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写真集完整版

      山城国胜龙寺城,细川藤孝在自己的府邸中收到了生母三渊晴员的来信。

      信里催她入京。

      幕府命令斯波家嫡子义银代表将军前去近江,参与六角ꪱ家讨伐浅井家的战事。

      她将作为斯波义壣银的近卫䲳随行,任务是保护斯波义银的安全。

      在信里,三渊晴员隐隐表露出,希望她迎娶斯波义银的想法,看得细川藤孝清秀的脸乨蛋皱起。

      她此时正在䦧府邸㄁的轨棋室之中,对面坐着一位淡雅的丽人,两人正手谈一局。

      “怎么?心情不好?”

      见细川藤孝看完信沉默不语,对面的姬武士菃把玩着棋子说。

      “三渊大人还真是。。爱操心。”

      虽然她已经过继回细川家,但生母对她一向疼爱有加,有时候擅作主张也颇为头疼,碴只是这次事情有些大。

      䳛作为幕府三管领出身的高等틘武家,本来婚姻大事就注定是政治联姻,可三渊晴员这般不和细川家商量就随便决定,会让细川藤孝很尴尬,真是没把自啨己当外人。

      三渊晴员出身㇝和泉细川家,现在的家主细川元常与她是姐妹关系。

      ኷两人∺姐妹情深,因为细川元常膝下无女,遂从三渊家将晴员次女ﰲ藤孝过继回细川家,好继承和泉细川家풸。

      细川家在近幾分两支,一支是京兆细川쪨家,四国和近幾都有庞大的领地,为细川宗家嫡传。

      距另一支就是和泉细川家,世代为幕府奉众,将军亲信,深受信任。

      前些年京兆细川家起了与足利将巿军争锋的念头,家督细川晴元率大军几次上洛京都夺权,一时间幕府管领细川家凌驾于足利将军之上。

      结果管领将军血拼后实力大损,细川家臣三好长庆崛起,夺了细川家在四国趡的根基,细川京兆家沦为三好家ܝ的傀儡。

      这些年足鍎利家被三好家不断侵袭,在六角定赖出兵相助后才迫使三好家谈判。

      最后的协议令足利义辉愤怒又无奈。三好家成了管领代,三好长庆为足利幕府御相帾伴众。

      细川家家底都丢光了,只剩下名分。足利家的脸也没了,敌人变成了重臣。

      这御相伴众一直是足利家亲族近支才能够担任的职务,非德高望重者不足以担当。

      现在给了三好长庆,和让足利义辉跪下叫妈妈有什么区别。可形势比人强,没法子,先苟延残喘着。

      就是这协议也没管几年用,签了不到两年,六楂角定赖死了。三好家蠢蠢遖欲ቩ动,妄图卷土重来。

      和泉细川家经营的山城国与和泉国几处重要城池,都是三好家进攻的目标。

      ☊ 就在火烧眉毛的节骨眼上,三渊晴伵员的信来了,怎么能让细川藤孝欢喜。估计心里都开骂生母不分轻重,不知缓急。

      Ȫ “三渊大人叫我回ו京一次,陪଼斯波家的嫡公子去近江作秀。”

      细川藤孝自幼聪慧,对京都这些天的事看在眼里。生母三言两语她大概就猜탢出了幕府的心思,不由冷笑,哪有这么简单。

      这六角家与浅井家都是近幾鏖战幸存下来的有力武家,哪是这么好相与。

      足利将军想使个零模两可的堜态度,指不定惹回一身腥来。

      ㎁ 闵 可怜这斯波家的小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汢男人就该好好Ե在家相妻教女,女人的事掺合什么。

      “这六角家讨伐浅井家,公方大人派个公子去,是想模糊态度吗?”

      䪿 细川藤孝对面的姬武士低头想了一下줫说。

      “可不是嘛,现在三好家上洛在即,公方大人不想再树新敌了。”

      细川藤孝语气略带调侃地说。

      “为了护这斯波公子不要出艅事,三渊大人命我上京前去护卫,还要我另择一名姬武士随行。

      光秀,你要不要瘵跟我一起去近江国看看?”찕

      “也好,正好看看近江国最近的变化,免得日后有事时误判。”

      픡 祱 坐在细川藤孝对面的女子名叫明智光秀ꉧ。

      明智家是美浓国ꥋ土岐家䭈的分支,土岐家衰败后明智家屈从了斋藤道三。这明智光秀少邇女英杰,本㖩应该有一番作为。

      哲 可惜才出仕斋藤家就遇上一色义龙造反,不肯臣服弑母者的明智光秀䧄被迫西走近幾。

      后来在山城国遇上细川藤孝,两人相뵛见恨晚结为知己。就暂居在细川藤孝府上,整द日谈论时事,也是一趣。

      南近江,蔔观音寺城。

      此城是六角家经营了僨数代的居率城。城在琵琶湖南岸不远,北陆的战马生铁,西国的南蛮物皆从琵琶湖北岸商路而来。

      东面美浓国的稻米粮油,东南伊势国刀剑锻줠造物,源源不断从观音寺城向西面的山城国运送。

      这些商路就足够近江国富甲天下,更何况琵琶湖周边土地肥沃,水源充沛,整个近江国石高七十七万囪石有余。鲒

      近江国又邻近山城国,京都在眼皮底下。一旦有变,即可上洛京都夺取天下퓵,难怪足利证家要世代打压六角家。

      足利家的訃爪牙京极家已经败落꺿,新贵浅井家从先代家督浅井亮政过世后不复锐气。

      现任家督浅井久政多次败ਟ给六角家,要不是传统盟友越前朝仓家驰援,也支撑不到今天。

      如今浅井家少볃主浅井长政英明果决,鈹名声鹊起,为家臣拥护。如果不彻底䤆压服浅井家,等长政궀上位阬,六角家未必还能像现在这般轻松压制ꏩ。

      另一方面,六角义贤新登家督롬之位。自古武家上位就没有太平的,为了压制有力家臣,显示自己的能力。茱历鵌来也是要打一仗。

      要么对外,要么对内。六角家家臣还算团结忠诚,六角义贤的目标自然放在了宿敌浅井家身上。

      亿 狡猾的六角⭸义贤准备变现先代六角定赖留下的最珍贵财富,足利将军家的盟约。借ᒎ此统一近江,称霸近幾。

      可她等来的,却是足利家犹如笑话的回答。

      “斯波家的公子?公方大人莫非是在㥥说笑吧?”

      ᭕ 被六角义贤招来议事的是她女儿,六角家少主义治。听闻足利将军派了个男人来,她有些傻띙眼。 譳

      “公方大人这是믳把我六角쪰家当傻子。足利ꐥ家与六角家的盟约,是先代战死无数六角家姬武士得来的,岂能让足利家如此混过去。”

      六角义䶛贤冷冷一笑,对女儿说⡥。 ꙥ

      “你把消息传出去㈿,就说幕府派了武将来助战,是斯波家嫡传。”

      镔“母亲的意思是ン,让浅井家去劫杀?可浅井久政没那么傻吧?。”Ժ

      六角义治明白了母亲的打算,可是浅井家未必会上当。浅井久政买出了名的平庸,但也没傻到这份上吧。这种事一旦泄露,足利将军震怒,局势只会更坏。

      “她没有胆子,那你就找뇺人动手呀。”

      六角义贤不满地扫了女儿一眼旫,美艳成熟的脸上,划过一丝残忍的笑意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