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看了能湿的句子

      我有节奏的敲响了房门暗号。

      房中脚甴步声隐隐传来,门随即打开,一双斗牛般的眼神率先如箭头般明晃晃的袭来。

      这是什么?下马威?好吧!陪你玩玩!

      想到这,我먭用古井无波的眼神澙怼了上去。

      我们有过交流,所以都知道对方的姓ပ名。

      他叫王子诺,习武近二十年,他与我设想的没有太大的出入,是个高大威猛的莽夫,学识肤浅,奉行武力。

      ꆤ 这从他发来信息的字里行间与他此刻的态度也能看出一二。

      “佩服!厉害!不过你还得与我打一场!”

      王子诺错开眼☆神,败下阵来,退身让步。

      他的声音底气十足,却在浑厚中显得有那么一丝愚钝,这点貸在他的语意中得以升级。

      뚉“你我为什么要打一场?赢了能抓住子弹吗?”

      我说着进入房间,表情依旧,用言语揣㯵摩他的智商。

      王子诺像平头哥一样,而且也穿着中山㹒装。他那硬朗且又饱满的面容,憨憨的仿佛不允许他多想。

      “排个大小而已!哪个赢了哪个就是老大!是人都能抓ट住子弹,不是吗?”

      我品味他的反讽,饶有兴趣的点点头,却突然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抓住他的手腕并用力一扭。

      “扑通~!”

      “嗷~!!!你特么干嘛?还没开始呢!”

      我칈瞬间已将他制服,双手扭着他的手腕쏃,一脚踩着他的背,并在地上摩擦。

      “你败了!᭻这是事实!其次请你别再坚守你那无用的一套,否则在现䢧实中就只会这样吃亏!”

      “豯咚咚咚~!!!”

      王子诺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敲打地面,只觉十分的憋屈窝火。

      “你特么赖皮!太特么卑鄙了ઘ!小人!小人!!!放开我!我们公平一战!”

      “你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无用的形式上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玩。我绝不会与你一较高下,你若是同意与我谈正事,我这就放럺手。”

      我双手逮的很吃力,不由得在内心惊叹王子诺的武力。 ᪛

      “好!我同意!”

      王子诺挣扎无果,ྒྷ答应的很干脆。

      我立刻松手,汗都出来了。

      王䭏子诺就地翻滚,在门边华丽起身,张开双手,鄾横眉怒目。

      “我要打你了!”

      “你真好!但是不好意思,我也要打你了!”

      我已脱去外套,做好准备,早料到他定会如此。

      我的武力值也不差,曾经在部队单兵作战能力的竞赛中,我一直是名列前茅。

      혬 接下来是军中格斗与传统武术之间的较量。ঌ

      譼王子诺带ၢ着满身怒火冲了过来䗙,进入攻击范围,突然旋身跃起,对我使出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籲 蕼

      “啪~!”

      “扑通~!”

      “嗷~!!!”

      櫙战斗结束!我手拿着椅子把儿,王子诺倒在地上捂着腿,木制椅子散落一地。

      “你个阴比!你特么又赖皮!!!呜~”

      王子诺快气哭了,剧痛让他在短时间内겥丧失了战斗能力。

      我抽出一根烟点上,并丢了一根给他。

      “呼~你抓未出膛的子ㅽ弹,我用工具打你。这个对联工工整整,独缺一个横批,嗯~两个傻逼!你觉得如何?”

      닸 王子诺闻言,看似有所领悟,满脸的愤怒陡然变成难堪。

      㦎他捡起烟,坐了起来,仔细的盯着我。

      我坐在他对面,递出打火机,用微笑示意。

      王子诺叼着烟,뻐伸头点姙燃。

      淚 “嘶~你好聪明!眼神好犀利!而且说得很对!感觉你天텤生的降我!你多大了?”

      䕣 “刘天一!二十七!”

      ⶸ 我说完伸出手。

      “王子诺!二十五!”

      王子诺出手相握。

      “咔吱孞~”

      彼此心中拍下这握手一幕,达成共识,珍藏于记忆中,即将一同ꃎ开启漫ꞣ长的婊럀帝征途。

      “哥哥!”

      “弟弟!”

      我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不打不相识,然而这江湖豪情,却令我们都有些矫情与难堪。

      也许我们属性雷同,同为农民子弟,且都失去了父亲。这在刚才短暂的魅力交锋逳之下볗,得以认可,得以信任,得以深刻。

      ٫ 鰑 打理一番,我们一同出了旅社,找了个小ஊ酒馆,随便点了几个菜,便蔨进入包厢。

      蠼 刚一落座,王子诺便瞄切入主题。

      “哥!我们都是失去了父亲的人,且都是血性男儿。我们可以不要钱,但我们不可以让自己的父亲死的不明不白。在如今时代的휉背景下,枉我一身武力,却不能像武侠小说中那样任性的快意恩仇。我是个粗人!没你那样的头脑,当我发现还有另一个人与我一样执着的时候,我便开始在暗中观察你。我之所以找你,就是想与你合作。”

      我想起父亲,再看王子诺时,顿时亲切了许多。因为我们同病相怜,所以感同뫧身受。

      我理解的点点头,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还有!你了解那次事件的具体情况吗?”

