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嫩模大胆私拍

      “月儿乖,大哥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听故事就不饿了。”我无奈,只能使出这些骗小孩子的把戏。

      “我不要,‘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我已经听腻了……”

      我尴尬,这才想起来这两天总是用这一个故事敷衍小妮子。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小时候老卓头从来不给我讲童话好吧,就这些还是从教材上看来的。

      我开始搜肠刮肚,终于,我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动漫,于是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保证:“今天我们不讲白雪公主,大哥哥给你说一个从来没有讲过的!”

      “好呀好呀……”小丫头就是小丫头,听到有新故事马上就忘了饿肚子的事。

      “从前啊,有一个白胡子的老杰佩,手艺精巧,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木偶,那可是一个神奇的木偶,能走能跑能跳,会说会哭会笑,可是呢他也调皮捣蛋,还不爱学习……”我一边给小丫头说着木偶的奇遇,一边找着自己的“奇遇”——我要找一个山洞或者树洞,如果是一般的林子我就直接用激光枪打出一个树洞出来了,可是这片榕树林里我却不敢,这些都是活着的“老妖怪”!我敢确定,如果我真敢这么做,老树妖绝对会撕了我的。

      运气不错,故事才讲到一半,刚说到匹诺曹逃学去了玩具国,我就找到了一个树洞,那又是一棵数十人不能合抱的大榕树,就在一人多高的地方有一个洞口,洞口很小,刚好能容一人通过。我先钻了进去,确定安全之后才将小丫头拽进来。

      刚一钻进树洞,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个树洞的款式竟然和青石场边缘的“树屋”一样!宽敞、干爽,还带着一股木质的清香,而且“树屋”顶上也镶嵌着一颗绿色的珠子,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散发着柔和的青光,将整个树屋照的通透。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个树屋没有青石场那边的大,也没有那种可以充饥的菌果,哦,对了,没有吊床,条件相对简陋了很多。

      “好香啊……”刚钻进树屋,小丫头就翕动着鼻子往树屋深处跑去,像一个闻到了香油的小老鼠。

      树屋空间有限,我一眼就找到了香味的来源——树屋正中有一个“木碗”(其实就是个木槽子),里面盛放着半碗青绿色的液体,香味正是那青绿色的液体散发出来的。

      “甜的~”小丫头吧嗒着嘴巴,一脸的陶醉。

      我忙着确认“树屋”有无危险,没想到小丫头竟然把青绿色的液体给喝下去了。

      “月儿!你干什么?!”我脸色大变,连忙将小丫头给拉了起来。

      “甜的~好好喝……”小丫头眯着月牙眼,还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将沾在嘴角的残液给舔干净,一脸的陶醉。

      我无奈,只能仔细查看“碗”里的液体。

      “木碗”是长在树屋上的,说是“碗”其实只是个木槽子,上方正对着屋顶的绿珠子,在我抬头的时候正好一地青绿色的液体从绿珠子上滴落下来,“叮咚”一声落在碗里。

      我用手指蘸着一点青绿色的液体送到嘴里,果然和小丫头说的一样,甜甜的,有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舌尖蕴散开来,腹中的饥饿感竟然消失了,非常神奇。

      太奇怪了,要找藏身的地方就出现了树屋,刚叫着饿了就出现了可以充饥的青绿色“饮料”,要说这满林子的榕树和小丫头没什么关系我可不信,可惜小丫头年纪太小,问什么她都摇头。

      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恶意就成,有个容身的地方正是求之不得……

      “饱了~”小丫头舔着嘴唇从木碗上爬了起来,弯着眼睛希冀地瞅着我。

      得,又是这表情,每次想听故事的时候都是这幅表情……

      我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坐下来,接着往下说道:“好心的小妇人起先说她不是那位天蓝色头发的小仙女,后来看到识破了,也就不想把这场喜剧继续演下去,于是承认了她就是小仙女,她对匹诺曹说:‘你这木头小鬼!是怎么认出我的?’”

