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e022

      “她以下犯上瓫,不敬本宫,又不知悔改,不服管教......”

      淑妃叫叶筠那眼神震慑住了,本就没有什么,这会子更是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

      “所以绘鱦月到底是说了什么,总该有个内容,不然娘娘何至᱁于此。”叶筠步步紧逼,声音愈发冷下来⽱,“亦ᐱ或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叶氏,是你的奴才打翻了ꋭ本宫的汤,本就是她有罪在先,本宫还罚不⽯得了蓿?”淑妃头皮发麻,可依旧硬撑着。

      一则是面子上挂不住,二则是不想在宁琛面前被看穿识破。 哝

      “若只是打翻了汤,就要如此重罚?娘娘不是说绘月她出言不逊么,ᄈ能叫娘娘气愤至此的话,娘娘不会这么一会儿就忘了吧?”

      叶筠盯着淑妃的双眼,不允许对方的目光有一丝፡一毫的躲闪。

      此刻的她,竟隐淝隐有几分杀伐果断的頔刚毅之气从周身散发出来,与白日里鸃那个娇软的少女ﺳ截然不同。

      忽的,头上出现了一把伞,遮住了不停打在她身上的雨珠䋺。

      叶筠低头,身边是一双织金玄纹龙靴。

      看着宁琛站到了叶筠贈身旁,淑妃心里又是酸楚,又䙈是忌恨,但此时更多的还是慌乱、心虚、惧怕。

      “皇上,臣妾......”

      “淑妃思念大公主,朕特准允其詑回宫,明日由陆统领差人送淑妃回宫吧。”긋宁琛冷声开口。

      叶筠捏紧了拳头,死死盯着淑捗妃,终于还是放开了▭手。

      她知道,宁琛看在大公主的面子ⴘ上,到底不会因为一个美人的奴婢对淑妃如何的,今日能做出将淑妃遣送回宫的决定,已经是极限了。

      “皇上,皇上不要啊,您怎么能因为一个奴才,因为明美人就......”

      “娘娘慎言!鹄”퓵元九打断她,“皇上是ꨙ因为顾及大公主离不开生母,娘娘又思念孩子,这才准允꩸娘娘回宫的。”

      淑妃听到这ƒ里,不明白也明白了,身子一软,香萝和流萤赶紧把她给扶住了。

      ೬宁琛頾回头看她一▓眼,眸中满是失望和冷意。 㜛

      以前他只觉得淑妃笨,但好歹没有坏心,可如今看来,淑妃是不仅蠢,心也狠。

      賧 櫌方才被逼问,却说不出绘月是为何出言不逊,显然就是赺因为绘月打翻了汤罐,而借机打骂她出气。

      这样的人,大公主养在她身边,日后不知道该被养成什么样子了。

      一场闹椝剧,最终以淑妃被遣送回宫告낻终,当晚叶筠还是和宁琛回了前院。

      绘月被打的不轻,请了太医看过后,又上了药,说好好养着不会留疤,这才叫众人放心䈖。

      ᴞ南栀被叶筠指挥着去照顾绘月䠾,她自己则重新沐浴后,独身去了宁琛房里。 ﺜ

      “臣妾谢皇上替臣妾做主。”

      推门进来,宁琛刚沐浴完,正背对着门口穿寝衣。

      听到뿾声音⅝,手ꃅ微微顿了一下,“天色已晚,朕命人传话下去了,明日下午再继续赶路,快歇息吧。”

      显然,他并不想提方才的事。

      淑妃到底生下了大公主,为了大公主的颜面,宁琛也要叫淑妃面上好看,那就不能再提这件事情。

      一个公主的生母텬滥用刑罚,以公报私,这话传出去不好听。웎 欦

      叶筠眸色暗了暗,缓步走近,伸手环住宁琛的腰,就把头贴在他的后背上。

      “皇上,臣妾今日怕了。”

      ꙑ “怕什么,不是有朕在吗。”宁琛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ꗸ

      캓 “绘月是臣妾的贴身宫女,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臣妾却ঔ不能护她周全,皇上越靠近臣妾,臣妾越受人嫉妒,偏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䪋,保护身边人ᡓ,臣妾实在怕了,可是若有朝一日,皇上眼中휱不再有臣௝妾,臣妾更不知该如何度日뻋。”

      쏏 叶筠的声音低沉,夹杂着几分沙哑和挣扎,顿了顿,又继续。

      “可是,臣妾又素来倔ᢙ强固执,即便害怕,也绝不䕪愿受人欺辱,所以皇上,臣妾不能㱽骗您,今日淑妃如何对臣妾的宫女,日后,臣妾是要还回去的。”

      “叶氏,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宁琛的声音骤然冰冷。

      转身,蝛一把捏住面前女子的削瘦的肩膀,直直的盯着她。

      “皇上,臣妾不是手软心软之人,但臣妾,也绝不愿欺骗皇上,做出那伪善的样子来ᩎ。”叶筠坚定。

      宁琛看着面前的少女,白鰩皙的面庞分明坽是柔软的,可眼神却锐利又隐隐藏着几分说不明的情绪,眼眶鼻尖有些不自然的红,显见是哭过튖的,红唇紧紧抿着,倔强的叫人心疼。

      悵她只‚穿着单薄的中衣,身体的温度传到宁琛的掌心,似乎要一路直闯到心底去,可那微微僵硬的双肩却告诉宁琛,㛴这个女子是害怕的,但她依旧倔强。

      良久,宁琛松开了手,垂眸,“不要失ﭼ了分寸,朕累了,你去耳房歇着吧,今晚不必伺候搞。”

      “臣妾知道了뚍,臣妾告退。”ꅅ叶筠福了福铘身子,轻轻退了出去。

      螄 ᗛ 外头风雨正盛,犹如宁琛的内心。

      历来接受的教育告诉㑕他,女席子应当宽宏大度,良善贤淑,可叶筠却直白的告诉他杓,她会报仇。

      这样的䝧真实,让宁琛想接受,又觉得有违规矩和那些条条框框的道义,几番纠结,他心里是复杂↘的。

      不仂过宁琛还是下了令,没有把叶筠晚上独自睡在耳房的消息传出去。

      獤 终究还是在意了叶筠的颜面。

      次弫日,因为车马劳顿之故,众人都起得晚,但‘思女心切’的淑妃却是一早蠻就被安排人护送回宫了。

      皇上说淑妃是思女心切,那淑妃就是,即便众人心里大概知道不是这样,也不敢劳乱说话。

      紟叶筠起身后直接就蓭回了后院儿,离启程还有几个时辰,能独自待一☿会儿。

      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去感谢了周宝林㋓。 儰

      昨天太晚了,怕扰了她休息。

      第二件事就去看绘月。

       绘月脸上涂了药,用纱布包着,因ꍪ为那宫女下手狠,打的绘月嘴里都烂了,如今也不好进食,只能吃些软和的粥,鑳还是清淡的。

      “美人,是奴婢不好,给您惹祸了。”绘月自责的很。 퀑

      叶筠牵住她,“我们욤荣辱与共,这样的话不要说,还有两三冀日就到汴州行宫,届时我求了皇上把你尷送到外祖父那里养着,待我们返程,再来接你,你莫要多想,定要好好养伤,日后才能继续伺候不是?”

      绘月含着泪点头,眼下她如果跟着,又不能伺候,自己也受罪。

      可叶筠这般悉心安排,她还是感动不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