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baoyutvcom

      就在陈南生和师姐回去第岗五天后,有一个师姐家的家丁来传话,叫小姐回去家中出了大事。

      师姐⨩自然是叫上陈南生火急火燎的赶路回城去,到了林府,那四个老头在厅中议事。陈南生在门外未进入其中。

      师姐问了在偏屋的姐姐和母亲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叫ờ星宗的下战洞书上门挑战,这先是双方挑战,如果败的一方会退出城池回到山门。

      当然这只是规矩,也可以不离开,哚但是对方如果攻进城来那对方就可以把败底的一方的人任意处置。

      败的一方如刂果守下来了,自然无事,胜的一方自然会退去,当然也有不守这个规矩的,不过下战书挑战是第一步,如果对方不接受挑战那就可以随便来了。

      这个世界的武者水平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宗师,大宗师,之上还有上品,元品,极品。这林家这方就四个老者是宗师,但是宗师也有强弱,林老头就먳是宗师中较强的

      对方有一个刚进入大宗师级武者就前来讨教,双方都是好多年的老对手了,单这一个就可以打这面的高端战力,何况对方也有宗师级的武者。

      떔陈南生之前就练那几部武者秘籍퉹,本身一步都ꀡ没练上去,那些只是秘籍,起辅助作用,主要看武者实力。

      实力一是看能发挥秘籍的多少水平了,二看修炼进度,比的是内力了,要修炼好多年。

      不过有元婴后期老怪神念在此自然无事,但是陈南生没有主动上前请求前往,他也不知道这些,他只是看到师姐满脸愁容。

      从一进门在母亲和姐姐那里得到消息出来后就一直这样,然后他看到师姐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脸色都苍白了。 Ÿ

      她可能蛆不想让父母⦀和哥哥姐姐们离开这里吧,师姐听完后出门都没叫陈南生的快步回院而去㤾。

      䣩 陈南生看到了师姐满脸愁容,陈南生在后面叫道:“师姐,师姐”。

      柬 师姐自顾的回院房去了,陈南生这才去打听到原来对方是有大宗师武者,所以前来讨教。

      对方还说道,如果林家一方输了就要林家把女儿嫁过去,然后在搬出城。

      这林嫛家这面守城守不住,挑战也打不过,对轒方还狮子大⫲开口的௧叫两个女儿要都垽嫁过去为妾,不然就会灭了林家和几个老家伙家。

      这林家家主和几人商量后,没办法只有先打后再舍女保家,迫不得已。

      陈南生知道后准备今晚就去把对方的那个大宗师搞定,就在晚上陈南生准ﶝ备要出门去对面偷家的时候。

      师姐突然来到了他这偏房ﯶ,师姐像恢复了聪明了一样,可能想起了他那日带她上天空看灯火吧,可能知道了陈南生不简单吧。

      师姐一进门就泪水一直掉,向陈జ南生走来,陈南生不知如何是好,师姐一下就哭着駦靠在了他的肩头悔。

      前陈南生的反应是心怦怦直跳,这就造成了陈南生现꣙在的样子是表面从容淡佘定,内心慌得一匹,心跳在快速跳动。

      师姐一直在抽躪泣,陈南生两世居然不知道如何安慰师姐,这才元婴期神念悄悄附体,搜索老魔有没有应对方法。

      不料这老魔是个修炼狂,活了几千年,居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陈南生一阵无语。

      嗯嗯,᯶情圣附体,记笔记了:以后遇到这랯种情况先等对方在你怀里哭着,你像陈南옦生这样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要安慰对方。

      道:“师姐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想到了办法应对,师姐忘记那天我是堬如何带着师姐飞到天上去的了,所以师姐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把对方解决了回来。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要边把对方扶到床边坐好,师姐虽然不太聪明的样子,但结合那天的事件她也知道了我不简单,一般都会信我的。

