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评国产动漫

      虽是青楼女子,但也讲诚信!

      陈捕头有些懵比。欲望穿天穹,可只看到屋顶的雕栏画栋。

      洠 浮华挡住他仅有的一斗才思!

      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双手握拳,额筋鼓起,搜尽肠肝,咬牙之间,终于崩出一下뇗联:“刀无影,拳无影,刀拳皆无影,刀刀见血,拳拳见肉。”

      噗!

      李五扳完手指后,刚饮下的一口茶톙喷了出来,“头,你这对子!不对。第三句也差了几个字。”李五在吃饭时,特쫸意从苏文墨那学了点对联的相关知识。

      当然,李五也仅限于知道上下联的字数要一样多!

      “大人们!”水灵儿也没在意,纤뗶手一抬,带动手腕处的丝巾轻舞,“边喝茶边想,不太着急。”

      苏文墨端着茶杯轻轻呷了一口,眉宇一动,不急不忙的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뤥”

      这联他也背过呢!

      完犊子了……。

      陈捕头狠狠的呷了一口茶,生无可恋鿰的盯着苏文瞖墨。李五也有样学样,也跟着狠狠喝了一口茶,然后像看怪㼪物一般,呆呆的看向苏文墨。

      人才啊!

      大哥们,⑕你们可别怪我啊!

      春风似无情,却把花来抱!

      其实我只是出来放松放松心情,只是来看看,真没想和水灵儿花前月下、把酒言欢的。

      “原来正是苏大人对出了小女子的对子,大人的长相真是俊。小女子真想与大人……。”

      哦?

      堚 砰!砰!

      苏文༁墨侧眼一看,陈捕头与李五不知是败火攻心,还是其他原因,竟突然白眼一翻,脑袋一歪,直接趴桌上,昏迷不醒了。

      看着突泶然昏迷的两人,苏文墨一惊,手握向剑柄,站了起来,他扫了一眼茶水之后,看向水灵儿,“这茶水果然有问题。”

      嵥 他刚才进屋察觉到了阴寒之气,便多留了一个튢心眼,只覾是假装呷了茶,并未真喝。陈捕头与李五却是喝了不少。

      “有什么问题!茶不醉人,人自醉罢了。公子,水灵儿美吗?”水灵儿看着趴在桌뵌上的二人,抚媚着,轻轻一笑。

      咯咯!햻

      ᐻ 这笑声很轻,却让苏文墨毛骨悚然。

      就在这䮔时,苏㼘文墨先前感受到的那一丝阴气又再次出现。而且,阴气越来越浓,瞬间便充斥了整个屋子。

      呼呼!

      好籊强的阴气!

      苏文墨神色微动,最不想看到事还是发生了。

      嗖!

      银芒闪烁,长剑出鞘,苏文墨手持长剑,诧异的看着水灵儿道:“你果然是鬼物所化。”

      若是鬼物,至少要厉鬼级㍣的鬼物才能凝实身子,幻化出与一般常人无异ⅅ的模样。

      《天启王朝邪祟录》中的记录,鬼物的等级:初生鬼,鬼灵쉟级,厉鬼级等。 譐

      苏文墨感受着了水灵儿的实力,要比断壁残垣处的鬼灵级要强得多,已然是一只厉鬼级鬼物。

      迵也就是说,这鬼物与他的实力相差无几!

      苏文墨正欲先下手为强。

      䋨“郎才女貌本是绝配,他是才子,我是佳人!可他偏偏要用三联来考我,我苦思不解,他便与另一个答出三联的女子双宿双飞。我就这么不堪吗?我恨啊,恨这些有才华的男人,他们恃才傲物,视旁人如蝼蚁,他们都该死。”

      ಕ??

      原来如此!

      “有才华的男人都该死。”

      “还有你!你这个有才华的男人也该死!”

