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旗舰版无限观看

      时光回溯到几天前,姜子牙战败,率军退回西岐城,第一件事不是清点伤亡,安抚将士,而是直奔王宫,向姬发请罪。这是他掌兵以来,吃过最大的败仗,必须要消除姬发的怒火。

      虽然自己贵为相父鐂,即便是将十万人马葬送得一干二净,大王也绝不会在明面上责备自己,可心里难保不会对自㴬己生隙,长靿此已久,必会影响自己的权威。

      뫁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姜子牙来说,他的大权来自姬发,若姬发不再信任他,东征伐纣将会变成泡影,自己也会成㠤为西岐最大的罪人。这种后果,不是自己所能承蘫受的。

      ꤌ人的权力越㥼大,责任就越大,以前的姜子牙还不肁理解这句话,可现在是镓无比深刻。 愥

      鴊“子牙,你去见武ಚ王,拉贫道一起作甚。”

      惧留孙闲庭信步,面上挂着微笑,与步伐凌乱,脸色凝重的姜子牙成了鲜明的对比。

      姜子牙沉声道:“道兄,今日若不是你不辞而别,殷洪不会陷入敌手,我也不会在战场上黰陷入被动,已至于⻾落괊入ັ韩荣的圈套,导致损兵折将。”迮

      说起这事,姜子牙一阵气闷,他也知道因ཀྵ为资质原因,昆仑十勰二仙不怎么待见自己,可㭘不至于连起敭码的㣰尊重都没有吧。

      㭀惧留孙有些心虚的看了䨚姜子牙一眼,解释道:錬“子牙,你误会贫道☣了,土行孙这孽障迟迟不祭出捆仙绳,贫道心中不忿,又限于神仙身份,不能帮到子牙,故才不告而别,未尝料到伦你会吃败仗。”

      姜子牙叹道:“道兄学识远胜我僘百倍,难道不知牵一发而动全身。土行孙在韩荣手下充当重要身份,他的存在,已经影响到战局了。”

      䌿 㤡这话说得惧留孙老脸一红,他当时哪有功夫想这么多,于是道:“子牙,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记得你出发时,是如何信뚇心铴十足,简直胜券在握。贫道相信你的能力,故才先走,Õ谁料到你如此……”

      姜Ờ子빼牙脸色一红,他뚫当ᗗ时太想打一场酣畅淋漓的胜战了,所以一时⹒自信过头,才说了大话,谁知这会惧留孙提起,幸好旁쐍边没人,否则自己老脸往哪里搁。面对惧留孙,他摸了띘摸胡须,尴尬道:“道兄,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请你跟我一起来,是想你帮我䠩说几句好话,消除䄹大王的顾虑。”

      惧留孙也是一个人뷎精,目光微微闪烁,便道:沒“你是说,因为这次大败,武王会萌生息兵罢战的想밁法。”

      姜子牙不可置否的点头,这个大王什么都鹉好,有野心,有魄力,就是䂪心思比较重,想法会因人因事而变;若是战事一帆风顺,᭖他自然不会多想,一旦损失严重,他会怀疑自己的决策。

      “子牙,周代成汤,这是天数,无人能阻止这场大势。你须跟武王陈明利弊关系,这둳改朝换代,ॷ那有不负出代价的,如今只不过吃了⾄几场败仗,万万不可动摇信念。”

      这一场神魔人参加的大战,关系太大,无ꉔ人能置身事外퉒,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几位圣人,同样在暗地里下棋,最后结局,便是姬周问鼎天下,三百六十五路쑂正神ꋭ归位,天庭正常运转,自己十二上仙完成杀劫,日后只须精进道果,斩去三尸,证得大道。

      姜子牙苦笑道:“我何尝不知,可大王始终是一个凡人,他又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况且我是臣,他是君,我劝他,他若不听,为之奈何!”

      还有一句话,姜子牙没说,自己这两个多月损兵⩬折将,死了十几位殿下,这些人都是大王的兄弟,谁敢保证,大王心中没有一点想法。

      “你说的也有几分毘道理。也罢,待会我会相劝武王,总不能让你辛苦白费。”

      惧留孙也是行事果断的人,明白内中原因后,他知道自己必须走一趟王宫。

      姜子牙大喜道:“多谢딛道兄为我的事费心!”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惧留孙不以为意的䴥摆了摆手。

      젙……

      ꠝ 蟌 ⍇姬发所住的王宫规模也就比相府大了一倍胅,姜子牙在朝歌当过官䌧,进过皇宫,那눵里气势磅礴,雕梁画栋,比王宫气派十倍。

      经内侍通报,姜子牙和惧留孙来到大殿,见到了姬发。

      “罪臣姜子牙,拜见大王。”

      姜子牙上前行礼,而惧留づ孙只是打了一个稽首㏾,吱他是无拘无束的神仙,自然不受凡人那爷套礼节。别说姬쎸发只是一个诸侯,就是他日变成天子,他也餶不会像姜子牙这般行礼

      姬发道:“小王见过⟠仙长,不知仙长驾临,有失远迎。”

      自己父亲执政时,这西岐地界几ⴋ十年也见不到一位神仙,没想Ɋ到传到自己手中,才不过几年功夫,先后见了十几位神仙,连那高高在上的圣人也光临西岐战场。

      按说惧留孙光풾临王宫आ,自己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得知姜子牙又吃了败仗,姬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惧留孙笑道:“大王言重了,你乃西岐圣主,肯见贫道,贫道已经心满意足了,岂敢过多要求!”

      끇 姬发笑了笑,他只¬是随口说说,并ᙯ没打算出殿相迎,便道:“仙长请上座。”说完,他便命人去准备清茶,招待贵客。

      幒至于姜㫍子牙,姬发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说实话,냴姬发对姜子牙有些不满,上次他是怎么在自鹹己面前保证的,可又吃了一场大败仗。

      姜子牙微躬的렀身子,只感觉面上无光,以前的姬发对他ፃ态度很好,来㧈王宫议事,几乎坐着交谈。

      惧留孙萖看了一眼姜子牙,并没有䧪为他说话,这个师弟是要长点教训了,为人太过自满。这次大败,可귺以⒄说他要负主뵖要责任。

      姬发也坐在他的王座上,问惧留孙:“仙长乃是真正的世ﲗ外高人,今日来见小王,可是有事?”

      其实不用问,姬发已经猜到了,必是为姜子牙的事情而来,这姜子牙吃了败仗,找一个神仙为他说情,倒是好手段。

      惧留孙道:“贫道此来,一则是拜访大王,二则是解子牙的难题。”燆

      姬发一听,不禁生出了兴趣,忙请教,惧留孙何等聪明,自然不会说弟子土行孙早下山与西岐为难躊,묄自己ﮯ是来解决这事的。只是云里雾里说拐了一番,听得姬发一኎头雾水Ⱜ。

      姜子牙见状,心中暗喜,这神仙的身份果然好用,大王明明不懂,却只能装懂,连问都不敢问,生怕被惧留孙看穿。只是这惧留孙也太小气了,自己只不过刚刚说了他几句,他到是记上了,这么久也不帮自ຐ己说话,害自己这般躬着身子,好生难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