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狠狠日

      㳑回到地府的叶长青将南海观音莲带给孟婆后,继续坐镇在轮回关之上。

      借着混沌金乌之眼,看到那被压在山下的孙悟空,自言自语道:͢“我这也算帮了孙猴子一把吧?本是홅镇压五百年,被痰我这么一插进来,只需二十载。”

      篊“叮!恭喜宿舍改变西游因果,获得2000因果值,距离下次升级还需15000点。”

      系统ૅ的提示音澇响起。

      叶长青喃喃道:“虽然只是镇压了孙猴子,但改变不大,只有2000。ꡠ”

      【宿主叶长青】

      棻 【系统睰等级:天道级(2000㽙0/5000)】

      【修为:玄仙初期】

      考 꾁【法宝:打魂鞭、天王化龙塔,九锡禅杖】

      【体质:先天道⦆体】

      【功法:渡人经、混沌金光,七十二变】

      【神宠:混沌金乌】

      “如果直接把孙悟空镇压在地府500年,啧啧,那因果值简直不敢相信啊。”

      叶长青喃喃道。

      “不豮对!二十年后正是唐僧成人之时,那现在唐僧应该要出世了?”

      叶长青猛地惊醒。 砊

      唐僧是自出世而起便遭受劫难。

      叶长青现在完全可以临门一췱脚插进去,扰乱西行啊!

      복 “哈哈,金蝉子可莫要忘记我啊!嗜这就来寻你!”

      퇷 叶长青坐在轮回关之上发出阵阵阴笑声,听起来比那黑白无常笑声更为胆战心惊。

       吓㜛得过关魂魄皆是魂躯一震,无ᮾ比胆怯的看着叶长青,生怕一个不开心把他们勾痬去十八层地狱똂。

      “咳咳!”

      叶长青也注意到了那些魂魄的异常,只得尴尬一笑,挥挥手示意魂魄继续过关。

      叶长青打算直接把先天道体,借ꪬ助轮回权柄通过人道轮回来到人间,设计断西游劫难。

      自己可是一位勤勤劳劳的打工人,本体还得坐镇在这轮回关之中。

      先天道体在轮回权柄的遮똢盖之下,一切异象都被压了下去,与一般分身无异。

      叶长青闲庭散步悠哉悠哉的一步跨入了人道轮回之中,跨过轮回业障,直接降临在人间。

      “쭵先前度化的几十万冤魂现在都应塯该长大了吧,倒是可以一用。”

      叶长青自言自语道,但是现在当ù务之急依旧是寻找到唐僧父母,看看这第四难进行到了哪一步。

      陈府。

      ꑌ “恭喜陈家出了名状元郎啊!”

      “这可羡틥慕得死哦!如今还娶了当朝丞相的独女为妻!”

      “还真是男才女貌,一对天喜鸳鸯!”

      陈府上下张灯结彩,不少父老乡亲纷纷登门贺喜。

      而在陈府大厅中,唐僧的生父陈光蕊一脸喜气,小心地抚摸着娇猞妻温娇微微ⴅ隆起的小腹,眼

      꺱里满是温鞒柔。

      这腹中的胎儿,便是那金蝉子转世。

      뽟陈光蕊笑道:“㲡小家伙可要快快出生啊!”

      温娇看着丈夫这般小心翼翼,不由得轻声笑道:嗯“莫要着急,人家可都是十月怀胎,我这才几月呀?”

      听着妻子的打笑陈光蕊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可又想到自己不久便要赶往江州任职,혺这路途遥远只怕这温娇身子受巹不起颠簸啊。

      见陈光蕊眉头皱起,一副愁容,温娇牵起丈夫的手,说道:“放心吧,我又不是瓷器!ᛉ”

      陈光ὄ蕊点点头,今日可是大喜日子,庆贺自己升官的日子,更不可一副愁容见客,只得强撑笑意。

      叶长青看着脚下如此恩爱的夫妻,硬是把狗粮吃满。

      퓆 “不管了,让我找找有哪些些冤魂转世投胎在这附近。”

      叶长青双眼微闭,眉间处一只金色蝴蝶浮现,挥动着细小的双翼。

      这金色蝴蝶带着叶长青竟是直接来到了陈光蕊即将上任的江州。 虳

      븸叶长青到来之后,江忱州城中许多ڬ微謦弱的金色光束渐쟇渐升起,这些光束也只有修炼度人经的叶长青可见。 ⳉ 汫 那怕是如来佛祖来了,也无法见到那些金色光束。

      在叶长青一番精挑细选之下,直≐接是找了一处富贵人家。

      䃸 张家虽是富贵人家,却是无一官位伥在身。

      唯一的独子赵信雄赳赳气昂昂的赴京武举,一心想要夺下武状元,却因带少了银子输给了吏部尚书的侄子。

      受此㳀一难,从此一蹶不振。

      生的잧一副大好皮囊,却从此与酒为伴。

      “不错嘛,不亏是我度化的冤魂混得还不错,如今再给耘你一桩机缘!”

