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夫妻

      看到韩智的第一个瞬间,双瞳人心里十分的开心,因为又一个猎物出现了。 ᆧ

      可是,当他看到被韩智踩在脚下的无头尸体,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

      那是一具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

      再看看旁边,那被劈成两半的头颅,还是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脸上充满了好奇和不解,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铁锤,然蜇后看了看尸体手里的铁锤。

      他妈的!还是一模一样!

      双瞳人一脸的懵逼?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人是离谁?怎么ꂕ跟我长쌡得一模一样?铁锤也跟我的一样?

      难道是我双胞胎兄弟?

      可是他一想,不对啊!我他妈没有双胞胎兄弟啊!

      随即,他便彻底怒了,因为不管这具尸体是谁的!那肯定是跟自己关系啊!不然为什ꞡ么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他打算先报仇再说陥!剩下的事情,等报了仇以后慢慢去想。

      “你找死!竟然敢杀死我侨!呸……不对!你竟然敢杀我兄弟!呸……也不对!不管了!先杀了你再说!”

      暴怒的双瞳人挥舞着铁锤朝着韩智冲了过去。

      㨮此时,夹在ᔦ中间的猫耳娘已ऩ经朝着旁边的一家商店内跑去,打算坐山观虎斗,然后找机会开溜。

      “吓死人了……吓死人了……太可怕了……”躲在商店里胟的猫耳娘,看着巷子里打斗的两个人,心里惊恐万分。

      视线回到韩智这里。

      “想要就给你嘛,不用这么激动。”韩智一脚将地上的尸体朝着冲来的簈双瞳人踢了过去,打算让他们“兄弟俩”团聚。

      随后,韩智紧跟着冲了过去。

      “这他妈不是我兄弟!”

      双瞳人怒吼一声,转身躲过了砸来的尸体。

      紧接着,将手里的铁锤抡圆了朝着韩智砸去,同时双眼中发出一道奇异的光芒,朝着韩智射去。

      “就知道你会耍阴招,早就防着你呢。”

      刚才,韩哵智就发现了死去的那个双瞳人眼睛有问题,譆所以他一餎直防备着这个新出现的双瞳人。

      几乎是在双瞳人섊双眼发生变化的第一个时间,他就察觉到了。

      此时,韩智距离双瞳人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他闭上了双眼!

      뱛凭借着闭眼之前的画面,以及耳中传来的动静。

      双手握刀挥向了空中,格挡住了砸来的铁锤。

      “铛”

      随后,韩智闭着双杆眼,凭借自己敏锐的判断,转身横移,同时挥刀横斩。

      “铛”

      铁锤和长刀再次碰撞在一起。

      “铛”“铛”“铛”

      隙 븀 ㇠韩智以极快的速度,凭借着耳边传来的声音,连斩三刀。 疶

      随后,双脚用力一蹬,朝着身后跳去。

      紧接着,他双手挥舞着长刀在原地转了一个圈,长刀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再次朝着双瞳人斩去。

      在转身的同时,他背过双瞳人的视线쏜,睁开双眼,ꂰ从刀背上看ᚶ清了身后双瞳人的位置和动作。

      븼 等转过身的时候,他再次闭上了双眼。

      “Ϛ铛”

      一刀格挡住砸来的铁锤。

      ꤉ 韩智一个快速的俯身翻滚,翻到了双瞳人的背后。

      ﹩ 同时睁开双眼,手中长刀朝着双瞳人双腿斩去。

       厢一击命中!

      不过这一刀,并没有斩断双瞳人的双腿。

      ⅒ 不过也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韩智手中动作不停,深得趁你病要你命这句话的精髓。

      朝着双瞳人的双缹腿,连续再斩三刀。

      随后,在起身的꘶同时,将长刀从双瞳人的后背上斜刺了进去。

      犹如穿糖葫芦一般。

      这一刀顺着双瞳人的脊椎骨,直接刺进了他的头颅之中。

      ᆔ 虌在葃刺进去的同时,韩智转动手中长刀,将双瞳人的大脑搅了一个粉碎。

      随后,韩智拔出了手中长刀,而双瞳人춝则是不甘心的倒了下去。왮 ᯓ ⒨

      至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ƚ 为什么,自己的迷惑之瞳对眼前这个男人不管用!

      为什么,他闭着双睛都能将自己斩杀!

      ……

      看着倒下的双瞳北人,韩智给了他跟上一个双嵾瞳人一样的待遇。

      斩首,一刀劈两半。

      公平公正嘛!既然长得一模一样!待遇自然要一模一样!

      “斩草除根,防止诈尸,还是很有必要的嘛。”看着地上一模一样的两具无头尸体,韩智뵃满意的点了点⭇头ꭎ。

      突然间,韩智的双耳微微动了一下,随后将톷脑袋偏向了右边。

      “嗖”的一声!

      一支箭朝着韩智的脑袋射了过来,几乎是擦着韩智的左耳射了过去。

      “我⬈记住你了!”

      允韩智扭过头,看着站在围墙上朝着自己射箭的女人。

      那是一个身穿银色胸甲,脚蹬银色长靴的金发女人,五官长得很精致,手里握着一把造뾉型奇特的长弓。

      女惕人面色平静,反手抽出一根长箭,搭弓射箭,再次朝着韩智射来一箭。

      “靠!你给我等着!”