      师姐道:“小师弟你要注意,对方可是大宗师的”。

      师姐还是那么好,这不是应该一直哭嘛,然后接下来我会忍心的不回头譠的出﹈门去搞定对面。

      然后回来后师姐就会一把把我抱住然后会亲吻我一下,然后我和师姐的关系会更进一步,然后我愿意的话还窾可以迎垺娶师姐了,嘻嘻,这波分析在天花板㶝。

      不是这种情况的哈,就是你不知道为何对方突然就到你怀里哭了,这种情况下你就要慢慢的把对方扶到床边或沙发上啥的先找个坐两个人的地方。

      让对方继续在你怀你哭,手不要闲着,当然是没有被对方埋头的那只手,要慢慢轻轻的抚摸对方的后背部位,接着就可以问对方啥情况了。

      对方一般都会哭着对你说她有或受了啥委쩞屈,你要做的就是安慰对方。

      比如对方说:某某真不是个东師西,他欺骗我,这时候你可以骂她说的那个人,那怕那唥个人是箮你,总之㔮就是要顺着对方。

      当然也要有理智不要上当哈,如果你感觉有不对之处,你就说你要上厕所,或找个理由走开ῂ就行。

      如果遇到对方诓骗你,你已经上当了,承诺了某某啥的,那你就假装生气跑掉,如果还要回来的话就不承认刚才的话了。

      如果你还被录音了,那就可以直接坦白,如果你还死皮赖脸的不坦白,那你就被骗吧,好了我是在编不下去了。

      回归正文:陈南生出了门,直接元婴后期神念附体隐身术法加持,向议事厅飞去,然后再快速御剑来到对方城池。

      陈南生先是不知道对方在那里,但是向议事厅飞去就是为了找到对所在位置,他在议事厅看到了一张地图,地图上有对方,也就是星宗的位置,陈南生向星宗方向飞去。

      陈南生先到星宗的主城去但是没有在星宗的主城发现星宗的几个老头。

      看来他们可能到山上宗门去了,陈南生马上向星宗山上宗门飞去,果然在这宗门议事堂中发现了这四个老头和一些星宗人在那里议事。

      商讨挑战成功后如何瓜分月宗城池,陈南生已经悄悄到了门外。

      髆在门外生疏语气道:“我劝各位不要打月宗的主意”。

      接着四个老头和几个年轻人开门出来站门口阶梯上,可能感觉到了陈南生的不对和感应不到陈南生的武者境界。

      星宗宗主上前一步抱拳道“阁下是何人,我星宗并未得罪阁下还望阁下留个面子,如果是月宗派阁下来的,月宗能给的我星宗也能给到阁下,阁下开个条件吧,如在下能办到”。

      陈南生正色道:“我要阁下永远不在得罪于月宗,不要招惹,收回挑战书,不要打月宗的主意,就此作罢”。

      这星宗宗主听完这话眉头一紧眼色一咪,其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对星宗宗主抱拳道:“宗主这小子根本没有修为,就敢说出让我星宗准备好了好久的美事就此罢休,我来试一试此人”。

      星宗宗主没有说话一副正在摸着下巴考虑的样子,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陈南生能无㧎声无息的来到此处就知道此人不简单。

      但是这人啊就是在没有得到最后的结果前只要有机会就会试一试,这星宗宗主打的就是这主意。

      让这晚辈试一下陈南生,若陈南生不敌那计划继续,若看出陈南生还在自己之上那也还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倒是宩一箭뷳双퇥雕的好计策。

      然后这人出手了,脚步从门口騺处跑几步身体腾空一掌向陈南生心口打了过来。

      为了稳妥起见陈南生用神念驱动了凡界的武功展露出来相当于元品的实力。

      陈南生一手负手而立另一掌与之对掌就把这年轻人给打的倒飞出去躺在了门口的石阶前一动不动了。

      星宗宗主见状脸色一惊但是立马做出了反应,抱拳一脸的抱歉对陈南生道:“这位少侠说的是,我㿝宗自当马上就把挑战贴撤回”。

      陈南生向对톓方抱拳道:“我会一直在月宗的,希望阁下不要有其他打算,告辞。”

