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撸社

      “九师姐,这个糖……我휞可以不可以带回家吃?”周岭看着一双眼睛正直溜溜地望着自己的九师姐,内心有些凄惨的说道。

      九师姐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个糖,必须当着我的面给吃的干干净净。 

      周岭只能屈服,打开了糖纸,将这颗糖塞进了嘴里。

      틭周岭炇心里这么排斥吃九师姐的糖,是因为很难吃吗?

      不是的,而是因为,他每次吃了九师姐的糖,都得拉老半天的肚子。

      毕觘竟九师姐年纪还小,而这些糖又都是自己制作的。

      出现质量不ᘬ合格,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当然,为了避免伤害到九师姐幼小的心灵,这些事情周岭肯定不敢告诉九师姐的。

      而且,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吃到九师姐的糖的。

      那么多师兄师姐,周岭也只旨见过八师兄吃过几次。

      像自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颗的待遇,可谓独此一份。

      周岭看了看个子小小的九师姐,果然,平时没有关心九师姐。

      “对了,师兄师姐,我山下的朋友家的二狗子死了,我那朋友很伤心,这几天我要帮朋友去办理一下丧事……”周岭对大家叹气说道。

      “去吧,朋友的事,自然应该多帮忙!”大师兄端着菜进来。

      “应该的,多去给朋友帮忙!”八师兄轻笑鼓舞道。

      至于小师弟在山下有什么朋友,二狗子又是谁,谁关心那些?

      픵 ҉周岭站起身,想大家挥手告别。

      众师兄师姐都面露微笑地望着他离开,似乎十分不舍。

      “我很快就回来!”周岭感动道。

      随着周岭的离开,整个饭堂的气氛陡然一变。

      “他去玄空城了,我的任务完成,接下来就交给你的傀儡来安排了!”二师姐对五师兄淡淡说道。

      “只要他到了玄空城,就会被吸引进去,最后,得到黑元经的。”五师兄说道。

      “注意整个过程要充满艰难险阻,要更加真实,不然,他不会懂的珍惜,也很容易不相信,之后又随便改修功法!”八师兄提醒道。

      焌 “这次,我又新研制了一种丹药,品阶在道阶里面也很少见,不知道能不能对小师弟起作用。”九师姐眉头〆紧蹙说道。

      ……

      “厕䴮所␙,厕所……”从〗饭堂出来之后,周岭没有急着下山,而是早有准备地赶往了厕所。

      都已经三年了,周岭已经很有经验了。

      甚至连吃了九师姐的糖之后,多少时间会第一次肚子痛,多少时间会一阵收缩,多少时间会틴忍不住夹腿,多少时间会倾泻而出,都已经是心知肚明。

      “终于拉出来了!”周岭一身轻松地从厕所出来。꼹

      九师姐的糖,也不知道是怎么制作的,在某些方面上,堪称世界级别。﫽

      蘿 也不知道当初八师兄吃过九师姐的糖之后,又究竟㴚拉成了什么样子。

      趁着还早,周岭下嶝了剑墟山。

      剑墟山并不是什么瑰丽雄伟的大山。

      相比起百里范围的뼁那一座座欲与天公试比高,要么竖直俏立如剑峰,要么磅礴大气如天地磨盘的大山,剑墟山可谓十分不起眼。

      就像是这天地壮阔缩影的一个Օ小配角一般。

      稍微走远一点,就被其余高大的山峰遮住了。 劸

      哪怕是旁人走到剑墟山的附近,估﹀计都不会把视线多在它身上停硫留一秒钟。

      越过了两座恌大山,在一个悬崖峭壁之上,一道巨大的豁口从中打开,足足有着百米之高,千米之长,看着那周围的形状,姶像是被一把刀狠狠从中间切开了来。

      这般壮观的景象,单单是看着毤,就让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鬗 有说书的传闻,这曾经是一个修为极其高强的刀修在路过的时候,与敌对阵,意外之下砍出的。

      那砍出的刀还有人见过,是天地少有的武器,刀身欣长,通体漆黑,背有三环,轻易就能劈山斩海。

      在不断传颂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这刀刀口产生好奇,各路人士亲自前往研究。得出的结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要么是关于那修为强大的刀修的猜测,说是来自于璜州外的某个神秘宗门,要么是关于那刀的,一件很牛逼的玄器,在某个地域出世之时,霞光万丈……

      ༖ 这是强大修为的修士们的眼里的刀口。

      但是,在另一部分眼里,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研究这巨大刀口的,除了那些强大的修士,还有位于伙房的厨子们。

      義 在他们看来,那些强大的修士,就是在胡说!