      看到女人一声不吭,再次射来一箭,韩智怒骂一声,朝着旁边的三层小楼内跑去。

      躲进屋内的韩智,站在窗前,微微露出了一个脑袋,想看看外面的情况。

      “嗖”的一声。

      一支长箭再次朝着他的脑袋射来。

      韩ﮡ智赶忙回头,躲过了这一箭。

      “我靠!要不要射的这么准,这眼睛,퐘没个几ﭻ年可练不成这样。”看着插在地上,仍旧不断颤动的长箭,韩智不由的感叹道。

      “喂!墙上的美女,听的到吗?可以聊访聊吗?”韩智身体靠在墙上,大声的朝着外面喊道,“咱能不能不要乱射箭,这很危险的好不好。”

      回应韩智的,是从窗外射来的一箭。

      “妈的!疯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看着地上不断乱颤的长箭,韩智气的直咬牙。

      沉默了片刻。

      窗外已经没有了动静。

      韩智捡起地上的一块碎木板,朝着窗外扔去。

      “嗖”的一声。

      碎木块被一箭射中,死死钉在了地上。

      “妈的!─我就不信你有那么多箭!”

      韩智不信邪的开始朝着窗外扔石头,木块,垃圾헌等。

      不过这次,Ꭵ并没有箭射进来。

      但是ڍ韩智知道,围墙上的那个女⣷人,正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突然,他听到外面喥传来了物体落地的声音,虽然声音很轻,但还是逃不过自己的耳朵ၕ。

      握紧手中的长刀,静静㦃地等待着。

      片刻以后,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有人朝着门口走来。

      “3”

      “2”

      “1”

      “就是现在!”

      韩智在心里默默地数着脚步声,随后猛的挥刀朝着门口斩去。

      လ “嗷㉕……”

      一声狼嚎传来。

      紧接着,一只灰色狼人韡扑了进来。

      韩智双手挥出的长刀,被狼人用一对狼ᚅ爪挡住。

      灰色狼人猛的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韩智⌑的脑袋咬来。

      看着灰色狼人嘴里那沾染着碎肉毟的狼牙,以及那腥臭的气味。

      韩智差点没被熏吐,不过动作并没有停止。

      他双手用力,用长刀格挡住压下来的狼爪,䘴同时抬起脚,朝着灰色狼人的肚子踹去。

      泲 这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灰色狼人肚子上最柔软的地方。

      “㢒嗷……”

      灰色狼人吃痛之下,发出一声狼嗥,随后停止了攻击,朝着身后倒退了两步。

      看着倒退出去的灰色狼人,韩智怒骂一声,“呸……狗东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随后,他手握长刀,一脸戒备的看着门外的灰色狼人。

      而就在此时,又一道身影从围墙㚉的另一边跳了过来。

      这是一个身穿破旧棉衣的荒野猎人,手里拿着一把双管猎枪,身上挂着一条子弹带。

      几乎是在跳下来的同时,荒野猎人就抬곀起手中的猎枪,朝着韩智开了一枪。

      砰!

      “靠!一ᓸ群疯子!”

      来不及多想,在荒野猎人抬起猎枪的同时,韩智就是一个翻춙滚,朝ἱ着楼梯口跑去。

      咚咚的上了䅎楼梯,转身跑进了Ꮃ二楼。

      砰!

      身后又传来一声枪响,打在了楼梯上。

      走到二楼的韩智,走到窗边朝外看了詡一眼,发现围墙上的女人已经跳了下来,此时正站在门口警戒。

      而荒謨野猎人和灰色狼人已经走进了一层大厅。

      咚咚咚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韩智知ᘃ道有人朝着二楼走来了,应该是灰色狼人打头阵覃,荒野猎人紧随⇍其后。

      而街道上。

      不远处的商店里,猫耳娘从中跑了出来,朝着路口跑去。

      女猎手发现了ヂ逃跑的猫耳娘,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根长箭,抬起手中的长弓朝着猫耳娘射去。

      不过,这一箭被猫耳娘灵活的躲了过去。

      “咦!”

      女猎手ഥ看着跑远的猫耳娘,再次抽出一根长箭射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

      打头阵的灰色狼人,已经从楼梯蒵口处,露出了半个身影。

      与此同时,韩智动了!

      녻他纵身跃起,从窗口处跳了下去。

      双手紧握长刀,朝着正下方的女猎手斩去。

      轵 几乎是瞬间ﳚ,女猎手就发现了异常。

      不过,已经线来不及了。

      此时,她刚刚射出一箭,ꐢ来不及再抽出第二箭,只能惊恐地看無着从天而降的长刀。

      从二楼跳驎下,真的用不了多久。

      几乎是瞬间,长刀就劈入了女猎手的头颅。

      而韩智则是借力一跃,一个翻身跳到了旁边。

      随后,在女猎手倒下之前,转身挥刀,斩首,再挥刀,两半㊑。

      “럐完美!我说了,我会记住你的!”

      几乎是没有停顿,韩샨智转身朝着屋内跑去。

      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楼梯口冲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