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男士内裤

      越接近坡上我就越肯定是我心里想的那辆白色大众。

      远远的看到坡顶上有两个男人,其中有一个男人正藏身在车子边上。

      另外一沇个男人躲在坡顶一棵巨大松树后正通过手里的望远镜望向我们身处的那间白色公寓方向。我立刻明白很显然是他们在监视着我们公⾷寓里面的一举一动。

      詺 估计是金雨虹奔跑着回到了公寓,这引起了坡顶的男人注意。

      他放下望远镜随即溜到白色车边,他们两个看上去好像在悄悄的说着什么。

      蔏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藏在车子边的人,他的左摿脸上上有一道刀疤,就在昨天我昨天蚈刚刚出手教训了他。

      我利用松树的遮挡迅速㑔接近他们的车子,刀疤脸男人正在握着手机悄声的汇报着情况并没有发现我已经到了他身后。

      “你们是谁?”我用英文厉声向他们两个问道。

      这两个男人好像也受到了惊吓,立刻一起回身看我。

      ᷲ䣢刀疤脸立即认出了我,丢掉手机怒吼鞷一声向我扑过来,我甩掉手里的外套迎了上去。

      疉 我侧身抡起一拳砸向刀疤脸的头部,他双手环抱住了我的腰,我一拳打空身子差点往后仰倒,刀疤脸想把我抱摔。

      我两手힌抓住他的头发ấ用力下拉,刀疤脸痛的昂起了头,我迅速用右腿使劲一絏顶他肚子,刀疤脸终于放手身体呈跪地姿势痛苦状扑倒在地ⴝ上。

      另一个白人㽭男子向我出㍎手,我看清楚他手里握着一把短匕首,我把甩在地上的外套抄起利用双手一环便把匕首接在了外套上。

      白人男子一愣神间隙,我左手使出空手夺白刃,右脚迅速踢高,正踢ⴏ在瀥他下巴上。

      白人男ⴉ子的身体离地向后仰出,他的身后就是大斜坡,就这样他一路从坡上面翻滚着下去了。 㑈

       此时刀疤脸急步冲向大众车,拉开车门手已经伸进了车内,我知道他是想取武器对付我,我不给他机会,左手的短恒匕首破空而出。

      惨叫声中,匕首狠狠的刺进了刀疤脸蓂的右大腿,鲜血从刀口处染了出来。

      咯 同时刀疤脸的身体则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我也迅速赶上,右手一把用力掐住了他的脖子。

      ㈴ “你们是谁?”我用英文继续重复着这句话。

      刀疤脸脖子被我掐的血쇑管喷红,嘴巴开始不断咳嗽着,脸色也由白色变的开始通红有些喘不上气。

      阳光刚好透过我身后的一郋棵松树洒在他痛苦不堪的脸上,看上去刀疤脸的脸部显的更加血红

      但是他仍然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身子在⇬不断的挣扎,我提着刀疤脸的身体走到斜坡边上。

      “不要在我面前装硬汉”我冷冷的和刀疤脸说。

      可㪑能我是中文说的这句话,刀鶕疤脸愣了一下仍然顽强的在我手里挣扎,喘不上气的他甚至翻起了白眼,没有受伤的左ㅔ腿在地上乱蹬乱踢,双手拼命的想掰开我掐住他脖斍子的右手。

      我提起刀疤男的身体把他从斜坡上面一把丢了下去。얾

      刀疤脸的身体也一路翻滚着往下面滚去,我想肯定⇾这家伙蘡倒是不会丢掉性命。

      但是这样滚下去的话,估计这两个人以后肯定是残废了。

      我返回大众车,果然刀疤脸想取出的是ꁀ一把德国P229手枪,我把手枪随手丢掉。

      但是车内翻遍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只好拎着金雨虹的外套迅␦速往公寓方向大步急赶。

      一路上松林依然宁静,树木各自屹立不动,甚至远处森林里的鸟啼声也没有停止。

      我甚至抬起头看了一下天空,还是一片湛蓝和明媚没有ꉺ任何改变,除去当事者没癉有人见힎证这场悄无声息的战斗。

       榐 我急速赶回到公寓,大家都在等我,我先把事情经过详细的告诉金董他们。

      ﷰ“海哥,我们要离开这里,他们已经发廪现我这个藏身点应该知道我在这里”郭俊龙听了之后眉头皱了皱和金董说。

      我脸上充满꯵疑惑,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就赶往萨拉热窝”郭俊龙又补充道。

      李“我们要分开走”金董毅然决然。

      郭俊龙想了想马上点点头表示赞同。

      “目标太大不好脱身,我们必须分散,兄弟你入境波㷋黑赶往萨拉热窝,我和孩子们入境黑山赶往波德戈里察”金董郑重的说道。

      “海哥,入境黑山那几乎是一条绝路啊?”郭俊龙担心的问。

      炥“正因为如此他们不会想到我会选择一条死路,所以追赶的人不会很多,反而你会更加危险重重!”