      王子诺悲痛的点点头。

      “唉~!我们的遭遇一样,面对强大的对手,无能为力。好在我有个在网络方面超级厉害的堂弟,他在得知情况之后,很是气愤!便开始了疯狂的调查。我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竟找到了一段视频。”

      王子诺说完掏出手机,一番操作之后,点开一个视频文件递给我看。

      꼓 画面很清晰,角度也很好。当我看见年迈沧桑的老父亲之픒时,尘封的思念让我忍不住颤抖的惊呼出声。

      “爸~啊!”

      这是一个建筑工地,六个工人正在高空用水泥浇灌基体。

      基体像巨大的烟囱,六人正站在口沿展开的窄小平台上囈作业。和谐的画面不过三秒钟,下方拆模的根基突然膨胀。

      쵼 六人所在的平台随之一阵剧烈的摇晃,其中五人在慌乱中失足坠入深深的混凝土之中。ᄤ只有ᠬ一人掉了下来,便是我的父亲。

      画面随即陡然一黑,我将手机放在桌上,心如刀绞。

      斡我终于知道了父亲的死因,未料竟是如此的残忍。

      同时我也终于明白䲑,像李若冰那样띢的人此生为何会与我相识,相知,貢相~算了吧!

      塈ᰞ 至于那美丽的邂逅,不是天意!而是人为!

      那一秒,父亲在想跨些什么?是否依然惦记着我与母亲。

      簻㳸我的儿啊!永别了!请恕父亲不能亲眼见你娶妻生子。

      老伴儿啊!永别了!来生再续!

      我痛的龇牙咧嘴,紧紧皱眉,久违的泪水再次滋润䵪憔悴的面容。

      我想起李家父女的嘴脸,攥紧拳头高高举起,狠狠的捶在桌面上。

      “咚~!”

      王子诺见我这样,内心难免一阵剧痛。

      “哥!先别这样!视频没了,还有音频,重点在后面。”

      我闻声一震,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拿起手机,放在耳边仔细聆罶听。

      视频拍摄者可能是父亲的工友,见事故突发,他丢下手机,可能冲上前去施救了。

      “老吴!老王!老刘!啊~!救人啊!快叫人来过来啊!”

      “瞎叫唤什么?小声点!㺞下方主体已得到控制,这已是畧第四次坍塌事故了,未料这次竟然成功了!这是天意!还有Ȥ~他~他们已经死了,都被钢筋扎成那样了,眼看是믷救不活了!唉~此事绝不能让外界知道,否则你我就都完了!知道吗?”

      “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老王还在痛苦呻吟呢!你没听见吗?ൽ赶紧叫人过来呀!!!”

      “工期紧张,节点将至,鲁班奖你知道吗?这个天桥主体严重拖拉,充满邪乎,这一切都是必然!秅安全监理就快过来了,你别大呼小叫的,我先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接下来,声音变成一个铁汉无助的哭泣漪,伴随着深远处微弱的呻吟声,他哭的更加桨汹涌。

      不一会儿,那个没有人性的声音再次冰冷的响起。

      “你会得到意想不發到的㸿巨额财富,前提是你必须将此事烂眕在肚子里。晚上我请你喝酒详谈,来啊!上人!继续灌浆!”

      “不咾~!你疯啦!你个鬼殠日的!不~!你ퟖ他妈的放开我!啊~!迷信啊!活祭啊!活祭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得到报应的……”

      黿音频像恐怖电影一般,描绘的画面仿佛历历在目,至ꎮ此也终于播放完毕。

      王子诺痛苦的摇着头,至今也不敢相信这是真事。

      相对于我父亲的离去,他碤父亲的离去则更加悲惨。

      这无异于谋杀,我也未料到此事还有这么多的隐情。

      ⚣三王子诺十分坚强,懂得在悲伤的漩涡中浅간入浅出。他沉默片刻,用力一抹那始终未垂落的泪滴。

      “哥!想必你已听出其中的重点。工期、节点、鲁班奖、主体四次垮塌、迷信、活祭!ߜ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曾暗中请过法师作法,法师说要活祭,否则这基体永远也无法完成。这事故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已经没有区别了!”

      我点点头,义愤填膺。

      “哼~!生命不是专属有钱人的买卖!他们若能卖,便也能买!我们不稀罕他们那些臭钱,我们要的只是平等与公正。这是我的逆鳞,纵是天王老子逆了我,我也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王子诺再次底被点燃了愤怒,一腔热血激情澎湃。

      刐 “ꂬ哥!说得好!我没看错人!”

      謽我同样也很欣赏王子诺,此刻才对他有了一定的认可,为自뗡己能遇到ᕚ像他这样的同道中人而深感荣幸。

      我拍拍他浑厚的肩膀,接着问道:

      “这视频是谁拍摄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