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

      左丰走后,典韦、唐勇、武寒、等一众人前来,为赵腾道贺。他们高兴坏了,一进大厅便道:“恭喜赵郎封侯。”

      赵腾听了他们的话,黑着脸怒道:“恭贺个屁,我那ர茶叶制作之法最少值两万金,买两个乡的土地自己做土皇帝,不比这一个亭侯强?有什么可贺的。”

      众人停到赵腾的뺠话,都被ᑨ雷到了。心说:“那能一样吗?侯爷啊옏!那可是立了天大的硫功劳,才能封的,这你还不满足。ק你咋不上天呢?”

      如果他们知道黄巾之后,一个关内侯ዜ只值五百万,三公之职也不过둧千万钱,不知道帬他们会怎么想。

      不过赵腾现也没空理他们的心思。他对唐勇道:“唐大哥쐇,我现在认命듛你为长史,明日我与张县令交接后,你带两百弟兄去接收军营。将那些四位素餐的家伙全部赶走。”

      然后看着武寒道:“武大哥,我认命你为游缴。带我交接后,立刻组建游缴所,负责全县治安傏。到时县内留百人,每乡建一所,留五十人负责乡里治∵安,不必理会乡三老,直接听命于我。”

      最后赵腾看向典韦道:“典╵大哥带二十人负责我的安全。李铁、韩威、严普、钱卓、萧忠训志练好那九百人,负责咱们庄内的安全。庄上那六千青壮。将他分两批轮换挖矿,十天一换,闲时也参加训练。”众人听后齐声应“诺”,然后各自去挑人准备去了。

      第二日一早,赵腾带着220人的队伍想县城而去。午时赵腾到了县衙,张辅笑道:“恭喜赵郎,不,现在应该叫赵侯爷了。”￑

      赵腾一笑道:“张太守就不要打貦趣我了,应妕该是我恭喜你才是吧?”

      张辅一笑道:“咱们同喜,同喜。吾还要赶去弘农䧘上任,咱么还是交接吧?”

      赵腾一笑道:“理当如此。”

      ヿ张辅将库存账册ൃ,印绶一并交给赵腾,自己则᢯带着十数车财도帛细软上路了。

      县令交接,县内官员自然都在,赵腾成了县令,让方元和李道很意外。尤其李道,脸是黑的向锅底。

      玐赵腾淡淡瞟了李道一뗵眼䇥道:“本县上任,这县内官员也要做一番调整,吾以认命唐勇为长史,方主簿位置不变。李长史有짞时间便和唐长史交接一下吧!”

      听了늯赵腾的话,李道脸色更难看,道:“既然如此,那李某便告辞了。”出了县衙大门,李道回头看了县衙一眼,蛋嘴莍上一阵冷笑。≭在他看来,现在县兵都是他的人,若果县兵闹起事来,有赵腾求他的时候。

      可当他到了家时就愣住了,他家门睭口围了200来人,吵嚷个蟰不停。带他走进一看,为首二人他认识,正是兵营的两个屯长。 

      看到二人,李道问道:“李强付凯,你二人怎会在此,还带了这些人?”

      二人对视一眼,李强道:“今日方勇带了二百人到了兵营,言,奉县尊之命,解散营中原有官兵,以新兵补充。

      然后收缴了我们的兵器号衣,将我们驱逐出了军营。现在弟兄们没了生计,所以来找ᕃ长史大人想办法。”

      李道能有什么办法,只得拿了一些钱财安抚他们先回去,自己去找父亲李勋商议。

      这些事赵腾自然不知道,他现在正和方元在谈事情。只听赵腾道:“志博,(方元的字)我闻城北十里处乃你家田产,可将他买给腾如穤何?”

      ϴ 方元잨一愣,然后道:蹌“此事下官不敢砖段,需和族老商议才能答复县尊。”

      赵腾听后道:“那你回去与家中族长商议,쨺某也不白要,3000金外加一县令之၉位。只要方貾家答应,两月后你便可上任。”

      方元听后一震,然后激动道:“下靾官这就回去与族中长辈商议。这便告辞了。”说完就廀要走。

      赵䮸腾叫住了䙳他道:“你通知刘、魏、邓,莫伨、周、王、刘家家滑主后日来县衙议事。”现在成外流民越肝聚越多,某要赈济灾民,想让他们出把力。”

      方元听后道:“赈济灾民?恐他们不会来吧?”

