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追风载ᬠ着玥宸,此刻㸔正奔跑在官道上,在太阳落山之前,一座城市也是逐渐滀清晰得展现在玥宸眼前。

      是的,他们薺脚上的官道,已经属于平蘐州地界了,枑而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大城。

      仓城,是伏国平州仓郡的郡城,就是比起都府㯕鹿城也不妨多让。

      这几天以来,玥宸从没有让追风控制速度,随便它ﳫ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힟 除了在路上经过些城镇集市会进去补贞充些干粮,偶尔吃褖顿可口饭菜之外,玥宸没有丝毫浪费时间。

      甚至就连过夜,玥宸都直接选在野外,没有那么多的顾及,没有那么多的礼节,一人一马꟥,倒也悠哉游洑哉。

      这也就是玥宸和追风,要是换作旁뢹人,要达到这样的ٮ路程少说也要至少十天以上。

      追风耐力速度天下无双这就꽭不用特意再提了,幸好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练武也为玥宸的身体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否则这马背上的颠簸,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特别还是追风这种໭速度的马。

      然而就算是这样,玥宸整个人看上去也像消瘦了许多,而随身携带的两套武士服也全都脏兮兮的了。 옛

      所以,此番玥宸到达仓城,也是打算进去好好歇息一晚,睡个安稳觉,全速赶路的滋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在渐渐靠近仓城后,玥宸也是翻身下马,牵着追风慢慢往城里走去。

      仓城毕竟是平州仓郡的郡城,所以进城的时候,都免不了一番询查,幸好也只是简单的询查而已,相安无事,玥宸也是顺利牵着追风进了城。

      这一进城的玥宸,顿时就被四周的热闹繁荣吸引了,真是好繁华的一座郡城呀,完全不是当时的沪城可以比拟的,就是比起鹿城,恐怕也是不相上下。

      虽说伏国地处北疆,常年皆有战事,在发展上肯定是比釜不过其他줓没有战事的䯛地方,但仓城毕竟是一座郡城,既然是郡城,终究也该有郡城应有的气派。

      玥宸一边走着,캬一边朝四周东张西望的,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身边还牵着同样脏兮兮的追风,与当初进入沪城时잃的ႈ气度不凡䜥,倒也成了鲜明的对比。

      甚至还有些路人,在经过률玥宸身边时都自觉的离远点,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看着玥宸那神情,好像是疑问着哪里来的土包子,而玥宸也不在意啊,就这么牵着追风继续行走着。

      不久,玥宸在一座高大的建筑物ꇻ前止住了脚步。

      只见这栋鋟气派的建筑,大门上高高的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四方居”三个大字。

      门口有好几名小二在等待着接待客人,都札统一身着绣着四方居三个字的衣服,倒是比普通饭馆看上去䜙正式的多。

      其中一名小二看着牵马而来的玥宸滨,微微一笑,近前给玥宸拱手施了个礼,对玥宸问道:“公子您好,这是准备吃饭还是┻住店啊?”

      虽然此时,不管是玥宸还ꥒ是被玥宸牵着的追风,都像是与这气派떆的四方居格格不入,但是门口迎客的小二都像是受过ᗎ训练般,没有丝毫歧视之意。

      对任何一位进出四方居웑的客人都是笑脸相迎的,由此也能看出,这个四方居不ㄧ简单啊,起码在礼仪上就让玥宸相当满意。

      玥宸刚想应话,就听到身后传来几阵马匹的嘶鸣声。

      뽚转头一看,玥宸看到一名衣着华贵的公麖子哥骑着一匹壮马朝四方居极速奔来,后面还跟着四个同样骑马的家帴丁。

      这一路上弄得鸡飞狗跳的,倒是把旁边做买卖的摊贩和路人吓了一大跳。

      툼华衣公子带着四名家丁转眼就来到了四方居门口,一副天下唯我的表情,让一旁的玥宸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华衣公子倒是没䬶发现玥宸的变化,或许在他眼里,不对,玥宸甚至都不能进入他的眼里。

      뷽 华衣公子一个翻身下马,身⑓后的家丁也是紧跟銇着下马,而等候在旁的几姾个迎客小二连忙赔꿲着笑脸恭敬得迎了上去。

      其中一名小二开声说道:“欢迎赵公子大驾光읢临鄃啊,赵公子,三楼包间早已收拾妥当,赵老爷赵夫人也早已等待公子多时,赵公子快里面请。”

      这名唿小二一边说着,还一边让另外几名伙鈖计赶紧ꇝ从赵웆公子几人手中接过缰绳。

      看到此番情景的玥宸,ਵ倒是忍不住轻笑出声,心中想着的是圲:“原来小二也分等级ߗ啊。“

      可能是玥宸的鵷笑声有点大,因为赵公子的眼光已经往玥宸这边看来。

      乊 收回刚抬起准备峑迈进四方居右腿,赵公子转身看着玥宸,脸色不悦的问道:“哪里来的土包子,你刚才在笑什么?是在取笑本公子吗?”

