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奎木狼从金六阳手中接过墨水笔,在签到牌上刷刷乬点点写下自己的名字。金光圣母、菡芝仙、邓忠、辛环照做。 鲄

      等大伙都签完名张观澜道:“其他人都在后院吃早餐,你们来这么早肯定没吃,一起去用餐吧띲!”

      砈 奎ᰏ木狼激动道:“他们是锏昨日来的吧ꍩ,都有谁啊?㣩”

      张观澜心慌说奎木狼显然是个喜欢热闹的主儿ጊ,不怕人多,就鸟怕人少!

      嫃 张观澜刚想把昨日到的几位的肮名字说说ኹ,没想到奎木狼拦住他,“主播等会,你先别说他们的名字!”

      “嗯?”张观澜看着奎木狼,长心说你要作甚。

      奎木狼道:“主播你先说说昨日来了几位?”

      “9位!”张观澜道。

      奎木狼跳到金光圣母、䞔菡芝仙、邓忠、辛环面前,大喊道:“赌不赌?”

      张ꋵ观澜看着如此模样的奎木狼心说这䵚货要做什么?赌?赌什么?

      金光圣母见张观澜杵在那里一脑袋问号,急忙道:“主播你别介意啊,奎木狼好赌,当初他下界为妖阻拦唐三睓藏西天取经就是因为和别人的一场赌켥赛。”

      张观澜餱微微点头,䶤“原来쬤如此。”

      接着金光圣母训斥奎木狼道:“休要胡闹,等和大伙见了面再䟶说。”

      媎奎木狼似乎有点怕金光圣母,讪讪地岸点头,还跟张观澜道歉,“主播不好意思啊,老毛病犯了。”

      “没事没事。”张观澜急忙摇头。

      乊这时赵公明的声音从后院传来,“谁要赌啊,是奎木狼来了吧?”

      奎木狼一听这动静激动道:“公明师兄?”

      金光圣母、菡芝仙也是￐一阵激动茆。

      赵公明道:“还不快点过来见我!”

      “来了!”奎木狼答┤应一声率先奔后院冲去。

      金光圣母、菡芝仙、邓忠、辛环也跟着往后院去。

      五个人刚离开,又五个人从曲水亭躡街的方向拐过来。

      这五人当中为首的是一老者,看年龄六十上下,留着寸头,两鬓斑白,但是英风锐气,不肯让人,大步딛流星走在最前面。

      老者身后跟着二人綁,这两人也不年轻岰,一个四十上下,一个五十左右,四쿏十上下的男子虎背熊腰,糩穿一身藏蓝色西装,小皮鞋锃光瓦亮,E西装外套里趁着小马甲,隐约能看到他肩柱膀宽厚,ಕ张观澜⒯猜他肌肉肯定不少。至于那五十左右的男子则一副管家的打扮,燕尾漏服、牛皮鞋,面带微笑,温文儒雅ﲲ,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两人身后又跟着二人,看年纪二十七八,面容刚毅,目光锋ꬮ锐,扇子面身材,帅气无比。

      张观澜心说这五个人是谁啊?

      此时大步流星走路䊬的老者已经来到张观澜뱟面前,朗声道:“张主播?”

      这老头一开口,张观澜就觉得自己耳边炸响了一个雷,实在太响亮了。

      “픧我就뫒是张观澜,阁下是?”

      “闻仲!”

      闻仲话说完闪到一边,五十左右的男子和四十左右的圄男子正来到张观澜面前。

      张观턭澜还没从闻仲这副雷厉风行的做派中走出,五十左右的男子冲他开口,“在下是群里的比干,这位是纣王!滣”

      “主播你好!”纣王冲张观澜伸出手。

      张观澜这才回过神溪,心说这是大佬啊。赶紧伸手和纣王相握。

      啻 两人握手完毕,纣王指着自己身ᄎ后的二人道:“他们一个是殷破败、一个是雷开꫺!”

      殷破败、雷开和张观澜点头致意。

      金六阳捧出墨水笔,“请五位在签到牌上签字。”

      闻仲率先签了字往后院去,比干、纣王、殷破败、雷开陆续往后院去。

      这之后半个小时没人来,张观澜和金六阳到茶室喝茶,没想到茶刚喝了一口侍立在门口的服务员就喊道:“老板、张主播,来人了!”て

      张观澜和金六阳急忙从茶室冲出来,就见从曲水亭街方向来了俩人。

      这俩人身条差不多,都是瘦高个,看年龄三十左右,都穿着圆口布鞋,下半身是阔腿裤,上半身搭配个民国样깵式的小布褂。

      张观蔋澜心说这气质这穿着可是和广成子、赤精子差不多,别是十二金仙中的人物吧?

      那两人说话间来到近前,张观澜主动道:“二位是‘封神前传之上古洪荒’群里的听友吧,怎么称呼戯?”

      壜“清虚道德真君!”

      “道行天尊!”

      张观澜急忙做自我介绍,然后道:“大家都在后院吃饭呢,您二位也快过去吧。ᵵ”

      清虚和퀶道行在签到牌上签了名,奔着后院去。

      张观澜看着金六阳,“金老板咱俩也别喝茶了,就在这杵着吧。” 玂

      金六阳点头,“我嬪估摸着其他愘人很䛾快就到了!”

      清虚道德天尊、道行天尊刚离對开没十分钟,又五个人奔着玉龙居门口走过来。

      这五个是清一色的老爷们,为首两个五十左右的,跟比干年龄相仿,后面跟着两个四十左右的ᐠ,最后面走着走一个矮个子,看年龄三十左右,贼眉鼠眼,嘴唇上边还有两撇小黑胡,跟小耗子似的。 牝

      五人来到近前问㒡谁是亂张观澜,张观澜道:“在下就是,五位怎么称ʝ呼?”

      其中一个五十左右的男子道:“在下是群里的吕岳!”

      张观澜一愣,稍微挪动脚步离㰽吕岳远点。

      쟎这吕岳可不是一般人,乃是瘟神之祖,封神榜上被封为瘟癀昊天大帝。吕岳修有独门秘技,制毒忏炼药那是一绝,一旦施展可以造㑘成大规模伤害,瞬间收割百万生命如探囊取物一般。别的不说,单论伤害能力,放眼整个封神大战除了罗宣、余德以及挥箲手间毁天灭地的三教圣人和天道圣人鸿钧老ꓱ祖,那就是吕岳天下第一。

      թᘥ 吕岳自我介绍完,另一个뼯五十左右的男子道:“我是群里的余元!”

      水府星君余元!

      张观澜心说这也不是一㲫般人,一身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躯,水火不侵,最终还是靠着陆压道君的斩箩仙飞刀才把他弄死壿,绝驽对的大佬。

      ᨵ吕岳、余元往旁边一闪,他二人身后的两人做自我介绍,一个是周信,一个是李奇。

      周信是瘟部的东瘈方行瘟열使者,李奇是瘟部南方行瘟使者。

      张观澜心说我也得离你们远点。

      ꐍ 最后闱轮到那矮个子的男子上前,冲张观澜道:握“在下余化!鳆”

      孤辰星君余化,封神大战时是纣王麾ᶼ下的战将,号称七首将军,㦃是余元的弟子,截教第四代门人。抛

      “各位有礼了!”张观澜道:“请在签到牌上签下你们的名字,到后院休息去吧,大伙都在后院呢!”

      吕岳等人签了字往后院去,远处又有一男一女手牵手恩恩爱爱地走过来。

      张观澜一瞧,“这是来虐狗的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