      “那也不行,我担心你们只有三个人不够安全,不如换我往黑山方向”郭俊龙依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你放心,我已经提前安排好人在黑山境内接应我了”金董譌言语中充满了自信。

      郭俊龙眼睛望向了我和金雨虹,眼神中似有担心和곅焦虑。

      “你放心,我肯定会豁出这条命保护好金董和雨虹”我立刻表决心。

      但是我心里暗暗的不爽,一切发生的糊里糊涂,我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可能死也不知道ɏ发生了什么。

      “好,就这么办”郭俊龙一招手,其中那个会说流利中文的男人把一个中型的挎包递到我手里,我掂了掂并不是很重就提在手里。

      “海哥,这里是按你要求准备好的,我们就相约下次再见”郭俊龙和金董说完就瞄了一眼我身边的金雨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金雨虹此时很慌乱,她比我知道的更少,遇到这种事情手足无陀措,不ﳂ停的揪着自己的上衣角看向我,我摸摸她的头要她謺冷静。 銇

      “他们只是想要捉到我,但是一定会杀死你ྻ,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金董拉着郭俊龙的手叮嘱着他。

      金董又看向我们,示意我们大家先出去汣,他ㇸ和郭俊龙还有话说。

      我和金雨虹还有两个手下一起退出到了公寓外面。

      我站在门外小斜坡的草地上,在这片松林里这样的小公寓楼很多,ᣓ就像隐藏在松林深处的一个一个红顶小Й格子。

      蘑 金雨虹这时候又走过来拉着我的衣服一声不吭,我自己也很郁闷就懒得再去安慰她。

      “方,快看有人来了”我身边的白种男人用中文向我说道,我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过去。

      林荫小道上有两辆白色车急速飞驰而来,车前窗௛挡风玻璃被阳光照射,发出耀眼的反光,一看就明白不是住在松林里的住客。

      我立即冲到斜坡自己的车前拉开车门,෻先把我藏着的手枪和弹夹提在手里迅速赶回门口,和他们一起注视着外面飞驰而来的汽车。

      “方,很荣幸和你并肩作战,我叫克里斯”其中可以讲中좃文的男人笑着和我用中文说。

      我看到他냰们两ᾫ个人手上已经各自握着一把手枪,神情全是一副要临敌的感쒧觉。

      “我叫安德烈”另一个男人一边把手里的枪上膛开保险一边和我用英文也笑着说。

      “我很高兴认识你们,但是我不高࿏兴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我小声倒嘟囔着说。

      “你说什么?”克里斯奇怪的问我。

      两辆汽车在小斜ꏈ坡下的草坪急停,车门开处立即有8个人冲了出来。ꖼ

      这8个人坊全副武装,䉅手持全新的MP5冲锋枪,利用松树分开要呈扇形向我们方向缓慢围拢过来。

       我们虽然在高处ẁ,但是魃只有我们三个并不能做到易守难攻。

      e 假如都退钄进公寓内抵뛦抗就会被包饺子,我竫做手势向他们,一左一右晇再指了指我自己,他们立᤼刻瘜点头表示明白。

      我的意思是三人分开䞇行动,一个在公寓左面的松树后,一个在公寓右面的松树后。

      我则守在门口,这样左右二人还以兼顾公寓后面,这样我们也就不会容易被别人围剿。

      同时我们也可以找到并利用机会主动出击扭转战局,这种危机情况下我也只能想到这곅样作战了。

      㐹我做作的把枪举过我的头顶,就像一个司令在战场上鸣响第一枪发动部队总攻一样,他们两个扭转头一脸懵的奇怪看着我。

      我用英文高呼崲了一句:“唯有团结拯救塞尔维亚人”

      他们两个大笑,一起高呼:“唯有团结拯救塞尔维㚈亚人”。

      我也大笑,心想:这两个哥们还挺᪕配合我的表演。

      这句话来源于塞尔维亚的国徽,塞尔维亚国魂启用于2004年,分为大小两种,大国徽原来是塞尔维亚王国轁国徽。

      亦为奥布廉诺维奇王朝王徽,为小国徽覆以斗蓬和王冠,小뭇国徽为红色盾面上方有一顶金色王冠,是过去塞尔威亚王国的象征,盾面⡸内有自拜占庭帝国鹑时期即流传下来的南欧斯拉夫雦民族象征——双头鹰,鹰的胸部有一个被白色虬十字居中分割成四个区域的红色小盾徽,每一区域里又各有一个类似西里尔字母中的C的火器,代表曹S的发音,象征“唯有团结拯兯救塞尔维亚人”的国家格言。

      他们两个快速分散开一左一右开始行动,我则立刻后撤退回到公寓内准备。

      金董和郭俊龙每Н一个人都手里拎着一把波斯弯刀已经紧盯着窗外的一举一动,金雨虹헪则躲在客厅的后面。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一场大战序幕䛑即将拉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