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冲钻不要钱版

      ꋧ五日后,南通镖队众人回到当阳城。

      一入城,瞿渊为了彻底打消众人的顾虑,就喊众人去镖局领此行的赏钱。

      这个举动可让﹝一众镖师按捺不住喜悦紝之情,连连称赞总镖头仁义,而那悬在众人心中失镖的阴云被彻底的横扫散去,个个都像中了五百万似的红光满面。

      他们一个一个的往着镖ᱝ局冲去,此刻他们恨不得钱账房就在面前。

      余枫心情也甚是激动,想到领了赏钱就够帮柳心兰赎身,他步子都比别人跨的要大一些。

      瞿婕告别了父亲,没有和大家一同前往镖局,而是径直回来瞿府。

      没过謁多久余枫与一众镖师来到了镖钠局,他们直᪍奔账房找钱账房领赏钱。瞿渊交待了一翻钱账埂房后,便和瞿鹏回了内院。

      余枫领到他的那一百二十两赏钱迫不及待的回了他自己的住处,将这几年攒㻚下的银子全部带齐后就马不停蹄的往瞿府赶去。

      他没去柳䖝心兰的院子,就直接去找了瞿夫人,他打算༝拿到柳心兰的卖身契后再给她一个惊喜。

      衭问过几舿个家丁之后才在正堂找到了瞿夫人,一进入正堂就看见턿瞿夫人,瞿彤,黄远,还有墨奕尘坐在里面,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脽余枫虽然有些疑䴎惑,但还是走上前去向着瞿夫人说道:“夫人,我带了七百两䞠银子特来帮心兰姐赎身的。쫅”

      说完他将那七百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瞿夫人一脸苦色,摇了摇头不敢说话。

      瞿彤这时候站出来要回应余枫,却被黄远拉住衣袖。

      这些小动作被余枫看在了眼里,挆他突然眼皮跳了几下,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

      他再次向瞿夫人说道:“夫人,这是帮我姐赎身的七百两银子,您快将卖身契拿出来吧。”

      瞿夫人平复了一翻情绪后说道輫:“没有心兰的卖身契,她签下卖身契的时候就被奕尘撕ࢱ毁了。”瞿夫人说着看了眼墨奕尘。

      余枫转过头去看了眼墨奕尘,只见他ꄬ满脸悲痛,缓缓的站起了身对着他说道:“余兄,我对不住你,心兰她,心兰她被贼人杀害了。”

      余枫犹如受到惊天霹雳一般,他颤抖的抓着墨奕尘的⥋肩膀喊道:“你说什么,你是骗我的是吧!” 乸

      瞿彤挣脱黄远的手站出来说道:“余枫,小兰为了救表兄,被贼人杀害,当时情形太过无奈,你不要太过伤心。”

      余枫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道:“你们骗我的是吧,你们一起合起伙来骗我的是吗?”

      瞿夫人走上前去安慰道:“小枫,逝븿者已去,节哀顺变。”

      说完她从桌子上端ꋭ来一个箱子对着余枫说道:“这个心兰走的时候,留下的东西,特意嘱托我交给你。”

      ⢄余枫木讷的接过那个箱子,瘫坐在地上,一时间失了神。

      瞿夫›人又说道:“쏅小枫,你们出镖三日后。奕尘被家䛧中逼婚回到了当ꬹ阳躲避,无奈之下想了个办法,找个女子假婚瞒过父母。

      心兰念及奕尘之前的恩情,便答应下来了,可就在回京路上被一伙ᒭ匪人行刺,小兰为了救下奕尘不幸⡿身中数箭。

      回到当阳后便不治身亡,现已ଶ经安葬在当阳城郊。”

      룚 说话后她拂袖抹了抹眼泪。

      余枫听完后ࢺ没有说话,他缓缓起身端起無那个箱子踉踉跄跄龿的向着柳心兰的院子走去。

      墨奕尘发出悲嚎:“心兰!”

      来到院中,见到纺车上未织完的布䐮匹,余枫想起了柳心兰织布的身影。

      石桌上的茶壶让他想起了柳心兰劝她吃慢些的画面。

      来到房中,里面的一桌一椅仿佛垰都有柳心兰的影子。

      煱桔他坐下来后缓缓的打开了那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封信,只见那信上写着吾郎余枫亲启。

      他缓缓的打开信封,看着上面柳心兰的椅一↷笔一划,他的的眼睛渐渐模糊,泪珠忍不住留䭷下。

      他凝噎道:“心兰姐,我不怪你,我不怪你。”

      最后他放下信封,从箱子里拿出了两套红色ꅻ的喜服,还有那块绣着兰花的荷包,只是荷包上的兰花绣ᢓ成了红色。

      余枫此刻才明白柳心兰说的礼服要自己动作做才富有情感。原来她不是没有帮他做衣裳,㭟而是给他们二人做了成亲的礼服。

      他抚摸着那袚件礼服,脑海中浮现的全是昔㒚日柳心兰的音容相貌。想起了在南河村收拾鱼干不小心Ş拉住她的小手,她那满脸的젂羞涩。

      想起那日南河渡口的分别,干懵懂少女鼓起勇气送给他的那块荷包。

      想起了那日送她回瞿府的那句“笨蛋,我愿意。”

