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成绩查询

      待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小舞才确确实实体会到唐三为什么不愿意和雪崩睡在一起的原因了。

      他봬实在是,实在是太坏⺘了。

      直到此刻她都没有休息好,双眼还有些泛红。没办法,实在是雪崩睡觉太不规矩了,若不是她小心防备,指不定会发生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

      “小舞,你眼怎么红了?”

      看着怀里的小可爱,雪崩疑惑的问道。

      可没想到回答他的却是一记无情的兔子蹬鹰。小舞已经忍耐他一个晚上了,可最后还是没忍住,雪崩就这样无情的被踹到床底下了。

      “哎呦,你还真是个小兔子,不光眼睛是红色的,小腿还这么有力。”

      雪崩揉了揉自己的老腰吐槽道。经过昨晚一天젎的相벖处,众人也都知道小舞的武魂是柔骨兔。虽然此刻被踢下床的姿势有些丢人,但晚上抱着小舞睡觉是真香。

      “嘿嘿⛀,不亏!”

      今天是诺丁学院的开学典礼,雪崩也混了进来。不过没一会他就有些后悔,因톪为太无聊了。

      “难怪小三一大早就溜了,这也太无聊了吧。”雪崩小声嘀咕道。

      “就是就是!”

      小舞也随声附和道,她也是耐嫩不住寂寞的主,四处张望着甩动着脑后的蝎尾辫,大眼睛轱辘轱辘的转着쒆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

      “小舞,要不我们去集市上逛逛吧,哪里可有趣了。”雪崩充满诱惑性的建议到。

      “集市吗?好哇好哇。”⽪

      小舞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她似乎对人类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特别是人声鼎沸的集市,她早就想去瞧一瞧了。

      两人一拍即合,偷偷从开学典礼上溜走。从大门出去肯定是不现实的,毕睚竟他们年龄太小,自然不许私自外出。没办法,他们只能故技重施,来到一处孤僻的墙角。

      雪崩向小舞伸出自己友好的援诐助之手,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来,我带你飞过去。”

      可小舞怎么会同意,昨天晚上的气还没消呢,怎么会这么便宜的让雪崩占她便宜呢。

      躏“武魂,附体!”

      小舞俏生生的站在一旁,身上亮起红色光芒,在淡淡的红光笼罩之下,她的眼睛开始变成了红色,耳朵缓缓变长,带着柔软的白毛从头侧竖起。身材似乎⾭变得高了一些,柔和的魂力气息围绕着她的身体波动。一个黄色⤣的魂环绕着她律动。

      雪崩惊喜的看了小舞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小舞使用武魂的样子,抬手在她那柔软的长耳上摸了摸,点了点头,“小舞,原来你真的是个兔子。”

      “你……”兔子的耳朵是最敏⤸感的,化为武魂,效果同样出现在小舞身上,小姑娘的俏脸顿时多了两抹红晕,抬手欲打,雪崩却笑着跳开。

      近十米高⍅的围墙或许能防得住普通人,但对于已经成为魂师的小舞和雪崩,不过是一个略高一点的垫脚㸢石罢了。

      小舞恼怒的瞪了一眼雪崩,然后小腿稍稍用力,便跳了上去。

      不得不说兔子的跳跃能力就是强,或许是小舞天赋异禀,在普通人眼里宛如天堑的高墙,就这样被她轻轻松松给翻了过去。

      若是换个别人来,比如已经二十五级的泰隆,以他大力猩猩武魂的特点,估计只会把围上撞出个窟窿来。

      雪崩见小舞靠自己翻过了围墙,心中微微有些可惜。他也不耽搁,借助第二魂环赋予的弹跳神技,潇洒的落到小舞身边。

       “走,我带你去♦逛街买东西!”

      这一次雪崩可不会给小舞拒绝的机会,拉上她的小手就跑。

      小舞被他鐓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稍稍用力没能挣脱开后便不在挣扎,被他拉着一起往集市上跑。

      雪崩扭头看了她一眼,小舞脸上又浮上一层红晕,雪崩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小巷里。

      䝻诺丁城自然比不了帝都天斗的繁荣,但边塞之城亦有它独得的魅力。

      集市上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两边店铺的吆喝声不断,各种物品更是琳琅满目数不清数。

      小舞明箘显是第一次逛集市,看⚔着人挤人的街道,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乌黑的大眼睛闪着好奇的光芒。

      ⴝ “拉紧了,别走丢了!”

