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和尚新址

      六年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叶凡已经年少初成、十㰽二岁有余,在经历忍者学校佋六年的学习之后,现在他已经完整地掌握了分身术、替身术、变身쉜术三种焠基本术式,忍具搊的使用也完美地保持在了优秀程度。

      䤏 在此期间,雏田依旧是表现出的学习能力,每次都稳쎸稳地跟在檛了他后头,甚भ至㼭从来没有落下过,一度引起他怀疑,难道...小公主比他掌握的ꊳ还要熟练?

      但在注意到小公主每次无比认䛎真的面容之后,他又打消了这个莫名地想法,人表现的出色,并쓶不是无缘无故的ඟ,至少在他的注视之下,小公主在学习方面的认真程度,要比他强上数倍不止...

      有一点很无奈的是,已ᤈ经十二岁、身为兄妹的他们,仍旧睡在同一床被褥之中,尽管⊲俩人的身体逐渐有了发育的迹象,小公主依旧睡觉时无所顾忌地往他身上蹭..銞.

      这样的傠情况,日向珠世和日向日足显然是知道的,但是身㍂为父母的他们谁都没有说,仅仅㮓是任由着俩人,爸爸妈妈不说,小公主自然ꤳ也不会说,ꕶ最后,也就导致了叶凡都不知从何开口...

      难道让他说﷭,我想一个人睡?

      当然燀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的你,就会成为不ၟ正常的存在,毕竟十二年縃都睡过来了,突然说勍不睡了...谁都会认为异常吧?

      按理来说,自己妹妹却是摋不该有什么奇怪想法才对,䀈只是,有的时候他实在好奇地不行,那就៭像是嘴里喊了一块肉,不许嚼、䪱不许咽,还謪不许吐出来,这样是䮘会馋死人的...

      他能做的...似乎갬只有舔ϊ上那么一下뫍...

      今天是忍者学校毕业考试的日子,品学兼优地叶凡和小公主自然顺利地通过了考试,获得了忍者护额,至于其他同学,叶凡扫视了一周,除了他兄弟鸣人以外,其他人都如愿以偿获得了护额...

      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太大的变数羞,鸣人依Ԗ旧在学校外的秋千上独自坐着,尽管叶凡六年时间以숟来,自己的便当一直会送给鸣人,但似乎依旧没有令他改变一个人茍的现状䝾。

      叶凡是想帮鸣人的,只是他也是一个人,除了小公主常伴左右之外,他几乎没有主动再接触过其他任何人,㭎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小公主漄,他现在估计也和鸣人一样,独自在秋千上坐着...

      同时也因为佐助天才的表现,和鸣人吊车尾的对比,尽管䜓俩人ଳ独处的时候依旧在一起,可在公共场合之下,㑛就显得谁不认识谁一般,这应该算是,互相嫌弃吧...

      ᫙޼ 既⹅然一切发展正常的话,估计鸣人很快就要学会多种影分身了,叶凡自然也不担心其他的,只是在他这么以为的时候,鸣人忽地找上了他,

      뢲“喂,旋涡不凡,你可以跟我去个地方吗?就我们两个人。”

      “什么地方?ϧ”

      箊 “去了就知道了,现在保密,就我们两个人。”

      “这个,”

      鸣人ઇ忽然找上他,这是叶凡没想到的,一时间他也没有答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雏田ဠ身上,十二年来他和小公主几乎形影不离,在他五步之内,必见小公主的身影,导致他꜔每次准备独处的时候,都会向小公主申请...돠

      毕竟,谁뚱能保证㥪,在떀他做某某私人举动的时候,小公主会不会忽然开着白眼找上来呢? 跮

      “不凡哥哥...你去吧...早点回家...”

      “嗯。”

      ꣣ 在叮嘱了叶凡一句之后,雏田ⅹ独自走在芣了回家的路上伂,她看的出来,不凡哥哥和鸣人有着极其亲密的关系,否则不凡ꍌ哥哥也不会六年来一直给鸣人送便当...

      “走吧。”

      “好,要走了,这可是非常机密的行动。”

      鸣人豪爽᩶一笑之后,转身在村子里飞掠了起来,夷叶凡덶则紧跟其后,飞檐走壁算是忍者基础必备技能之一,作为优秀毕业生的叶凡自然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ꟺ 不稍片刻,俩人赶到了一栋“影”字的建筑之内,窜入其中之后,鸣人带着叶凡来到一间密室,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了起来,令叶凡心脏不住地“咯噔”了一下...

      这该不会是...偷封印卷轴吧?

      似乎是对于叶凡傻愣着不干事⠺的原因,鸣人忽地ꑠ催促了起来툮,

      “喂,不凡,뵠你赶紧帮忙找一个封印的卷轴,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㶈 “呃,你偷卷轴叫上我做什么?”

      㩥 虁 按照原本世界㑒线发展,这ᆆ明摆着水木指使鸣人干的,只是叶凡没想明白,水木不应该会指使鸣人矁叫他一起来头卷轴,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啊... 錾 ཛྷ “唔...佐助他不适合干这种事ෟ,就找上你了啊。”

      鸣人直言不讳地话语你,令叶凡咧嘴苦笑,合着䴬这家伙之前还找了佐助,被佐助拒绝了,找上了他,亲兄弟...果然是用来卖的...

      㪗 废话Ǘ不多说,既然来獸都来了,也不能枉了此行,俩人立刻翻弄了起来,鉴于对封印之书的印象,叶凡很快发现ꇭ了立在高处架子上“封”字显桨得ꑷ独一无二的卷轴...

      “快,是ۛ那个!”

      在叶凡的指示下,鸣人立刻把封印之仄书取下,密室讑之内立刻想起了警报,甚至苦无、手里剑开始投射,不过好在不륪算是致命的机关,俩人躲闪之际飞快逃离了密室...

      封印之书别偷的消息立刻在警报中的木叶高层之间传了开来,同时,叶凡被鸣人拉着逃到了存在外围쏖的树林之中כ,本来他要回村的,硬是被鸣人拉到了这儿,说是一起偷的,硡那就一起看...

      行吧,一睹禁术似乎也不错。

      就这样,俩人盯着封๷印之书琢磨了起来,걝与鸣人一知半解的模样不同,叶凡看得瞬间茅塞顿开的同时,脸颊俩侧的眼脉竟是不自觉地浮现了出来Î,似乎在记录着什湿么,而这一切他自己都给未曾察觉...宭

      “哈哈哈,鸣人,你果然偷到了封印之书,来,快把他给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