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直播为什么登录不上

      第二天凌晨不到四点,三支队的违领导都被叫了起来,召开紧急会议。王支队长对大家说:

      “情况紧急,只有打扰大家睡觉碨了。现在由9团3营长汇报情况。”

      事情紧急,陈쯍营长也没有准备谾什么开謸场白了,直接把情况做了说明,并且强调说:

      “这两个鬼子据点各有一个鬼子中队和伪军大队。一个中队鬼子估计有将近二百人,伪军一个大队是一个营的建制,也有接近四쵛百人,加起来算的话就是一千ꂣ多人啊,ڈ日伪军的战斗力可不弱。

      目前的这个作战方案,

      首先我们就违反了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

      再就是没有预备方案也没有留预㛅备笼队,万鿴一情况变化就成一锅粥了。

      再加上南翼没有可靠的保证,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武田兄弟,是不是真心反正?

      有没有什么阴谋?

      漭如果是圈套怎么办? ⺔

      鬼子从外圈对我军进行大包围怎么᫻办?”

      購 一听情况是这个样子,支队里的领导也炸锅了,副支队长说:

      “刘玉春外号就是刘大炮,打个冲锋什么的还可以,他的脑袋里就是少根弦,怎么能叫他独挡一面负总责呢? ⫓

      军区是怎么搞的?

      肯定又是那些瞎参谋烂干事倒腾的事情!谁离的近就用谁。”

      政委发言说:

      “首先应该肯定3营长的做法,能够及时把情况向㢊上级反映,应该提倡表扬。˭

      但是我们应该씴清楚的是,烓军区的呎命令已经下达,现在也没有时间重新下达命令,武田的问题如果㫃是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那么尽快解决战斗有好处,不会泄密。

      再说,我们是支队,怎么可接以改变军区的꘺命令呢?到时候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但是又不能拿同志们的性命开玩笑,所以啊,我的意见是脁在向上级报告的同时,采取一些相应的补救措施,支队长你看怎么样?”

      王安支队长仔细㗲考虑了一会儿,站起来对大家说:

      “我同意政委的意见,马上向军分区发报,详细汇报这里的情况。同时贖,命令我支队ᡀ7团和9团两个团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机动,防㋮止鬼子在外仜围实施大包围,在你们㒀战斗打响以后,我们派出兵௧力破坏敌人ḁ的铁路,阻挡其增援。”

      他转身对着陈营듁长说:

      “你们自己也要多准备几套方案,即使不能成功,也必须全身而鹍退!不要去干赔本的买卖!”

       听支队长这样做了应急安排,大家才把心放在了肚子里。谁知道拿着电文去发报的副支队长慌慌忙猊忙跑进来对支队长说,电台有故障,发不出Ͽ去,甡正在抢修。支队长一听就火了:

      鬻“他妈的关键的时候就尿炕,马上派骑兵,用最快的速度给老子଑送!”

      由于突ই然的㪀情况变化,支队长的神情有一些凝重,他对陈营长说:

      檙 “万一೒军区的命令来不及改变,你们也必须灵活应对,我再给你1个连做预备队,由你统一指挥。记住,胜利是属于活着的人的!死了啥都没了숯!”

      陈营长一个敬礼,对支队首长保证说:

      “⦭我会尽一切努力,打好这一∐仗,请首长们放心。”

      说着就离开支队部就朝1连扌驻地赶回去。

      张庄炮楼里,武田兄弟正在召开着军事ꪆ会议。参加会议的是鬼子的军官,还有他烄们认为靠的Ꝥ住的骨干。哥哥对参加会议的人员说:

      “最近几天新四军的人来了好几次了,催促的急。

      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当初的一些想法又反复考虑了,总感觉下不了最后的决心。

      今天把ꔃ大家请来,就是再商量商量。只有三条路孫, 

      一是忍辱吞声,逆来顺受,任田中宰割,最后难免重新上前线,血战沙场。

      第二条路就是端了他们,参加新四军的反战同盟,做一个反叛者,还可以到战争结束的时候留住性命,回去和亲人团聚ﰚ。

      第三条ꤑ就是㳛利ᶡ用这个机会,消灭新四军,以立功来争取我们宽松一点的日子。

      今天参加会的人都可以有什켱么说什么,大家一起选择对大家最有利的一条路。”

      쏍几个下䌩级军官主要担心的是一旦反叛了,国内的家属就会受到不小的影꼫响,殃及家属。有的也提出了,如果参加反战同꺢盟,新四军会不会叫他们出面杀害日本人,怎么说눨也是同胞啊。更有担心的是新四军利빁用了他们,会不会卸磨杀驴呢?到时候늏死了不说,걮还落了个背叛䷝国家的名义。哥哥这个时候插话说:

      “➐你们说的这些,也鐉是我考虑的问题,듷虽然口头上答应了新四军,但是心里也没有下决心。新四军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我想我们一旦反悔,不认账了,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뀞。

      你们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场战争的前멥途渺茫,美国⧓人参战以来,帝国的形势急转直下,现在㐁只是嘴巴上不说,其实都知道战败就是캟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兵败如山倒啊!

      如果咱们这一百多人最终可以活着回国,和亲人团聚,什么罪名我都可以춭背的。两难啊!”

      弟弟说:

      “现在事实就摆䈼在我们的面前,如果反叛,参加猤反战同盟挛,无疑我们是可以活下去,甚至到战争结束。但是你们샺考虑了在日本的䤬家人了吗?

      这样的例子还少吗?以全家人的性命做交换,让我活着,让我们的后代在耻辱中生⫍活? 橶

      不提其폇他둟什么,起码就不是男人!而且这个代价㬎太大了!但是我也想不出来其他什么办法,照现在这样活着受气,还不如死了呢!”

      接着,他面鿻对着他的哥哥,询问的说:

      岏 “难道就没有什么一箭双雕的孻办法吗?”

      六 哥哥转过头看着弟弟,询问道:

      “你的意思?”

      弟弟低声的说:

      “我最近几天一直就在想这个问题,大家看行不行,我们能不能既灭了田中,还可以灭㐩了新四ᘀ军,就是想不出头绪,想了有炏几个方챽案,但是感觉漏洞太多,没有办法执行。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