      话语轻缓,小丫头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狼嚎和兽吼声时远时近,远时如隔山峦,近时就在耳边,然而小丫头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现在的处境,好吧,她睡着了……

      真羡慕,我曾经也有过不知道危险是什么的年龄,那时候是真幸福。

      小丫头可以无忧无虑,单我必须多加个心眼儿,这树屋的洞口可不高,狼啊虎啊豹啊什么的只要稍微一纵就进来了,得,说什么来什么,洞口外有狼的低吼声,这些畜生显然是闻到了我们的气味儿了。

      忽然,外面有狼“嗷~嗷~”的惨叫声响起,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奔行,没过多久就安静了下来,我不敢凑过去看,猜想它们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对头了(别问我有激光枪还怕什么狼,我的弹夹只有两个,而狼都是一群一群的)。

      ******

      一夜有惊无险,树屋洞口处已经透着金光,想来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

      树屋外有动静,我耳朵微动,眼睛立马睁开了。

      小丫头还在熟睡,我悄悄起身,向树屋洞口摸去。

      外面好像有人在说话,不过声音太小,听不太清楚,其实就算听清了大概也是听不懂的,并不是所有人说话都能像小丫头一样——可以直接将意思呈现在别人的脑海里(小丫头果然有古怪啊)——我相信两个不同星球的人初次见面是不可能直接沟通的,我理解中的应该是编码啊、转译啊手语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躲在树屋洞口后,偷眼向外瞧去,这不瞧不要紧,一瞧却是差点将心肝儿给吓出来。

      树屋外站着着三个人,不对,应该说是三个怪物:一个长着虎头人身,屁股后面有一条斑斓的虎尾;第二个长着鸟头人身,背上背着一对黑色的鸟翅膀;至于第三个就完全没有人形,整个就一头猿猴,虽然穿着麻衣,但却怎么都难以掩盖麻衣下毛茸茸的身体。

      妖怪?这两天我脑海里反复出现这个词。

      “虎头老大,这树林阴森森的,要不我们回吧……”那个长着鸟头人身的怪物在树洞外面停了下来,然后那个穿着麻衣的猴子和长着虎头人身的怪物也停了下来。

      “花大王交代的事情没完成,回去?你不要命了!”虎头怪警惕地扫视了周围一圈,然后才说道。

      “花大王明知道这个林子闹鬼还让我们兄弟仨进来找什么灵妖王,分明就是不待见我们……”鸟头怪继续劝说,“要不我们走吧,离开花大王!我们有手有脚,猴子聪明,虎头你能打,我还能飞,走到哪里也饿不死咱兄弟……”

      “饿是饿不死,但你能躲过幽云牧府的追杀?花大王虽然不待见我们,但还不至于害我们,忍忍吧……”穿着麻衣的猴子这时候也开口了,说的龇牙咧嘴的。

      我注意到他们说话了,我虽然听不懂,但是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和小丫头和我交流是一样的,这难道是一种高级的普通话?要不然解释不通啊,中国人和米国人还存在语言障碍呢,在这里不同种族都能能相互交流了?老虎、乌鸦和猴子这可是三个不同物种了——不对,带上我应该是四个种族了。

      不过这几天见到的怪事儿太多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件我能够理解的,多这一件好像也没什么……

      “大哥哥,外面这三个家伙是谁啊?好丑啊……”忽然,清脆的童音在我耳边响起,吓我一跳——是小丫头醒了。

      “嘘~”我急忙伸手捂住小丫头的嘴巴,可惜已经迟了,外面三个妖怪已经听到了动静,同时向这边看来。树洞很显眼,几个怪物相互看了一眼就一起向这边走来。

      “嘎嘎,嘎嘎……”鸟头人身的家伙指着洞口一阵叽里呱啦的大叫,这一句听不懂,但是不难猜出语义,无非是些“是谁?出来!”什么之类的话。

      我知道藏不住了,与其躲在树屋中还不如走出树洞,真冲突起来的话躲在树屋中可就真成了瓮中之鳖了……

      “月儿,搂紧我的脖子,待会儿如果要跑的话可别颠下来了……”我在小丫头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就抱着小丫头走出了树洞。

      撞见了妖怪,是危险,也是机遇。那时候我正愁找不到那片大陆上的智慧生物(小丫头不算,啥也问不出来),也许可以向这些妖怪打听打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