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川爱美

      “你们听!”邢跽殳突然道,几人瞬间警觉起来。

      “又是风之声!”陆尘道。

      樊花千寻与邢殳相对而视,目光中再无敌意,道:“怎么可能,秘境遭到外族入侵!”

      陆尘突然紧张起来,道:“该不会是说的我吧!”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樊花千寻道,“这可能是你最后的修炼脱课题——”

      “什么课题?”陆尘〉不解道。

      츫“实战!”樊花千寻道,羚脸上已经恢复了冷凌之色。

      “也对,我如果最终要去挑战八级、九级长老,现在⾉这七级入门的本事,万万没有机会,”鮹陆尘心道,臸“这场实战正好检验一下修炼成果,为Ꭶ上昆仑做最后的准备。”

      ……

      “什么!”突然,邢殳与樊花千寻大喊一声,面面相觑,道:“四大修炼圣地同时遭到入侵!”

      “你们不是说九幽玄境外人进不来的吗?”陆尘惊讶道,他从未见过樊花千寻和邢殳쨢如此惊恐Ⲙ的模样,即便与赤喙枭大战之时,也未露出这般表情。

      “九幽玄境外人죐当然进不来!”樊花千寻道,臦但邢텽殳接着道:“如果不是人,就不好说了!”

      “啊!”陆尘脑海中瞬间回想起那控制赤喙枭身体的恐怖骷髅닂。

      “是不是想到了那骷髅?”樊花千寻道,陆尘点点头ᆉ。

      “九幽玄境有四大修炼圣地,分别由四大家族镇守,我㓤们樊家镇守的便是这黑山,”樊花千寻道,“除了黑山,尚有月华剑相家镇守的白山,开山斧醰家镇守的蓝山,以及鬼手郑氏镇守的红山。”

      “不过἟一般人只知道这几座圣山以颜色划分,却不知道另有隐情,”繁华千寻继续道,“틂我曾在我族典籍中了解到〈,这四座山本名并非以颜色划分,我族镇守的黑山,原名为魂山,相家镇守的白山本命光幕山,开山斧醰家镇守的蓝䩥山本命玄冰山,鬼手郑家镇守的红山原名火雨山。”

      ᎇ“这些原名酷多了!”陆尘道,不过转念就觉得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一时也说不上来。

      “酷吗?”樊花千寻冷哼道。

      “长老们正在集结六级以上族人御絶敌——”봖邢殳道。

      樊花千蹻寻点头䀑道:“正好,我们直接去混沌之海!”

      “混沌之海?”陆尘疑惑道。

      “黑山正中!”樊花千寻简简单单四个字,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

      “我们是不是ꇲ该等待大部队到来?”邢殳问到。此刻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她的身份,理应听命于樊花千寻。樊花千寻看了一眼陆尘,现ꢬ在陆尘已经突破七级,为准长老,按理说应该听命于陆尘,可陆尘对九幽玄境并不了解▷,也算不上真正煻的血族,如果他来指挥,势必出乱子,于是果断决定自己做主,朗声道:“风之声里只说长老们正在集螻结队伍,让圣地里五级及以下的修炼者即刻返回五色城,其他人随时准备迎战,却并未指明是原地待命还是前往战场——”

      “厉害啊!”陆尘暗叹一声,不禁对这个大๊个儿女人更生几分敬意,虽然她娇滴滴时俨然小女子一枚,铁血起来,就是大将风范。

      “我猜测长老们对这次入侵也藙没什么准备,此刻正需要有人前往战场侦查敌情,但因为不知道战场凶险情况,不好随意指派。”樊花千寻继续道,“现在,我们应该是离第一战区最近的,娏而且还有一名七级准长老在一起,没理由不前去探明敌情!”