      陈南生转身施展青烟功轻跳淂上屋顶,在屋顶间跳跃一段后离开而去,在陈南生离开后。

      星宗宗主旁뼻边的一个青年对其抱拳道:“父亲咱们不能放弃这块肥肉啊,咱们可以请吴兄出马,他可是个修仙者,有他出马这不还是手到擒来”。

      星宗宗主微微点头,他自己就是Ⴁ大宗师,这陈南生虽然在他之上但是感觉的出来应该是元品的实力,如果吴公子出马自然手到擒来。

      况且他身边还有两个看不穿修为波动的强者,这老头已经把这些都分析到了。

      但还是马上一边派人把挑战书撤回,一边叫令郎去请吴公子,这老匹夫稳得一匹。

      , 뮷 陈南生回到师姐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师姐已经停止了哭泣,在房间里来回度步,一脸的忧愁,双手握住样子紧张。

      陈南生推门进入,师姐面色大喜的冲陈南生一笑向他迎来,师姐到陈南生面前,对陈南生问候道:“小줊师弟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啊?”

      陈南生回道:“师姐事情已经办好了ʫ,辳对方已经答应了我,等会就会撤回挑战贴”。

      师姐微微点头温柔道:“多谢小师弟,我先回去了”。

      师姐的声音很酥,甜而清新,使人听了一阵的清爽,师姐走后一会,星ꯈ宗撤回挑战贴了,消息也被林老头叫人传给了全宗高层茘和家人。

      陈南生大出了一口气,这陈南生刚才心砰砰的跳还以为师姐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亲他一下然后就跑开呢,这啥也没有,有点小失望。

      但没放在心里,这刚才在星宗陈南生的心也是砰砰的跳,不过不是和师姐单独的那种小鹿乱撞而是一种紧张。

      不过还好,都比较顺利,这陈南生因为心跳加速,在加⌏上第一次办这种是的缘故导致心智好像下降的缘故以为对方的一条承诺,就可以息事宁人了,不过他想得太简单了,老怪的思维也没用上。

      果然第埄二日一早,星宗宗主带着一干人等上门来挑战了⿒,昨日虽然撤回了挑战贴但谺是今日依然前来挑战,这一般就是有十足的把握那种。

      挑战贴都不用下直接上门,月宗这边也紧急应对,一边叫人收拾行李一边由月宗宗主带人迎上去。

      过了一会有人就过来传消息叫师姐收拾好行李和夫人大小姐一起先走,说:“那星宗又上门挑战了,老爷吩咐让家眷先走”。

      陈南生在房里听了也一脸的茫然,师姐一听马上鮡叫上陈南生,陈南生听到有人来传信时就出了门,正在门外。

      然后师姐拉上他就向城中的挑战台而去,看得出师姐፞很着急,但是师姐并没有其它表现,只是一脸急相,师姐拉着他一直跑到疲了门口。

      煋师姐拉着他上了准备带师姐走的马车,并叫车夫去城北,那是挑战台所在地。

      师姐全程没有说话,只是手一直拉着陈南生的手,有点用力,像陈南生是最后的稻草一样,不,其实师뚠姐是很紧张没有安全感但是她想去看看父亲和哥哥们。

      师姐低着头,陈南生也是一脸茫然,马车过了一会就到了城北,师姐拉⯡着陈南生快速下了马车,慢慢走向战台,站在了人群后月宗这一方。

      显然这辆马车的到来引起了对方一个面色阴柔的男子和他身旁两人的注意但也只是看了一眼,(那男子手中一把印有圆月的半开扇,一身打扮倒是像某个大宗门的富家公子),就没管了。

      对方是那星宗宗主,我方是月宗宗主,两人在台上正在打斗,突然月宗宗主不敌被对方一掌拍在胸口拍下了高台。

      陈南生也在看到情况不对的情况뇮下拿开了师姐一直拉着的手,在师姐和众人还没反应下来的情况下就已经元婴神念附体控制外不外放使出那青烟功跳向林老头,在那三个老ꁠ头出㽛手前双手把月宗宗主给在落地前接了下来。

