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电影亚洲素人

      火灭了,大家的心稳当了一些。

      “啥玩意,这么咯人?”小琴埋怨道。

      “梆硬吗?”婉红在一旁问道。

      “又大又长,硬邦邦的!”

      婉红顿时怒火满腔,道:

      “麻九,你文明点儿!咋不分场合呢?趁火打劫,真是禽兽不如!”

      “我咋地了?我还咯挺呢!是长枪!枪柄咯人!”

      婉红松了一口气,说道:

      “快把你的枪收好,别让他吓人行不?”

      小琴回手把长枪抓到了手里,道:“行了,姐姐,叫我攥住了!”

      哈哈哈······

      两位美女一通大笑!

      “下落!”

      婉红和麻九同时收腿,三人轻飘飘地落入了井底!

      婉红松开了小琴,麻九把小琴搂的更紧了。

      小琴被麻九弄得满脸发烧,身上热浪滚滚,不禁轻轻地喘了起来,婉红一听声音有点不对,伸出手朝小琴身上摸去,一摸摸到了麻九的大手,婉红使劲掐了两把!

      “干啥呀?干啥呀?”

      “别浑水摸鱼行不?馋猫!”婉红斥责麻九。

      小琴打着了火,一看麻九正搂着婉红呢,抬脚便朝麻九踹去,边踹边说道:“你是大公鸡呀,咋水性杨花的呢!”

      麻九放开婉红,向后面退去,小琴借着苞米叶子燃烧的亮光,飞起一脚踹向麻九的胸脯。

      麻九一闪身,小琴踹到了井壁上。

      轰轰隆隆一阵怪响,井壁上出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口,里面看起来亮堂堂的。

      麻九一哈腰钻了进去!

      “站住!往哪儿跑,大色狼!”小琴一哈腰也跟了进去。

      婉红一看麻九小琴钻进了洞口,上前一步也想钻进去,刚哈下腰,不料小琴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把她一下撞了个跟头!

      “干啥玩意,死丫头,撞死我了!”

      借着洞里射出的光亮,小琴直奔自己的齐眉棍而去,她一把抓起了齐眉棍,气喘吁吁地说道:“洞里有大老鼠,可吓人了!”

      一听有老鼠,婉红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随手抓起了自己的酱杵子,两眼死死盯着洞口。

      一个阴影从洞里快速闪出,婉红抬手就是一杵!

      这一杵正杵在从洞里急急奔出的麻九的肚子上!

      哎呀一声,麻九向后倒去,重重撞在了洞口的井壁上!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一阵怪响从头顶传来,几人抬头一看,不禁傻眼了。

      两块巨大的半圆形石板从井壁的两侧伸出,对接在一起,在半空中将井口封闭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漏船又遇顶头风,两位美女,井口又封闭了一层,这可如何是好啊?”

      婉红上前把麻九拽了起来:“没事吧?”

      “没事!本人是铜头铁背槐树肚囊,结实着呢!”

      一旁的小琴把小嘴一撇,说道:

      “就会吹牛!都是你这个大笨蛋,要不是你想用磨盘砸那个淫贼,咱们能掉井里吗?这回好了,别想出去了,天然的坟墓!”

      麻九无语。

      婉红一看场面有点尴尬,便说道:

      “小琴,别太激动了,我是第一次听你埋怨人,有句话说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井口出不去了,那不还有洞口吗,咱们活人还能要尿憋死吗?”

      麻九点点头,道:

      “是啊!只要不抬头,遍地是猫楼。”

      小琴瞪了一眼麻九:“说啥呢?恶心人不?无聊!”

      麻九苦笑一下,拿起长枪,跳起来朝封闭井口的两块石板缝隙戳去!

      咣!咣!咣···

      火星四溅,枪头都挤变形了,石板丝毫未动。

      看来,想撬开石板,是痴心妄想了。

      麻九提着长枪,愣了一会儿神,突然,他抬起脚朝四周井壁一通乱踹!