      陆尘听到说七级准长老,自然知道指的是自己,一想扇到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自己地位将大大地提高,不禁挺直了摇杆。

      〻“可是……”邢䓽殳道,她实在觉得这䖲一次诡异无比,因为侮从未听说过四大圣地同时遇袭的情况。

      湓 “没有可是了,出发!”樊花千寻一声令下,陆尘邢殳肃然听令。

      뷣“本来茝还想带雪儿出来㔇体验一下飞行,ᬄ看来只能作罢了!”陆尘暗想,糍然后跟着樊花千寻、邢殳一起出了洞穴,搂着她二人,从悬羽壁俯冲而下,随即直冲云霄,向着樊花千寻所指的混沌之海而去。

      ……

      黑山的中央,一座쀍孤山拔地而起,直入云霄。云霄之上,方圆数十里忞,竟是뭛一个巨坑,好像山顶的巨大火山口。ً这个火山口中,黑烟滚滚,既不聺知深浅,也不知潜藏何物。在血族历来的长老修炼中,凡是被黑山选中的,最삫后一站便是这里,进入到浓浓黑烟之中,淬炼躯体,凝练黑暗之血、洞察之血。

      銯 而此时,浓浓黑烟之中,竟有一些庞然巨物正在晃动,不知虚实真假。常年镇守混沌之海的八大长老此絶刻正分别立于巨坑的八个方位,手中或是馄魂枪、或是刀剑,似以五行八卦的排布布下一个杀阵,各人脸色异常凝虾重ꣽ。

      “各位,今日我血族陡生变故,突遭强敌入侵,作为黑偅山的镇守者,我们没有任何退路,唯有与黑山共存亡,方不辱使命!”传音的不是别人,正是黑山的镇守使,樊家遵长老樊夜。

      “誓与黑山共存亡!”其他七人同时传音,一时气势如虹,铁血升腾。只是全都在沉默中进行,旁人无从知晓。这个时候㧆,黑山正中爇这个号称混沌之海的黑色巨坑,除了那些尚未完求全显形的庞然巨物,更无旁人。

      ……

      “……既然混沌之海已经有强者镇守,㕷为什么还要我们去送死?”陆尘不解道。

      쬫“强者也不是无所不能澼,更不知敌方有多少强者,倘菄若敌方人数众辫多,令镇守者无暇顾及其他敌人,势必黑山会被全面入侵,如果敌人进了茫茫黑山,届时再要消灭,可就难了,如如果有邴敌人长期潜伏在踡黑山囻里,以后这黑山还有谁敢进来修炼?”樊花千寻道。

      “有道理!”陆尘道,感叹樊花千寻思虑甚细,考虑周全。又问道:“那八大镇守者都是你们樊家的?”

      “却不是!”樊花千寻道,“镇守使乃䯼是我樊家长老樊夜,䎻此人无限接近九级大长老,在家族ⳗ中也仅次于我父亲,此外还有镇守左副使相别离,右副使风鸣,以及樊冥、郑无光、住前方、后炫、岚绛五位镇守者,这八人큝里,骛除了岚绛是ፎ七级,其他都是车八级。”

      “相别离……㲡前方……七个八级,一个七级……”陆尘深感这短短一句盽话,信息量却着实很大,感叹这相家人ꝿ为何都取关于离的名字,不是莫离就是别离,而前家除了前诚,又来了一个前方,当然这些信息都不够劲爆的,最劲爆的是七个八级,一个七级,陆尘难以想象,这该是何等战力……

      “对了,一些血族强者到了七级,便能够凝兵为实,如果你的雷鸣棍能够化为实体,战力恐怕还是再增加许多膽!鳴”樊花千寻道쉵。

      䠊 陆尘心念一动,揽着樊花千寻邢殳二人降颶落在一块巨石之上。手掌向天展开,雷鸣棍炫目而出。突破七级之后他还未来得及试试这雷鸣棍,此时正好试试它的᷉威力。 ䷊

      “更加实质化了!”陆尘暗想,“只是这样离所䌎谓的凝兵为实还差得远呢?不过威力似乎比之此前大了许多,使用也更加随性,看来这雷鸣棍与自己心念联系得力更紧了,虽说不上如意二字,但也差不远了。苲”

      “起——着!”陆尘大手一挥,雷鸣棍应势而起,䄼霎时变为数十丈之长,曢向着一座二百米来高的小山横扫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雷鸣棍已经嵌进了小山正中,陆尘急转心念,雷鸣罦棍忽地变小,收了回来,臁接着再次变大,从小山另一侧横扫而去,这一次陆尘手上又增了几分力薂气,势不可挡,将小山横切为两段。

      “虽然不能化緐实,但这威力也实属罕见!”樊花千寻道,心想:“这一战,你必将成为血族的英雄。”看着一脸欣喜的陆尘,更添几䒍分爱意,爱意之中又多了几分敬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