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部衣服抛光

      陈欧毫ू不退让的看着俊至,并且十分淡然的髱掏出了一张卡片。那张卡妔片上有着陈欧的照片和基本信息。

      那是每个研究员都拥有的身份证明,就像是自从图鉴出现之后真疔正的联盟嫡系训练家都能够免费㏄拥有一个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宝可梦图鉴。

      至ỵ于其他的非嫡系训练家……有钱的自己买,没钱的,就只能申请一张免费的身份卡了。联盟对新人训练家的培养很重视,但是联盟也做不到把功能众多,造价颇为昂Ὂ贵的图鉴免费给予每一个新人训练家。

      而且……如果人人都平等,那来的上升动力呢? ᔡ

      叽 不过陈欧的这张身份证明严格意义上讲已经过期了。

      因㯖为ᾅ自从他开始旅脉行就成为了㼫宝可梦博士,而这张证明上还是一个研号究员。更㬣新身份证明是需ᩧ要道研究员协会,或者某个大型研究所,再或者某些大型躏的正规的训练家学校去。可惜的是,陈欧自从开始旅行一来᭞,大事小事的一件接一件,根本没有去换一张研究员身份证明的时间和쌩精力。

      想到ᷫ这里的陈欧也是暗下决心,这次到华蓝市,一定要到当地的研究员协会去更新自己的身份证明。

      俊至脸色颇为难看,但是陈欧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让他们这些人和一位宝可梦研究员䤴刚正面,别开玩笑了。打工人不怕找不到第二份工作,但是夈如果得罪了以为研究员,对方没啥能量还好,万一有什么能量那就不是丢工作的问题了,那是丢前途啊。

      摒偏␓偏研究员这个东西不是像训练癒家一ﭾ样,稍微有点名气就基本有人知晓。研究员如果没有相当重Ӎ大的成果面世,那就永远只能在一个小圈子䩷里名声斐然。

      只有像大木博士,那些成果重大,且成名多肈年,甚至写进教科书的研究家才有出圈被众人认知的可能。

      不过陈㘉欧到也快了。他的研究是可以填充宝可梦远古史的。所以教科书上估计不久之后也能看到陈欧的研究了。

      챕但是俊至等这些工人并不知笒道眼前的这位研究员是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这헤玩意儿没人愿意赌啊。

      ࠫ 小孩天天哭,赌狗天天输。

      所以他们也只能在确定陈欧研究员身份的真实性后冷着脸说他自己随意。然后走到一边去决定过个一个꧸小时半个虓小时的♎再向上面汇报。

      桕 当然,俊至也隐晦的给了陈欧一些提醒。嬍

      “你不要乱走啊!我们当时可是在邏河面上清理出来了雫一大堆各种宝可梦的骸骨的。大多数的死鼑状都很惨。而且这些淤泥有种下水道的感觉,而且粘性很强,你小心不要被咒拖下去。要不然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总部ቤ离这里不算远,大概两个小时就到了。你中纀间不要打扰我们休息啊!我们只能休息一个小时!”

      俊至特意在“小人物”三个字芘上加重了语气,㲡陈欧自然知道佣他的意思。

      “没问题,我会注意安全的,也不会再这瘻一个小时之内打扰你们,就当我没来过。”﯆

      陈欧微笑着回应,眼里闪着“尽在不言中”的神采。

      俊至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冷哼一声,就走到已经聚集起来的工人那边然后坐了下来。

      陈欧饶有兴趣的看着俊至,觉得这个人只是个工人真的侄挺屈才的。虽说小欤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但是这个家伙给人的感湀觉可不是小聪明的感觉。

      这家伙……又是什么人呢?

      ˆ

      不过他也没多想,无论俊至是什么人,他都有把䌋握保护自己和伙伴,也有把握护住自己的战利品。所以俊至是什么人,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陈欧很自然的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굻 嵔 而另一边,誋回到了工人群体中的俊至看着眼巴巴憏望着他的众人,微笑道:“按照原计划ឧ进行,他答应了。”

      这些工人闻言也都松了一口气。没人螿想丢工作,也没人想得罪以为正式的研究员,尤其是在关都地区影响力颇大的大木研究所濃的研究员。

      所以他们宁可之后加班加点多搞一个小时的工⾃,也不想得罪人或者丢工作。

      但人和人的思维模誾式必然相异。

      所以一个身形偏瘦小的工人颇为胆怯的问道:“俊至哥,咱们这么做,不会被公司惩罚吧。”

      俊至闻言,脸上곹露出了一㮃个微笑,刚想出言宽慰,结果这个瘦小的年轻人就被另一个身材高大强壮的年轻工人一巴掌糊在了后脑勺上。

      ㉢ “你他娘的有没有点脑子。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谁知道你让这个家伙研究了一小时?再加上,公司让咱们过来干这种又脏又累,还有危险的工作,你心底舒服?大家伙是他们的员工!但也不是奴隶!老子不爱干这活,但是人家禒说不干就滚蛋!我没办法了才来干的。让这个研究家查㱘一下也好,起码咱们得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啥,䛓会不会对咱们这些人的身体有危害,有危害的话又会不会影响到家里的老婆孩子。你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公司,咋了?真把公司当你家了?”

      有一说一,话糙理不糙,不过也看得出来,饬这个水源公司的企业文化整的确实不到位,公司的底层员工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俊至挥了挥手,打断了那个高壮男子的话,然后看着那个瘦小的工人道:“᧩英树,我理解你的顾悭虑,你放心,万一出栎了什么事儿,我来担第一责任。”

      瘦小묖工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解释道:“俊至哥,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쀊…唉……쪡”

      说到最后,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轻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不再做声。

      䖋俊至看着其他的人,果不其然的发现还有不少人露出了和英树婘一样如释重负的神态。他也不说话,ﷴ只是默默的笑ဎ了笑變。然后也找了一个空地坐㐾了下来。

      工人们之间的氛围变得奇뺨怪了起来。

      刚刚的那个高大的工人知道气㏪氛沐不对,可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憋得ᬂ满面通红,最终只能뙧无䜓奈的低头,加入了沉默钀的氛围。

      而另一边,陈欧果然发现这些淤泥有问题。

      他低着头凝视着这些淤泥。

      “是臭臭泥……鐪准确的说,是臭臭泥的尸体……”

      ټ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河道瓷,相当一段距离的河道完全被臭臭泥的尸体填满。

      “到底,发生了什么졆?”

      ps1.感谢魔帝雪大佬的400起点币打赏!给老뉖板送上掌声!!鄭!

      ps2.干了……被榨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