      辆 叶长青笑道。

      ḁ这一夜,赵信梦里遇天人,天人扶其顶,结发受长生。

      而这天人正是叶长青,大梦之中叶长青施展先天道体,震住了赵信。

      还留下一句,“不久后⍌,你这命中女璓子会在赶㵁往江州途中蒙难,速去解救。”

      次日醒来的赵信只돁觉整个人神清气爽㩁,精神焕发。

      这一日,赵信穿上离别多日的铠甲,配上长枪,骑上白马赶往城外。 䜞

      当真是白马长枪配英雄,好不潇䞄洒啊!

      时间༼过得飞快,陈光蕊带着賜妻子温娇以及几位随从,踏上了前往江州的路上。

      只不过行的是水路。

      这一﵄路陈光蕊并未带上太多的侍卫,毕竟自己恩科状元与丞相女婿的身份摆在这了,谁敢动?

      “这城外风景倒也好看,颇具灵气。”

      葴 温娇撑着脸颊,掀起船上的窗帘,看着河岸景物,心情倒也十分愉悦。

      “这一带可都是山清水秀,百姓安居乐业,民风更탴是淳朴。”

      䙕陈光蕊笑道,心里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将江州也治理駗成一处天府之国。

      陈光蕊为了让温娇好ǡ好欣赏这河中⤨水色,特意让船夫划到了江中心,而船夫眼神闪过一丝毒辣,一瞬而逝。

      嘭通!

      オ “停С下,打劫!”

      “此江是我开,鬀此河是我挖,要想从此过,留下水路㢢财!”

      楼船突然停下,这大河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伙劫匪。

      劫匪驾着几条快穿,使用那铁钩子一把勾住,几个翻身便落在大船之上,

      刚刚还在夸民风淳朴的陈光蕊鷬嘴䖁角微微抽搐,这打脸也来得太快了。

      温娇虽是大家闺秀一个,而遇到歹人倒也镇静,◿小声⎒问道:“要不给点钱财得了?”

      陈光蕊眉头皱起,自己堂堂恩科状元怎么能朝駘歹ꝥ人低头呢?

      䳷 可一看到温娇隆起的小腹,最终还是屈服了,随手摘下腰间的钱袋子,沉甸甸的有好几十两银晒子。

      “来人,把这买路财给了,还是莫要耽䂗误行程。”

      “遵命,老爷。”

      随从接过银袋子,拱手道:“诸位还请行个方便。”

      ΄ 随从很是恭敬的把银袋子献上,船上两个手持棍棒的护卫见歹人人数众多,也只得忍着。

      “这点钱还不错。”

      船넩夫忽然变脸,摘下草帽峲,竟然也是歹人,他就是头目之一的刘洪。

      另外一个就是李彪了。

      李彪笑嘻嘻的接过银子ꤶ,拿在手里颠了颠,很是满意,于是招呼兄弟们想让放行。

      可刘洪却是不乐意烜了,朝李彪示意,ா指了指船内。

      李彪明白了,这大船里还有鶣个美娘子呢。

      随从小心翼翼地问道:“好汉,可否让我们偃过去了?”

      刘洪一脸坏笑,手起刀落,大樸刀划过,随从人头落地。

      见着如此血腥的场面,反而激起了这伙歹徒的杀心,纷纷舞枪弄棒的大吼起来。

      吓得两个护卫一个踉跄差点倒地,刘洪大手一挥,歹徒一拥而上,把护卫砍成肉泥。

      “来鄤个会使船的兄弟,把船摇到僻꦳静之处,莫让人发现了!”

      刘엱洪吩咐道。

      ᡡ听到船外的惨叫声,温娇脸色吓得发白귵,开始慌了阵脚,想到今天会檕要一尸两命,更是胆颤。

      陈光蕊哆哆嗦嗦的把温ᄚ娇搂着怀中,朝外大喊道:“我乃恩科状元陈光蕊,更是当今丞相的女婿,还望诸位好汉……译”

      “滚!天王老子今天老子也要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