      这巨大的刀口,分明就是一柄菜刀砍出来的啊!

      웗 毕竟是吃饭的家伙,他们这些每日都挥斩着菜흑刀的人是再熟悉不过了。

      娄平日里剁鸡剁鸭剁骨头,菜板上的刀痕,跟这山崖上的巨大刀口,不堊是一个模样的?

      而ᛖ周岭之所以会来到这个地方,则是因为在在这刀口里面,建着一座已经超过千年的古老小城。

      这座古老小城,名븳为龚城。

      櫑 以这座小彮城为核心,在悬崖峭壁的四周又錱修建了很多深约五十米的ꮈ栈道,栈道里侧有着很多的石窟,每一个石窟之中,都是一个小型的店铺,做着各种各样的营生。

      周岭从山脚一侧,走上了一条栈道,一个个石窟从身边走过。

      “嘿,岭爷,您来了!”这时,一个石窟之中,挤出一道身影,来人身宽体胖,横向距离已经快要接近纵向距离,偏偏还穿着一身花红色长衫,装出一副斯文人的样子,看起来尤为滑稽。

      肥肥的脸㾐,已经堆起了一层又一层,两只眼睛已嬔经陷进了肉里。

      一只大胖手ﰈ,还拽着一块狗肉。

      “岭爷,新鲜的狗肉,尝一块不?”赵福丽对着周岭有些诌媚说Տ道。

      “算了,你吃吧……”周岭看着已经被啃过的狗肉拒绝道。Ⱃ

      心中却是一叹,来迟了,二狗子的丧事没有赶上啊。

      “来说说最近的进展吧……”周岭跟着赵福丽一起走进了石窟。

      “岭爷,小的可是为了您的工作,矜矜业业,含辛茹苦,才终于有所收获啊!”赵福丽扒拉着狗肉十分激动地说道。

      “你猜猜怎么着!”

      “赶紧说,你是狗肉吃撑了……”周岭瞟了赵福丽一眼,没好气道。

      “嘿嘿,岭爷샺,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先烘托一下气氛嘛?”赵福丽委屈道。 ꢲ

      ᧵ “岭爷,根据我探查的情况来욚看,每一个城市里面,物价其实是差不太多的,不过,在一些小的市场,由于管理秩序混乱,很多时候还存ϐ在各种黑货假货䇶,买家买不到想要的货,卖家不能把自己的货及时卖出去,情况还是ꄁ比较常见的!”

      “果然如此吗?”周玲眼眸闪过一丝喜色。

      “岭爷料事如神!”赵福丽立马拍马屁道。

      周岭让他去调查的,都不是各个小城市里面的大生意,反而是一些成不了气候的小市场。

      这些小市场桒能够带来什么利润呢?

      虽然心中多有疑问,但是,赵福丽᭲对于周岭是绝对信任的。

      要뵄知道,在半年前,他哪里有资格坐在这龚城的石窟里啊!

      ঐ 别看只是龚城里面的一座小石窟,但是,龚城可是周围地域的一座人流极为密集的城市,可以说是东西区的一个重要枢纽。

      用岭爷的话来೐说,就是极具商业战略价值。

      宗门联盟,其余各大宗门都在龚城有着自己䖲的产业。

      භ 像是赵福丽所在的这一座小石窟,没有上千的灵石是拿不下来的。㕋

      而这上千的灵石,赵福丽可是亲眼看着周岭一个一个挣回来的。

      岭爷,一定是一个商业奇才啊!

      “这些小的䳃市场,看似很小,但却不被鲦那些大人物所重肓视,而且,积少成多,算是每一座城市里面,鲜少的利益还没有被注意和瓜分的地方……”周岭分析道。

      뮃让赵福丽去调查四周城市小市场是周岭的另一项拯救宗门大计划。

      剑墟宗身负五亿欠债。

      要想通过宗门联盟的任务来还清债款,可谓遥遥无期。

      一辈子都在拿命去拼。

      五亿欠债,说到底就是钱的事情。

      而这世间,究竟什么最能挣钱?

      无外乎就是商业。

      这个世界是ᄢ崇尚修炼的世界,大多数人的心思都放在了修炼一途之上,像商业之类的向来被人所诟病,类似于旁门左道。

      这一点就有点像是周岭穿越前的世界的古代,重农轻商。

      当然,换到这个世界,就是重修轻商。⋔

      哪怕是有着一些零零散散的商业组织,但大多数都不成熟。

      基本都是靠强大的势力来强行完成商业的运营。

      毫无技术可言。

      就像是二师姐因为头疼病,想要一株精阳草,都需要到三百里外的玄空城去采购才有。

      而周岭想做的就是,在这个世界建立一个商会。

      一个섩能帮自己挣钱的商会。

      将越来越多的钱从不同的人手里埒聚集到自己手里的商会。

      只要商会起来了,那就是天下之利聚往我矣!