      雪崩自然发现她的异样,小声嘱咐了她一句便拉着她冲进了人流中。小舞也下意识的紧紧握着雪崩的右手,生怕他将自己一个人就在这里。

      雪崩拉着小舞,漫无目的的穿梭在人流中。突然,小舞在一个卖装饰物的摊位停下了脚鲋步。

      雪崩顺着她眼光看到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赗兔子玩偶,不过看她神色扭捏便知ⅴ道她肯定囊中羞涩,但又十分喜爱不忍离去。

      “小姑娘,喜欢吗?闗这可是我家婆娘一针一线熬了无数个日夜才缝制出来的,使用上等材料纯手工制作。你걑摸摸看,柔不柔和?”

      小摊主是个机灵人,他一眼就看出小舞十分喜爱这个小兔子,赶紧将它送到小舞手里。

      果然小舞拿到后爱不释手,开心的把玩一会后小心翼磥翼的问道:“老板,这个要多少钱?”

      “不多不多,就是个手工费,十个金魂币?”摊主十分贪婪的说道。

      十个金魂币可让一个普通家庭无忧一年,要知道普通的魂师每个月也只能从武魂殿里领取两三个金魂币,而这一个普通的毛茸茸玩偶就敢要十个金魂币,这不是明摆着抢劫吗?

      可是无论是雪崩还是小舞,他俩都没有发现价钱的不对劲。雪崩是买东西根本就不在乎那俩钱,而小舞对金钱更是没有概念了,她只知道自己两个口袋空空如也。

      想向雪崩借钱,但两人毕竟只认识两天不到,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依依不舍将手里的小兔子还给摊主。

      摊主不亏是个机灵鬼,他并没有接小舞退回来的小兔子,反蔓而对着雪崩说道:“公子,你看你的小女朋友这么喜欢这个玩偶,你忍心看着她伤心难过?”

      “老板ꐱ你误会了,他不是……”小舞看到摊主误会两人的关系后急忙解释道。可还没等她说完,雪崩就一把将她拉到身后护了起来。

      要不怎么说会做᳿生意的人说话都那么好听,总之雪崩此刻就很高兴。他大大方方的掏出十个金魂币,不顾小舞的阻拦,递给了摊主。

      小舞在他身后搂着毛茸茸的玩具兔子,弱弱的说:“我,我以后会还你的蚾!”

      “好啊!ꕧ”雪崩也不跟她争辩,应承下来后拉着她说道:“来来来,看那边人好多啊,我们也去看看。”

      雪崩护着小舞,两人从人群中挤了进去。里面人们都半披着兽皮,拿着皮鞭,指挥삉着一群灵智未开化的低级魂兽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

      原来是个杂戏团,每当被驯化的魂兽们做出一个高难度动作,都会引得众人一片惊呼。相反,每当魂兽做错的时候,那身穿兽皮的驯兽师也会毫不留情的抽上걠一핏鞭子。

      每当魂兽受到惩罚,发出痛苦的悲鸣时,小舞就有一种冲上去将它们解救出来的冲动。但她突然想起自己此刻不过是一个十二级魂师,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罢了。

      尽管此刻是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但她却感到格格不入,甚是孤独ྠ无助。即便是拉着她手的雪崩,她也感觉着两人中间似乎隔着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天堑。

      “小舞,你怎么了?”

      雪崩察觉到小舞的异样,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小舞勉强回轕应道。但她的神情哪像没事的样子?没了平时活泼灵动的样子。

      “要不我们去看看别的吧!”

      訠 雪崩以为小舞不喜欢这种充满野性的东西,膰于是提议去别的地方玩玩。

      牀 “嗯!”

      珱小舞自然没有意见,或者说她已经没有鵯了玩闹的心情,自然变得无所谓。

      雪崩带着小舞在街道上闲逛,他清楚的感哯受到小舞此刻已经没有了早上的活泼,变得有些丧气。Ꞌ

      雪崩尝试了不同的方式都不能使她高텥兴起来,渐渐地自己也没了兴趣。又逛了一会,到了中午时,雪崩便带着小舞到饭点里吃饭。

      雪崩看着闷闷不乐的小舞又忍不住挑逗道:“你要吃点什么?这里有白萝卜,红萝卜胔,胡萝卜,萝卜皮,萝卜丝,萝卜片……”

      可没想到小舞还是反应平平,大感无趣的雪崩只好随意点两个菜与小舞共进午餐。

      待到吃完饭后,雪崩又来注意道:“小舞,你想不想体验一把吃霸王餐的感受?”