      嘭!嘭!嘭···

      震得婉红小琴直捂耳朵,没有任何奇迹发生,石板依然如故。

      麻九停下动作,呆立几秒,说道:“看来,只能向里面寻找出路了!”

      说完,麻九提枪钻进了石洞。

      婉红小琴略微犹豫了一下,也跟着钻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拱形的通道,有一丈来高,一丈来宽,地面是泥土的,四壁和拱顶由青砖砌成。两侧墙壁上亮着几盏壁灯,都是铁手擎着粗大的蜡烛,看来是从墙壁里刚刚伸出来的,不知刚才麻九跌倒时触碰了什么机关,以至如此。

      通道两侧分别排列着几十口大缸,一侧大缸看上去波光涟涟,装满了清水,一侧大缸装满了稻谷等粮食,一群老鼠在缸沿上嬉戏打闹,根本没把麻九几人当回事。

      麻九走到装水的大缸一侧,伸手从墙壁上取下了两根燃烧的大红蜡烛,递给了婉红小琴:“你俩把蜡烛拿好,不知这个通道多长呢,咱们也许一半会儿找不到出路,要节约资源啊!”

      听到麻九如此说,小琴吹灭了自己手中的蜡烛。

      婉红看了一眼对侧缸沿上的老鼠,道:

      “这些老鼠挺肥的,出不去的话,用粮食烧烤老鼠也不错!”

      “你吃过烤老鼠肉?”麻九问婉红。

      “你难道没吃过吗?小时候烤老鼠给你吃的时候,你还说兔肉真香呢!”

      哇!哇!

      麻九和小琴顿时呕吐了一地!

      几人刚刚走出了几步,四五只大老鼠从大缸上出溜下来,直奔麻九小琴的呕吐物而去!

      老鼠对气味也很敏感。

      几只老鼠吱吱唧唧地抢起了食物!

      麻九从腰间皮兜子里摸出两枚石子,猛一转身,朝几只贪吃的老鼠撇了出去!

      噗!

      噗!

      两声闷响,两只老鼠被打得脑浆迸裂,滑出一丈多远,死了!

      剩下的几只老鼠哗啦一下,逃进了大缸的缝隙。

      小琴朝麻九伸了伸大拇指:“大傻子,好手段啊!”

      婉红轻叹一声,道:“刚才把巴桑引出来,砸巴桑的脑袋多好啊!”

      “说那些没用的干啥啊?你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吗?世上哪有后悔药啊!”

      麻九的话音未落,一阵吱吱唧唧的声音传来,像风吹木门,像群燕低语。

      “你们看!”小琴指着大缸突然惊叫起来。

      麻九婉红一起转头朝大缸看去!

      十几口大缸的缸沿上一霎间站满了大大小小的老鼠!

      有黑有黄有红有灰有绿有紫。

      尖嘴猴腮,千姿百态。

      所有的鼠头都朝向麻九几人。

      麻九用长枪一指老鼠们,道:

      “干啥?干啥?不就打死你们两个鼠辈吗?用得着这样摆姿态吗?这是向我们人类公然叫板!”

      小琴骂道:“死老鼠!想造反啊?”

      婉红也厉声说道:“小耗子,你吓唬谁呢?小心本姑娘把你们全部碾成肉酱!”

      本来小琴婉红挺惧怕老鼠的,可这一会儿,情况不同了,现在是两军对垒,老鼠的嚣张气焰激起了两位美女的愤怒,愤怒驱走了内心的恐惧。

      小琴手握齐眉棍站到了麻九的左边,婉红手握酱杵子站到了麻九的右边,三人面对老鼠,摆开了阵势。

      暗道里静悄悄的,墙壁上的几只大红蜡烛在默默地燃烧着,半尺多高的火苗跳动着,光线忽明忽暗,增加了几分神秘的气氛。

      人和老鼠都有点紧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