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没法花椒直播游戏

      今年夏天的某个夜晚,M国J州奥克兰,一个背叛䟌自己祖国,却在尝试拯救自己种膕族的男人,被他婡的国王哥哥处死。这个男饍人的儿子,ᑮ在公园打球的时候,看到了在云层中闪过的不自然光源,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䟙在这个孩子的心头茋。

      七月十七号,当夜幕降临霓虹国DJ,越前龙马与䖉新堂功太郎的网球比䵁赛也得出了结果,战平。两人激战了八个多丐小时,打了十六场比赛d,终因光线不足与体力不支两个原因,暂停了这天的比赛。

      太郎嘴硬:“哪怕是天黑鳽,我也能继续打,只要再打一독场我就能赢。” 뎇

      木兰䤒毫鹭不客气:“他只是个十三쐖岁的풹国中生,体力不如你是正常的,若非他体力不支,你后边几场也赢不了。”

      太郎不服ﰌ气:“体力即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仏分,他体力不支能怪我咯?”

      木兰:“好吧,算你有理,我也真没想到你能把他逼平手。说说看,你觉得网球怎么样?”

      ε 太郎:“满有意思的,尤其那些发力方式,我过去都没想到打网球还有这么多发力方式。你叔叔说得有些道理,网球是最接近武士的运动。”

      녵 木兰:“为什么怫你会认可这种说法?”

      太郎:“球拍就是武士手中的利刃,球场就是擂台,两个武士手握利刃在擂台上一决高下,很贴近武士撈道的精鉃神。”

      木兰:“乒乓球䓨和羽毛球不都是这样,球拍,球场,武器,擂ᡇ台。” 

      太郎ी:“嘿嘿,你就别套我㪚话了,我不信你不懂网球的特殊性。”

      木兰:⦐“好吧,那你觉得他身上缺少些什么?”

      太郎:“血腥味。武士手持武器是为了杀死对手,而你弟弟只是在赢下游戏。”

      木兰:“网球本来就是一场游戏。”

      太郎:“可你叔叔身上有那股血腥味。”

      쁥木兰:“你嗅得出来?”

      孿 太郎:“我帣问你,你叔叔在比赛上输过吗?莳”

      木兰:“额,据我所缛知,南次郎㙜叔他在退赛前,保持着大赛不败的战绩。你的意思是说둌,南次郎叔是秉持着决生死的心态上球场,争的是生死而不是输赢。而龙马他在球场上缺少生死的,生死的,我想说的那純个词是什么来着?”

      太郎:“心境。”

      木兰:“对,缺少一决生死的心境。”

      㬗太郎:“你叔叔是个了不起的人。륂”

      木兰:“所以,这就是你的借口,拖着一个国一生连打㌔八个小时的比赛,直到对方累晕过去,就是因为你具备一决生死的心境?”

      ꎍ太郎:螓“大概是这个意思。”

      木兰:“你确定不是你连输八场之后的报复?”

      丽美这时走来打断道:“欧尼酱,最近有个人多次᫇联系你,希望能和你约见面。”

      木兰:“谁那么无聊,对方想要什么?”

      丽美:“说是夷洲人,好像姓陈,想和欧尼酱谈一首歌的版权。”

      木兰:ジ“哪首歌棡?有说谁来编曲谁去唱吗?”

      ࠯丽美:“《大海》,歌手唦叫张生雨铽,没说编曲人。”

      돞 额,这两个名字提醒了木兰,原ॻ来他把这首歌词的版权也抢到꙾手,还是第一次碰到真·原唱歌手找ຎ上门来求歌的事。木兰可以想象到,那羽个霠真·原创填词人把歌词上传申请审核,居然被告知已存在百랖分百一致的歌词眚时,是何种操蛋的心态。迂

      随着时间的推进,可能会有越来越多木兰熟知的歌手和词人,登上音乐的大舞台,类似的事件或许还会发生三百多次。这种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쁃可走的感觉,真爽。ᴬ

      ّ 木兰收敛心神␾,问丽美:“ꚺ你™觉得呢?”

      丽美想了想:“鉴于TRIANGLE一直无法集合的近况,的确可以把歌词交给他人编曲和演唱࢚。不过,还是需要给对立下考验,清唱副˘歌达标才能给,欧尼酱能编曲吗?”

      木兰觉得这个想法很可以:“曲子基本是现成的,我马上给你,那就按丽美的想法操办,一切都交给丽美了。”说完⑻就给丽美一记摸头杀。木兰无数次老怀欣慰:丽美果然是镗他最优秀的外挂补丁。

      丽美ꂦ得到欧尼酱的授权,喜滋滋地刄走了,她准备帮欧尼酱捞一笔外快。

      太郎:“木兰,你最近有写歌?”

      木兰:“对啊!失恋写情歌ꁝ去祸害别人,这不是常规操作吗?我最近写了十几首歌词,可ꏙ你和新一总是凑不齐,我只好把歌词送去审核后就一直放着。哦,对了,我还把两首歌交给了秋菊她们,也不知道她们完成了没有。”这算是善意的谎言吧,十几首歌䮫词总比三百多㷡首歌词容易让人接受。

      ꞊ 太郎后躺摊在地上,看嘫着天花板说:“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公开身份啊,我明ↁ明有过千万的麩粉丝,却没人知道是我。这好难受啊。”

      木兰好似不在意:“千万粉丝只是网站数据,谁知道里边水分有多大,能有一半是真粉就不错了。要不,我们打个赌,你赢了咱们就礳公开身份,你输了你得还秋菊一百条内裤。”

      太郎立马坐起来,现实鄙视道:᭒“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居然会窥视自己胞妹。”然后立马换一个感兴趣的庺表情问:“说说,你想咱们赌。”

      木兰:“赌在这个暑假里,每周一次的挑战机会,三局两胜制,你赢不了龙马。”

      太郎:“咦,难道是那个小鬼想要秋菊劊的内裤纈,然后找你来下战书?”᧓

      木兰:“龙马和秋菊的关系不错,相信龙马会帮秋菊赢回失窃的内裤裁。当然啦,秋菊多半会把赢回的内裤都烧掉就是了。”

       太郎一锤手,指着木兰:“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槎唆使我去和那小鬼打球,好让我没时间去打扰夜玫瑰她们。”

      ﴎ 木兰耸耸肩:“我从来都没掩饰过这个目的,既然答应了秋菊她们,总要尝试阻止你一下,赌不赌都是你的决定,反正我쐞已经努力过了。”

      太郎摸着下觹巴想:前后七周的暑假,也就是有七次挑战的机会,只要前六次能打赢那小鬼,自己就稳赚不赔。今天自罌己之所以开始输那么惨,主要原因是不熟悉规则,Ꙟ在这样极度劣势下都能拼个平手,自己赢面很大。

      䚳想到这,太郎看硤向木兰:“我要加注,如果我赢了,你得再给我准备两首歌,要摇滚热血的;如果我输了,我各还其他五人二十条内裤。你敢不敢赌。”

      䈀 木兰伸出右手:“赌了。”

      “pia~”太郎击掌立誓。 說

      “盳喵~~~哦~~~呜”听到这声音₀,木兰知道刀疤回쿋来䀻了,吼一两嗓子宣布主权。

      与此同时,DJ国际机场,一道高挑靓丽地묥身影走下飞机,嫌弃地逃开一个金发小白脸的纠缠,思量着是今晚就去找小男友,还是等到明天洗白白之后再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