      水灵儿脸上绽出黑气,大眼被黑化,嘴吐黑气,露出红牙,劶原来一张纯美的脸,黑气喷洒,变得狰狞可怕,她伸出利爪,张开一张比脸还大的黑盆大口,“束手就擒吧!没有修为的才子。你们这些有才华的臭男人都该死。”

      咯咯咯!

      苏文컔墨看着这有些惊悚的画面,皱起了眉头。

      在ዻ这种要命的场合,看来,是苟不下去了。

      既然苟不㡽下去了,那就不用苟了!在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䖕又是这个职业,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庎苏文墨没有再迟疑,神情一动,身上突然暴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 砰砰砰!整间层子的东西都在震动。

      哗啦!

      鱼缸被抖倒在地!

      砰砰砰!

      整间阁楼都震动了起来。

      好猛!

      뿰“这什么情况?到底吃了什么玩意,居然能这么厉害吗?弄得整个屋子都在抖动。”

      “这阵势,这得多强썤,水灵讥儿受得了吗?”

      下面吃酒欢娱之人有感觉到了楼阁上的动景,不明就里,惊疑道。

      水灵儿感受到气势蝹,迟疑着看着灵力包裹的苏文荄墨,很⭌强,强到不弱嗅于她。

      “嗯?你竟然隐藏修为,你是修者……?还有这么多驱邪符?” ☘

      嗖嗖嗖!

      屋内十几条符箓飞舞,全部打在了水灵儿身上。

      㲅“你……你长得这么俊,若是你同意与我双修……。”

      接着。

      崩!

      一声巨声。

      “我去!”

      楼阁的门直接被轰开,木碎飞贱,下边靠得近的连滚带爬的闪躲,周边胭脂们,吃酒的俗客们一片哗然,齐刷刷看向楼阁之上。

      “有这么猛吗?”

      “什么情况,门都被整破了。”

      “你话有一点弶多啊!”

      苏文墨自喃,逞着水灵儿惊魂未定时,一口气扔出十几条符箓定住水灵儿,然后出剑斩杀了她。

      收剑,屋内黑气崩散。

      苏文墨默念渡化咒。

      天地无极⪫,万炁根本,斩妖缚邪,渡苦恶炁,大道无量劫!

      ႆ脑袋中出现了功德转化修为的音节。

      居然是两个月时间的修为,比一般鬼灵级所得修为时间要多一倍。

      㫏邪祟等级越高,渡化后修为也是越多。

      苏湘文墨心中有유了数。 ଅ

      环顾四周,一片狼籍!

      最近⸷做好事太忙,我不过出来放松放松心情。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

      一出门就撞了鬼,而且还撞到了一只厉鬼级的鬼物!

      ή 真是太危险了!

      苏文墨吁了一口气。

      不过还好,没事。这一剑下去,还意外收获밫了两个月的修为。

      只是,如今弄出了这么大的动躌景,他这修者的身份是藏不住了。

      既然苟不住修者的身份了,那就索性就领赏钱吧!

      苏文鳀墨平复了一下心境,然后叫䜓醒了被震在地上的陈捕头与李五。

      酆他们可是斩杀这厉鬼级鬼物的证人!有了证人才能证明他杀了邪祟,这样子,他才能领到县衙的赏金ꎹ!

      这可是厉鬼级鬼物!

      至少有两百文钱吧?

      李五晃了晃脑ᆵ袋,打了一ꡖ个寒颤。

      这……,水灵儿呢……,这屋子怎么突然这么瀹冷了。

      陈捕头朦胧中,连忙挣开了小眼,一幅痛失良ji的神情,瞬间向床上望去,唯恐错过了什么。

      然而,床上并没有苏文墨与水灵儿!

      “水灵儿呢?”

      “魂飞魄散了!”苏文墨淡然的将整个房间指了一遍。

      “什么情况?”陈捕头此时才感受馫到这房间的气息,这气息好生熟悉,曾经ण让他好生恐惧,数次让他面临死亡。

      鬼物的气息!

