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不雅照

      僙 光是蜵听这香料的名字,便已经让人陷入沉醉。

      噃 随着那一缕轻烟弥漫开,一股淡淡却又沁人心脾的香味钻进了ꅿ众人的鼻孔中ᗩ。

      “嗯,不愧是曲仙子亲手制成的香料,果然不凡䡁,假以婴时日,恐怕这十大香料的排名갹中也会有此香一席之地。”

      ﹢这马屁,拍得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

      Ṯ 就连沈昱都有些看不下去,曲幽燃的这种香料虽说香气怡人,比起其它那些名贵쨷的香料来说,还要略逊一筹,想必说这句话的那人应该是刻意讨好罢了。

      曲幽微微一笑,算是有了答复,燃完香之后,双手捧出盒中的책瑶琴,放置于琴桌之上,轻轻拨弄了几个弦,意味深长的目光却落到沈昱身上,微微笑道:“今天奴家准备的琴曲乃是沈쁺公子所作,名为《꜔春江花月夜》,请各位琴友欣赏。”

      是沈昱的曲子?

      뫆温暖听到时,心中就有些不喜쐱,只是曲幽双手已经抚在琴上,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倒是䗧暗中给其它人使了个眼色,其中的意思也只有他䏇们才清楚了。䓨

      캬听鬂到曲幽居然要弹自己的那道《春江花珘月夜》时,沈昱脸上也闪过一丝惊讶,不过片刻之后便已经醒悟过来,若是没料错,这应该是曲幽ç故意选择的这一曲,目的不是为了她自己的荣辱,而是在众人面前替自叓己撑腰。

      袣沈昱心中闪过一㽃丝感Ꮔ动,昲冲㽉着曲幽微微一点头,偷偷地竖起了拇指,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鰞到。

      屋子里安静下来,唯有曲幽的琴声叮咚,回荡在众人的耳边,同样是自己弹奏的曲子,不同的人弹出来就有不同的心情,比起自己的欢快与轻松,曲幽的㢮曲子中却多了一丝莫名軉的沉甸感。⩲

      只是这种沉甸感只有沈昱能够听出来,此曲落在其它人耳中෸时,无一不露出惊讶的眼神,让他们心生嫉妒的是,此曲若是曲幽曲仙子所做也就罢了,可是却由一个少年所做,这不是在打这ᗁ些人的脸吗?

      下面已经有人暗暗后悔,早知道曲幽一上来就祭出这等大杀器,自己应䵠该早一步上去的,现在倒긛好,下ꐖ面的这些人若是没什么拿手的曲子,又怎ܔ么好意思上台去?

      秌就连温暖也承认,此曲的确很好听,可是唯一让他感到困惑的就是谱曲的人到底是谁?

      曲幽说是沈昱所谱,可在自己听来,这更像是在给沈昱脸上贴愩金一般,自己忍不住偷偷瞪了沈昱一眼,对他的恨意又多了几分。㻞

      又过了一会,ᛈ琴声由高亢转为低沉,又渐渐消失,众人这才从琴声中清醒过来,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便对曲幽报以热烈的掌声。

      方台之上的曲幽难得露出一丝局促,微微一笑:“诸位千万不要误会,奴家已经说过了,此曲乃沈昱所作,奴家只是借花献眏佛而已。”

      춇“曲仙子此言差异。”温暖哈哈一笑,不屑的目光扫了瘦一眼沈昱,冷笑道:“就算曲子真是沈昱所作,但以他的琴艺怕是连此曲一成都发挥不出来,好好的曲子给他就是浪费了。”

      䛌似乎已经习惯温暖看自己不顺眼,沈뵤昱嘴角微微勾起,淡伟淡道:쬻“温大家是不是年纪太大听不롗清楚?曲姐姐明明说的是谱曲,你怎么又扯到弹奏上了?再说⊶了,你可曾亲耳听过讦我弹꾖琴?若是没有,躕你凭什么就说我弹得不好?”

      ⎭“哼㺠。”温䱒暖重重哼一声,不服气道:“老夫弹琴展四十余载,什么疗人什么曲没有听过?像你这种只会逞口舌之利的人实在太多了,这辈子注定成不了大气。”

      “就算我不能成大气,䖆我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去努力,只可惜,温大家怕是见不到那一天了。”볡 ໂ

      摍这分明就是在嘲笑温暖仗势欺人,在场걹的众人你看看我,낃我看看你,要不是不想得罪温暖,恐怕早뛣就已经笑出声来。

      ﷕ 챺“黄口小儿埊,你可敢与我赌上一赌?”温暖已经被沈昱的话所激怒,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恶狠뷙狠地盯着沈昱。

      “好呀。”沈昱同样站了起来,骄傲地抬头问道:“不知怎么个比法?”

      沈昱的桀骜让温暖感到了一丝威胁,犹豫了一下之后,自己终于想到了一个能够稳胜不败的方法,只是这个办法未⽸免有些倚老卖老。

      截 轻轻咳了一声,温暖故意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既然沈公子能作出如此悦耳之曲,肯定也是饱读琴谱,不如这样,你我二人各弹一ᣠ曲,若是对誹方能说得上曲名,便记一分,✫反之则记对方一分,先得五分者为胜,沈公子觉得如何?”

      此言一出,曲幽心中便暗暗骂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家伙,你Ꭓ活了一大把年纪,听过的琴曲不计其数,随便拿出几个人沈昱都未必能听得上名字,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曲幽看了一眼沈昱,正想替他分辨一二之时,沈昱却微微一笑:“既然温大家都亲自下场,那小子又怎么能有不奉陪的道理,덨不过誹咱们可先说好了,不管是⧐谁弹的曲子,必须要得到大家的认可才行,总不能随随便便弹个曲子,安个名字就能糊弄人吧?”

      “对对对,这是自然。”见沈昱果然上当,温暖心中暗喜,ᔁ得意洋洋道:“既然此计乃老叴夫提出,这第一曲便由老夫操琴如何?”

      “温大家请。”

      䱿㕇 似乎觉得自己已揺是俛成슫竹于胸,温暖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掉,慢吞吞地捧着自己的琴촀盒来到方台上坐定,同样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缓缓道:“此香名为扥紫真檀,憖出自西域盘盘国,至今已经几l百年有余,中原早已不见其踪影,老夫为了这次香会,也是忍痛割爱。”

      趁着温暖摆弄香炉的时候,曲幽靠近沈昱,低声嗔怪道:“你这傻子,怎么什么当都上?那温暖这么大年纪看过的曲子无数,你又읔能知᱒道多少?这岂不是稳输之局?”

      觪 䧶 沈昱笑着看着曲幽,轻声ꥣ道:“曲姐姐怎么对我连一点自信都没有?就算他听过铛的曲子再多,世上也有他从鉶来都没有听过的,这一次,我会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看着沈昱脸上闪过的自信感,曲幽心中却是微微一荡﵀,一张俏脸不知道因为묺想돉到了什么红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