      他病悲中生笑,继而又嚎啕大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在了瞿府上下的每一个人心上。

       自从干娘柳惠逝去之后,余眊枫再也没有哭过,而今日柳心兰逝去的噩耗让他彻底的奔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攽伤心处。

      随后他又拿起那张信:

      “小枫,我从在南河时就喜欢上了你,我奮不知道为何表达,后来娘亲告诉我给心爱的人送荷包可以表达感情。

      在得知你将要离开村子时,我便连夜缝了那个걭荷包,还特意在荷包中间绣了一朵兰花,我相信你会明白那个就是我的心意。 佗

      可是后来娘亲被匪人杀害后,你又昏迷不醒,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真的好怕再失去你。

      直到来到了当阳城,找到李半仙救醒你的时候,我才渐渐的放下心来。

      后륡来你为了帮我赎身去干镖师⵨,我经常从瞿府的下人们口中得知你又清理了哪座山的匪人,哪个乡里的恶霸。

      我知道你自从娘亲死在匪人手中时,就非常憎恨土匪,我心里虽然认同的你心情,但又害怕你遇见危险。那种担惊受怕的獎日子我再也不愿经历了。

      所以我答应了夫人的要求,她说只要我帮墨少爷ॴ一次就还我自由身,这样以后我们就可以回青田县了,你也就不会再遇到危险了࿡。

      不要担心我,我只是帮墨ɼ少爷一个忙,我只喜欢你一个,听说你押镖的终点是ﶫ京城,说不定在京城我们쏴还能遇见。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回来了。

      写这封信的时候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犹豫了许久还是写下了。

      小枫,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我心中只有你一人。

      信毕。

      柳㶽心兰不曾想到这份犹豫了许久的信却是她最后的绝笔,正如余枫不曾想到那日当阳之别谭就是二人的永别。

      从此世间再无柳心兰,余枫的世界也全部消亡,心也随之死퇼去了꧆。

      鶩他收拾好柳心兰留给他的东西,他起身出了院子向着城郊而去ᲂ。

      找了许久。

      找到柳心兰的墓碑时,他看见墨奕尘跪在坟前,痛哭流涕。

      他走进,看着墓碑上柳心兰的名字,他终膥于按捺不住了,使出先天真气将墨奕獾尘轰飞,而后冲他咆哮道:“为什么要找心兰姐,为什么?”

      㪺墨奕尘飞出两三丈,口吐鲜血,他满脸自责:“都怪我,要不是我氃不听父母的话逃到뇲当阳,要不是我怀有侥幸心兰也不会死。她是那么好的一个ᖌ姑娘,为了救我......”

      随后髑他又对余枫说道:“你杀了我吧,똆为心兰报仇。”

      余枫咆哮道:“ꇳ你当我不敢吗?”

      刚쫧要运气先天真气,确被赶来的瞿婕喊住了。

      “小枫,住手,该死的不是他,该死的是我。”

      看着刚出现的瞿婕说出这么一翻话来,余枫和墨奕尘一头雾水。

      只听騢瞿婕哭着喊道:“要不是我暗恋于你,被小彤和娘发觉,他们也不会将表哥帮她出七百两的事情告诉心兰,心兰也就不会答应和表哥回京假婚。”

      她伤心欲绝的继续喊道“罪魁祸首是我啊,߱是我不该临门插一脚,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如此,我就是活该被你抛弃,你要杀就杀我吧,求你不要去追究表哥还有娘亲和小彤,都是我的错,是我犯贱。”

      쭍 墨奕尘此刻也才明白过来,他ỻ回到꿜当阳之后听了小姨的建议后打算找人假婚来迎合父母,又听小姨的建议向柳心兰提起了此事,虽然被柳心兰委婉拒痿绝了,但第二日她又来寻自己,随后就答应了随ꘉ自己回京假婚。原来都是小姨和彤妹在暗中推波助澜。

      㮿但他还是有些自责:“我该有所警惕齫的,心兰突然答应肯定是有所缘由的,我竟一时鬼迷心窍......”

      这也难怪了墨奕尘,柳心兰那处处吸引他的气质,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连쵽他也未能识破小姨的暗中助澜。

      此刻的余枫心中已是大白,他痛苦的喊道:“你们瞿府为何如此歹毒,心兰姐有何过错,为何要这般推她入火仵坑。”

      “啊,啊,啊⬷.....”

      看着陷入癫狂的余枫,瞿婕心如刀绞,他忍不住缓步走向余枫,想搂过他,试图给他带来一丝清明。

      可就在她走近时,余枫癫⹙狂的跑开了,他뮏一边跑一边喊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定要你们为心兰鹪姐偿命。”

      墨✬奕尘大惊失色,连忙对쀞着瞿婕喊道:“小婕,他要去找小姨和彤妹报复,快快通知姨夫。现在只有他能举止余枫。”

      瞿婕从悲痛中醒来,她连忙向着镖局跑去。

      墨奕尘也艰难的起了身子向着瞿府而去,试图能在瞿渊赶到之前阻止余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