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网红在网上直播

      时间飞逝,夏末秋初。现在距离韩昊衡,韩立两兄弟进入七玄门已经有六年了。

      在一个隐秘的山谷的树干上枝头上韩立一动不动,望着神手谷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时间刚刚好,终于赶在最后一天练成了罗烟步,有了它,就多了一分自保的把握。”

      虽然无法看清其脸上的表情,但眼中的喜悦之色,还是毫无遮拦的流露了出来。

      经过数月的研究苦练,韩立已掌握住了几种威力不小的秘技,他对这些秘技很有几分自信,相信即使不能和墨大夫深不可测的身手相对抗,但拿来自保还是有几分信心。

      而且,韩立的“长春功”,刚刚在几日前,不出意外的练至了第六层,这是墨大夫给他口诀的最高一层,若没有那十几瓶灵药的辅助,他就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见得在有生之年就能练得成。

      第六层大成的长春功,除了让韩立觉得精力更加旺盛,脑子更加好使之外,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的妙用。说也奇怪,这长春功自修炼以来,只是在精神、头脑、五感上,每层对他有所加强,而对身体的作用却微乎其微,只能让他身体强健,脚步轻快。它所形成的能量流——韩立称之为伪真气,虽然也可像普通真气一样在经脉内随意运行,但除了让自己的触觉更加灵敏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实用效果,不能像真气那样威力惊人。

      明天就要和墨大夫碰面了,墨大夫见到我之后应该会放松警惕了,小弟就可以下山去了。在此之前,我得想个办法见上小弟一面,让小弟明天偷偷找个机会下山回家把父亲母亲他们接到个安全的地方,好让我没有后患之忧。要不是墨大夫这一年监视着小弟。哪能等到如今,韩立恨恨的想道。

      之后还要充分利用自己的天赋,提前在脑海中规划见面时的步骤,仔细琢磨可能发生的每个细微环节,对还未发生的各种危险,拟定出最佳的应对方案。

      …………

      太阳高高挂在天空,即使已是秋初,仍然让人感到一丝的炎热。

      墨大夫在自己的房内,有些坐卧不宁,虽说他对自己要挟韩立的手法很有信心,但事到如今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屋子远处传了过来,还在渐渐的靠近此屋。

      一听到这熟悉的步伐声,墨大夫喜出望外,急忙一个箭步跑到门前,一伸手把房门推了开来。

      不远处慢慢走来一个人影,正是他期盼已久的目标,韩立。

      看着对方慢慢的走近自己,墨大夫压住心中的兴奋,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来。

      不错,你很守时,看到你没有打逃跑的主意,我很高兴,这说明你明智。现在进屋吧,我们好好谈谈。

      墨大夫此时的表情,慈祥的像邻居家的长辈,脸上灿烂的像一朵绽开的花朵

      “你放心,屋内没有做什么手脚,不是龙潭虎穴。”墨大夫,看到韩立瞅向屋子的目光有些警觉,忙开口解释了一下,并用了一个激将的小手段。

      “哼!我既然已经来了,还会怕进你的屋子吗?”韩立轻哼了一声,似乎真的受激不过,开口说道。

      然后,他带头迈步走了过去。

      墨大夫急忙笑眯眯地闪开身子,让出了进屋的通道,见韩立走了进来,他随手就想把门关上,却猛然听到韩立头也不回的说:你如果敢把门给关上,我就会认为你是要玩瓮中捉鳖的鬼把戏,不会和你再谈下去。

      墨大夫一听一愣,踌躇了片刻,但随后就离开了房门,满不在乎的说:我是真心和你商量事情,不会对你不利,你说不关门,那就不关吧。

      随即墨大夫照旧躺到了太师椅上,韩立也不客气,一把拽过一个凳子,在他对面大模大样的做了下来,两人近半年没见面,互相打量了对方一会儿。

      韩立见墨大夫,比以前明显苍老了许多,和一个七十许岁的老翁,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不同,心中不禁暗自嘀咕:“难道对方以前所说是真的,真的只是想要自己给他恢复精元,没有打什么歪主意?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吗?”

      韩立扫视了一下四周,猛然间瞳孔收缩了一下,那个高大神秘男子,一声不响的站在角落里,悄然无声,犹如一个死物一般,若不是有心去找,肯本无法察知他的存在。

      这时墨大夫也瞅完了韩立,仿佛对他的状态很满意,开口温和说道: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你刚进门的情形,那时你只是个十余岁的孩童,只有这么高,现在嘛,你都长这么高大了,真是岁数不饶人啊!

