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漫画无修在线观看

      嘏 爱德华和弗朗索瓦公子决斗的时候,白鹰公爵和他的小姨子凯德林女士㋽都到了二楼阳台,居高临下的看着花园,所有过程一览无余。

      在爱德华轻易解决掉对手之后,白鹰公爵呷了口手中的红茶,转头ꁨ问扇着扇子的凯德林女士:

      “你觉得这小伙子怎么样?”

      꿎“你指哪方面?”公爵的小姨子问道。

      “我是说他实力如何,我想听听你作为一个施法者对他战斗的评价。”

      “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能说他的想法有些天马行空,也很善于找到对方的弱点。刚才他使用的塑形术,按照一个正式法师的魔力容量来算ؖ,可能只消耗了他百分之一的魔力,他真正的底线在哪里真的看不出来。죭

      惜 而且听爱丽丝说,他解决那氩两个吸血鬼伯爵也只用了一件道具和一个法师之手的零级戏法。

      这年轻人有些深不可测呢。”ⅎ

      “那我就放心了,安德莉亚看上的人,总要有些实力才行,ꦈ我可不想安德莉亚找个累赘。”公爵大人如是说道。

      “那你的担心就是多余了。”凯德林大魔法师朝姐夫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公爵大人有些不解他小姨子的意思。

      “因为那把剑。” 萳

       “你是说安德莉亚有了那把剑就不需要他保护了?”喝茶的男人挑了挑他的眉毛。

      “哎呀,你真笨。我是说那把剑安德莉亚说那年轻人也能用,那他为什么能把剑卖给安德莉亚?”凯德林女士有些着急,继续提醒姐夫。

      “因为他想泡我女儿?所以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便㙆宜卖给她了?”公爵大人有些身在局中,斒思想转不过来。

      “算了,我给你直说吧,”

      凯德林女士一副看笨蛋的眼神说道

      “作为一个职业者,他之所以敢把最宝贵的道具给别人,那是因ไ为他已经不需要了!他应该是自信没那把剑也能应付一꞉切了!ᆷ”

      “嘶……此子恐怖如斯?那他不鞟是能越两阶战斗?”公爵倒抽一口冷气。

      凯德林女士翻了个白眼,䯫没有接话。只觉得自己姐夫感叹有些烂俗……

      另一边,爱德华已经斷告䖶别了公䟟主殿下,离开了公爵府。临走时安德莉亚公主笑意盈盈的将他送Z到公爵府韮门口,互道珍重。仿佛依依惜别的样子。

      爱德华只觉得好笑,自己家离这里就隔着两条街还是三条街来着。一抬腿就到了,有啥可惜别的。

      㼗然后在一帮准备上马车的达官贵人差异的目光里,迈开11路向家的方向走去。众人心想,公主殿下不会看上个穷光蛋吧?这年头连个法师学徒出门都⳧坐马车,你一个堂堂炼金术士分会会长连个马车都养ヴ不起?

      爱德华感觉到了众人的差异目光,回饙头抬了抬他那顶高隳圆礼帽,朝众人投㡀去一个得意的微笑。

      步行有ꑧ步行的好处,公爵府的舞会虽然唤结束了,但大街上依ᵐ然热闹。喷泉广场到鲜花街的市场没有停,商户们点起油灯继鑯续摆起了夜市。

      而喷泉广场虽然被刚才放烟花的士兵“借用”了一段时间,但众人因为看到如此盛景,有更多的市民走出家门来到了㢣喷泉广场。此时的‘民间活动’才刚刚达到高峰。

      人䃶们在广场中心偏南的一大片区域点起了篝火,一大群男男女女身穿艳丽的传统服装,手拉着手跳起欢헀快的篝火舞。民间的乐手也奏响了手中小提琴、手风琴等乐器为他们伴奏。愉快的歌声传遍广场。

      广场另一边不知从哪来的杂耍艺人表演着诸如帽子戏法、顶盘子、吐火球、吞宝剑劚、胸口碎大石之类的表演。引来围观的路人一阵阵的惊叹!

      夜市的主要成员也从卖食ḫ材㧱和生活用品的小摊,变成了各色零食和小饰品的摊位。有的摊位在买着如他前世土耳其烤肉的面包夹肉饼,有的则在用竹签串好各色肉类和蔬菜,刷上秘制的酱汁,在火上烤ᘎ着。肉块㛁被炭火烤的滋滋作响,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大人们带㼵着孩子在其中穿行,不时的笑着为急切的孩子买上一颗糖或是一串烤肉。年轻的惸男女依偎在一起,不时的走到买便宜饰品的摊位前指指点点。男孩为女孩买上一个发卡,并小心的给她戴上。女孩照আ照小摊上的镜子,并高兴的在男孩脸颊上亲一口。啤酒摊上的水手ΐ在一边吹牛奔,一边喝着木뮈质酒杯里的啤酒,放下酒杯时,嘴上多了一圈“白胡子”……

