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顶级无码视频

      半响。

      杜江幽幽醒来,感觉闪脸꽣上湿乎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舔着。

      쭤 횧睁开硧双眼。

      一头神俊的黑色马匹伸着舌头在舔自己。

      冷夜驹!

      У 躲开它的再一次亲热,杜江站了起来。

      摸了摸冷夜驹飘逸的鬃毛,他开始观察四周。

      头敇顶一道银白色光华뫡如同银河悬在半空,缓缓流入前方深不见底的深渊。

      眼前翐是一座座绿色的剑山,只是看了一眼边缘,眼睛都好似被划破一般。

      透过山中间隙,他看到远处那黑멍暗深渊之上,一片片大的不像话的绿色巨伞遮住了深渊。

      看着这一幕场景,他觉得非常熟悉,还未深思,慴一阵‘嗖嗖’的声音传来。

      “嘶律律”

      一旁的冷夜驹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不停虿吭叫,显得异常暴躁。

      啟来不及多想,杜江周身劲力畴涌动,真气勃发,降魔金钟与护身铁衣浮现,嘹亮的虎啸合着龙吟响Nj彻孼这方뾁天地。

      떚浓烈的腥臭味传来。

      霎那间。

      一个硕大无比的青黑色蛇头探出剑山,粉红的分叉蛇信只是一卷,便叼走了冷夜驹,囫囵吞入腹中。

      欀㕨“孽畜!”

      看着冷夜驹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巨蛇吞食,杜江勃然大怒,双ୢ脚发力,震塌一片大地睒,猛地向巨蛇奔去。

      砰!

      怒火冲天的铁拳,直接击中巨蛇黑白相间的腹部。

      一拳椺击出,体型如山的巨㛞蛇如同一张薄纸,被轻易打鬞穿。

      青黑色巨蛇在䴺被杜江打中之后,哼都没有哼一声,轰然倒下,压塌一座座剑山。

      嗯?

      这么脆弱?

      ⿣这条巨蛇驁的伟岸身形明显和它的实力非常不符,望着被压塌的‘剑山’,好似一根根放大的锋利茅草。

      脑中闪过一些片段,杜江没有细想。

      上前徒手撕开了巨蛇躯体,海量血液如同瀑布,哗啦鎊啦喷射而出,瞬间染红了周苅围大地。

      쇽 他在血海之中不断翻雖找,终于找到了先前被吞下的冷夜驹。

      冷夜驹没有明显外伤,只是繋受到了一些压迫,骨骼有些变形。见到ᣈ杜江之后,黑黑的眼珠欣喜的眨了眨。

      救出冷夜驹之后,花뺔了小半柱香时间,杜江终ꥐ于确定自己在哪。

      就是在先前看到的那个小洞前面。

      自己应该是整个人缩小了,那些剑山不过是些杂草,头顶银河就是先前所看到的月华。

      这种神鶐通难道就是‘纳须弥于芥子,藏日月于壶中’?

      在他前世都有一花一世界シ,一叶一菩提的概念流传,在这个武道伟力无穷的世界,更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ﻡ兜兜转转了半天,杜江确定自己出不去了。

      他尝试着朝洞口瞪的反方向行走,待到一定范围以后,面前会出现一层透明薄膜。

      仍他用尽全身真气击打,薄膜之上只是泛起阵阵涟漪,根本打不破。

      无奈之下回到冷夜驹所在,扛起冷夜驹向黑暗深渊走去。

      之前很难想象的场景,如今杜江却在将它具现化。

      恀“别人骑马,我是马骑ᡝ人,这要是被小妹、小白看到,非得笑我一辈子不成。”

      说归说,但要他将受谐伤的冷夜驹丢在此地,一人上路,他也做不到。 鱲

      扛着比自己大上很多的冷夜驹,杜江来到了洞口。

      漆黑的洞口能见度殩低的可怕,洞口旁边半截石碑横插在地中,上半截已经丢失不见,残留븼的背面上雕刻着三只兽脚。

      具体是妖是兽还是其他,他看不出来。

      톄 䢢 呼! ᨯ

      一阵阴风拂面,澪杜江骨䔦头发冷。

      是之前那种阴风躅!

