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公子,晚上看会有什깊么不同?”马玉龙有些疑惑,张文微微一笑,显得有些神⋣秘,但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上楼休息。

      ……

      等张文醒来后,太阳移到了斜西方,但天色还很亮。 

      张文走下楼,只有张威和王喜来两个人,两人看张文走下来,就站起身来说氃了声公子。张文点了点头,走到桌旁坐下,ﯾ两人跟着⤦坐下,张威给张文倒了杯水,张文喝了一口问道“他们炅呢?ᚳ”

      ༚ 王喜来回道걘“头和赵灿去牵马了되,长顺在后厨,玉龙去捞鱼去了!”

      “你俩有事干嘛?跎”张文问。两人摇了摇头。张文接着说“你俩帮我去办件事”

      跏 “公子请吩咐!”两人齐声道。

      “䞍你뗔们等会一个去城外收购一些果蔬,不需要多,能买上的每样来些。另一个去城门口将回来的人拉一个过来,我问些话。”两人点了点头。“天黑之前回来,注意安全”张䈣文嘱咐道。

      ……䵞

      ㈱ 张文搬了个凳子,放在门口外,斜坐着倚靠在门上,眼神飘忽,这是意念全力发动的前兆,意念是张文学习的超能系的一本,但䒈和普通的意念不同栿,张文的意念中混合了很多,有魔法系的精神力量,也有修真和武道的元神之力,这些只是叫法不同,但本质上却是同一种,只是侧重点不同,在修行前꫄期,除了超能系的意念具有攻击能力,其䑍它辅助能力更强,但此᪉时的张文却已不是前期了,数种能力早已融合,威能妙用更是非凡。

      意念从从眉心涌出,瞬息笼罩全城。城池中的一鍧切纤毫毕现。刘长顺做着糕点,认真庄重。马玉龙水下闭息找鱼ꎂ,王东赵灿喂马聊天,还没走出城门口的张威和王喜穩来猜拳选任务,还有那些睡着的人,牲᷶畜,飞禽小虫。庞大홀的信息瞬间冲进张文的脑海,但却没有引起张文的一点不适。张文将这些过滤掉,脑海中的整座城都在放大,城墙上的战痕,酒楼中横梁的一处脉络的断裂,越来越大,越来越细。点点荧光,密密麻麻的充斥着整座城池뉐,缓慢的流动,有的进鿆入人、牲畜、鸟虫的体内然后出来,带出一点褐色,然后褐色被流动的荧光磨灭消失,有的停留在人,牲畜、鸟虫的体内在也不出来,泲一点点累积壮大,有的⚺快有的吗。荧光接着放大,这时的张文猛然一惊,这荧光里是一道道符文✗锁链,在᳗交织纵横构看的头皮发麻。这些符文锁链没有丝毫要攻击张文的意思,依然缓缓流动,往复不止,张文体内也在一点点累积这,却一点异常也感觉不到。将意念收回眉心,张文观看着体内的〿荧光点,符文还在放大,符文内还ⶅ是符文,环环嵌套,无止无休,也许看的是下一层,但蓦然间就回菢到了最初的层的ㄓ符文面。约

      看到这里是,张文便放弃了观看,这些东西就厨好像一把锁一样,没有正确的钥匙,是怎么也看不到内部。

      将符文只能记下,只能留待日后。那荧光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中的灵气了。但城外的荧光中没有那一道道符文锁链,张文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答案就在眼前,却就是解不开包裹答案的锁。不过收获也很大。等到王喜来和张威两人回来后再做对比了。 囎

      䫕“公子,晒太阳廜啊!”刘长顺端着糕儇点㪤走了出来,在张文身前放了张小桌子,放上糕点又倒了杯茶㔡。ὀ张文接过茶,吃了口糕点,称赞到好吃,随后叹气道:“刘大䛒哥,你这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啊!”刘长顺笑了“公子,我慦就在金悦城,想吃什么都可以来找我。”张文吃着糕点,笑அ着不语。 䶱

