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雅婷6

      “希尔森黑甲牛!”

      “瓦特拉ᕢ群岛斯罗格!”

      쟙 “塞西皮皮!”

      “……”

      蹴 “我说你们两䐐个够了,我这不是还帮你们背着行李吗?而且斯罗格鱼是什么?”瑞德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着队伍末端拄着探路杖面溳色苍白依然ㆄ喋喋不休的两个男人说道。

      “斯罗格,一种生活在瓦特拉群岛近海区域的大型智慧鱼类,斯罗格鱼是一种行为很费解的鱼툶类,

      它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偷偷将在海滩ퟁ边玩耍的游客拖入海中,然后用锋利的牙齿撕扯掉人类身上的所有衣物再将对方ィ赶回陆地,⢵

      因此斯罗格又被称为却魔鬼鱼、流氓鱼。”布妮淡定地科普道。

      “顺带一提,三年前我们去瓦特拉探索某个海洋遗迹时,某个语言学家就被斯罗格戏弄过哈哈哈~”郎武难得一次在布妮说话时没唱反调。

      “噗,还有这种鱼类吗?”瑞德无视了末端两人虚弱洖地抗议也笑了。

      一行人笑闹间来到峡谷北面的尽头,峡谷尽头围绕的㠎三面峭壁比瑞德他们下来的悬崖更加高耸,加上峭壁上密集的植被,周围几近黑暗无光。

      瑞德打开手中的手电指着尽头的峭壁,然后伸手扯住一片藤蔓悵说道:“来吧,数都来帮忙⧫。”

      他用力扯下手中的藤蔓,植被中依稀露出了一具白色雕像。

      “园丁鸟的蓝宝石就是在这找到的?”郎武接过暵瑞德扯下的藤蔓依次递向众人后方空地,免得扯下的藤蔓堆积过多堵住道路。

      “对。”扯下藤蔓带起来的灰尘太多,他不怎么想开口解释。

      “这是什么雕像?”约克接过塔司纳递过来的藤蔓顺口问道。

      “好像是西拉斯的羽蛇图腾。”塔司纳看着逐渐露出的雕像下半身说道。

      “西拉斯的图腾?那不是很有可能和白色之城有关?”晋田一听到这个就精神了,清理植被的速度都提升了许多。

      “只是有可能而已。”ŋ蕾娜将大片藤蔓扔쑹给塔司纳冷静说道。

      “有可能就不错了,这还是我们这么多天在伽百柯森林里找到的第一个明确的线⡲索了。”

      片刻솬后,众人终于清理干净莙了雕像附近缠绕的植被。

      颯瑞德甩了甩手电上的灰尘照向雕像⸵。

      一条约七八米高的白色石雕长蛇栩栩如生地自峭壁中钻出立起身躯,头颅微微低下似乎在俯视众㦀人。

      很奇怪的是,ꗯ这条蛇的身躯并没有鳞片,反而全身覆盖着白色的长羽。

      瑞德扇了扇眼前扬起的灰尘说道:“我用「念」查看过了,雕像的后面有一条通道通向山体内嗍,不过通道很长所以具体通向何方我就不知道了,现在我们要想一下如何打开雕펦像内的通道了。”

      狶瑞德倒不介意直接一刀劈开雕像进入通道,但身后的考古队员们肯定鸙不支持他这样做,他们的工作是考古不是盗墓,两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保护,一个是破坏。

      众人围着雕像四处查看,矩试图找到是否有什么机关。

      瑞德其实也用「圆」查看过鎓一遍,但这附近除ᰋ了这具雕像躧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只能寄希望其他人能发现些不一样的地方。

      塔司纳站在雕像前仰头望着羽蛇的头颅出神着,忽然他看向约克道:“约克,你西拉斯语说得怎样?”

      “你不会觉得这雕像是声控的吧?”约克摸索着雕像身上的长羽回头说道。

      “噗~咳咳咳~”众人被约克的㖎脑洞逗笑了。

      塔司纳反倒是很认真的说道:“嗯,你要不要试试?”

      约克无语地看着他,翱但依然向媊他走去:“需要我说什么…”

      “我说,你照我的话大声꥚对着雕像舅翻译。”塔司ᰋ纳指着雕像对约克说道。

      “司掌生命、赐予丰收、赋予文ᣑ化的伟大者库库尔坎…”

      “è??????è……”约克虽然有些别扭还是按照塔司纳的话大声翻译起来。

      ǭ “您的光辉如同你걲的羽衣一般灿烂…”

      “????è???e…”

      “……”

      众人笑着摇摇头接着摸索着雕像⒝。

      걍 “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您的面前…”

      「咔咔~」

      瑞德猛然抬起头,刚刚雕像内响了一下。

      “塔司纳,雕像有反应,继续,其他人先后退,远离雕像。”瑞德回头对塔司纳喊道,又挥手让其他人远离雕像。

      괚 꿼众人连忙退到塔司纳身边抬头看着雕像。

      껼 “愿我的献祭,如灵取悦于您的神国。” ꬗

      部“咔~嚓~”

      原本一动不动的羽蛇在约克翻译完最后一句时忽然缓慢地伏低身躯张开大嘴,露出一条黑洞洞的通道。

      “还真TM是声控啊…”约克翻译完目瞪口呆道。

      “我也只是试试而已,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眕”塔쀘司纳耸耸肩神色兴奋地望着通道。

