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姐姐

      朱天赐左看右看,除了桃树还是桃树,没有雾墙,在周围搜갘索了一会儿,也没有䮫遇到结界。

      这时,远处的两个少年飞了过来。

      其中一个大约十三四岁,面貌清秀,透着一股傲气,另一个﷡十一二岁,圆脸略胖,眉目之间带着天然的笑意,两人好奇地看着他。

      朱天赐摇了摇手:“两位师婀弟好,我叫冷冰天,你们来多久了ﭢ?”

      “反正比你早。”年长少年胸口一挺:“我们入门比你早,你该叫我们师兄!”

      ꩛ 圆脸少年一箃张嘴露出两个小虎牙:“这是咱们灵天派的规矩!”

      朱天赐微微一笑:“不知二位尊姓大名?”

      年长少年:“我叫伯一英。”

      霗 圆脸少年:“我叫弓相辰。”

      朱天赐拱拱手:“原来是伯师弟,弓师弟。”

      튫 伯一英⤎怒道:“要叫师兄!”

      弓相辰也眅撅起小嘴:“不然我们就不理你了。” 

      朱天赐笑道:“二理位师弟,你们不用管我,接着练剑去吧。”

      伯一英冷哼一声ϙ:“看来你不服气,回头叫你好看!弓师弟,咱们走。”

      弓相辰也跟道哼了欄一声:“不识好歹!”

      两人纵身飞走,穿枝掠叶向远处飞去。 涴

      朱天赐轻轻一笑,他⿥才不会与两个小破孩计较,只是,ੜ这两人实力显然不高,怎么就能入选修仙第一大派?难坰道灵天派的入选条件不是看实力?

      他向卫奕所指的方向慢慢寻去,但转了半天,却是没看ꊐ到任何房屋庭堂,连个茅草房都没有。

      䂤 “这倒是奇了,莫非结界之中还有结界?”

      朱天赐感觉有些内急,便找了一个特别粗大的桃树,转到后面,挡住两个小师弟的视线,解开衣袍㐎准备嘘嘘,他面前的树干突然向两边分开,却是空心的,一个宽팰袍大袖的中年人端坐在里面,服饰的蓝条宽了许多。

      中年人冷冷地望Ạ着他:“你想干什么?”

      朱天赐惊得呆了。

      急忙系好衣袍,躬身施礼:“新入门弟子冷冰天拜见温堂主。”

      磧在这里出现的,肯定ਪ是꥗迎㷗新堂的堂主,他们的教官。

      䊨所谓的桃庐,却原来是以桃树为庐。

      “哼!”温堂主脸色阴沉:“听说你是急冷珮柳烟冷掌门的本家孙子,是凭关系入选的,我不管你是谁,来到灵天派,就要守灵天派的规矩,仙桃园是迎新堂演法的地方,也给本派弟子提灚供灵桃,곶禁止一切污秽的行为。띍” 䭃

      朱天赐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期期艾艾地道:“温堂主,弟子知错了。”

       “念你刚刚入门,ɑ不知道规矩,责罚就免了。”温쌙堂主从身后拎过一个小包裹和一柄长剑,抛了出来,“这里面是本派衣物,你找个坆地方换下魆来,还有本派戒律以及入门功法,等你学会了炼会了再来找我。”

      朱天赐急忙捡起来,想了想,问道:“温堂主,我吃住在哪里?簲”

      奛 崖 “这满园⣺的灵桃还不够你劳吃吗?”

      “住呢?”

      “这么大า的地方,你爱住哪儿住哪儿,随便膿一个树枝就能过一宿,修炼可不是过日子!”

      “啊!那茅房在什么地方?”

      “仙桃园没有茅房!修仙之人,吃的是仙果,服的是仙丹,哪需要像凡夫俗子一样拉撒!”

      朱天赐苦着脸畖:“可是,我现在就想方便。”

      温堂主一脸的嫌恶:“你出了仙桃园,到山皴边去解决吧。”

      说着话,树皮像活物一般慢慢向中合拢,看温堂主的样子似乎急不可奈地把瘟病拒之门外。

      ཬ朱天赐想不到迎新堂堂主对他如此敷衍,对他这个靠拉关系走后门入选的弟子很是厌訮憎,让他一切自理,连功法都让他自学。

      经这一折腾,尿意全无。

      ៶朱天赐叹了口气,离远一些,看周围无人,在一棵大㱘树后将包裹打开,先把两个峗小册子放到一边,将灵天派弟子的衣袍换上,还不如原来的丝滑,只是轻了许多,白衣蓝边,宽袍大袖,气势明显不同,似乎沾染上了一些仙气。

      打开其中一个较薄的小册子,上面写着灵天派的戒律和细则,以及违反后的惩罚。

      橨第一条,是对灵天派的忠诚,如果做出损害灵天派的事情,会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重罚,轻则废去法力逐出门派,重则从身体到灵魂全部洘抹除。

      后面的则是派内的行为准则,听从掌门和䩪师长的安排,不得残害同门等等。

      另外簏还有不得结交魔族中人,不得习练魔道功法的规定。

      朱天赐快速翻了翻,里萶面倒没有禁止习练其他修仙门派功法,根本没提巫族,也没有规定不得结成伴侣。

      这些戒律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显得很宽松,除了背叛门派之外,其他的惩罚也不重,大多就是关禁闭和减少福利等等。

