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小伙子,你的推拿真僖是如此神奇?”杨教授兴难平的说道。⌶ ඙

      宁羽攎顿了顿,谦虚的说道:“雕虫ᇙ小技,只是对杨老师有帮助就是歪打正着了。쩔”

      只能这惂么生硬的配合着大曎家㗄的理解来,什么玉佩热能这些的可不能乱说。

      “嗯,不管这么说,小友拯救了小女,我杨家裪必定是要感激不尽的。”杨教授肯定Ꟛ且隆重的说道。

      他人老成精的想到,宁羽肯定是有什么神奇的本事隐瞒着,不然凭祖传推拿实在是缺乏信服,可这是人쉤家的私事,杨殿枫也不好追问,再怎么说也是女儿的救命恩人,搭救了女儿就是最重要的。

      如果杨芸在那种症状发作有无人知道的興情况下得不到有效的缓解,不说僵直下茄去会怎样,饿死渴死就得玩完。

      “我쳺和杨老师是好朋友,力所能及的帮忙是义不容辞的,不是为求感激﫮的,还请杨老莫提此言。”宁羽淡然的说道。

      භ杨教授闻言内心点点头,表面不动声色道:“小友哪里话,你不求回报是你䌚的性情高洁,⧠而我杨家仾回报是我杨家的做人品德,这二者并不冲突。”

      ꬞正当此时,厅外一个中年油腻秃训顶男走了进来,不是宁羽昔日对头杨不萎又셢是何人?

      ᪠这杨不멋萎上次派手下找到刘俊打算割掉宁羽的小弟弟,手下被刘媘俊遲反威胁,告知杨不萎目标宁羽已被废掉五肢。

      当时杨不祕萎还暗自得意,还Ѐ敢和老子抢女人,有你好果子䣔吃。

      䎪 如今眼睛睁的老大,恶狠狠的看着安然无事的宁羽,咬牙切齿的喊道:៬“是你,宁羽!”

      ᫰ 最终他还是没有暴走,毕竟父亲在侧,如果事情闹起来,就知道自己乱搞外遇的事了,且靬连妹妹杨芸的好闺蜜也敢企图,那么他就玩完了,他不认为自己可以和妹妹比重要性。

      因为他杨不픺萎不是杨教授的亲生趄儿子,说明白的䌅就是起初三十好几的杨教授当年以馻为老伴生育不出子嗣领엦养来的,谁知道后面生出了杨芸,日后的杨不萎可谓怕死这个“高贵”的妹妹,毕竟在她面前自己什么也不是。

      也是关小语逃到杨芸学校的地方,杨不萎不敢继续廪放肆的主要原因。

      ʇ“不萎来了,来来,这位是老刘相中的高徒不二人选,也是救你妹妹牸的不二人选。”杨教授欣喜的让쯇儿子快些﯑进来餢别杵在门外,虽说是义子,且平时生活行迹放浪,但是不萎还是十分敬重父亲和敬爱妹妹,深得杨教授满意。

      杨θ殿볻枫想的没⤣错,杨不萎起先听ᅨ父亲说宁羽可能是刘老的高徒䷪,稍稍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自己᪙看不起的小子竟然有那个本事,可杨不萎还是对宁羽心怀怨恨,只是没有表露的太明显。

      但是听到就杨芸时,他就不淡定了,连忙问道:“怎么了,宁羽救了小芸是什么意思,小芸你出什么事了。”

      面对杨不萎热切的关怀ꋮ,杨芸道:١“现在没事了哥,原来你认ᐪ识宁羽芕啊。”

      大家都没提过宁羽的名字ম,杨不萎却一口道出,显然不是第一次见。

      “打过照面。”杨不萎支支吾吾道。

      蝖䦲“不萎啊,小卼芸本来旧疾复发榛,都是宁羽小友妙手回春医治了你妹妹……”杨教授简单的说了뾱一遍。

      听完父亲的说明,杨不驓萎了解的点点头,对恼恨的气焰平息了不少,对于杨家要感激宁羽这一点没有反对。

      毕竟杨芸是他为数不嫕多的温柔和真情。

      謜 这里倒즾不是它意,直白䰏的兄妹之情。

      自小杨不萎ꇁ孤僻胆小、性格内向遷、害怕杨父非打即骂的成长教育,都一直是杨芸在边上安慰、劝阻,杨芸即使是真正的杨家嫡系,千金嶯小姐,却一푌点没有大小姐的骄뗱横,对身份血缘地位的杨不萎也能一视同仁,当作真正的哥哥。똜

      就算是杨家的产业,嶶也没有争执管理的兴趣,如果她想要,偌大的杨家,在杨教授的溺爱和偏爱下,怕不是都得拱手送给杨芸,而萧杨不萎偏偏无可奈何。

      但是॓妹妹杨芸就是不在乎,当年还说道:不萎哥聪明懂经营,他来管理公司再好不过,原本在杨家管家都瞧不起的杨不萎才逐渐重新做人,走向辉煌。

      虽然崛起后的杨不萎,开始得意㓳的抠寻欢作乐篠,藐视底层,这也是被压迫的人有朝一日站起来一步登天后固有的隐患,但他依然感谢妹ㇹ妹对他的照顾,对他的兄妹情谊,这是他最为之珍惜諣的。

      䵈进来大厅时听到闓杨芸受难,不是本人正豦安然坐着,杨不萎肯定会自责自己,妹妹待自己是兄长,而自己却整天沾花惹草,对家人不管不问。

      窱最后杨教授说是宁羽救了杨芸漥,即使宁羽对自己有夺妞之恨,可关小语在他杨不萎心中毕竟只是一个妞一个渴望得到的玩物,和家人的妹妹相比就差远了,于㙀是,对于宁羽的恨意大减,反而有些感激之情。

      这个小子有时也不是那么让自己讨厌,还好手下那次没废了他,要不然小漟芸这回岂不是出大事了。

      ῭ 犴杨不萎甚至有些庆幸。

      卓 面㪆对仇视自쳾己的杨不萎,宁羽本来是有謴些不安的,也不是怕了区区一个富二代,只是杨芸当面,万一闹起来可太不像话訾了。

      녡没想到,这家伙在听说了自己搭救了杨芸后,目光一连转换好几次,竟然最后和善了许多,还有点感谢的问道。 兰

      这都是凘怎么回事啊。

      宁羽有些头大,不过,少一个敌人也是好事,只要杨不萎不来骚扰关姢小语,宁羽也不想和杨芸暈的哥哥为敌。

      ዆ “杨老前辈,我这次只是顺路经过,不是真为了请功而来,既然杨老师也回了杨家,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有事就先走一步,不打扰你们热闹。”宁羽起身欲走,再怎么说他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找刘老雕刻帝王绿,而不是来哝聊闲天的。

       绹“诶慢慢小友,你说聯你路过,你是来找老刘头的?”杨教授出声道。

      停下脚步,宁羽点头说道:“对,的确有件事情想请刘老帮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