      还清五亿欠넯债不再是梦!

      要让剑墟宗崛起,师兄师姐只能充当混吃等死的角色,而唯一能够改变頦宗门的就只有自己。뀕

      单单靠着修炼成为强者,那得修炼到猴年马月?

      必须要多开辟一些渠道才行

      周岭经历过穿越前的信息大轰炸,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套路。

      要从这个世界的交易之中,抽一点利出来,对周岭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ﴪ难的是继续抽出更多,更大的利。

      而要实现这些的第一步,就是逐渐占据这座龚城。

      如今,周岭不已经踏出第一步,占领了龚城里面的一座石窟了䰼吗?

      “你把这些小的市场的常见物品,价格都做一个参考的表格给我,还有,花一点钱,在每个小市场里面,都找到我们的一个代言人,要那种没有身宠份背景,能够踏踏实斦实帮我嘙们做事的,让他根据我们的主导去引导这些小的市场……”周岭说道。

      赵福丽虽然脑子并没有动,傕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手懂了。

      只要照着周岭说的去操作就可以了。

      “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周岭在交代完后,最后离开之前问道。

      “哦哦,有的,有的,最近,我又发展了几个新的下线,其中有一个下线从他的老家那边寄过来了一批草药,其中有一捆小的见识浅薄,没认出来,岭爷您给看看……”赵福丽在身后翻了一翻,拿出一个药包,递给周岭。

      “这个下线룺,老家是哪边的?”周岭痐边打开药包,边问道。

      “老家哪边的,让我想想……”赵福丽皱起了眉头。

      周岭已经把药包给打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十多根药㨎草。

      每一根药草都通体金黄,叶子长如柳叶,脉络则闪烁着赤红的光芒。

      ……

      “小师弟已经出山了,在向玄空城的方向而去!”众师兄师姐都是露出一点点满意的,一切终于又在掌握之中的笑容。

      “不过聏,以取精阳草为由让他去玄空城,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五师兄皱着眉头看向二师祂姐。

      以前,小师弟身上出现的意外可太多了。

      而为了这次行动,他可是枯了一棵悟道树。

      这一棵悟道树的价值,可以说是无价的。

      曾经多少强者为了这样一棵树,打得天地失色。

      甚至有人用一颗能숇够帮助突破掌天境的破天丹来换,他都没换。

      这样的悟道树枯了一棵,可谓心疼死他了。

      “精阳草是玄空城外一片山谷的特产,周边几乎没有别的产地,虽有弥补精神之效,但很少有人认得,小师弟到了玄空城,单是要寻找到精阳草就得好几天的时间!”二师姐轻轻笑说道。

      “至于小师弟之前看到的关于精阳草的药书,也已经提前被我改过了,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小师弟的脚程来看,应该不出一日便能够到达,届时,我设置的傀儡能够自动感应到小师弟打开洞窟。”뜲五师兄心里微微安定。

      “为了追求真实溜性,我还特地设置了很多小的考验奖励,哪怕是一些无关人员通过,也能够得到奖赏!”五师兄整理了一下思绪,自觉自己这边已经设置地完美,不会出什么纰漏。

      就等着小师弟愅在到达玄空城后,被卷入洞窟之中,经历千辛万苦之后,自以为自己大难不死必有机缘,最终毫无怀疑地拿到他们早已准备好的黑元첯经修炼。

      “好,目前看来,计划施行地很顺ࠔ利!”大师兄剑君也略微有些宽慰说道。

      ……

      “等等……你再告诉我一下,这药草是从哪里来的?”

      “玄空城啊?”赵福丽有些奇怪地望着周岭。

      玄空城?

      还真是精阳草!

      我这运气也太好了!

      这些草的样子,周岭在药书上看过,外貌特征都符合,而且,来源地都没有问题。

      这一包,真是能够治好二师姐头疼病的精阳草!

      周岭一脸惊喜之色。

      “送草的人不知道这是什么草吗?”

      “不知道,好像是在一倽片山谷采到的,找了一些人鉴定,也认不出来是个漰什么东西,就给我们了!”赵福丽皱着眉头轻轻说道。

      “难怪둲会我们这里०送㗨,要是认出这些草,估计编就不会上交来了!”

      这样一来,二师姐的病倒是可以早点治好。

      商业方面暂时交给赵福丽。

      接下来,就只用专心应对宗门联盟的任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