      “公子,你那边的世界有什么美食啊?”刘长顺问道,他是个厨子,就算是当了捕快也݅是个厨子,最关心的还是吃食。张文想了想:“我的那个世界啊,嗯,有个騹国家菜系很多,我没怎么吃过,是个美食国度,只吃过几回僀大餐,味道还是很棒,剟但是食材不如这边的好,等我回去后找些菜普给你。还有另外一个国家的食物,有种叫汉堡的食物,就是两㝢个松软的馍中间加些肉饼和蔬菜抹上酱,味道吧ꞓ一般般。其他的吃食大多都是些烤肉和油炸食短品,味道也就那样吧,感냩觉볏上没啥特色。”

      “Ꮫ谢谢公子,真想看看那个美食国度的菜谱。那个国家的菜谱好收集吗䡎?箰”刘长顺好奇问道

      “不算䇋太难,也有些秘方ಇ不知道,但是很多菜的做法却都有公开,很容易找,”张文想想说。

      “刘大哥突然感觉你有一辈子都做不完的事了!”刘长顺有些懵,他怎么还能有一辈子都惟做不完的事?他就一个厨子。

      张文突然笑道毟:“等我把菜谱拿给你,你就知道了!”

      “公子和老刘都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马玉龙提着六条大鱼走了过来,每条鱼都有一米来长,也不挣扎,都鴡在睡觉。“这什么鱼啊?”张文问道。马玉龙嘿嘿一笑道:“公子,这可是青山河特有的青山白尾鱼,这鱼生性凶猛,力大无穷,一尾打烂个七八块青石板都是等闲,对同类也是毫不留情,平时想抓都抓不着,以鲜虾小鱼为食,但肉质及⑙其鲜美,在我们金悦城有一两肉一两金的说法,在经我们刘大厨的一番调制,那滋味,滋滋滋”马玉龙说着都忍不住吸溜起口水来贄。

      张文眼前一亮,好吃的啊!催促马玉龙将鱼塞放入后厨水落缸中。刘长顺有傉些为难,“这鱼我现在料理不了!灹”张文和马玉龙ﬢ呼吸一窒,这难道要空入宝山而不得吗?刘长顺无奈的解释道“玉龙选的这鱼太大,一身鱼鳞刀剑难伤,我们的佩刀根本切不动!”马玉龙目光有⪑些呆滞,琴合着自己的锅啊!光想着找条大鱼,忘了能鏀不能䓴处理袜这 茬子了!张文舒了口气,“这好办”。郑说着手中青光一现,青玉剑出现在手中。“拿这把剑试试。”又不确定到“这能用吧!”

      刘长顺点了点头,“只要擡能割开鱼鳞,剩下的都有办法”张文将剑踣递给刘长顺,“你直接用它清理鱼吧,用锇完再还我。”

      䞬 张文走出了厨房,又在门口晒着太阳。刘长顺掂了掂剑,感觉很称手。在鱼头处刺了一剑,如若둠无物鰲。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心照不宣。不多时燀,嚑刘长顺鱼鳞变ᖥ处理好堆在一旁,又将鱼分离几段,便빤让马玉龙将剑硒去还给张文。

      马玉龙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这却让张文胆寒了,这是要干啥?你个大㿐老爷们要ᘄ色诱我?

      张文䰤挥手让马玉龙停下:“你是想凃干什么?”马玉龙取出剑,“这个,公子,你看我,不对⑓,这剑能让我玩,额,观赏一会吗?”张文一脸无⊗语,他要真是什么剑客,武侠世界的高手的话,这马玉龙就是在找揍,这模样真的怕他把剑昧掉。

      这时,牵着四匹马的王东和赵灿回来了,“윂玉龙你这小子又ᖻ在干啥坏事!”王东调笑道。马玉龙脸上一囧,期待的看着张文,张文也笑着答应了。

      等到王东和赵灿将马牵到后院后,再回到前팰厅时,看着猪哥样的马玉龙是,顿时感觉一阵尴尬,丢脸都丢出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