      瑞德展开「圆」向通道内再次探去,接着回头说伴道:“走吧。”

      “塔司纳,你刚刚念的是什么祷文吗?”蕾娜问厺道。

      “准确来说是献祭祷文,我之前觉得这只羽蛇的姿态很像西拉斯祭祀神庙的羽蛇姿态,所以就打算试一试꾊。”塔司纳简单解释道。

      众人打开奝电筒步入通道内,前行十几米后,后方通道缓缓合拢,外面的羽蛇雕像再ǂ次回复到立起的姿态。

      “可惜这次嘉莎没来,她肯定会对这些机关感兴趣”晋田回头看了眼合拢的入口说道。

      众人在狭窄的通道中前行了几百米后,前方逐渐变得开阔起来。

      敬 两列类似轨道一样并行向下的石梯出现在众人眼前,  螈 在其中一列石梯上还停放着一艘布满了灰尘的祭祀之船,只是它的体型与瑞德他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艘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Ḃ 瑞德他们看到得那艘船身不过ꃤ二十厘米左右而眼前这艘至少有七米左右长。

      “原来祭祀之船是白色之城的渡船是真的。”塔司纳喃喃自语道。

      晋껦田等人研究了一会后坐上船,瑞德推动两列石梯间一根石质推杆,

      顿时,祭促祀之船沿着石梯开뻫始帋缓缓向下滑去。

      瑞德连忙也跳上船,相对于他们十二人来说船身还是有些挤了,所以瑞德干脆站ㄐ在船首的尖端。

      ঱渡船下滑了约几十米后冲入一条地下暗河,并随着욐河水流动向前驶去。

      “船下依然有轨道헟在指引方向,水流只是加大了动力。”瑞德观察了下说道。

      “虽然历史中西拉斯也曾以古代机械闻名过,但也远不到这种程度啊?”蕾娜沉思道。

      十数分钟后,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洞口,渡船在下方轨道地引导下冲出暗河,沿着石梯向山洞内缓缓爬升。

      瑞德看着龟速爬升的渡船,忽竾然抓着坐在前方的郎武与基朗跳下船。

      “下来几个人,䕓严重超载了,船都要停了。”

      于是众人跳下船,沿着山洞向外走去。

      “看来这里很多年没人来过了ࣚ…”

      晋田看着被蔓延进来的树木堵得死死的洞口说道。

      “真是኉麻烦…,你们尽量往两边躲躲。”瑞德拔出宿雪说ᬳ道。

      片刻后,众人踏着遍地的断木通过一条劈砍出的通道向里面走去뎀。

      穿过狭窄黑暗ﯼ的密林通道,前方逐渐变得明亮起来。㱛

      从出口往外面看去远处依稀可见一片白色的建筑뾄,晋田等人不禁加快了脚步,瑞德当先一步从密林通道中走出。

      突然他脸色倏地一变,原本迈出密林的右腿猛地一点地退回密林,顺便一脚把跟在他身后的郎武也踢回密林内。

      “退回去,不对劲!”瑞德低喝道。

      鲮 郎武撞在基朗身上⌇,刚准备问他搞什么,又被瑞德严肃的语气镇住了。

      瑞德下意识~展开「圆」,瞬间面レ色一变,又急忙收回「圆」。

      前方㚜有什么东西在吸收「圆」展开时的气,刚刚他跨出密林时,也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吸收自己的气,只是因为「缠」的缘故才没让对方得逞。

      쎐他ﺮ小心的站在入口边缘向外看去,似乎只要不跨出密林就不会有那种被气被牵引的感觉。

      他看着密林外的环境,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熟悉感,这不是?

      “你们待在这里不要动,千万不要上前一步,会死得。”瑞德叮嘱了一番郎武等人。

      然后向密林外走去,一股牵引感向体表袭来,好在有「缠」的稳定对瑞德影响不大,但如果进来的是普通人可能没几秒就会因为生命能量被抽空而死。

      瑞德转过身跃上身后盘绕交错的树木上,爬上百米多高的树冠向下望去。

      굛在高大密集횄的树木围绕中,下方有一块巨大的ꌸ圆形区域没有被一丝植被覆盖,在这块区域中心还有一座白色的死寂城池。

      慱 果然,这里和当初第四场猎人톜测验时所看见的那埸片废墟很相似,同样的没有植被覆盖,也没有野兽靠近。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无信号,也不意外,伽百柯森林内围很多地方都收不到信号。

      他跃下树冠回到密林通道内,晋田等人连忙围了上来询问发生了什么。

      瑞德摆摆手说道:“你们的探索可能要到此为止了,里面不是你们能进去的地方。”㯧

      폅 㑺晋田皱着眉问道:“里面到底有橨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去。”

      뮥 “具体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看…”瑞德折下一根粗壮的枝干扔出密林外。

      只见那根㕟枝干离开密林范围后,在落地以前就迅速枯萎化퐫成齑粉。

      “这是怎么回事…”目瞪口呆的众人问道。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旦有生物踏入密林外的区域就会迅速被抽干生命能⳨量如那根树枝一般。”瑞德回答道。

      “那你是如何出去的?”布妮问道。

      “念有一种能力可以将生命能量稳定在体表,所以我不受影响。”瑞德将手伸出密林外示意。

      “你刚刚说‘我们’的探索到㳓此为止了,你是准备…?”布妮忽然又皱着眉头问道。

      櫈 瑞德望着她点头笑了笑:“是的,我准备独自进去探查下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