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仓真奈下海第一步神作

      ꘻听说兰桂坊已经与人合伙了,贾珍只感觉自己躄丢了一大笔钱,相탬当的郁闷。

      不过,当他再度抬头看到薛蟠那得意넅洋洋的样子时,才算反应过来,不由得㭗一阵冷笑,“好呀!怪不得你要羛对赖升下杀手呢?原来薛家竟然也惦记上了香皂这个生意!”

      “我们什么时候和人做香皂生意了!”薛姨妈无比纳闷的看着薛蟠。

      “哈哈!”

      薛蟠匾站了起来,自傲的一扬头,“那香皂生意我的确参与了。两万两银子占一点五的먇股权!”

      而后,他才嘲笑的看着贾珍,“珍大爷,我出了两万两᧕,才只能占到一成五!你区区二百两银子,便想要拿下整个生意?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吧!”

      “薛蟠,买卖不成仁义在!如果我们认为我们的出价有问题,我们可以再谈!但这却不是你打死人的道理!”

      贾珍被薛蟠嘲弄的心中憋屈,濨声音也更加冷ª了。

      “珍大爷,我打死他,也是为了你好!我如果不打死他的话,你以为高衙内能饶䀾了你吗?”

      薛蟠也有些生气了,高声的叫了起来。

      “高衙内,这里面怎么还会有他的事情!”

      贾珍一愣。

      正待问话时,却听到薛蟠又说,“这香皂的生意里,也有高衙内两万的份子!如果我当时没有打死赖升,你道那高衙内会不会亲自上门与你理论?”

       “吡!”

      听闻此言,贾珍是倒吸一口俺冷气,忙向前一步陪笑道,“薛兄弟,刚才是做哥哥错怪你了,这事还是多亏了你在周旋。只是做兄长不明白的是,那杨家不过是个普通的将门,怎么和高衙内扯上关系了!”

      “扯上关系算什么?高衙内今天还特意给我那杨大哥送女人了呢?不过,我那杨大哥没要,反而收了那女人던的丈夫做为下属,还说了一堆促摘缨会的事情。

      晚上我끱们喝酒的时候,我也才知道。原来我那杨大哥,昨天㭯曾经打过高衙内㷱。内侍大总管杨戬杨大人,亲自去了殿帅府,来说合此事!”

      薛蟠在说这番话时,一脸的与有荣焉。

      毕竟媷他也知道自己在家是૨个没地位的,如今能与高衙内和杨晓扯◽上关系,甚至背后还牵出了高俅和杨戬,只感觉到自己的层次也是提升了不少。

      “杨家姓屨杨,杨戬也姓杨!难不成这两家有什么关系吗?”

      薛蟠说得乱七八糟,贾珍听得是胆战心寒。忙又问道,“薛大爷,难不成那杨百딓户,与内侍的杨大人有亲吗?”

      这件事不但他想知道,便连薛姨妈也想知道。甚至于一个躲在屏风后面的丽人,亦跟着向前动了一下,想要听得更加的清楚。

      “好似没ৈ有,我听高衙内的意思,我那杨大哥好似在前几天救了龙极宫的圣人!对了,那香皂的份子中还给龙极宫留了五Ȅ成呢?”

      薛蟠一边回忆着,一紳边说道。

      “啊!”

      闻言之폑后,贾珍是大惊失色。̇心中暗道这下子可是碰上硬碴了。

      如果不是那赖升已死,他非得狠狠的再收拾他棦一顿不可。如果不是他怂恿自己的话,他又焉知这汴京城内多了一Ⅼ个香皂的生意,哪里会삜起態心ꮜ意去抢夺。

      他是越想越怕,ߑ越想越惊,虽然天气已然转寒。但是汗腶水却止不住的向下淌伻流。

      “薛兄弟,这次큧是做哥哥的有眼不识金镶玉。你即与那杨百户和高衙内相熟,甌能否帮着做个中人,说合一番!”

       袃想了一下,他知道事情的转机便在眼前这个他瞧不起的薛蟠头上,忙用热切的眼光看了过去。

      ᤃ“咳!”

      薛蟠刚要说话,便听到了屏风后面的一声微弱的轻咳之声。

      此声,似有千斤之重。

      让本想大包大揽的薛蟠,立刻便又改了口,小眼睛一眨,“珍大哥不必担忧。明早我便会去找杨大哥和高衙内,来替您说合此事!”

      “多谢蟠兄弟了!”

      贾珍闻言心中微定,千恩万谢的离၎开。

      他才刚走,在屏风后面便转出了一个丽人,面如银盆,眼如水杏,丰盈娇美,肤如琉璃,正是薛蟠的胞妹薛宝钗。

      “妹ร妹,我刚才说的̗话㚤没有问题吧!”

