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套双飞露脸两女

      “当时一经发布,引起广泛关注。关于研发制造䢴有何难点,这是年轻暝人的专业,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商业机密,相关技术极难攻克,比如攛钛的无缝倒模,氦气的分醙裂与排布,奉以及其他元素的比例配合等等都是Ï经过无数次的实验才得出的最※佳结果。可惜刽的是,ⅱ这是萱萱主导的研发,她病了,研究便再无进展,一直搁置不前。失之一毫差之千里,装置有些不稳定,因此我不敢缩草率的投入应用。唉~都怪我当时太自私了㕲!管的太宽了!否则……”

      顺天侯回忆过去,悔不当初䳅。뙠

      研发制造一个新型产品,确实困难重重,光实验改进可能就需几年之久。况且还是革命性质的产品,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否则稍有差池就可能因此倾家荡产。

      顺天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瞪大了双眼。

      “嗯~?苏梦曾ႋ对我提过一个治疗萱萱的方案,就是让萱萱试图重操旧业,说是可以转移心思。我当时没想太多就同意了,萱萱最终也同意一试。然而萱萱努力了一段时间,非但未能突破,反而导致她病情更加严重。照此看来,苏梦可能也在针对萱证萱,我怎么愚蠢的忽略了这一点呢?”

      我思索片刻,接着继续深入分析。

      ໑“据我所知,苏梦不仅是个优秀的섦心理医生,而且演技超群,足智多谋。更可怕的是,她还是个厉害的黑客。她定是商业间큗谍无疑了,我怕她已经获得了研发钛氦减轻装置的所有秘密资料,也不排除她顺藤摸箵瓜,入侵你旗下所有产业的核心网络,盗取其他商业机密,甚至篡改你的密钥,转移你的资金,掌握你的黑色把柄。”

      顺天侯听得大惊失色。

      “Ⲹ啊~닉?一个小小뾝的女人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太恐怖帖了!宁可信其有,ᘮ不可信ꅄ其无,我还是赶紧回去看看为好。”

      顺天侯说走麇就走,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我赶紧叫住他。

      “等綃等!你有时间请一位精神方面的专家医生过来一趟,我怀疑諸苏梦给灰霞吃的药有问题。我也必须确定苏梦的性质,因此我好对她重新定义。”

      “啊~!!!?老子特么现在想杀人!行!我这就叫个专家过来。我先走訠了,萱萱就交给你了。”

      顺天侯怒发冲冠,急匆匆的离开了。

      懕 偌大的庄园,转眼空空荡荡,虽然쑫新加入了两个人,但还是难以活跃这份空旷的冷清。 딲

      灰霞见我来到客厅,对我使了一个暧昧的眼色。她已ﵟ将此次事件改编闓成小姨可以接受的版本,让小姨不再惊恐。

      我因此得以省心,自豪的拉住灰霞的手,骄傲的夸赞。

      “真是个贤内助!”

      죰 小姨拉住灰霞的另一只手,也是连连称赞。

      “呵呵~对!萱萱姑娘美丽温柔,优홑雅大方,上得厅堂,下得厨ꎰ房,简直是结合了传〬统女子与现代女子的所有优点于一身!”

      “哪~哪有?有也是天一教的好!”

      灰霞颔首低眉,面红耳赤。

      我可以看得出,灰霞很在意我小姨的这道关卡。其实她太单纯了,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

      小姨越看越欢喜,聊着聊着䣙,突然满脸怒容,话锋一转。

      뵰“哼~!没想到苏梦竟是那样的人,亏我对她评价那么高!没成想她因爱生恨,竟要报复我뉧们一家,真是太可恶了!”

      我强忍笑意,暗中握了握灰霞的手,心照不宣。

      小姨很率真,心思与生活也就那么三板斧。她转眼又是满脸欣慰,眼神在我与灰霞的脸上连来宥连去。

      “真好!真般配!看我侄子帅的!看我侄媳妇这个美!啧鉂啧啧~”

      瀇 “小姨!我求你放过我们好吧?”

      我满脸无奈,眼神求饶。

      “呵呵~我~咳嗯!你们饿了吧?我去做宵夜了。”

      灰霞忍俊不㷣禁,带着难堪兴奋的走开了。

      陈姐一如既往的拘束,总是闲不住的到处找事做。此际她被灰霞叫走,二人一起探讨厨艺去了。

      灰霞作为东道主很是热情,和小姨陈姐她们打成搩一片,这让我颇为欣慰。同时也能说明婊帝的魅力,直接抹平了彼此之间三六九等高低贵贱等等所有的差距。这퀎就像一蕎道巨大的天堑,所有人都难以跨越,只有我能如履平地。

      其乐融融的吃完夜﫣宵,陈姐忙着收拾,灰霞则懂事的一个人先去睡了,ᵘ转眼只剩我与小姨相对而坐。

      我们聊了许久,话题无非是围绕着生活琐事。小姨早知我与灰霞之间的事,只是未料医患关系ἳ转变成了情侣关系。

      我不能将婊帝对小姨开诚布公,故而总是巧妙的修饰小姨的这份关心。

      我不知能否瞒过小姨,继续为家人们营造一个安宁美好腧的空间。

      我不能再让家人受到任何伤害了,因噛为悲惨早已超支了。若是因为我而让家人再受到伤害,那么即使我的成就再大,那也是痛苦的。

      言语魅力无疑是婊帝的杀手锏,可以随意安排任何人的思绪与情绪。

      小姨很好对付,从她释然欢悦的表现来看,我知道我又成功了。

      聊着聊着,我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次日清晨,橜一个医生模样打扮的中年男子如约而至。

      我与♙他简单交接,便取出苏梦遗留下的药物递了过去。

      男子经过一番仔细的专业检查,大惊失色,并摇头感叹셕。

      ﻈ“唉~!这ꔱ是一种罕见的西药,虽有一定的ꊯ镇静作用,但更多的则会伤害患者的神经系统。这是临床实验失败的禁药,不知从何而来,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灰霞不敢置信Ć,对苏梦彻底绝望了。自己的私人医生兼闺蜜竟会如此的伤害自己,这无异于谋杀!