      “什么是霸王餐啊?”小舞懵懵懂的问道。芑

      秿“就是……”雪崩一边说,一边拉起小舞的左手赶紧向外跑道:“吃完饭不付钱直接跑啊!”

      待到声音落下时,两人已经跑了出去,气急败坏的小二赶紧跟了出来,人海茫茫的,那还看得쐇到两个小孩的踪迹。只留下小二自己骂骂咧咧的回去收拾桌子,这时他才发现原来桌子上已经放了一枚金魂币,只不过被盘子给盖到了。

      “哈哈哈……”

      终于,一直闷闷不乐的小舞被气急败坏的小二给逗乐了,同时又觉得雪崩是不㮶是太坏了,但是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只唁要她开心就行。

      终于,小舞又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她说要一根冰糖葫芦,雪崩就跑去给她买下所有的冰糖葫芦,让她一手拿一根,嘴都不带停的。

      小舞一手一根冰糖葫芦,腰间绑着一个毛茸茸的兔子玩偶,一蹦一跳的在集市上玩耍。而雪崩就跟在她后面,抗着一个插满冰糖葫竰芦的靶子。

      忽然,小舞又停到一个摊位前,雪崩上前一看,原ꔮ来是个捏糖人的。

      摊主的技术很好,捏出来的动物惟妙惟俏,好似真的一样。小舞感到十分的神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天真烂漫。

      雪崩见她喜欢,便要为她买下两个来。不过小舞却说,要买两个摊主现做的。

      摊主也不在意,当即开始做了起来。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跮这次摊主捏出来的竟然不再是动物了,而是两个小人,雪崩和小舞。

      这次小舞也不觉得害羞,两个糖人拿在手里对着雪崩嫣然一笑便跑开了。雪崩也不问价格,扔给摊主㢮一个金魂币后就追賞了上去。

      玩了一天后的雪崩和小舞坐在树林里看夕阳ꕿ,两个糖人像雪鐼崩和小舞一样挨在一起插在地上。

      “小舞。”雪崩轻轻喊道。

      “嗯?”小舞扭头惍看着他道。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雪崩也看着小舞说道。

      “其实,我不是诺丁城的人。我是天斗帝国的四皇子。”

      “我来这里的事情其넁实已经办完了,我也应该回去了,可是我……”

      雪崩突然抓住小舞臂膀说道:“小舞,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愿意陪我一起回天쏔斗城吗?”

      滟“喜欢?”

      小舞歪着脑曅袋看着雪崩,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又好像不明白什么叫喜欢。

      “难道这就是人类的爱?”

      “那天斗城好땅玩吗?”小舞天真无邪的问道。

      雪崩有些无语ᐛ,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啊。童话里不都是在王子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后女主应该幸福的像个公主,然后跟我一起回去继承王位,怎么到我这变的有些傻白甜了?

      “好玩,当然好玩了,比这里好玩多了。”

      “那你还会陪我一起玩吗?”

      “当然了,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一刻也不许离开!”

      笠 ᣷“真的?”

      “千真万确!”

      ……

      雪崩和小舞约定好明天早上还在这里见面后就暂时分开了,他一个人来到三睎年綼前在这里买下抶来的一个幽静小院里。

      进了屋里才发现独孤博一个人打坐疗伤,脸色仍有些苍白,雪崩不由的关心问道:“老毒物,你怎么受伤了?”

      独孤博自然也察觉到雪崩进来了,面对雪崩的询问,他也不做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所有事件都告诉了雪崩。

      “是唐昊,呵呵,他还真是关心他那个宝贝쎱儿子!”

      雪崩冷笑道。在雪崩心里,是个唐昊加唐三也比不上一个独孤博,且不说自己与独孤雁的关系,单单近些年若是没有独孤博暗中保护,他定然不可能如此廧安稳的活到现在。

      不过此刻却还不是与唐昊翻脸的时候,尽管唐昊做事霸道让人难以接受,但雪崩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不得不暂时隐忍着。

      “那个唐三,他如何?”独孤博自然也知道雪崩的处境,自然不会逼迫他,于是转맟移话题询问此次成果。

      㙚 “很奇怪,他的武魂是蓝银草,而且还是先天满魂力!”雪崩道。

      “蓝银草?不可能!”独孤博直接反驳道:“武魂虽然奇妙而且千奇百怪,但经历了这么多年,人큚们还是总结出了一些规律。除非出现意外情况,比如你出生时自带的天地异象,导致你的武魂出现不可预测的变异外,其他人的武魂基本都会遵循一个规律。”

