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警服play

      㢸闸门还未完全打开,里面的野兽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窜了出去。

      ᕑ男子丝毫不慌,在野兽扑过来䦂的一刹那쫾,厥迅速躲开。

      抽刀讹,䂨前扑,上窜,攻击失败的猎豹稳住身形湽,男子已经很快窜上了猎䌩豹的背。

      用力将刀往下一捅。

      男子的反应很快,猎豹的反应更快。

      在感受到背上的压力与痛感,猎豹一个起跳,甩尾,倒地翻滚。

      刀不过小臂,如今只入了其身三分之一,对猎豹而言不过是破皮的小打小闹。

      若是错过此次机会,没能一击毙命,惹恼了猎豹,这样的好휙机会,怕是再难有了。

      핪 男子紧紧握住刀柄,借助自己身体的重量,将刀尖用力下压。

      感到疼痛的೮猎豹,异常ꟗ暴躁的将漀自己的背开始对着墙上撞。

      在꼵男子坚持的下,刀已没入半分。

      鰬手上找不到附着的东西,在猎豹撞到墙上的那一刻,男子果断的弃刀落地。

      “上啊!再给它一刀它就死了!”

      “上啊!你不是号称速度之王吗?怎么这么꿰慢?上去吃了他!撕碎他!把他的肠子也给扯出来!” 魔

      “冲啊!别浪费老子的时间!怂什么!” உ

      “嗜血狼今天怎么了,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怎么还和非櫕洲豹对峙上?”

      줇看着斗㒌兽场上,互相警惕的一人一兽,观众席上众人议论纷纷。

      “嗜血狼前两天刚和非洲的尼罗鳄打了场,虽然胜了,但伤的不轻。

      按照之前的惯例每嫝打完一场,就要休息一个月到一ԝ半月。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ﳸ去回事⎝,才休息了两天又就来了。

      看他这反应,肯定是上次受的伤还没好,带伤上场的,打不过了。”

      说话的那人摇摇头,觉得男子此次凶ᄫ多吉少。

      “伤没好还来干깄什么,浪费岂老子的时间。”

      얼面对猎豹的攻击,见男릉子一直ꢼ躲闪,看台上的众人开始不满的大叫起来。

      “打不过就滚下去,别在这浪费时间。”

      “直接把自己送到非洲豹嘴里算了,躲什么!”

      “别挣扎了,去死吧!老㣞子这次一定要赢钱!”

      “嗜血狼,给我攻ᨪ上去!把这只豹子的牙都给我打掉了!”

      “老䁗子可是把全部的家当都压在你身上了,嗜血狼,一㙟定要给老子赢了!”

      “来来来,二次开局,胜败比例三比七。买定离手!时ꅟ间有限!”

      每排的两侧,各有一个拿着纸笔和布袋的工作人员,绕着看台,一边记录,一边收钱。

      “快过来,我出一百奥利乌(金币),买嗜血狼胜诏。”

      “我出五百奥利乌,压嗜血狼胜。”

      “我出一千奥利乌,买嗜血狼死뇢!”

      “我出四百……”

      ⺃ “六䯌百……”

      前三区的都是有钱人,来这里就是买个乐子。

      工ﯧ作人员每经过一个观众,都有人压钱。

      而后两区的人,工作人员也知道他们没钱,直接都没人过去。

      看着源源不断的奥利乌进袋,记账的工作人眉开眼笑。

      “砰!”

      众人听到声音,就᱀看到了突然倒地的非洲豹。

      而它的背后,原本只入了一半的匕首,现在却是连着刀柄没入了一半。

      嵩还没压钱的人,有人欢喜有人愁。

      喜的是뎅哪些原本打算压嗜血狼输的人,愁的是哪些ꓱ原准备压ఁ嗜血狼胜的人。

      一场血腥,残忍的战斗就此结ﬢ束。

      ؘ 看台上有人两两抱在鲷一起,欢呼自己的钱翻了三ሃ倍!

      也有人愤怒的踹着身边瞴的小厮峗或奴隶,对于自己血本无归怒不可遏。

      看䥝着斗兽场中,明显体力不支的嗜血狼,看台上压输了的人,一个㈺个魌眼睛通红的盯着겤他。

      䄒心里不知道在算计些什么!

      对于那些压上全部身家,最后输的血本无归的赌徒,不敢在䓜斗兽场撒野녜的他们,繦最后把所有的怒气,都释放到斗兽士的身上。

      对于斗兽士的人身安全,斗兽场只保证他们在场内的安全。

      但是只要出了斗兽╥场,那怕就发生在Ἑ斗兽场门口,巡逻的侍卫也视若无睹,完全不插手。

      뭀哪怕想躲在斗兽场里不出来,到了斗兽场ꕟ闭场时间,也会被赶出来。

      Ꙗ 所以有些斗兽飓士,不是死在与野兽樅打斗的过程中,而是死在了那些压钱压输了的贵族身上。

      接过昆塔递来毛巾,扑在ᠿ脸上汶,一顿乱搓。

      尤其是在刚刚那样紧张的环境下,而无继法擦去的,而糊在眼睛上的汗渍,被昆图斯来回多搓了几遍。

      貭扯下毛巾,感觉到脸上的清爽,昆图斯舒服的吐了口气。

      抬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昆图斯,望着自己那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昆图斯将毛巾丢낏到他身上ᯟ。

      ௔ “别担心,又不是第一次遇见这ꟶ样事。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原本你身上的伤就没好,要不是为了卢基娅,你蝾今天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昆塔!”

      昆图斯厉声呵断了昆塔的话。

      ໻“卢基娅是我妹妹,我不可能放弃她不管的!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ᱍ!”

      昆图斯怒目瞪Է着昆塔,饶쐿过他往外走。

      “昆图斯!你先别走,我跟你道歉。” ㈢

      昆塔急忙拉住昆图斯,语气忧愁道:“我知道你和卢基娅从小相依为命,感情泾深厚,刚才我就是太着急,才说出那样的话。

      我为自己刚才的言论,深感歉意。”

      昆图斯甩掉昆抓住自己的手,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就是担心你的伤。就算你要走,也好歹先休息一下。

      原本你身艢上䐿的伤就没好,现在更是伤上加伤,现在出去,不是自入虎口吗!

      我知道你担心卢基娅,若是实在等不了⑩,我可以替你先去请医生。”

      看着一脸忧虑的꜋昆塔,昆图斯心知这是目前最佳的解决方案。

      昆图斯点点头,将战斗所ڃ赢的奥利乌全都交给昆塔。

      “你就这么相信砒我ᤏ?不怕我拿着这钱跑路?궯”

      “给卢基娅找镑尼康医生,用最好的药。”

      昆图斯找了椅子坐下,对于昆塔的提问充耳不闻。

      昆塔褠颠了颠手里的奥利乌魯,道了句“好櫳好休息”就离开了。

      髧 反Ⱟ正比起他在这瞎关心,某个人倒是希望他快点离开,给他那宝贝妹妹找医生,看病桧要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