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差不多的app

      “大兄,要不,今天把弟妹们都弄到我这青竹院来……”

      “放,你什么意思?是不准备大动干戈了?”

      程处弼对公孙放一会儿这般想,一会儿那般想,明显不高兴了,此时的他因为他的调动,已经蓄势待发了。

      “是啊,放,小屁孩最烦人了,不是哭,就是闹,再说了,你把他们弄来,我们还能安心搞事吗?”

      “你们……”

      “二弟,他们说的也有理,如此,今天便算了,等明天……你们准备做的事,为兄可以参与吗?”

      “当然!”

      公孙放当然不介意多一个劳动力。

      只不过,如此说道了一番后,他的思路又悄然改变了,觉得一开始还是别把目标定得太高了,动静弄得太大。

      如此,便决定先对青竹院进行一番改造,从而也检验一下方案的可行性。

      “大兄,我需要锄头、柴刀、锤子、凿子……”

      “二弟,锄头柴刀是家里常备的农具,锤子也是有的,但凿子,那是木工们用的……二弟,你莫不是想弄什么奇淫技巧的东西吧?那是万万不可的……”

      “大兄,我是这般想,只要是能给人居生活带来便捷的技能,那都是值得尊重与推崇的。”

      “二弟……”

      “公孙大哥,你且听他的弄了来便是,且看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是啊,公孙大哥,我们正有劲无处使呢,就当是我们拜托你。”

      程处弼与尉迟宝环两位贵公子都这般说了,公孙亮虽心有不愿,但还是去给他们取来了所需的工具。

      当然,凿子是没有的。

      但于公孙放而言,暂时没有就没有吧,如果确实需要,他再去铁匠铺定做便是。

      “大兄,你还想参与吗?”

      “当然。”

      公孙亮这一去一来的时间里,也算是想明白了。

      患了离魂症的公孙放,想必内心是恐慌的,与其拦着它做这做那,不如成全他的离经叛道,从而达到缓解他内心恐慌的效果。

      “二弟,你的药方……”

      公孙亮突然惊呼,从而也责怪自己这个大兄当得太失职了,那天他们回来得匆忙,到了家又是那般情形,还有公孙放的表现,使得他竟是忘了曹国公特别开出来的药方。

      他惊呼过后,慌忙转身跑了出去。

      “你大兄……如我大兄。”

      尉迟宝环一脸笑的摇了摇头。

      “我大兄也是……我阿爹说,还不如我沉稳。”

      “呵呵……你们的确……够沉稳。”

      公孙放逼视着他们厚实的身板,一语双关的回了一句后,便招呼他们扛上锄头随他去挖坑。

      坑到底挖在哪儿好?

      公孙放肯定是觉得在公孙宅邸外,他家的田地边挖坑是最好的,可那么一来,工程量大了,动静也大了,再说,这青竹院里,常住的就他一个……不对,下个月他还得去县学。

      头痛啊!

      三位少年雄赳赳气昂昂的扛着锄头、拿着柴刀出发了,目的地,后院的临近院墙根的一处空地上,那里原本草植生长繁茂,绿意盎然。

      “放,你们家的下人太懒惰了。”

      “尉迟,也不能这么说,你也看见了,他们家的下人总计也就那么多……”

      “我等有手有脚的,平常过日子,为何要依赖他人?”

      公孙放很是不以为然的引导着他们:“这次,你们来我家,没带跟班过来,便是最为明智之举。”

      “放,难道你不觉得,如果我们带了跟班,你就多了可以使唤的人了?”

      两位贵公子在自家大人的暴力镇压下,抱头鼠窜而来,哪还有让其带跟班的可能。

      “好像也是呵!”

      公孙放笑了笑。

      “放,你确实变了……以前的你特别固执,面上也难见笑容。”

      “是吗?”

      那样子,不就像一个小老头吗?

      公孙放如此想着,开始设定粪坑的大小,他准备挖一个长方形的粪坑,长两米五,宽一米,深两米,想来是足够用的。

      再在旁边挖一个正方形的沤肥池,边长一米,深一米五。

      当然,挖出来的土坑坑还得夯实了,上面还得盖上盖子,最好能盖住粪便的芬芳气味。

      做好定位后,他挥动柴刀,随手在边上砍倒了两根竹子……

      “放,某等若是如你这般,家中大人见了,铁定是一顿好打。”

      随意砍伐乃大忌,亦可以说是有违律令的。

      华夏文明的发展史上,从西周开始,便有了如何合理利用与保护自然环境的律法。

      至秦,融入了秦律中。

      《田律》中更是明确记载了每一个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如:春季二月,不可采伐山林,拥堵河流;不到夏天,不用把草做成草木灰;到七月,才可以抓鱼鳖;到仲冬时节,才可以在“野虞”的指导下进山打猎。

      当下的大唐,在工部便设有虞部,有虞部郎中一员,从五品上;下设虞部员外郎一员,从六品上;另有,主事两人,从九品上;令史四人,书令史九人,掌固四人。

      虞部郎中与虞部员外郎的职责便是掌管京城的植物种植、山泽苑囿、草木薪炭、田猎之事。

      所以说,对公孙放此举,尉迟宝环与程处弼还只是对比自身轻描淡写的一说,因不放心公孙放做了调派匆忙回转的公孙亮见了,更是大声惊呼:“二弟,使不得。”

      本要跟着砍倒第三根竹子的公孙放将柴刀举在头顶,一脸疑惑的问:“为何?”

      “一应砍伐行为都应申报虞部,获批后方能砍伐。”

      “如此,柴火的砍伐也需申报?”

      “按理是如此,但这么一来,虞部的人即便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所以,砍伐的柴火检查便由各坊正指派坊卒行使,柴火棍子的粗细是有特别讲究的,还有棍子的种类,亦是有严格要求的,砍伐的只能是杂树或茅草,松枝之类的,除非是干枯而死,已离了树干的,方能拾来当柴火使用……”

      公孙亮顺势哔哔哔地给他普及了一大通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听得公孙放不觉大为感叹之余,又不禁想,即如此,又怎么会导致沙漠的形成?

      “可是,我只是想在自家院里砍伐几根竹子而已,这有什么?”

      “二弟,你千万不能这般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可实际的呢,又有多少人真心诚服于王的统治?要不然,又哪来的朝代更替?

      此时的公孙放自不会说这些逆天之言,一直以来,他也是认同规则的,那些个在历史的潮流中,因势造反者,或许有他的道理,但因他发动的造反这一事件所导致的众多老百姓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他很老实的表示,他不再随意砍伐了。

      “理当如此。”

      公孙亮颇感欣慰,继而问及他到底准备做什么?

      “公孙大哥,他说更衣室太臭了,要设法将之变香。”

      “粪水肯定是臭的,又怎能变香?”

      “大兄,将粪便用水冲洗,顺着架设的管道流到远离更衣室的地方,再在更衣室里放上香包,或是放上一钵驱味花草,不就香了么?”

      “二弟,你是男子,怎么能把心思用到这上面?”

      “大兄,此等事上,是不分男女的。”

      公孙放的面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如春风般温润和煦,公孙亮再想说什么责备的话,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了。

      他现在是病人,我不与之计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