      对方家常便话似的谈话,一下子让韩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是什么用意,但心底下却立刻提高了警戒,对自己暗自提到,对方可是个老狐狸,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饭还要多,可别一不小心,就落入了他的圈套。

      “墨老,你对我的照顾,我也一直铭记在心,不敢有忘,若有什么差遣,请您老尽管开口吩咐。”韩立神色缓和了下来,用上了尊称,似乎也变回了以前的那个乖徒弟。

      “好!好!有你这句话,我也没白在你身上注入了那么多的心血。

      来,让我先看看你的长春功进度。”墨大夫好像真的进入到了慈师的角色里,站起身子走过来,就要直接给韩立把脉。

      老狐狸!还真的倚老卖老,厚着脸皮上。韩立心中暗骂一句,急忙侧身躲过对方的一抓。

      “墨老别急,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老,我的长春功的确练成了第四层,不过你是不是先把尸虫丸的解药赐下?让我解除了后顾之忧后,再安心让你察看功力呢。”韩立微笑着,用很诚恳的语气对对方说道。

      哦!真是的,你瞧瞧我这脑子,人变老了,记性也不行了,我本来就打算在你一进屋就把解药给你的。墨大夫恍然大悟,好像才想起来似的。

      他从自己的袖中摸索出一个银瓶,从中倒出一颗黑乎乎的丹药来,抛向了韩立。

      韩立装作手忙脚乱的模样,在一发千钧之时才接住了丹药,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辛辣的气味冲了上来,他抬头望了一下墨大夫,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略微犹豫下,有些怀疑此药的真假。

      但不吃又不行,因为尸虫丸发作的日子就要到了,假若不吃,可就真要一命呜呼了!他自负对方还有用到自己的地方,应该不会是假药,便神色凝重的把药丸吞了下去,然后静等药力的发作。

      墨大夫这会儿反倒不急起来,又慢慢吞吞的躺回原处,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闲聊起来,似乎忘记了找韩立来的最终目的。

      没过多久,韩立感到肚中有一刹那的疼痛,但马上又过去了,他急忙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那“尸虫丸”已消融的一点不剩,心中不禁大喜,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痕迹。

      这些变化,自然没能逃过一直面对他的墨大夫的注意,他等韩立检查完药性后,冲韩立笑眯眯的说道:韩立啊,要说我给你服用尸虫丸,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若没有它在后面督促,恐怕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第四层啊!

      多谢墨老的美意了,不过下次这种美事,还是不要用在“在下的身上好。”韩立解除了一个心腹之患,心情好转了许多,略微有些相信他的诚意,也就不在对他的虚伪加以针锋相对。

      “如今,可以让老夫给你把把脉了吧?”

      墨大夫还是说出了这句诚心让韩立为难的话语,谁知道对方会不会趁此机会,制住了自己。

      韩立低头思量了下,看来不让对方检测自己的功力,是真的不行了。

      对方毫不犹豫就把“尸虫丸”解药给了他,已经向他表明了一些诚意,如果自己再推三阻四,反而使对方无端起了疑心,以为实际上没练成第四层的长春功,而是用假话欺他。这样一来,事情就向不好的方向发展了下去,说不定会再起什么意外的波澜。

      再者说,自己已预料到了这一步,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即使对方把完脉立刻翻脸,自己也有一定的脱身之策。

      想到这里,韩立抬头直视墨大夫的双眼,缓缓的开口说:“墨老,看在你爽快给解药的份上,这是我最后一次信任你,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他把自己的右手腕递了出去,小心的注意起对方的反应,万一有什么不对头,他会马上缩回来。

      可惜,墨大夫一直维持着假笑的面容,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变化,只是在听到他同意的话语后,眉毛稍稍的耸动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样,看来对韩立的回答早已胸有成竹。

      他什么话也没再说,伸出干枯的左手,轻轻的搭在了韩立的手腕上,笑容渐渐的收敛起来,变得庄重肃然,似乎正在干一件神圣无比的事。

      韩立暗暗使自己维持在第四层的功力,见到墨大夫的这种表情,心里有些嘀咕,警觉心马上又提到了最高级,左手悄悄的按向了腰间,那里有一柄订制的带鞘短剑

      慢慢的,墨大夫面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他已察觉到韩立经脉里,绵绵不绝的奇异能量,这能量流的强度,远远超出了他心目中的最低要求。

      即使他再老谋深算,心机深沉,见谋划好久的大事终于有望可成,脸上也止不住的再次绽开了笑容,只不过刚才是硬挤出的假笑,现在却是从心往外的喜形于色。

      太好了,真的是第四层的长春功,哈哈!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墨大夫毫不掩饰的在韩立面前,放声畅笑起来,笑声震得满屋嗡嗡直响,但他的手始终没有从韩立的手腕上松开,一直这样抓着不放。

      “墨老,你这是干什么,是不是该放手了?”韩立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已经知道事情不妙,想使劲的抽回自己的右手,却被对方抓的结结实实,纹丝不动。

      放手?好,我放!墨大夫此时笑声已止,换上了一脸的狞容。

      他猛然间大吼一声:“呔!”

