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车上他揉我奶好爽

      黄跳跳毕竟是月下尘带出来的,虽然身上没有月下尘的那股狠劲,但是至少学了他几分冷静。所以当五月把这些话说完之后,他就找回了自己的思路,想了一下之后,对着五月说道:

      “五月师叔,你能不能帮我把师父他们叫过来,我有话要和他们说。”

      五月没想到黄跳跳能这么快就缓过心神,心下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于是她便应了他的话,将月下尘和温庭都叫了过来。而在两个人赶过来之前,黄跳跳又十分细致地询问了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及他们的调查发现。

      等两人都赶到之后,黄跳跳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拖着虚弱的身子,对这三个人说道:

      “我昨天晚上听从师父的命令,一直守在玄空门弟子的门前。我承认我有偷懒的想法,因为屋里面太安静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非常无聊,所以我想着先去藏经阁借两本秘籍来看。我走的时候并没有进屋去看里面的情况,因为屋里十分安静,并没有一点声响,所以我就理所应当的觉得那人应该就是昏迷了。但是我忽略了一件事情,五月长老说后来发现她的弟子们都晕在了房间里,所以很有可能,在我离开之前,五月师叔的弟子就已经被迷晕了,那个人就已经逃出去了,只是我没有发现,就因为我一直在房门外面,并没有在房间里。”

      “等我到了藏经阁的时候,我中途因为没有打算火折子,所以我先开了一次门,后来又锁上,然后又开了一次门,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个时候梓辛师叔就已经过世了,但是我开关门的动作惊扰到了他们,所以他们决定把罪名嫁祸到我的身上。”

      “至于梓辛师叔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昨天晚上负责巡视的都是他的弟子,他很有可能是发现了那个人的动向,所以跟到了藏经阁。不过我没弄明白一点,为什么这个人可以顺利进到藏经阁里面。或许是有人提前在那里面做了内应,但是藏经阁的钥匙不是谁都能拿得到手的,所以我觉得可以去查一下近期有谁借过钥匙,应该都有记录。就算纸质的被毁了,借钥匙的人那么少,弟子也应该都记得。”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五月师叔,麻烦您帮我拿一个水杯过来。”

      五月正听得入迷,黄跳跳突然这么一叫她,弄得她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真的给他拿了个杯子过来。而黄跳跳以拿到杯子,立刻在那杯子外面,设了一层结界,然后又递给了五月。

      “五月师叔,您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破开这结界。”

      没有人知道黄跳跳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五月觉得他做这些简直就是在胡闹。因为以他现在这个样子,弄出来的结界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不说,还会消耗自己的能量,别说破这一层,就是他一下子结了十层结界,五月也能轻松破开。

      抱着这样的想法,五月想都没想,就召唤了一条绿丝出来,试图破掉这结界。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五月这一击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虽然只是用了一成力,但这还是让五月觉得十分丢人,她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紧接着又开始试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黄跳跳的结界竟然会有如此的效果,一直到五月用到七成力的时候,才勉强将这结界破开。而这竟然还是黄跳跳在如此虚弱之下设下的结界,并且五月还试了几次,所以如果在黄跳跳身体完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想要破掉这层结界,恐怕五月是要用尽全力才可以。

      这样的发现令在场的三个人都震惊不已,而紧接着,黄跳跳又说出了一个让他们十分惊讶的结论。

      “当时我就是设下的这个结界,实验的结果我给你们看了,那大火必然不可能是我引起的,而如果那个人要是用我拿的烛台的话,定然是要废很大的力气来破开我的结界,门派里有这样修为的人,没有几个。当然,也不能排除他自己带了火折子的可能,毕竟五月师叔也说了,梓辛长老手里的布料很普通,我们穿的都是这种料子做的衣服。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凶手到底是谁,我也不是很清楚。”

      “当然,我是很想怀疑照影的,但是负责看守照影的是温庭长老的弟子,也是我的好朋友温辞镜,出于私心,我不想怀疑他。”

      黄跳跳的一番解释,就好像是在和他们重塑了昨天晚上的现场一样,就连月下尘都没有想到,黄跳跳竟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将每一个细节都能贯穿得如此连贯。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小瞧了黄跳跳,也突然发现,这十年,黄跳跳确实成长了不少,已经完全不像是当年他在街边捡回来的那个小乞丐了。

      所以人总是会变的,这世上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不停流逝的时间了吧。

      想到这里,月下尘忍不住有些唏嘘,但是他也明白,现在不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于是他便对黄跳跳说道:

      “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解决就可以了,五月应该已经把我的决定告诉给你了,等你养好了之后,你就带着黄莺儿,和五月一起,去完成我交代的那些事情吧。不过在走之前,我们肯定得先给梓辛的弟子一个交代,现在照影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到时候这家伙肯定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你也就多担待着点,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到时候我可能会把所有的罪名都加诸到你的身上,你如果不愿意的话,现在可以给我说,我给你选择的机会。”

      “我不介意,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师父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黄跳跳认认真真地看着月下尘,眼睛里的光比以往都要明亮。月下尘见状,一下便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