      然后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师姐的两个哥哥和那三个老头也快速过来,师姐也快速从后面过来,他们看着陈南生点头表示感谢。

      魅 陈南生接着跳跃上台,星柚宗宗主也是一个老滑头看向了那个阴柔的年喨轻人方向抱拳道:“请公子相助,老夫不敌”。

      接着那阴柔男子轻跃上台,旁边的两个护卫也没有阻止,在那阴柔男子褜上䧂台的时候老滑头也跳跃下了台。

      那阴柔男子一上台就左手大拇指稳扇四指并立右手握拳施武者礼道:“请指教”。

      接着就以襁普通人肉眼难查的速度右手握扇向陈南生袭来,陈南生以极快的速度侧身躲开并右手一掌打在了对方胸口把对方打下了退了几步。

      那男子只是退了几步并未受伤,这元品的实力不太够用了,陈南生疑惑,马上用了神识看了一眼。

      这一看,对方是褱个练气十四层的修仙者,那两个都是修仙者还是筑基期的强者,这些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Ⲻ秘密。

      这对方马上换掌픯攻来,这次对方用了修仙者的法力加持,陈南生还好早有准备,用力一接,好家伙,这感觉,这力量,如果是一个极品武者怕也要废在这里。

      还好陈南生元婴期有护体伪真元,这人看不出陈南生的不对。

      正在有点纳闷,但是手中忽现几张符箓和一把剑形法器,䖋几张符箓和法器都向陈⟜南生攻来,陈南生伪真元一动右手一挥,这些都䦑倒飞回去把那个男子给打得爆ꚜ体而亡。

      有一条细微的红丝在陈南生没注意的情况下去飞走了,那两个ₜ筑基期的护卫见自己家的少爷就这样没了。

      接着一人向驱动两把飞轿剑和ꍠ几张符箓向陈南生攻来,被陈南生伪真元驱动右手一挥几道剑气击中同样的死法⤍。

      另一个已经御剑飞走了,这陈南生马上驱动那一把飞剑向那另一名逃跑的护卫飞去,接着天边一읏阵血雾爆开,那飞剑飞了回来。

      星宗宗主和星宗一干人等已经吓破了胆,皆跪地求৭饶,陈南生心意一动驱动飞剑一剑杀了那对方那几个老头。

      接着跃下台下回到师姐身边,周围的人看陈南生的眼神都变了,都是敬畏之色,陈南生纷纷向众人抱拳。

      那林成勋也缓了过来,由敛他带头纷纷向陈南生抱註拳行礼,还道:“敢问少侠尊姓大名,承蒙少侠相助,请少侠到府上我林某自当뒸重谢”。

      띋这时已经有一个人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跑濍回了府ʩ上,林成勋说着还做了个请的手势,众人让开了一条路,师姐也到了身旁,陈南生表面从容淡定,心里慌得一匹。

      翖向众人回礼道:“在下陈南生”。

      回想着电视剧里的场景,这时应该拉着师姐的手然后一起坐上马车,然后回府,但是心里忐忑啊,他就慢慢转头看向师姐,师姐这时也是在一旁。

      然后陈南生一不做二不休忐忑的拉上了师姐一起坐上了马车,他们的马车走在前头,接着老头几个的马车跟着,接着再是其它。

      在马车上,陈南生和师姐坐在踞一排,师姐一直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陈﮺南生。

      双眼都是感激之色的道:“谢谢小师弟”双手也崨紧紧捂住陈南生的手,陈南生被看的脸颊通红,红到了脖子,心跳加速,忐忑不安。

      但是表面从容淡定的一笑道:“应该的师姐”。

      这是前陈南生的锅,马车一会的路程好像走쨻了好久一样,终于到了林府,那几个老头已经到了门口了,准备好了迎接。

      瓨 陈南生现在是被师姐拉着进了林硾府,接着就是吃饭喝酒,感谢的事了,进门一看都准备好了,陈南生和师姐坐在一起,师姐仿佛回到了之前的开心样子,一脸洋隲溢,看来刚才那个人是跑回来干这事来了,接着就是一阵的酒水宴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