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GIF

      两人在街口的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日便캂开始着手清扫旧居。

      χ这屋子虽然常年无人居住,却意外地保存得깫很好,无论是桌椅板凳还是其愠他的木质家臶具都没有被腐蚀或者虫蛀的迹象,擦洗干净后还如崭新的一般,结实可靠。只是被褥之类的织物有些腐朽,需要重新更换。

      屋中家什虽然积灰严重,但好在东西不多,再扔掉一些不可箛用的棉布物品,清理起来也算容易。긮

      阿树军旅多年,做事麻利有序,只半天的功夫便把东面的厢房擦洗得干干净净。

      歇息的当会儿,看둳向厨房,岚溪早已生火起灶,闷上了一锅米饭。

      稻米香气飘在空中,引得阿树的肚子肆无忌惮地应和起空城庌计,怎么忍也控制不了。

      猒 ﻩ他咽了咽口水,情不ᚗ自禁地向着厨房伸长了脖子,就见岚溪正束着头发,围着围裙站在炉灶前,麻利地切着萝捇卜。

      许是肚子太饿,阿树只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岚溪做饭的样子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仿佛也是这般㖍家常温馨。

      ♣他使劲甩了甩头,벛眨了眨眼몽睛,再一看,一育切又恢复了正常。

      “等等啊,饭一会儿就好了。”

      폯 瞥了一眼门口的那张写着大大“饿ᐔ”字的一张脸,岚溪随口说道。

      䢶 ᑬ 阿树正要回答,哪知肚子却抢在他前面,又不争气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咕噜——”,登时红了脸,赶紧退出了厨房。

      岚溪掩口笑着,笑着弯下身子,又往炉火中加了一把干柴。

      饭菜很快便端了上来,岚溪给阿树添了满满一大碗饭,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心中甚是满足。

      鋸 这顿饭做得极是简单,一碟拌萝卜丝、一碟煎鸡蛋。荒年战乱,物资奇缺,有米有菜已是难得。

      岚溪只吃了两口便停了下来。有了之前旅行的经历,阿树也知她食笳量出奇的小,便阨也不再客气,㩼将剩余的白髕米萝卜鸡蛋统统倒进了自己的碗里。嵉

      “这简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了。”

      他擦了擦嘴巴,摸着自己圆滚滚걩的肚子,心满意足地说道。

      岚溪捧着一杯热茶,坐在一旁浅笑。

      “岚溪,你说这屋子的位ᄍ置并不偏僻,门口的木门也不是那么牢靠,很难想象䌼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人进来过。”阿树舒展着四肢。

      “也许曾经有人来过,借住过一段时间又离开了。”岚溪淡淡道。

      阿树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我看不像,这房中늖的灰积得那样厚,一胴点也没有人住过的掑痕迹,少卥说也㨶有十几年没有人呆व过了。”

      ꉮ“也许吧,”少女的目光投向那晴朗无云的天空,“兵荒马乱的,活着的人不是在打仗就是在逃命,谁还敢这个危险的皇城居住呢?”

      七十年前,当她最㗆后一次来ﺞ到这里,将庭院中的梨树移走时,已䒨经在屋子的周边设下了障目的结界,让普通的凡人根本无法瞧见这屋子,更谈不上进到里面来居住。

      “可惜了。”阿树惋惜道。

      “可惜什么?”

      “这屋子虽然不大,位幟置和景色却很不错,空了这几年没有人住,白白浪费掉了。”想起战火中那些流离失所的难民,阿树不禁再次叹息道。

      看他的表情便知他心칩中所想,岚溪笑笑,却并不想和他在家Ꮅ国天下这样的大事上纠缠。

      ࣛ“你觉得这里的景色不错?”她将话题朝轻松的方向引了词引。

      “嗯,只不过……”

      “什么?”

      “要是再有一棵树就好了。”

      “哦?”岚溪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放下了茶杯,“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阿树笑道,“其实按常理来说,这院子里要是有棵树的话肪多少都会挡住些天光,可ꞓ我总觉得,有的话会更好。”

      是啊,嘼有的ᱭ话,会更好。

      岚溪的心中漾起一圈圈涟漪。

      袌“那你觉得种什么树好즳?”她问。

      “梨树吧。”阿树想了想,“梨树好养,花쿜也好看,果实能吃也能治病。”他指着一旁的空地,“种在这石桌旁边就好,漓喏,就在这儿,这个角魬。”

      䂮杯中的茶汤轻轻的颤动了起来,晕出好看的水纹。 꺚

      岚溪看向阿树指的地方,声音像从天边传来:“这里……原本种的就是一棵梨树。”

      “真厯的啊?”阿树吃了一惊,随即笑了起来,“看来我猜对了!可是,为什么又被挖走了呢?”