      薛蟠知道薛宝钗八面퐈玲珑,做事滴水不漏,忙凑过去问道。

      “哥哥做的没错!一切明天便知分晓!”

      薛宝钗回答道。

      “乖囡!阿姆怎么不懂你侗的意思呢?”薛姨妈好奇豙的问道。

      “明天便知道了,若是快的话,说不得今夜便知!”

      薛宝钗眼眺宁国誉府的方向,杏眼之中流出一波担忧的异드色。

      她素知薛蟠是个藏不住话的,可是不敢乱说。

      此事表面上看,吠只是贾珍去抢杨家的方子。可是䳔背后却牵扯出了龙极宫的圣人,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눋若是那圣人真如坊间传闻所说,是个恋权的人➨。宁国府铁定大祸临头,说不得佶今晚都熬不过去。

      龙极宫!

      믩隆兴帝一身道袍盘↑坐于蒲团㸃之ื上,䂂手里持麑着一柄玉如意。

      身边侍立的뤲正是元春,手里一本道德经,轻轻吟诵,声如清泉石流,动听悦耳䮞。

      从外面进来的杨戬知道这⸁是隆兴帝的晚课时间,不敢打扰ᖚ,蛙老实的等到了一旁。

      半个时辰之后,伴着一声玉磐清响,元春这才合上了手里的道德经。

      儳 “今天喑外面有什么事吗?”

      隆兴帝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懒洋洋的问道。

      “圣人,按照你的吩咐,高家的衙内去找杨百户了!还把林娘子给绑了,想要送给他,不过셯却被杨百户给拒了!更让林冲杀了哄骗他的人,并收他入了龙禁尉!同时,又给高家的小衙内讲了几句摘缨会的事情!”

      杨戬知道隆兴帝想要问什么?连忙说궜道。

      “到是个知进退的!”隆兴帝缓缓的说道榱。߶

      “另外……就是杨百户,誵高家还有紫薇散人的薛家打算合伙做香皂生泜意!他们三人共占五成,另外的五成,他们想要孝敬蔵给圣人!”

      杨戬接着又惸道࿰。

      츜 “算是有点孝心,也难ⳉ为我如此看重他!”

      隆兴帝依然没有睁眼,手指在玉如意上的蟠桃图上不断的抚弄,片刻෉之后,“不用他们晋见了,你收着那五成吧!”

      “老奴领圣人法旨!”

      杨槟戬忙道。投他当然知道隆兴帝说让他收着,不是说把钱给他,而是让他担下合伙的名义。

      至于法旨之名,乃是他的发明。眼前的这位陛下,既然被灪称为龙极宫的圣人,用懿旨又岂能突显出他的重要性,还是用法旨更加贴切。

      “另外……”

      而后,杨戬才又再度上前了一步,在说话时,还看䗁了元春一眼。

      虽然元春一直在低着头,可是就这一眼,她却如同被针刺了一般。知道定然有事涉及到自己家族,是满面骇然,把头压得更低。

      “今天下午,宁国府的管家嘩去兰桂坊了,想要用两百两银子买下香皂的方子!”

      杨戬缓缓的说道,表面上这事是小,폯但是杨晓是简亰在圣人心中的人物。

      他是真得不敢欺瞒此事,一旦圣人从外人的口中听到这事的风声。别说他的荣华富贵可能不保,便是᫙小命也有可能丢了。

      “扑通!”

      元春也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ꚋ,是当场跪了下来。

      不过,她却不敢开口,只能是以身抢地,一动也不敢动。

      “两百两吗?真是好高的一个价葨钱呀!”

      ᣩ隆兴帝终于睁开了眼睛,嘴角挂上了一丝的嘲讽之色。

      手指ܫ在玉如意上再度轻拂了几下,看向了跪在那里一괟动不敢动的元春,“这是宁国府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起来替朕磨墨!”

      “是!”

      元春闻言心中先是ᩂ一紧᷅,又是一悲,但是却不敢多言,忙走到了隆兴帝的身ł边,开始磨墨。

      很快的,墨汁已得。

      隆兴帝是笔走龙䋀蛇,很快的便写完了一封素签,并且递给ӻ了杨戬,“送到前庭,让老四颁旨!”

      “老奴遵法旨!”

      接过鄸素签,杨戬道了一句后,忙向皇城走了过去。

      在出了龙极宫时,他还飞快的瞟了一眼素签上写的内容,是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杨晓孷还真是走运,竟然有资格被圣人当成一柄宝剑,一柄砍向前庭皇帝,以及满朝文武的利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