      朱天赐不会对谁死忠,但既然入了灵天派,肯定不会吃里扒外,做对不起灵天派的事情来,这是基本的道德,至于其他的,他只想安安稳稳地活着,也不想与什么ꒉ人去争什么。

      不知道这世界是真实的,还是只不过是个游戏몛,他尽管没有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但还是会用旁观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是不同的。

      再翻开另外一个小册子,这是一个基础功法,讲得主要是如何更有效地吸纳天地灵气入体。

      朱天赐只觉嘴里发苦,他现在根本就感应不到体外的灵气,又如何修炼这个功法?

      后面,灵体入体后如何引导灵气在经脉里运行,如何在丹田结成灵气茧,与䄕下界的功法大同小异,只是更细致一些。

      最后,有一个御风术和一个飞剑术。

      御风术是一个飞行锻法术,是如何引动周围的灵气,带动空气,形成一个向上的升力,御风飞行。

      ᵪ ꞁ 飞剑术讲如何驱使灵剑,与驱物术差不太多,但更侧重让体力灵气与灵剑ʪ相呼应。

      他感应不到身外的灵气,御风术和灵剑术他都修炼不了!

      朱天赐ᶧ沮丧地抽出灵틷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却愕然发猘现他运剑的速度比早先快了许多倍,几乎接近了用极㭟暴技时的速度。

      略一想,便明白过来,想必与罔神羽有关,鞺神鸟青羽的落羽乃是神物,能大副减轻他的重量,却没㬠有影响他的力量,不仅可以使他轻ٮ易用疾风术飞起来,还可以跑得更快,使用各种兵器也可以做到更快,这两年他忙于化形,没有动过刀剑,却不想还有这等功效。

      朱天赐兴奋地展开身形,舞了一套武阳剑法,身形飘忽,剑光闪闪,很是潇洒。

      “好!”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朱天赐一怔停下,望过去,却只鎕有桃树灵桃和桃花,并没有人。

      “这小孩藏得倒挺快。”朱天赐暗想,喝道:“出来吧!”

      一个童声在他十步外响起:“我出来了。”

      那里依然什么也没有。

      “真是见鬼了,难道是桃树妖?ට”朱天赐收剑入鞘媯,这灵天派的仙桃园里不可能有别人。

      他将灵剑放在包袱上,朝那个方向拱了拱手:“小兄弟䳈,可否现身一见?”

      一个小胖身影ﱻ顿时出现在他面前,个头仅及他的一半,身子却比他还宽,大脑袋,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看起来仅有七䒾八岁,身上也是蓝边白底的长袍諩,兜ಞ在身上,显然很是丰盈。

      ⫞“灵天派还招这么小的弟军子?”朱天赐略有疑惑,问道:“小师弟,你叫什么?”

      “师䕊弟就师弟,干吗要带个小字,何况,我比你早进门,你该称我师兄!”小胖子鼻孔上翘:“看你耍剑耍得好看錀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我叫陶富贵,这个名字是我爹给我起的,不好听,你可以叫我陶西风먈。”

      朱天赐暗乐ഌ,这是个啰嗦的小家伙,问道:“为什么要叫西风,这名字是你自己取的吗?”

      “富贵一听就是胖子,西风听起来多顺溜。”

      “可你,确实很胖啊缺!”

      “哼,不理你了!”

      “好吧,西风,你来多久了?”

      “我来两年了!”小胖子显然很高兴:“你这家伙不율错,第一个承认我这个名字,我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他们为什么Ꮟ不认?”

      “他们说,名字是父母起的,改了就是忘本,就是不孝,就是人品低下,哼,我看헽他们才人品低下呢,一群食古不化的家伙,我不跟他俢们玩!”

      “呵呵㮷。”朱天赐笑道:“名字就⍪是个称呼,一个人可以有䢜很多名字,觉得哪个好听就用哪个,反正已经不在父母身边,跟孝不孝有什么关系,你还是扽你。”쐀

      “哈哈,说폞的有理。”陶西风连连点头:“你叫什么?”

      “我叫冷冰天。”朱天赐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姘告诉你个秘密,我曾经叫过千家子、朱天赐、李山,你不许告诉别人。”

      “啊,连姓都娼改来改去,你比我牛!”陶西风竖起粗短的大拇指:“以后你是我老大。”

      朱天赐想不到刚入门就收个小弟,还蛣是以这样的方式,笑道:“好,以后我罩着你,他们如果欺负你,我揍他们。”

      “有门规,他们轻易不敢欺负我。”陶西风不在意地道:“何况,他们未必打得过我。”

      “哦,除了隐身术,你还会什么?”

      ኌ“我会的可多呢,我还会听风辨位、妙手空空、偷梁换柱、移形샂换影,总之,他们想抓我很难,我要想让他们吃点苦头,谁也躲不过去,现在他们谁也不敢惹我。”

      朱天赐皱眉:“怎么全是一些鸡鸣狗盗的本事?这小弟恐怕不是正经来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