      “因为……一些原因,那棵梨树被我移栽到了,其它地方。”她顿了一顿,注视着他的眼睛,“请你不要怪我。”

      袋看着她一脸的歉意,阿树鵿一怔,接着一抹古怪的笑容浮在他的㓻脸上,双手抱胸,忽然直直地盯着她不放。

      “怎么了?”她有些心虚,低头뿉饮茶。

      “糊涂了吧,这可是你的家!我怎么会怪你!”阿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岚溪一怔,抬头看他,许久,也自嘲地笑了起来,“是啊,是我糊涂了。”

      苍鹭在天空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那样悠长,引得二人皆是抬眼望去。只见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唯有一洗如水的蓝,就如此刻的时光,干净而纯粹。

      岚溪曾说过,要在这卫城的旧宅中取些东西。阿树原以为只是呆几日便要离开,但十几日过去了,却见她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偶尔贝提及,岚溪也总是笑着岔开话题標。

      罢了,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有地Ҹ方可去,况且黄袍先生还未㨷到卫城,若是只留岚溪一ⲭ人在这兵荒马乱之处,他也不会放心。阿树䄜便也不再多想,安下心来陪着她守在这里。

      两人就这样在这旧宅中暂住下来。

      岚溪住在西厢,阿树住在东厢。

      城中留守的居民已经不多,加上流民散乱,过往频繁ꗳ,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街头一隅已经多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ᔶ 幼年时的颠沛流垍离,少年时的辗转军旅,헞阿树已经ᎀ许久没有体会过安居一处,平静度日的感ᦢ觉。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光如水,平淡流过。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血肉横飞、你死我亡的杀伐疆场正在䛷离他越来越远。因常年征战带来的感官麻木正在消退,阳光的暖意、草木的气味、飞鸟的鸣叫……越来越多之前从未曾在意䛇的事物正被重新感知、发觉。

      阿树在屋后的小山坡上辟了几块荒地,种了一些萝卜和白菜。

      ⋍ 仿佛一切都回琼到了孩提时:每当夕阳西下,他扛着锄头回到屋中时,岚溪已挕经准备好了简单却又可口的饭菜。 ⯨

      那是他眼中最鲜艳的色彩——那个身觬着素衣,不施粉黛的女子,是锔他生活中所有的变化的根源。从她救活自己的那坺一刻开始,他的人生便脱离了䢍自己的掌控。

      他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地追随着她,心里总是会浮现出她的影子。他尤其喜欢看她在院中坐着的样子,喝챟一杯茶、看ꛍ一卷书,亦或是摆弄折来的花草,将它们扎成好看的一束,插进古朴的旧瓷瓶里。

      那是他初륛见她时的模样,在令州的安宅。

      一席白衫,一支木槿,静坐庭中,美得惊心动魄。

      他一直以为,她是官家小姐,大门不出Ⴭ二门不迈,十指娇嫩,不沾阳春水。可是如今,她却毫不介意地与他同住一个屋檐下骗,如普通聦人家的女儿一般,伺弄花草,做饭洗衣。

      岚溪爱花,尤其爱梅。

      冬日的卫城气候寒冷,非常适合梅花生长,建都一千两箿百多年,早Ύ已成为养梅、赏梅的胜地。如今已是初冬,遇上晴好的天气,岚溪总会让阿树陪着,去近郊的几处梅林游玩。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梅花有好颜,有身姿,有傲骨,岚溪爱不释手。㶚

      “龙游”、“朱砂”、“美人”、“寒香”、“玉蝶”……阿树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岚溪全都认得,简䠷直如数家珍。她也常会折上两枝,配上几枝松柏,带回旧宅中精心插好。

      每次的插花,都有不同的姿꤁态和风骨。䟓或婉约,或娇媚,或端庄,或埙大气。

      阿树总会想起初次见她的时候,她将拿一瓶插好的花束递到自己面前,问自己“好不好看”时的样子。那时的他还与她不熟,看都没看,便仓促回答了她。其实当日的ᠩ那句“好看”,并没有太多的实质含义。不过,若是现在她问他,他的回答一ᢍ定和上一次不同。即便还是只有“好看”两个字,也一定是满满的真心实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