      爱德华看到眼前ⷅ的一切,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这才是生活!刚才的宴会和舞会,除了那个靓丽的身影,一切和自己隔得那么远!真该把她也带出来,一起逛逛这夜市,让她也体会一下自己和这些普通人的快乐。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真的可뀩行,但想想又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这么做很容易,但大过年的,还是别去给人˨家添乱了。

      浫闻絯着烤串诱ꔚ人的香气,他忽然感觉有些饿了。便向那烤肉的摊子走去。就在他不经意转身的瞬彤间,他看到了㶙一个熟悉的影子。

      此时喷泉广场的北边,也就是圣光教堂的位置,那里正泛着点点的光华。隐隐的有圣洁的歌声传来,那是圣光教会的新年布道仪式。

      爱德华听艾尔文说过,今年是他最后一次领班唱圣歌,明年他年满18岁,就不能在童子唱诗班唱歌了。这个时间他뤌应该还在唱圣歌。

      而那点点的光푏华,便是圣光教会所有牧师왗的集体神匑术。这个神术没什么实际效果,只是能让整个教堂在晚上亮起来,以此来显示‘神迹’,招揽信众。

      他注意到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影,那人一动絬不动的站在广场边,〩凝望着圣光教堂,又仿佛在垽看向教堂之上的天空。

      僵直的身影仿佛画面定格一样,在篝火的映照下缿,跟这欢快的气氛格格不入。

      㬝爱德华有些犹豫,因为那个背影他十分熟悉。他是神降兄弟会中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位‘䳷兄弟’。

      当时所有人因为艾兰德当局的퉴迫害和猎杀者的搜捕,决定解散神降兄会。

      爱德华为每人准备了勒一큲条秘银护符。并嘱咐他们,只要不摘下这条护符,就不颭会被猎杀者注意到。

      导 只要带着这条护符老老实实的过几年普斝通쯍人的生活,琛因为不去ꊒ执行神谕的关系,洗礼者的气伎息就会消散。

      而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虽然接受了爱德华的护符,但▭还是毅然决然毱的拿起告示牌,带领当时在艾兰德的受害国家移民走上了街头。

      当爱德㙯华最后看到他高举反战标语,高喊着反战口号,和一群移民围堵艾兰德议会大厦的㔍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兄弟ࣸ’可能回不来了。

      ྒ但为什么他出现在횓了新大陆?他顺利的逃出来了氮?心里有诸多的疑问迫使着爱德华走上前去。一直到距离他还有两三米的时候,爱德华犹豫的喊了一句:

      “凯文?是你吗?”

      就见那个人有姖些机械的转过头来。那男人的面孔确实是当初的‘兄弟’凯文。爱德华刚想高兴的上前,忽然止住身形,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眼前青年的眼神非常陌生,冰冷的就像机器或是某种冷血动物,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一样。

      只见那人将头转到一个普通人很难转到的角度,然后头部不动,身体缓缓铕的也转了过来。并且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爱德华。

      此时的爱德华浑身寒毛一紧,훸只觉得耳畔所有声音忽然消失了,周围的行人景物变成了一块块的飄色块晃动着。就仿佛前世的手机开了变焦镜头,只有眼前的青年是清晰对焦的。

      他连忙带╔上了一片‘큺单片眼镜’,眼뱪镜里的年轻人还是原来굝的样子,而他的背景也变回ḫ原先的景色。餋只舄是眼前的‘凯文’身上散发着紫红色的妖异光彩。

      就见‘凯文’开口了:

      뛸“呵呵……呼呼……”꨷

      先是一连串不清楚的声音,然后是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似的,语调奇怪的说到:

      “先……生,你认识这具身体,咳……不是,你认识我吗?”

      “你不是凯文,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东西?”爱德华面色冷峻的问道。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呵呵,呵呵。看……来被识……破了啊。”眼前的凯文嘴里发出如同前世破旧收音机里发出来的声音,声音里都带着铁锈的摩擦声。

      “你也是那个‘神降’兄弟会的成员吧?叫什么来着?让我翻翻他的记忆。”那人的语气仿佛一个机器人在跟他聊家常。

      此时的爱德华已经全身紧绷,做好了战斗准备。他藏在身后的左手,已ਜ਼经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件装备,轻轻的将它贴在自己的后背上。

      就ჺ见那人的头皮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眼珠也开始不对称的转动ဵ,嘴角还张开着,䒽滴滴的流着口水。就像有什么东西被困在那具屬身体里⟡面似的。

      忽然,凯文的右眼重新看向了爱德华。他的半张脸在扭曲变形,就像前世见过的某些偏瘫病人。那扭曲的半张脸开始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爱德瓜……快周…ᑬ…似叶沙者……我坚直不住热……快周……”

      听惯了公主那蹩脚腹语术的爱德华听明白了,他说的是:

      爱德疭华快走,是猎杀者,我坚持不住了!快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