假ࡆ马。 ⲑ 遺 䇕 马武修为不低,隐约能听见里面有谈话声,听栦不真切。

      马车内。

      栗子香坐在牧长清身旁,看他操控灵力描绘人像。

      大半天下来,牧长清描绘的栗子香已经有那么几分相似,至少大致轮廓出来了,也能看得出是个女的。

      “不错哦,长清进步很大呢。”栗子香轻笑,又随手从旁边端起一杯茶水递蠗过,“喝点茶歇息会儿吧,长时间做这个还是挺耗费精神的。”

      “嗯,谢谢师父,我自己来就行。”

      籞 “没关系啦,师父这里没那鉫么多尊卑规矩的,来,맷喝茶。”

      牧长清也곒不是䛣矫情人,见状撤掉灵力,接过茶杯放在嘴边。

      但就在他准备喝的时候,伴随着一声闷响,马车底下突然传来一股震颤,将茶水整个抖落出去,洒了一身,胸口上也淌了好几行——还好是凉茶。

      “……”

      “퉟……”

      豆皮被吵醒,打了个哈欠起身扒拉在窗子上,见外面有几个妖围着,顿时不满,大声“喵呜”。

      倒是栗䆉子香在皱眉一瞬间后又立即恢复正常,有왧意无意偷瞄自家徒弟的胸口,神情中分明带有几分羞涩肜,面色也微微泛红。

      牧长清假装不知道,ﻑ默默擦干净。

      “凉月仙子,还请出来一叙!”

      砰!

      又是一声闷响,马车再次震颤。 ⮊

      饶是栗子香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将玉殇足从坐垫上移下,穿好鞋子便准备出去。

      “我来吧。”

      牧长清突然起身。

      “诶?”栗子香一肚子火气顿时消Ꝩ散无踪,眨鼽眨大眼՝睛,奇怪道,“怎么了?” 㯲

      “我去沟通。”

      “不行,你修为尚低,师父怕他们偷袭你,但榝是在神行马车内他们就伤不了你。”

      牧长清摇头轻笑:“没事的,他们要动手早就动手了ᰪ,在ᆴ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我们干的之前,肯定不会大动干戈,而且……” ᥇

      牧长清快速打量她一圈,认真道:“师父现在的人设是高冷女王,这种小事,自然该由弟子代劳。”

      “……”

      栗子香不说话,眉眼弯弯,一个劲傻笑。

      等到第三次震动传Р来这才恢复正常,柔声道쯀:“那长清小心些,师父在马车里帮你注意着。”

      “好,谢谢师父。”

      马车门䃴自动打开。

      牧长清深吸口气,调整心态跃恇下,入眼便是三道大腿粗的裂缝,从՟不远处直达马车底部。

      溦 若是再来几次,马车多半会掉进去。

      峯抬头望,前边是一共六个妖,领ힻ头那马妖正手持一根铁棍,裂缝正是从铁棍下边扩散开来的。

      砰!

      第四次震颤,裂缝又大了几分,马武冷脸看向牧长清,大喝道:“凉月仙子呢?”

      鸦雀涹无声。

      牧长清眯了眯眼,微微拱手:“在下牧长清,见过马掌门。”

      “我不与뎂弱小人类说话,让凉月仙子出来一叙!”

      “很抱歉,我师父也不想柚与你说话。”

      “你!”

      马武怒目,一股强大压力瞬间席卷而来。

      但在即将抵达牧长清面门时,一股更㦐强的力量将其阻隔在外,迅速吞噬、湮灭,最终ꘉ化作虚无。ኁ

      牧걁长清松了口气,眼角余光往车内撇了撇,果然看到栗子香正冲自己挥手。

      少顷,牧长清继续道:“马掌门身为七流宗门的掌门,气量不该只有这些。”

      “气量?”马븺武气得胡子都扬起来了,“我天境派护山大阵都噃没了,你个毛头小子跟我在这说气量?”

      “那不然呢?又不是我干的。”

      “你倒是想,就凭你这点修为也只能想想。”马武冷笑。

      “所以你便认为是我师父毁的?”

      “猜测而已。”

      䗮 “那可不行,凡事要讲证据,证据呢?”

      马武突然梗住。

      若是凉月仙子的修为低,他倒是可以ほ舍下老脸不讲证据,不讲道理。

      但儁很显솣然不行,毕竟对方实力摆在那儿,真玩命他们也不好뿾受。

      可他也不能说:因为我没退灵沎晶,所以你们报复。

      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么?

      戏然而他不打算说,牧长清却开口了:“马掌门沉默,想必是因为心虚吧?前些日子我师父在北冰城齐老猴那儿交了一万颗下品灵晶,购买贵派的一处七品洞天福地。”

      “我的定价是僋两万!”

      “是,但是我们也说了,若是贵派非要两万导致交易不成,届时将一万灵晶退回便是,这一点,⻚可以找齐්老猴Ե对蓯峙。”

      “……”

      “䀛当然,若是马掌门又改变主意,孈愿意一万卖七品洞天福地,那也是⨖可以的,灵晶就不用退了,直接带我们去洞天福地即可。”

      “……” 

      马武眼神微冷,冷哼道:“你这是在转移话题,我잼们方才讨论的是护山大阵。”

      牧长清翻了个白眼,心道也不知是谁在转移话题。

      但嘴上却道:“马掌门的意ቷ思,是认定我师父毁坏了你们的护山大阵?”

      “不敢,但是三㢢位中,只有凉月仙子才可能拥有这等实力。”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如此,马掌门打算如何?”

      马武握铁ꥅ棍的手因过度暍用力微微泛白,沉默一会儿后这ꍬ才伸出左手,竖起食指:“再给一万下品灵晶,此事便当未曾发生,七品洞天福地也归仙子!”

      闻言,牧长清看向栗子香,后者笑而不语,望着他,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马武훁身后的马恒面色变了又变。

      捂嘴咳嗽几声,小声道:“师尊,不必为了弟子如此……这郥般有损师䲾尊声名ᅑ。”

      “无碍,只要你能恢复正常,就可以冲击元神境,带领天境派重回巅峰。相比之下,师父丢点老脸没什么,㷙天境派暂时委屈点也没什么,长老们也都是这个意思。”

      糍周围四名长老皆点头。

      “……”马恒神情一滞,低头不语。

      好半晌才重新羵抬起头,坚定摇头,向着马车拱手道:“不瞒前辈噼,那一万颗춙下品灵晶已经使用,无法退还,因此按照市场辥价,七品洞天福地归前辈了。”

      说罢,转身便走,留下马武一群妖傻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半天没回过神来。

      ڣ良久,栗子香慵懒的声音传出:“뜛马掌门,其实我很羡慕你괗。”

      “什缾么意思?”

      “字面意思,핗你这么不要脸的妖居然能培养出如此懂事的徒弟,而我就不行了。” ﻰ

      栗子香瞥了眼牧长清,笑意盈盈,“我θ的徒弟从来都这么懂事ឋ,不用教。”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