      对于赵公子的飞扬跋扈玥宸是丝毫不惧,可那名原本正줶准备招呼玥宸的小二,看到这般景象,连忙拉ࣗ了拉刚准备开口的玥宸。

      小二悄声对玥宸说道:“公子息怒,切莫与他计较,他父亲可是这仓城的城防军统领。”

      看到小二这样,玥宸倒也收了收情绪,并不是他害怕这赵公子,笑话,玥宸会怕他?甚至他都没资格在玥宸䦩面前自称公子。

      只是玥宸明白,或许他不惧这所谓的赵公ొ子,但身边的小二毕竟是冒着得罪赵公子的下场给玥宸出声提醒了,玥宸也不想给这小二带来麻烦。

      此时玥宸一脸正咠色的说道:“这位公子,药你是ꔱ看到我在取笑你了吗?我不过是正好想到些有趣Ⴝ的事,自嘲了一下而已,怎么?这也得罪了公子?”

      看到玥苠宸这般回答,赵公子心中大是不悦,ⶴ平时别人见到自己都恭恭敬敬的称呼自己公子上公子下的,这哪来的野小子,竟也敢对我不敬?

      正想发难的赵公子,被身边的家丁拦了一下。

      啶家丁对赵公子说道:“少બ爷请息怒,老爷和夫人还在楼上等着少爷吃饭呢,少爷大㗸人有大量,不要只理会这土包子就是。“

      听完家丁的话,赵公子顿了顿,瞪了玥宸一眼后,转身拂袖而去,而他身边的四⒒名家丁则是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看到赵公子走后,玥宸身边站着的小舂二大大的松了㟲口气,对玥宸抱歉的说道:”委屈公子了,还请公子不要计较的好。“

      玥宸看着赵公子离开的背影,微笑着对小二问道:“你说的这黤个赵公子,他父亲是仓城的城防军统领?”

      小二看到玥宸有问题,当然也是如实回答道:”对啊,这赵公子的父亲名叫赵军,年轻的时候也是上过战场啣的一名狠将,积累了不툏少军功,后来官至这仓郡城防军统领。”

      :“而这位赵公子,本名赵文毅,是赵军的独子,”小二继续对玥宸说道:“这赵军老来得子,所以有些时候,也是管教不严,加上母亲花氏的溺爱,就更是无法无天了。佲”

      :“赵公子在这仓城虽没做出什么杀人越货的大事,但欺男霸女,打架斗殴那些小事倒常年不断,也算是这仓城一霸了。“说到这里,小二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听完小二的回答,玥宸脸上也没露出什么别样的神情,倒还是一脸平静的念叨着说:“˩城防军统领?赵军?赵文毅?呵呵。”

      收回目光,玥宸对小二说道:“麻烦你帮我把这马带去喂些好草料,对了,顺便帮它刷刷身子。”

      说着,也不等㴍小二回复,玥宸直接就给小二丢了一些碎银,转身抚摸着追风说:“我让人带你去숹吃饭,顺被给你洗洗澡,你要听话,可不要伤了人家,知道吗?”

      说完,把缰绳交到小二手中,玥宸转身就往店里走去。

      小二一边牵着追风,一边掂量着手中银子的分量,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掌柜的说得对,人不可貌⌆相。”

      此时玥宸已经走进四方痁居的大堂,穩一脸微笑的掌柜就已经迎了上来,丝毫没有在意玥宸那一身稍显邋遢的装扮。

      拱手对玥宸施了个礼,掌柜的微笑着对玥宸问道:“公子您好,你这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店啊?”

      :“吃饭的话,一楼大堂已经满座了,公子需移步到二楼雅座,”掌柜的对玥宸说道:“这要是住店的话,公子请放心,我们这四方居远近闻名,鉽在躿这仓Ⱟ城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包公子您满意。”

      看着一脸微笑的掌柜和쀴人头涌动的大堂,玥宸微笑着对掌柜说道:“那就给隬我来间干净的客房吧,另外䒡再上四五个好菜,一壶好酒,给我送到房间里去。”

      ዓ:“哦,对了,”玥宸对掌柜提醒道:“烧一桶热水送过来,我要洗洗澡。”

      :“好嘞,公子这边请。”掌柜的重新走回柜台,对玥宸登记完后,便领着玥宸朝后院客房走去。

      鹥而在登记住房的盐时候,玥宸依然用的是陈月章这个名字。

      掌柜的带着玥宸穿䎎过大堂,走到后院,没过多久,便带着玥宸来到一间看上去舒适典雅的屋子前。

      侧身站在门旁,掌柜的对玥宸恭敬䱙的说道:“这间便是公子的房间,公子请进,稍作歇息,热水和饭菜马上送来鄜。”

      玥宸朝掌柜点点头,推门而进,而门外的掌柜,则ꉱ是在等玥宸进屋后,恭敬的帮玥宸关上门后才离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