      赵腾冷笑道:“汝只管通知,来不来由他们自己决定。其实他们来不来都无所谓的。某只是告知他们一声,要是不来,那以后他们只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方元一听点点头,然后下去了。

      第二日一早,赵腾就对县里的钱、粮、武器等库房进行了检查。赵腾看不懂这个时代隶书,便让官库小吏念给他听,他一边核对。

      䏩核对完后,发些库房少了两千只箭,和一百把嘿环手刀。祝赵腾立刻令唐勇待领两百士卒去李家,让他交出武器和箭支,若錹不还就地拿下,敢反抗格杀勿论。

      赵腾其实知道现在这时的大汉的库房恐Ჰ怕十有九空。丢失这些东西不算什么。可赵腾就是看李道不顺眼,一来报复,而来立威。抓到了李溰道的小辫子,自然要薅一把。

      午时,唐勇回来了,武器没带回来,不过带回了三百金。赵腾很满意,让士卒分了200金,剩下一百金让典韦和唐勇分了。

      这时方元篆来了,带来了地契和各家家住的话。刘家言有事来不了,其他五家愿意过来。뒏赵腾一听笑먢了,有人来就好。

      一日无话,第二日午时,◞方家主和其余五家家主来到了县衙。赵腾没和他门绕弯子。

      直接开口道:“成外和我庄园以聚集了五万灾民,本县想救济它们,需每家出댞粮七万石。某不喜强求别人,不愿帮本县的可直接离去,汐某绝不强留。”

      这话一出众人开❹始交头接耳。大概过了一刻钟,周家家住言有事离开了。赵腾看着生于五家道:“还有要离开的吗?现在还不晚。”

      읤他又等了两刻钟,闷仍然无䮂人离去,赵腾一笑道:“留下的便是赵某的朋籦友。某既然让你等出ꐕ力,就不会让你等吃亏。实꼘不相瞒,赵某嫌这燕县城墙破旧,欲重建燕县城。朝廷以答应消。圣旨月内到这里。 ྫྷ

      寰 新县城建好,你们每人一座府邸。日后某还会给你们提供新式样农具,耕地速度提升一倍。”㤔

      这下所有人都高兴了,第二日粮食不断送到县衙。这时赵腾下令宇士兵开始在城外的灾民中宣传灚,县令在城北十里建一城。找大量做工之人。一日管三餐,不限男女,都可去。

      这下赵腾庄园和县城的外灞的难民全往城北而去。뀓这时武寒已经带了两百人在哪里等候了。

      他们一遍将男女分开,女的负责制砖坯欗,男㧜的挖土建窑,和砍伐附近周边的树林,用木头搭建住房。孩童负责给人们端茶倒水。一时间工地忙碌一片。

      赵腾炁这边赈济灾民的消息很快传开,一时间向这里聚集的百姓高达十余万。赵腾来者不拒,只要你干活,在这里就㦻可以吃饱敛饭。到是没有出什么乱子。

      八月朝廷的旨意下来了,赵腾又花ᓕ了五百金,让左丰为方겲元买下了白马县令一职。这让方家感ꌮ激万分。按理方家想买官很容易,可那士大夫的面子又放不蘤下。经过赵腾罧这믏么一䁑转手,他们到是ᙂ高兴的接受了。这让赵腾很不理解他们的做法。

      于此同时,去联系苏双张世㇂平的林远回来了。带来了两百匹马,一百头牛。还有两千只羊。赵腾立刻命人打制牛车,从同山ɱ大量拉煤,同时从灾民中挑了两千人送到了矿山。十万人建一个方圆五里的城,那速度是相当快。十月初,城墙就以建成。 뷘

      在这期间,赵腾也是天天在工地转뿓悠,规划街道,排水设施。五家家住也来观看过,见到规划图,这些ﭽ人兴奋异常。还在街道繁华地段买了铺面。这下赵腾赚了不少钱。땸

      赵腾利用这些钱又让糜家和卫家从徐、荆、扬三地买䥐粮。和大量糯米。糯米汁和泥,诺你让百姓吃了。这不但让赵腾解决了粮食压力ᑓ,还㌋让他㩆又存了不少粮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