      韩立觉得两耳“轰”的一下,两眼发黑,天昏地暗,身体失去了平衡,然后站立不住,当场就萎顿在了地上,放在剑柄上的左手,也无力的滑落了开来。

      “坏了!”韩立身体虽然不听使唤,但脑子却异常清醒,知道自己有些疏忽,竟然被对方抢先下了狠手,一时之间只能束手待毙。

      “小子,你还是嫩了点,现在你什么花样也无法使出来了吧!”墨大夫见如自己所料,一举得手,忍不住有了几分得意。

      “你过来吧!”墨大夫左手往自己怀里用力一拽,把韩立从地上直接扯到了他脚边,接着俯下身子,伸出右手食指,直直的点向他胸前的麻穴。

      “砰!”的一声,墨大夫的手指仿佛戳到了铁板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手指的前半截被反弹的隐隐做痛,点穴自然也没成功。

      “这是怎么回事!”墨大夫被这意外弄得一愣,心里吃了一惊。

      “难道他衣衫下,还穿了一层铁甲不成!”他不由惊讶的想道。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韩立的衣衫上扫视了一遍,可那单薄的样子,实在不像内罩暗甲的模样,这让他有些糊涂。

      在墨大夫走神的这一刹那,韩立却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他的复原能力,比墨大夫预料的要强得多。

      韩立第六层的长春功,毕竟没有白白的修炼,他恢复抗异常的能力,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这也是韩立自己也没有想到的事。

      墨大夫此时,果断地抛下头脑中的疑问,想另换一种手段去制住韩立,却突然间觉得手中原本紧抓住的手腕,一下子变得油滑柔韧无比,根本无法再牢牢掌控。

      惊诧之下,他略微再用了一下手劲,却“嗖的”一下,对方的手如同泥鳅一般,从他的手指之间滑溜了出去,这下墨大夫真的有些愕然了。

      韩立不管对方如何的诧异,他出其不意的一个驴打滚,从对方身边麻利的滚到屋子一角,等远远离开了墨大夫,才敢慢慢的站起身来。

      此时的韩立,面无表情,两眼冷冷的望向墨大夫。

      他不再说什么废话,虽然不知道对方想抓自己的原因,但对自己绝对没安好心,这是肯定的了。

      看来对方以前所说的什么,靠自己长春功刺激穴位的话,也是弥天大谎,根本不可信。

      为了自己,为了对小弟的承诺,也为了亲人的安危,韩立从腰间,缓缓的用左手拔出了短剑,这把剑只有一尺来长,青光闪闪,让人一看就觉得锋利无比,是一把上好的利剑。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二人只能有一人活着走出这间屋子。”韩立话语一片冰冷,头一次在墨大夫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

      …………

      韩立站在曾经的石屋、现如今的烂石堆跟前,四处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遗漏的地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曲魂,我们走吧!

      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去处理呢!

      明天就可以用小弟跟我的特殊联系方法写信叫他回来了,跟他把今天发生的以及今后该何去何从这些事情得商量一下才行。

      也不知道小弟有没有余子童所说的灵根,如果有的话就可以让小弟跟我一起踏入修仙之路一起修炼了,应该有吧,小弟说过他从小体内每天晚上都会有一股凉气,这跟我修炼的长春功的法力有点相同,不过为什么我也有灵根,从小也没和小弟有一样的感觉呢。在夕阳火红的落日之光照射下,韩立拖着被拉得细长的背影,嘴里嘀嘀咕咕的对改名“曲魂”的巨汉说个不停,此时的他哪里还看得出一丝的冷漠和无情,完全和一个邻家大男孩一个模样。

      把曲魂安排好后,韩立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在屋内,他犹如长久未归的生人一样,对四下的桌椅板凳,这边摸摸,那边看看,嘴里还自言自语道:“这一天好漫长啊!好像比前边活过的十来年加起来,都要长久。”

      然后忽的一下,一头栽倒了床上,闷头大睡起来。

      他很累了!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已疲惫不堪了。

      “不过,能活着回来真好!”他嘴角挂着微笑,进入睡梦前不由得这样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