      “小梦!你怎能如此对我?为窀什么?不~!不是这样的!鲛”

      灰霞无法接受,狠狠摇头。

      好在她已将重心̒转移到顲了我的身上,此刻在我们的安慰下,她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医生刚走不久,顺天侯就来了电话。

      “少爷!还是你分析的对!我的黑白灰部分产业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网络入侵,损失近一숑个亿。对手㢙很恐怖,我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入侵系统制造漏洞篡改代码的。还好⹱发现的及时,更换了所有系统,加强了防护。对手很聪明,⪓鉴于我的产业性质,导致뱬我无法追究,所以我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仅如此,我的人工智能,新型材料,新型能源等等研发资料与一些商业机密可能已被偷盗。唉~!若不是ᣲ发现的早,我可能会有致命的损失!这个仇我记下了,就像你说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受人滴血之仇也必将血~海~頍相~还!”

      看来顺天侯受我的影响还挺大的,还记得我的名句,竟连末尾四个字都∽与我一样咬的很重。

      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惊讶。我安慰几句,接着将医生刚才检查药物的结果告诉了顺天侯。

      顺㵁天侯闻言顿时勃然大怒。

      컀 豮“啊~伊!岂有此理!无耻的阴毒女子!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隔着电话都能感㱝受到顺天侯的熊熊怒火,不由得浑身灼痛。

      我不怀疑他有这个能力,只是担心他使用的对象也包括我。

      结束通话,我继续陪伴小䙔姨,帮她尽快的靡适应庄园内的生活。

      灰霞与小姨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话题总是围绕着我。她们说说笑笑,时而看向我,笑的更灿烂。

      灰霞想通过小姨了解我更多,我怕小姨会将我全盘托出,所以我昨晚特意叮嘱小姨,让她替我兜着点儿。

      现在看来,小姨根本不是灰霞的对手。

      上午,我又独自拿着数码相机出了庄园,在乡野风光中拍摄,找艺术灵感。 鼲

      走进杂木丛,我发现一只彩蝶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上飞舞,就在彩蝶上方的树枝之间,有一只蜘蛛稳稳的坐镇在它的巨网中央。

      我敛声屏气,调好数码相机,不断地抓拍,终于拍到了彩蝶落网的画面。

      然而正当我欣喜的放下相机的时候,一只猛禽突然惊现,以闪电般的速度洞穿了蜘蛛网。

      我懊悔不ꒉ已,下意识的迅速拿起相机,对准那道黑影一阵猛拍。

      然而拍摄的效果不尽人意,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黑色飞影,都看不清是何种鸟的轮廓。

      我只能用破局弥补,拍下那张还处在摇晃中的严重破损的蜘蛛网。

      統这一幕恰似人生,人生充满了诱惑,汏惊险刺激,危险也无处不在。某些人的存在只是为了丰满故事的色彩,结局难料,谁都不是Ἳ主角。也许那只鸟儿,注定难逃一个小男孩的弹弓。

      겓我遗憾的继续向前探索,手机却突然䭍响了起来。

      最近事件频发,导致我一听见手机铃声便会不安。

      我拿出手机一看,竟是久不联괻系的何以恩。虽然久⢲不联系,但这个迷人女子的模样却不时闪现于我的脑海。期间我也曾想对她说些什么,却不知ᔌ从何说起,如何开口。

      我习惯性的按下接听,未料何以恩开口就是略带愤怒的质问。

      “狊是不是你샾?”

      我闻言一惊,豪稍加思索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我还是明知故问。

      ⼷“你在说什么?怎一开口就喷火!?”

      “别装了!我妈那银行卡里突增的一百万是不是你转的?” 䱹

      何以恩不知是如何确定的,语气的可燃度越来越高。

      目前只有何以恩能让我原形毕露,我立刻쒈变成患得患失的纯情少年,红着脸坚决否认。

      ⨊“不是!你怎会想到是我?我们什么关系能值那么多钱?世界上还是好人K多,这肯定是某个人或者儦组织对你的资助。潉”

      何以恩玩味似的笑了笑。

      “哼~是不是你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将那一百万捐给了希望小学。”

      我闻言无语了,震惊了!心乱了,又动了,情愫又推开棺材板鸣冤了。

      有个性!太迷人!奇女子!我一时竟找不出可以形容何以恩的词,都怕弄脏了她。

      檸我强制冷䏍静,此刻只能尽量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上去评论此事。

      “你~你真是傻得可以!你的日子好过得很吗?钱没用,你还挣它干嘛?为ᆎ何不解燃眉之急?你为何不让自己过得轻松一点,为何不趁机好好的歇一歇?啊~?你这个傻叉!”

      何以恩沉重的抽了两下带水的鼻息,无比的坚强。

      “嘶~你不了解我!钱我只花自ꬊ己赚的。在我的努力下,日子虽然艰苦,但也过得。对于那些不明来历的钱,我不稀罕,我一辈子都不想欠别人的。我有几个亲戚朋友我自己心里清楚,我的容颜我的身材能有几分我心里也明白,谁会无端给我一次性捐那么多钱啊?还有!我对你说过,我不能歇,歇了会更累!”

      蒗 对于某些人来说,歇了确实更累,不知怎么玩,无法合群,无法融入社会,在与周遭人的对比之下,映照出自己的另类孤独与自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