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性的纹身

      “蓉儿,你好像我奶奶口中的仙女。”姜海域笑吟吟的回答道。

      一语天堂,一语地狱,黄蓉本来糟糕透的心情,旋即又提了起来,姜海域肯定是故意的,这个大坏蛋太坏了。

      “那海域哥哥的奶奶一定很美。”黄蓉莞尔一笑,如同夜空里的满天烟火,不仅点亮了夜空,也美翻了整个夜晚。

      “蓉儿更美,蓉儿是小仙女本仙。”姜海域心里暗自吐槽,他奶奶是谁,他都不知道,更别说长什么样,这句话还不是前世跟电影里学的。

      撩妹经典话术,可能对现代妹子没啥用,但是在射雕英雄传世界,必定能绽放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海域哥哥很帅,心地很善良,连蓉儿这样的小乞丐也不嫌弃。”黄蓉不经意瞟见姜海域,见他的眼睛盯着自己,旋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蓉儿,你这丫头不乖哦,叫你回家反倒跑中都来了,说说,你为什么扮成小乞丐,是不是对我抱有什么企图?”

      姜海域与黄蓉拉开一段距离,换了一副嘴脸,义正言辞的质问她道。

      他又不是郭靖傻大个,这么大一枚美女,装成乞丐与他偶遇,肯定会想到别有企图。

      “海域哥哥,我没有坏企图,我就觉得你人好,才跟着你的。”黄蓉紧张的慌不择路,急忙抓住姜海域的袖子,避免他突然不告而别。

      然而,当她偷偷瞟见姜海域的脸色时,看清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很明显,她被这个坏哥哥给骗了,大坏蛋就知道欺负蓉儿。

      “小蓉儿,说说吧,为什么离家出走?”姜海域一副很关心黄蓉的模样,即便事情的前因后果,他都明了于心,但是黄蓉并不知道啊!

      “大坏蛋,你和爹爹一样坏,就知道欺负蓉儿,其实蓉儿离家出走,是因为遇到一个有趣的人,他被我爹关在洞里......”

      紧接着,黄蓉把为什么离家出走,一五一十告知姜海域,巨细无遗,毫无纰漏,姜海域就在旁边应和,每次站在黄蓉这边,偷偷说黄药师的不对。

      女孩子嘛,经常两个人聚在一起,她们热衷于分享彼此的不开心,甚至是抱怨,她们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他们真的很快乐。

      因为只有走进她们心里的人,她们才愿意说出心声,分享她们内心的真实感受,虽然情绪这个东西,就像人饮水一样,只有自己才知道冷暖。

      不过,她们有可倾诉的对象,是一件开心的事,这种情况唯独放到一男一女身上,就妥妥的不合适。

      男孩子喜欢阳光的女孩,就像黄蓉的笑容,很具有感染力,能带动姜海域的情绪,身心愉悦。

      此时她所表现的倾诉,也不是抱怨,黄蓉只想把心中的不开心分享出来,保留所有的开心,她还是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

      全程讲诉,基本上是以半开玩笑的模式,黄蓉讲诉他爹爹的惨无人道,博取姜海域的同情心,而姜海域的内心深处,更加确定一件事。

      呸,黄药师是个死渣男,等小爷哪天强大起来,必须教训教训他,为蓉儿出口恶气。

      夜晚,月明星稀,黑幕遮天。

      姜海域带着黄蓉,先去给穆念慈父女送去封信,使用完颜康的口吻,请穆家父女去包惜弱的屋子。

      与其留下来,一起死在完颜洪烈手里,不如趁着今晚大乱,让他们把包惜弱带走,反正姜海域对两个爹都没好感,但娘不能不救。

      “海域哥哥,我们要去赵王府吗?”黄蓉不是很理解,她们为什么偷偷去赵王府,还换上一身蒙面装。

      直接大摇大摆进去即可,何必那么麻烦,金国六王爷的府邸,里面高手无数,若真遇上了高手,戴着面纱也不容易出去。

      “蓉儿,我下午不是问你,会不会做蛇羹嘛。”要说谁对赵王府熟悉,当然是姜海域这位小王爷,自己家能不熟吗?

      “海域哥哥,蓉儿的厨艺很好的。”黄蓉那一手厨艺,的确登峰造极,连姜海域这位现代人,亦对此望尘莫及。

      “那就对咯,我们今晚去王府偷东西,梁子翁有一条养了二十年的蝮蛇,他每天给蛇喂养各种珍贵药草,我们吃了它的血,能功力大增。”

      姜海域一跃翻过围墙,他所造成的动静极大,幸好周围旁若无人,否则早被发现了,反观黄蓉轻盈的身法,轻轻松松跳进赵王府。

      “海域哥哥,你好笨,翻个墙都搞那么大的动静。”黄蓉冲四周打量一番,周围黑漆漆一片,并没有人巡逻。

      而且,周围的建筑风格,与赵王府格格不入,此地只有一间破屋,由泥巴铸造而成,仿佛与远处琉璃瓦砖的宫殿,分属两个世界。

      “我没学过轻功,动静再小,恐怕跳不进来了,放心,这里是王妃住的地方,王妃喜欢安静,不会有人过来巡逻。”

      姜海域带着黄蓉九曲十八绕,一路避开巡查守卫,身后的黄蓉面色逐渐怪异,难不成她的海域哥哥,曾经多次夜袭赵王府。

      “怎么了?”不经意间,姜海域瞟见黄蓉妹子,居然还有心思走神,这丫头太不知轻重,真当赵王府是自家后花园。

      “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海域哥哥对赵王府很熟。”作为宋人的黄蓉,打心底敌视金人,金人侵占大宋江山,害死一代名将岳飞,这个仇这个恨,她铭记在心。

      “回头再告诉你,你放心跟我走,我们拿到腹血宝蛇,立马逃出城。”姜海域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手是让杨铁心和穆念慈,今晚带包惜弱出城。

      另一手,则是他和黄蓉偷到腹血宝蛇后,立马出城架锅开火,把腹血宝蛇美滋滋吃掉,他可没打算像郭靖那般,直接喝蛇血,蛇血里估摸有寄生虫。

      况且,腹血宝蛇的蛇胆,也是一种天材地宝,效果绝对不比蛇血差,梁子翁和郭靖两个傻大个,一个个都是暴殄天物的人才。

      “蓉儿听海域哥哥的。”黄蓉看着姜海域那烂到家的轻功,不禁捂住额头,她在想要不要,把桃花岛的轻功传授给姜海域,可桃花岛的功夫,没得到黄药师的允许,是不能外传的。

      作为黄药师的女儿,黄蓉虽然可以任性,直接忽视这一条,但多多少少,得给黄药师留点面子,毕竟那是她亲爹,一直疼爱她的亲爹。

      “嘎吱”姜海域小心翼翼推开梁子翁的药房,浓郁的药香味,弥漫在整个屋子内。

      与此同时,一道凌厉的破空声,带着恐怖的拳风从正面袭来,姜海域脸色微变,难不成梁子翁没去商议大事,还在屋内?

      看来偷盗不成,只能强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