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鸡鸡

      琼岛上白天是繁忙的身影,晚上是张灯结彩的夜景,太和王秦泽和琶南国슎的善喜公主,近日就要举办大婚了。琼岛上的人们终于等来了这擎个,让他们所有人都非常期待的日子。

      搓 在琼岛的最高处䜖,有㒁一个天然的石臼,秦泽就把那块‘引雷石’藏了进去。引雷石需要大地脉络里面的阴气去滋养,所以它也被称作为‘地脉石’,这块石头上面还铭有“天雷动五洲兴”六个楔形文字。

      当年的老奴乔凡,他临终时告诉秦泽说:“有了这块地脉石,就可䍢以让原太和极国的王଺都天城,重生ꧪ风物……。”

      秦泽虽然是牢记着乔凡的遗云言,可他仍然还有很多的된未解之惑!

      在石臼的旁边,有一个人工砌成的石稌堡,里面铺着厚厚ꁥ的干草,这是秦泽给他从海里面骑回来的那只大鹏鸟,准备的栖息之地。

      秦泽在空闲的时候,他也会去石堡里面陪着大鹏鸟。有时候大鹏鸟也会独自到大海里面去觅食,偶尔秦泽也会和大鹏鸟一起去海面上觅食。

      善喜公主也缠着秦泽带她一起去,可是当有善喜公主在的时候,大鹏鸟就一直在海面上翱翔,从来都不去捕食。

      大鹏鸟是怕善喜公主受到惊吓,因땗为大鹏鸟喜欢挑着海里面的海蛟来吃,앇在它ꉅ擒获海蛟的时候,都要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再后来,善喜公主就不再ﴡ去影响大鹏鸟觅食了緡。当秦泽不在的时候,善喜公主就会跑到蝶园里面,去找小蝶玩。小蝶也经常给善喜公主,讲她和秦泽小时候的故事。

      在秦泽和善喜公主婚礼的前三天,꒍善喜公主覽回到了琶南国都城,她要再陪一陪自꾩己的母后和父亲‘琶南王’。

      安王每天都待在自己的王府ᔊ里面,勤勤恳恳的学习画画,安王的画作已经有了很深的造诣。其淋中有一幅画作,看见过的人都说与小蝶姑娘非常的相似!可安王偏要说他画的是善喜公主。

      善喜公主听到了之后,她就强行的跟安王把那幅画要了过来,她说要把那幅画带到琼岛上,做自己的嫁妆!

      其实安王㰡的心里面想着什么,他根本就瞒不过ৣ善喜公主,因为善喜公主从小就能看透别人的内心,她甚至可以透奛视别人的身体。

      小蝶是秦泽从外边带回来的姑娘,善喜公主很轻易地就发现了小蝶姑娘,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了。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善喜公主还希望秦泽能给自对己一个解释呢!

      可是秦泽从来就没有和善喜公主,谈过小蝶的过去。善喜公主也没有问过秦泽,关于小蝶的过去。最遗憾的事情是,秦泽也从来没有向善喜公主谈起过他和小蝶的过去。

      误会与疑虑都重重的,压在了善喜㟘公主的心头。善喜公主很肯定,秦泽是真心的对她好,善喜公主也非常的肯定,☫秦泽是真心的想要迎娶她,可是面对自己的疑虑和担心,她始终是难以释怀。

      —— 

      善喜公主来到了母亲的寝宫,她求母亲以秦泽姨母的身份,拟慢一道诣旨:让秦泽与善喜公主大婚的时候,把小蝶也一起娶进太和王的寝宫里面。

      当琶南王后闻⋛听了善喜公主的恳求后,她是非常的惊讶!紧接着,善喜公主又刿向母后讲述了,小蝶与秦泽之蓳间的那种,非常特殊的关系。

      安王听闻了善喜公主向母后的请求之后,安王也向母后来恳请诣旨了,安王请求母后让小蝶嫁给他。

      琶南王后在女儿将近大婚的日子里糽,本来是满心的欢喜,可是当她听到善喜公主和安王这两个孩子的请求之后,王后她顿时就火冒熫三丈。

      只见王后先是把安王喝退,紧接着又问女儿善喜是不是真心的喜欢秦泽?在得到了善喜公主的肯定之后,琶南怜王糓后就决定亲自去琼岛핔,把那个叫小蝶的姑娘给杀了。

      善喜公主与安王得知了騊母后,要去琼岛上杀掉小蝶的这个消息之后!他们都分头的派人,去琼岛上给秦泽通风报信。

      在得到琶南王后要来琼岛,杀小蝶的消息时,秦泽也是大吃一惊!在当天的晚上,秦泽就带上小蝶,骑着大鹏鸟飞向了望都堡的方向。

      럂小蝶同秦泽骑在大鹏鸟的背上,那是非常的开心,她紧紧的抱住秦泽,她开心的笑!她快乐的笑!她满足的笑!

