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屋

      金一一走上去问道:“这里是孔先生的府上吗?”

      㓇 那老人转过身来,眯着眼睛,长长的胡须已经全白。

      Ț金一一也不知道老人究竟能不能看见自己,怕他年老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所以又问了一遍:“这里是孔先生的府上吗?”

      老人这才张嘴说道:“是的衲,有什么7事뇣?”声音倒是健⩿壮,没有留含糊不清的嗓音。

      훪“在下要找孔先生,拜师学艺。”

      “哦,找个地方坐吧。”说罢,老人转身继续浇花,完全把金一一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 金一一见老人既不告诉自己孔先生在哪里,也不去通知,心生疑惑,觉得这老头好鬄生奇怪。

      둁在一旁站了会,见老人依旧没有ῄ什么动态,只顾着暗自浇水,便再次走上前去问道:“请问孔先生在哪里?”

      ⾊ 老人认真的浇着水,随口回道:“我就是。”

      “ⷫ你……你就是孔先生?”金䛋一一不相信一个如此风云大人物竟然穿成这个鑛样子在这里浇花,按小说写的那样不应该一身白衣,盘坐在屋顶或者哪吸收日月之精华吗。

      “这里姓孔的人只有我一人。”

      娤 金一一很聪明,知道要讨老师喜欢。

      金一一在知ᰒ道面前这个老人就是自己要找的老师后,也不再管他为什么穿成这个좾样子,在这里浇花,双腿一弯,跪在了地上。

      “师傅ⵥ在上ഄ,请受徒儿一拜。”说完,金一一磕虇了个响头。

      老人没有反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没有听见一般。 漬

      金一一ᇄ重复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为何拜师。”老人终于说话了。

      “想쮕要变强,想要保护想保护的人,不愿意跟随别人一椿起随波逐流↌,想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金一一忐忑,不知道老人吃不吃这一套说辞。

      퇢 老人点点头幽幽说道:“皇上亲自过来讲过了,为师便也不能不收你,但是为师教的并不쯌好,不要太相信世俗流传的说法,最后能走到哪一步,那是要看自己的个人修为的。”岐

      金一一听ꎧ到他自称“为师”,便知道这事算是憳板如上钉钉了,再磕一个头说道:“徒儿必尽自己的全力,绝不⺂给师傅丢脸。”

      老人也没有想到自己年老窥了,还能再收一个徒弟。

      老人收过好几个徒弟,纨如今已经各奔东西,各成一派了。

      ™ 嵐 有的入了宫,成了皇上的带刀侍卫,有的去了北凉㘽,成了北凉的皇帝,有的去了吐蕃,在吐蕃嵬管理着兵权……

      댊名妛师出高❖徒,老人的徒弟也没有一个庸庸之辈。

      但是这个嗉也不意味着金ᔋ一一也不是庸庸之辈。

      金一一知道一切要靠自己坖努力,有个名师ꖾ只不过基础高了些而已,关键还得看自己。

      老人放下手里的水壶,扶起金一一说道:邝“今日就这样吧,以扂后每日过来一次,好了,回去吧。”

      看到老人往屋里走,金一一急䭄忙说道:“师傅为何不从今天开始넥教起,俗话说得好,时间就是金钱,师傅您这样不是在࠵浪费金钱吗。”

      老人紸也没有理他,径直走进了屋里。

      金一一无奈,心里有些不甘心,便也随着老人一起走进屋里。

      老人走到水壶前,正㆓要拿起倒水。 琝

      金一一闪熿身抢先一步拿起水壶。倒完了水,将水杯递给了老人。

      老䍒人没有看他,拿䷗过杯子一饮而尽。

      老人喝完水了后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休息。金一一便从别处找来一把蒲扇,站在一边默默地给老人떡扇风。

      过了一䪌会,老人忽而开口说道:“徒儿,你真的了解御气者吗。”

      金一一见老人这样说,便知道有戏。

      뀦但金一一不知道老人要说什么,只好开口道:“徒儿略知一二꟡,都是听别人说的,具体还请师傅讲解。”

      “那为师便给你讲讲。哎,好久没流有教徒儿了,甚是怀念啊。”

      金一一答应一句,手䑵中的ᤴ动作没有丝毫缓慢。

      “为师先给你讲讲境界划分吧。”

      “初识。喻为刚刚踏入修行界,只쓈是会将气尽数打出去,拼到最后也只是拼谁的气多,做不到更加精准的事情涀。”

      墥 “洞玄。喻为已经窥得蟘修行一抹天光,可以沉淀鍼凝练气,ꢛ使气比之춟前更加精纯,这样体内就可以储存更多的气。”

      “化虚。喻为游丝之ﱪ气,力拔千斤쫬,御气者可以自由控制气的方向和数量才可算是到达化႒虚境,甚至在将气从体内爆发出去后,依旧⍪可以干预气的方向。即使初入化虚境,也可以全方面压制洞玄境。”

      “宿列。喻为操纵星辰,御气者可以操纵从体内爆发出去的气,这一境界的人少之又少,因为能触摸到众妙之门的人原本就不该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为师现在知道的也就只有佛教一碿人ヘ,道教一人滼,皇宫一人,北凉一人,除此之外,也没有听说谁到了宿列境,但不排除又的可能。”

      芧 “据说좟,在这些境界柔之上,还有两个境界,一个是御物,一个是萧强体。这两个툼传说之上的境界,也只胺存在ꀔ于虚无缥缈之中了翙。”

      ⛹ 老人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金一一听得很是神往,不知道自己能到哪一个境界。

      “那师傅是什么境界呢?”

      老人笑着摸起胡须来,另一只手쌻手心朝上伸出,一团火焰在老人手上跳跃,像一个古灵精怪的孩子,调皮而又温暖。

      像是魔法一般,金一一想到这里,脑海里浮现出了元十七的记忆。

      金一一摇了摇头再次表示疑惑道:“师傅您说这世上还有道教?怎么徒儿梷从未听过。”

      “道教是神秘的一派,从不在天下行走,信徒也只뒀有很少一部分,但这不意味着道教实力弱,ຈ相反,ﭙ由于不在天下行走,故而实力深不可测,所以也就很少有人敢去招惹。”

      ♅ 金一一听到道教,就想到了太上老ꂏ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鯋这样的联想。

      昜 “师傅你说道教是很神秘的,可是徒儿所见佛教也很神秘,也不在天下行走。”

      老人摸着胡须,眯着眼睛说道:“佛教并不神秘굾,也只是这几十年里不⨸知道为什么,承露寺上下封禁,所以你才会觉得鰶佛教很神秘。估计佛雾教会等到鬼的出现,然后再重开山门吧。”

      金一一又听到了一个新鲜的词,继续问道:“鬼指的什么呢,是鬼魂还是代指朗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