      看来自己找对地方了。

      放下冷夜驹,杜江找粞到一根相对较小的枯枝,数掌劈下,再次将枯枝变小。

      刺啦!

      撕下自己右手袍服,将劈碎ﯣ的枯枝捆成一根,随后找到一枚烂叶,拿出火折子点燃,简单的做了一个火把。ở

      杜江右手发力,将冷夜驹整个扛起,左手拿着火把,一步一澩步踏入漆黑的洞内。

      눍在外面看来不ࣴ过碗口大小的洞口,如今在他面前高不知几丈,看不到顶,沿焷着右边石壁,他缓缓而行。

      借助갏微弱ꕷ的火光,他看到了石壁壁面光滑如镜,脚下也非泥土,而是一整ԧ块不ꁩ知名玉石铺垫而成。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明明看着像天然洞穴,走进以后又뚫发现人工的痕迹。这些石壁和地面,肯定是经匠人打磨,䂗制造才有如此光泽。 닃

      黑暗的洞口如同张开巨嘴的妖魔,䳪静静等候猎物送上门酪来。

      一阵又一阵的阴风刮来,即便杜江缙非常小䧖心的护住火把,数次之后它还是熄灭了。Ꮣ

      不再纠结火光,借助头顶淡淡月华,杜江继续朝洞内﮸走去。

      “呜呜!”

      不知是风声还是鳣其他什么,诡异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瘆得吓人。

      杜江整个人心神凝聚起来,不敢大意,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右边多了一个转角。

      转角处比其他地方显得更为光亮,隐约间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圆形白影。

      洞内太黑了,他看不清那个具体是什么。

      漆靥黑的洞内,一团白花花的事物,还在左右晃动,究竟是何物?

      杜江虽然不惧鬼魅⠘,但是人面对未知的事物时,始终还是存在一些畏惧心理,何况还是在这种环境,更צּ是让人不寒而栗䃳。

      裄左手抽出一根枯ꡗ枝,屈指一弹,枯枝飞向白影。

       “啊.....谁?谁打我屁㰱股?”

      一道惊慌的声音传来。

      眼见白影剧烈抖动,杜江还未听清所说话语,直接鼓荡全身詆真气,金퐍光闪耀的降魔金钟与护퇊身铁衣纷纷浮现。

      ᧦ 高昂的虎啸᦮龙吟之声盖住了之前的诡异声响。鿩

      닣他正欲向那白影攻去,但是降魔金钟的金光照亮了这片角落。

      他看到了那个白影是一个白花花的屁股,一个身着斩妖宫官服的年轻男子正起身转过头来。 䞾

      “虎啸金钟罩?” 戱

      “龙吟铁布衫?”

      “你是何人?”

      未等回话,那名年轻男子看清杜江模样后,又惊呼道:“马面?你삺是地府来人齹?”

      ྌ “我已经死了吗?”

      “呜呜,我不要死啊。”那名年轻男子自顾自哭了起来。

      “马面?”杜江感到莫名其妙,自己虽然称不上貌若潘安,却也是清秀文嗰雅,如何会将自己跟马面联系起来?

      瞬间。

      他篺想起来自己背上扛着的冷夜驹,总算明白过☯来,好笑得放下冷夜驹,仔细观察着这位江陵小霸王。

      没错。

      这位不出意外,应当就是失踪多日的江陵小霸王:柳星河。

      看着츿眼前嚎啕大哭的小霸王,杜江很难将他跟通神强者联系ꥩ起来,不禁开口问道:“阁下是否就是江陵城斩妖卫,柳星河?”

      听到询问,柳星河顿时묯愣住了,抬起头来,下意识的反问道:“你认识我嵎?”

      借助煌煌金光,完整看清㋼柳星河模样之后,杜碸江连忙后退,没有过多注意背풫后。

      ꄊ 砰!

      他狠狠的撞在后面石壁之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