      能和秦泽骑在大鹏鸟的背上翱翔,这是小蝶曾经侊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但是今天小蝶终于如愿以偿了。

      就在当天的夜里,秦泽和小蝶来到了望都堡,秦泽把小蝶悄悄地送进了罗兰郡主的郡王殿里,在等罗兰郡主把小蝶安排妥当之后銩,蟆秦泽就连夜赶回了琼岛。볩

      秦泽和善喜公主的大婚如期而至ﮔ,太和王秦泽的那八十艘大船,銪也都停靠在了琶南国的海岸线上,船上的那三十万甲兵就是琼岛上来迎亲的队伍,只见他们铠甲鲜明、批红挂彩、有的敲着锣、有的打着鼓,鼓乐之声震天的响着。

      ̪ 善喜䋥公主所乘的銮驾后面,也有三十多万甲胄,他们都是骑着高头싖大马,只ᕤ见这三十多万琶南国兵甲铠甲亮的发光,他们也是批红挂彩的敲着䉤锣打着鼓。

      秦泽的迎亲队伍,先是从大船上抬下了一百箱吘的金锭,ഞ然后又从大船上抬下了许多的珊瑚树,再后来又从大船上搬下了八十多箱南海珍珠,这些都是太和王秦泽迎娶琶繋南国善喜公主的聘礼。

      善喜公主銮驾ऩ后面的那些个卫兵们,也抬出了三百箱的绫罗绸缎,和一百多箱的千足黄金。随后,一位将军双手捧着一个틄锦盒,送到了太和王⪀秦泽的跟前,秦泽拿过来打开㎙一看,锦盒里面竟然是调动善喜公主銮驾后面,那三十万骑兵的‘兵符’,这些都是琶南国善喜公主带来栤的嫁妆。

      善喜公主的嫁妆,被众人都搬到了太和王秦泽带ὡ来的大船之上,送亲的队伍们也都登上了太和王的大船。随后,太和王的船队就浩ﬓ浩荡荡驶向了回往琼岛的方向。

      船队回到了琼岛,迎亲的队伍和送亲的队伍也都登上了琼岛,他们都被安置在了㯾琼岛上的营房里面,酒席也薹在顺利的进落行着。

      琼岛上,太和王的寝宫里面,푈善喜公主垪和小蝶开开心心的说笑着,有时候也是小蝶又哭又笑的与善喜公主说笑着!

       善喜公主的头顶上虽然还蒙着盖头,但这并不影响善喜公主对侍女们的嬽布置和安排。与此同时,善喜公主与ꔊ小蝶又同坐在床榻上面说着悄悄话。

      善喜公主已经知⽐道了小蝶的过去……,善喜公主也明白了小蝶对秦泽的依恋……,善喜公主也清楚了秦泽对小蝶的用心……。

      在母后准备要杀死小蝶的那天夜里,善ꀤ喜公主就得到了琼岛上面,她此前留下的那几个仆人,送来的飞鸽传书。

      愞在得知秦泽把小蝶送往望뱳都堡的消息之댆后,善喜公主就星夜骑着自己的那匹枣红马,也赶往了望都堡。

      次日临晨,善喜公主终于柳赶到了望都堡,她亮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开门的是吴京颐,吴京颐又亲Ç自把善喜公主,꽓送到了罗兰郡主的郡王殿前。

      善喜公主找到了小蝶,她잙也没和罗兰郡主细谈她与埢秦泽以及她与小蝶,或者是秦泽与小哭蝶与她之间的那些事情。

      善喜公主在郡王殿内拉起了小蝶之后,她们就与罗兰郡主拜别了!

      她们与罗兰郡㫙主告别之后,就开始了策马奔腾,善喜公主与小蝶终于在大婚的前夜,赶回了琶南国善喜公主自己的寝宫,善喜公主让小蝶换上了自己侍女的衣饰之后,她才为自己的햰出왞嫁而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毞。

      第二天,善喜公主就带着小蝶和一干侍女乘上了她大婚的銮驾。

      在善喜公主的心里面,小蝶是个可怜的姑娘,也是个可爱的姑娘。如織果让小蝶离开了秦泽,那么秦泽一定会日思夜想的思念!如果是那样子的话,秦泽就不会再全心全意的对待善喜公主一个人了。

      善喜公主认为,如果把小蝶带在身边,那么秦泽就会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与小蝶的身上。可ꭾ是那天早晨,善喜公主在望都堡的郡王殿里面,见到了罗兰郡矐主之后!善喜公主就又开始在心里面嘀ƿ咕了。

      在善喜公主见到罗兰郡主的时候,她可以看땫的真真切切,罗兰郡主的心蔷里面只藏有秦泽一个人。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秦泽的心里面,根本就没有过罗兰郡主的样子!

      善喜公主曾经在秦泽的心里㼜面,见到过三个女人:一个是善喜公主自簓己,另稡一个就是小蝶,最后那一个,善喜公主一直都以为是在望都堡,为秦泽开建行宫的罗兰郡主,可是这次䨇善喜公主见到了罗兰郡主的样子之后,她迷茫了!

      善喜公主曾听秦泽说起过,在太和极国国都天城,向南五十里的地方,有一个苏昊国튯的罗兰郡主,为秦泽和善喜公主大婚而建造了一座行宫,秦泽也与善喜公主讲到过罗兰郡主的过去。

      善喜公主룊在秦泽的心里面,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有三个女人的存在。善喜公主以为其中的一个女人,就是苏昊国的罗兰郡主,另外两个当然就是她自己和小蝶啦。

      可是当善鄶喜公主在望都堡内,见过了罗兰郡主之后!善喜公主的心里面,就一直在嘀嘀咕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