      “那就是武魂的传承一般都来源于父母,而且还是来源于父母强势的一方。”

      “而昊天锤几乎是世间最强势的武魂之一,所以昊天宗的끑后代武魂也几乎都是昊天锤。当然,这世间也是有可以媲美昊天锤的武魂,但觉不是如同路龓边野草般的蓝银草。”

      “可这是我亲眼所见,真的是蓝银草,而且还是先天满魂力。就在今天,他还跟着大师前去获得第一魂环了。”雪崩道。

      “大师?那个大师?”独孤博问道。

      “就是那个晝号称理论无敌的那个大师,提出过武魂十大核心竞争力的玉小刚。”雪崩道。

      “是他,他竟然收了唐三做弟子,还真是有趣,看来这个唐三一点都不平凡啊,可訍他的武魂又为什么会是蓝银草呢?”独孤博道。

      “会Ⱀ不쏊会和他母亲有关呢?”雪崩问道。

      “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也从没听说过这世间还有一个武魂是蓝银草的强者,对了,你见没见过他的母亲?”独孤博道。

      “没有!”雪崩摇头道,然后又仔细想想自己和唐昊相处的细节,不由的猜粧测道:“可能唐三的母亲遇萸害了,难道这也唐昊与武魂殿之⹆间矛盾的根源?”

      若是如此,那么一切事情都有些明了了,只要弄明白唐三母亲的身份,好像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那么关于菊斗罗的话你怎么看?”怒独孤博问道。

      “是敌非友,纯当放屁。”雪崩想也不想的回答了。

      虽然在他看来,武魂殿和唐昊没一个好东西,但此刻形势所迫,他只能和⋦唐昊联手应对武魂殿。

      至于菊斗罗所说的什么云里雾里的,呵呵,有我小命要紧吗?

      ……

      待到第二天早上,雪崩和独孤博在昨天约好的地方等了半天也不见小舞过来。没办法,雪崩只好偷偷少去学院去找小舞,可没想到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小舞跑到哪里去了。

      这一次他出来已经很久了,今天说什么也该走了。只是可惜了不知道为什么小舞今⚄天没有过来,只好在她宿舍留下一张纸条,告诉她我先回去了,有空一定回来看她。

      只是在雪崩他们离开不就后,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约定的地方,小姑娘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一个碧绿色的蛇头从她怀里探了出来疑惑的看着她。

      鷛“呼,吓死我ƌ了,差点被发现了!大哥哥,等着我,我回去找你的!”

      ……

      쑷武魂殿,密室内,一身高贵冷艳的教皇装的比比东盘坐在蒲苇上,身上黄,紫紫,黑,黑,黑,黑,黑八个魂环来回律动。

      而她对面的女子早已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然后竟然退化成一只白兔,疲惫的想睁开眼睛再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却感觉眼皮似有千斤重般,勉强睁开一条缝,看到的确实眼前比比东身上的第九个红色魂环已经逐渐显现。 

      待到第屗九魂环逐渐稳定下来௠,十万年魂兽庞大的生命力反馈到比比东身上,让她可以压制的境界一ꊵ下子冲到了九十四级多,就差一点就可以晋级到超级斗罗行列。

      为了这一天她等了很久,六年前她就已棊经具备了吸收十万年魂兽的絠条件,可惜那一次的行动失败了。

      䆬但也正因为那场失败的회行动,她铲除了她心中最大的恶魔,但恶魔留下的伤,却永远无法弥补。

      “没想到你竟然触碰到了神的领域,可你为什么还要给我留下一线生机?”

      虚空中传来一阵悠悠之声,原以为自己会魂飞魄散,没想到还有一线生机, 更没想到眼前这个人似乎可鰭以带着自己踏入魂兽永远无法踏入的领域。

      祸兮?福兮?

      比比东淡淡的看了眼已经无生气的白兔,不喜不悲,一如既往的冰冷。

      为什么?

      是有心还是无意,更或者只是一种尝试,但砡不论怎么样这又关别人什么事,只是她心血来潮的쀼一个念头罢了!

      她不需要给人解释,也不屑于给别人解释,或许那个配听她解释的人并不在这里,她也懒得去解释。

      自顾自的走出密室,唯留一室的寂寞与黑暗,或许还有一种遗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