      陈捕头好似猜到了什么。

      苏文墨将水灵儿因爱生恨,以对子为引,吸引最有才的才子前来,然后吞掉癬他们的生魂修炼的事情经过,简单给他二人说了ﱉ遍。

      陈捕头听得额头冷汗直冒。

      ⇸ 这要和鬼物共渡了春宵,他绝嫾对会一次走红啊!

      如果真是这样,他霟陈立白这辈子……那真就毁了。

      “我去,有才华的男人都躟该死!还好,我和陈捕头在这方嫳面都是棒槌。”李五听得一惊一乍的道。

      陈捕头瞪了李五一眼,“你才棒槌。”

      Ⱘ 不对!

      恍然间,他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惊疑看向苏文墨,“水灵儿是鬼物,你斩杀了他。难道你是……,绝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牙ᐥ这实在是让陈捕头想不明白。

      这时,外面门口早已拥来了一堆人,云里雾里中,好奇的看着屋内的苏文墨。

      呵呵!

      苏文墨随意一笑,双手一个法诀点向长Դ剑,修为散出,嗖的一声,飞剑出鞘,银光闪动,嗖嗖嗖,银色剑芒覙带起一丝丝的厲涟漪,在屋子内来튒回翻飞,潇洒飘逸,一小脓会殫复归剑鞘。

      “御剑术!!你竟然苄会刎御剑术……。”陈捕头看着剑虹,一脸不信的Ꞗ惊道。他当然知道只有修者才会御剑术。

      只是他没想到,这同处半年的穷酸书生,一个专司文案,知根知底的,现在突然鄉竟成了……成了一个修者!

      这……。

      这太……太扯蛋了吧!

      苏文墨看着他的表情,笑了笑,双手一摊,“一位好道士看我天天做好事,是个好事之徒,就传功于与我,让我踏入了修行。”苏文墨说着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看着陈捕头与李五一脸呆滞。

      죃 苏文墨再次强⊲调了一遍:“做好事,路遇好道士传功。”

      一些没有天资的凡人,想要踏入修行-,也可以让修为强大的修者强行传功,打开锉修行之门,从而成为修行者。

      只是这样踏入修行,对自身的身体有损害,而且踏入修行后,修行的速హ度要慢得多。

      可这,这也要比当凡人要好得多。恔

      原来是这样!

      陈捕头心中愁怅,“你走了什么运啊,还能这样?我特娘的天天軩看《道门修行入门》,看了几年,练了几年,都没能踏入修行。结果还不如你一朝入道。”

      “一日行三善,来日必有福报。”苏文墨微微一笑道。

      “我就说嘛,文墨这天天做好事,肯定会有福报的。”李五看着苏文墨是修者,心情高兴坏了,他们这组有了一个修者,意谓着以后就不会再遭其他组的白眼。

      襄 陈捕头痄也反映过来,“那也不对啊,水灵儿能凝实人身,很真实,应该是厉鬼级的鬼顾物,䕇实力远在鬼灵之上,若是这样,文墨,你才踏入修行……。”

      “道士홮给了我保命的符箓。”

      “又传功,䯐又给符箓,ꀚ什么狗屎运啊!”陈捕头差点没背过气去。

      “陈偓头,这可是击杀了厉鬼级的鬼物,不但是很大一件功劳,还有赏金的。”苏文墨对着陈捕头使了使眼色,善意的提醒道。

      有赏钱的!

      “哦,对了,哈哈!你这小子。邖”

      一提到赏钱,陈捕头心中顿时好受了许多。

      嘿嘿,这可是厉鬼级的鬼̾物。

      苏文墨쯿这小子︟看着还是挺不错的吗!

      他目光移动,看向门边一群人,发现了老鸨,“好一个老鸨,居然敢将鬼物招入妓院害人。你好大的胆子。”

      老鸨想逃,陈捕头如柱子般的身体,居然如风一般快速冲了过去,如老鹰提小鸡걉一般,提起了老鸨。

      苏文墨与李五也同时出手,封锁现场,控制耍客,让他们不要乱说,以避免引起县城不必要的恐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